番外(五)

周末,林尽染小假日。

外面天色有些灰暗,林尽染从床上爬了起来,看了眼空荡荡的身侧。

周正宪不在,这么早,他去哪了?

林尽染拢了拢睡衣,起身打开了房间门。四周很安静,她穿着拖鞋走在走廊上,愣是没看到一个人影。

越走越奇怪,林尽染脚步一滞,有些诧异的看着旁边的假山和绿植。

昨天还不是这样的,怎么今天一大早就变样了,而且,这个场景竟然让她觉得有些熟悉。

“呜呜呜……”就在这时,假山后面传来小孩子隐忍的哭泣声,家里没几个小孩,林尽染心头一紧,忙走上前去。

假山后面是个十岁的小男生,他将头埋在膝盖里,哭的很小声。林尽染有些诧异,谁家的孩子?

“你怎么了,受伤了吗。”林尽染蹲下身来,伸手摸了摸他的头。

小男孩一愣,很防备的往后靠了靠,他睁着通红的眼睛盯着她,“你是谁!”

不认识的小孩子,不过,有点眼熟……林尽染想了想,大概是周家某个人的小孩,她可能见过但是不记得了。

“你为什么在这哭。”

小男孩瞥过头,“没为什么。”

林尽染笑了,“男子汉可不能随便哭鼻子。”

“我才不是随便哭鼻子。”一男孩抹了抹眼泪,“我朋友不喜欢我了,说我妈妈很凶,他们都不跟我一起玩了。”

“恩?”林尽染有些诧异,“你妈妈是谁?”

“我妈妈是谁你都不知道?”小男孩盯着她,“你不知道我是谁吗。”

林尽染,“我……应该知道你是谁吗?”

“你是不是新来的?”小男孩问完又看了眼她的衣服,“不对,你是在我家过夜的客人?”

林尽染哭笑不得,“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小男孩有些嫌弃的看了她一眼,“我是周维恩,三少爷你都不认识啊。”

“咯噔。”林尽染心口一跳,“你,开什么玩笑呢。”

“我为什么要开玩笑。”小男孩说的十分认真。

林尽染怔怔的看着他,她觉得荒谬,可刚才那抹熟悉感却也终于在此刻解开。

她说怎么这么熟悉,这小男孩的眉眼分明和周维恩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周维恩!”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个女孩的声音,“你怎么在这呢,我找你好久了。”

小男孩赶忙擦了擦脸,“你找我干嘛。”

“你在哭?”

小男孩慌忙摇头,“我怎么可能在哭啊!”

“没哭就好,诶你上回你说要带我们去看你姑姑送你的好东西,还看不看了?”

小男孩一顿,“看!看啊。”

“那快过来,要不然我和芮芮可要走了。”

“好!”小男孩的脸色都亮了,他忙站起身来,只是走了一步的时候突然又回过身,“那个,你还蹲这啊?”

话是跟林尽染说的。

林尽染怔怔的回头,惊喜、错愕、酸涩,所有的情感都在看到身后的两个小女孩的时候涌了出来,是梦是醒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她从来不曾梦到过这么美好的场景。

“芮芮?”

她一出声,眼前的两个小女孩就看向了她。

“你是谁,你认识我妹妹?”说话的女孩的样子约莫十二岁左右,林尽染缓缓起身,目光是匪夷所思也是激动,“我是……客人,你是周然吧。”

“恩?”女孩眉头微微一扬,“你也认得我?”

“恩。”林尽染走上前,“我听……你父亲说过你们。”

“这样……”

林尽染目光缓缓落到周然身边的小女孩身上,她还很小,六七岁的模样,十分可爱。

林尽染的眼眶很快就红了,她在周芮身前蹲下,轻声道,“芮芮,我能……抱抱你吗。”

周然和周维恩相视一望,那神色分明是觉得她这个人特别奇怪。然而没等他们反映,林尽染已经迫不及待的抱住了周芮。

只是梦,梦会醒,她怕没抱到就醒了。

芮芮,真的好想你。

周芮没有反抗,她侧头看了自己姐姐一眼。犹豫了片刻,突然伸出手环抱住了眼前的人,不知道为什么,只是感觉熟悉,而且内心十分确定这个人不会伤害她。

……

最后,三个小孩三步一回头的走了。林尽染看着他们的背影,淡淡的勾起了嘴唇。

她记得这个场景,照理说本来是周然……也就是小时候的她发现在这哭的周维恩,然后她安慰了他,还说以后她就是他的朋友,她会跟他一起玩。

不过这次,算不算被她破坏了。

林尽染抬脚朝前走去,也不算破坏吧,周维恩和周然终究会成为关系密切的人,他们也终究会各有各的幸福。

只是如果可以,她想告诉他,友情不可能转变成爱情。

小男孩,以后可不要再喜欢上你身侧那个女孩子了。

林尽染走在路上,她终于知道走出房间的那一刻为什么四周都变了,回到那么久以前,可不就是变了吗。

不知不觉的走到了后花园,远远的,她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林尽染心口一紧,嘴角不自觉的往上扬。

周正宪,还是十九岁的周正宪。

柔软的头发,温润的眉头,那个青涩俊逸的少年是她过去最温暖的存在。

此刻他坐在亭里,单手支在下巴,安静的闭着眼睛,看样子是在睡觉。

林尽染放缓了脚步,慢慢的走上前。

就在这时,她看到一个女孩静悄悄的走到了周正宪的身侧,从她这个角度可以看到女孩谨慎而向往的模样。

慢慢的,女孩俯下身去,她似乎是鼓足了所有的勇气,也似乎只是被蛊惑了,犹豫了很久之后,她终于在少年的唇上轻轻碰了一下。

林尽染就这么默默的看着他们,看着女孩一脸满足,又看着她有些慌乱的跑开。

女孩跑没影了,而亭子里轻寐的少年也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他看着女孩离开的方向,原本没有表情的脸慢慢的染上了一丝笑意。

“原来你没睡。”林尽染从旁边走出来,她走上阶梯,在周正宪有些错愕的神色中在他前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乌龙茶”林尽染很随意的给自己倒了一杯,并抿了一口,“很香,不过泡的没有你以后泡的好。”

周正宪顿了顿,“你是?”

