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土猫阿富是一只浅褐色的猫,体重五千克,很快就要满十五岁。虽然年事已高,但据说还有着可以跃上桌面的弹跳力,带它来这里是因为最近它的呕吐次数增多了。带它来的是一个三十过半的女人,身上穿的连衣裙虽然裙摆飘飘,但腰身处却有点儿紧,突出了她的肚腩。伯朗很想问她为什么会穿这种衣服。

伯朗抱起阿富,使它张开口,如预想的一样。

“稍微有点儿贫血。”

“啊?是这样吗?”

“血色不太好,用人类来形容的话,算是惨白。”

“这也能看出来吗?明明看起来毛茸茸的。”

“长毛的地方是看不出的,所以我才检查了它的牙床。看,你不觉得很白吗?”伯朗翻开阿富的嘴,“本来应该是粉红的。”

“哦?”

“它喝水吗?”

“喝很多。”

“小便呢?”

“也很多。”

“食欲呢?”

“啊,最近食欲有点儿下降。”

伯朗点了点头,把阿富还给她。

“验个血比较好,我怀疑可能是肾功能不全。”伯朗看到女人不安地僵着脸,又继续说,“不过,还算轻度的,靠摄入辅助品和食物疗法应该就能改善。”

伯朗察觉到女人的肩膀放松了,体恤饲主、防止他们过度神经质也是兽医的职责。

采了血后,伯朗目送阿富和饲主离开诊疗室,然后看向坐在角落的池田:“你有什么意见吗?”

池田摆了摆手。

“完全没有。你是可以独当一面的兽医,一切都可以交给你。”

“谢谢。”

“不过,不改名为‘手岛动物医院’真的不要紧吗?”

“我不是说了不要紧嘛。而且,池田动物医院的手岛代理院长在某天突然成为手岛动物医院的池田院长,这样的事情岂不是很烦人?”

“所以我想过就通称手岛嘛。”

“没事,我对手岛这个姓氏没有留恋。”

池田点了点头,站起身。

“既然是这样,那我就不再多说什么了。那么,请多指教。”他说着递过一个文件袋,里面是办理收养手续的文件。伯朗伸手接过。

“院长。”荫山元实说着从前台过来,“我有点儿事想和您说,能与您一起走吗?”

“虽然没关系,不过关于医院的事你问手岛君……”

“不,当前的院长是池田医生,拜托了。”

“你还是那么顽固啊。”池田苦笑着往里走。

荫山元实追在池田的身后,途中忽然停下脚步回过头。

“外面还有一个饲主,很抱歉,能否有劳医生去接待呢?”

“啊?我吗?”

“拜托了。”她说着消失在里面的房间。

“搞什么啊?”伯朗一边站起身,一边在肚子里发牢骚,他打开诊疗室的大门,“那么,下一位——”还没说出“请进”二字,他的声音就戛然而止,因为坐在那里的人出乎他的意料。

“你好!”

一头螺旋小卷的枫满脸笑容地对他挥手,明亮的黄色衬衫下是黑色的皮裙,衬衫最上面的两颗扣子没扣,露出了乳沟。而皮裙的长度,也是迄今为止最短的一条。

“都快看到内裤了噢。”

“看不到,我精确计算过。”

你计算什么了,他很想这么说。

“你来做什么?”

“这个。”枫指着一旁,那里放着一个白色的笼子,“我养宠物了,想请你给我点儿建议。”

伯朗交叉着双臂,看看笼子,又看看她:“你养什么了?”

枫一脸急切地打开笼子的门,把里面的动物弄了出来:“是这个小家伙。”

伯朗目瞪口呆,眼前是只粉红色的迷你猪。

“你……没听我说话是吧?”

“听了噢。但是店里的人说,这小家伙应该不会超过三十千克。”

“那种话能当真吗?快还回去!”

“不行不行,我已经对它一见钟情了,要我抛弃这个小家伙是不可能的。所以呢,小伯。”

“小伯?”

“店里的人说,最好找一个专门的医生,迷你猪似乎很容易生病,所以今后我们会打很长时间的交道。请多关照啦,小伯。”枫长长的睫毛对他闪了闪,交叉着的性感双腿换了个方向。

的确看不到内裤。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