林尽染清咳了一声,估计一个陌生的女人穿着睡衣和拖鞋出现在这里对周正宪来说是个冲击。

“哦……我是老夫人请来的客人,我,我睡醒后想出来走一走,结果迷路了。”

“这样。”周正宪眉头轻轻一扭,“你住在哪个阁,我让人送你回去。”

林尽染拿着茶杯的手一顿,抬眸看他,“周正宪,我跟你说几句话再走,怎么样?”

周正宪微微一愣,继而笑了笑道,“您说。”

您?

恩……以她现在的年纪和他的年纪,确实值得这个尊称!

“我看到刚才那个小女孩偷亲你了。”林尽染看着他,就想看看这骗子被揭穿后是什么个样子。

呵,按着现在这个时间,周然喜欢周正宪是没错,但周正宪怎么会喜欢周然?可要是不喜欢,他刚才笑屁啊!

然而……周正宪果然是周正宪,听她说这话面不改色,“小孩子玩闹而已。”

“玩闹?”林尽染冷哼了声,“我可不觉得那孩子是玩闹,她压根就是喜欢惨你了,周正宪,我看你也喜欢她吧?”

周正宪镇定的脸色似裂开一道缝,他冷了脸,“你胡说什么,我怎么会喜欢小孩子。”

“你不会喜欢她啊。”林尽染气笑了,“那你以后可别啪啪打脸,我今天就把话给你撂这了,你,以后非喜欢她不可。”

周正宪匪夷所思的看着她,“你到底是谁?”

“我么。”林尽染往前靠了靠,手里玩转着喝完茶的茶杯,“我就是她啊……”

“什么?”

“喂,我能不能拜托你件事。”林尽染转开了话题。

周正宪没回答她,只是目光沉沉的,看着她不说话。

林尽染垂下眸,自顾自说道,“2008年五月份,你们……别去四川了。”

“四川?”

“不过如果还是去了,你别因为发生的那件事而难过,你活着……我很开心。”

“抱歉,我不太明白你在说什么。”周正宪眉头轻锁,“你说2008年?你怎么确定我们那时会去四川?”

林尽染嘴角一抹苦涩,“因为我经历了,所以我知道。”

不过,她现在说这些真的很像神经病吧。

“算了……说这些有什么用,这也只是梦而已。”林尽染支着下巴看着他,“还是趁机好好看看现在的你,别说,你现在真的很嫩。”

周正宪脸黑了。

林尽染看着还不过瘾,突然伸手捏了捏他的脸蛋,“天天就知道捏我脸,现在让你尝尝……唔,皮肤好嫩。”

周正宪,“你!”

林尽染在他动手前松开了手,她笑着看他不再淡定的脸色,而身体,也在慢慢变透明……

少年眼神顿时染上震惊,而林尽染也随着他的目光看向自己,哦,梦要醒了。

“喂,我最后说一句话。”

“……”

“周然那小丫头真的很喜欢你。还有……未来有个叫林尽染的女人,她真的爱你。”

“啊!”林尽染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

她的大动作惊动了身侧睡着的男人,男人坐起来,声音还带着浓浓的睡意,“怎么了?做噩梦?”

林尽染回头看了眼轻轻拍着她背的男人,“周,周正宪?”

不是年少的周正宪,而是和她结婚,和她生了孩子的周正宪。

“真的做噩梦了,”周正宪笑着说道,“怎么,还不认得我了?”

温润的眉眼,让人如沐春风的笑容,林尽染心口一甜,突然伸手揽住他,窝进了他的怀里。

周正宪一顿,伸手揽住了她,“还睡吗,恩?”

“周正宪,我十二岁那年在小亭子里亲了你。”林尽染抬眸看着他,“那次,你有在睡觉吗。”

周正宪眸光一凝,没想到林尽染突然提起这一茬,“我……”

“你没在睡觉对吧。”

周正宪怔了怔,继而轻笑了一声,“你不是亲完就遛了吗,怎么知道我没在睡?”

林尽染深吸了一口气,“你果然没在睡!那时你就看上我了对不对!好啊你,我才十二岁你就有心思了,还装那么多年正人君子。”

周正宪有被抓包的感觉。

回想那时,他确实是没睡着,也确实知道小姑娘偷偷亲了他,他那时候的心情……即便是现在的他也说不清楚,也许是对小姑娘过分纵容,也也许……早就喜欢的入了心。

“你到底是怎么知道我没睡的?”周正宪记得他从来没提过这件事。

林尽染一瞬间也静了下来,“我就是……梦到了。”

梦到了幼时的自己和周芮,梦到了哭唧唧的周维恩,也梦到了年少时的周正宪。

匪夷所思的梦,但是却真实的吓人。

“你这是玩穿越?”周正宪玩笑道。

林尽染顿了顿,“可能还真是……不过,真好。”

真的,很好。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