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争宠记

谭铃音嫁入唐府三个月,小夫妻二人生活得甜甜蜜蜜,蜜里调油,自不消提;唐探花郎在官场上混得顺风顺水,有声有色,也不用说。

如此富贵又和美的日子使旁人瞧得眼热,总要想方设法寻些不体面,才能够使自己心理平衡一些。

别说,还真让他们寻到了。

唐大人他呀,惧内!

流言不知是怎么传出来的,总之上自官场同僚下至平头百姓,都能对唐天远的私生活说上一二。比如不敢大声跟郡主夫人说话呀,对郡主言听计呀……晚上还要给郡主洗脚!嗬!

为了加强效果,谭铃音在这些人的口中往往被描绘成母老虎一样的存在。

有些人膜拜于谭铃音驭夫有术,也有人抱着看笑话的心态,认为谭铃音该以夫为天,否则早晚被夫家嫌弃。

那么事情的真相如何呢?

晚上睡前,丫鬟们把少夫人的洗脚水准备好,不等少爷吩咐,就自动退出去了,关好门。

唐天远自己已经洗妥当了,此刻搬一把小矮凳坐在木盆前。帮老婆大人洗脚是他每晚的娱乐活动,任何人不得剥夺。

谭铃音其实不太爱让他伺候,主要是吧,每次洗着洗着,就那个……嗯,就那个了。她托着下巴沉思,这些天好像没有一次例外?

所以说洗脚对她来说只是洗脚,对他来说就是某些事情的前奏?

想到这里,谭铃音也囧了。

像是心有灵犀一般,唐天远突然抬头看她一眼,那表情,十分的荡漾。

两人既已是夫妻,也就无甚矫情的了。谭铃音抽脚,用脚尖抵在他的颌下,轻轻抬起了他的下巴。

唐天远心神一漾,喉咙微动,眯着眼睛看她。见她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他突然展颜一笑,低声说道,“娘子,你想做什么?”

谭铃音突然脸色一变,她捂着嘴巴,一阵干呕。

唐天远:“……”他长得有那么丑吗,丑到让人看了想吐?

谭铃音却没工夫理会他,她趿拉着鞋跑到痰盂前,大吐特吐。

唐天远吓了一跳,一边轻拍她的后背一边道,“音音,怎么回事?是不是吃错东西了?”

谭铃音摇着头,没说话。

唐天远扬声道,“雪梨,快叫大夫!”

大夫来了,一番诊断,随即眉开眼笑,“恭喜恭喜,尊夫人这是喜脉!”

少夫人怀孕成为唐府一件头等的大喜事。唐家人丁并不旺盛,唐阁老在老家尚有两个庶兄弟,到唐天远这里,一脉单传,只这一个嫡子。因此谭铃音的肚子现在被重点看护起来,太太亲自过问她的饮食起居,下人们更是谨小慎微,不说贴身伺候的,就是二门外的小厮,也时常念着希望少夫人身体康健,母子平安,这样少不了大家的好处。

对谭铃音来说,她倒也没觉出什么大的变化,就是觉得能吃能睡了。

对唐天远来说,变化有两点。第一,怀有身孕的音音更加漂亮了。第二,忌房事……

可怜唐大人正直青春年少,刚成亲三月,正溺于其中滋味,突然一下被断了粮草,其中幽怨可想而知。过两三个月,解了禁制,他也不能太过放肆,总之为了她肚子里的小生命,他真的牺牲了太多……

十月怀胎,不管多顺利,也都是一件极苦的差事。眼看着自己的娇娇小娘子被那小家伙折磨,唐天远既十分心疼,又有点愧疚,毕竟种子是他种下的……

总之,从这个时候起,他就已经觉得这个未出世的小家伙有点碍眼了。

分娩的过程还算顺遂,谭铃音生了一个胖小子。她累得够呛,看一眼那又黑又红皱巴巴的小孩,怎么看怎么像猴子。真丑啊……

她忧伤地别过脸去,婆子把小宝宝抱出去给老爷太太看了。夫妻二人看到孙子,哪有不开心的。

唐天远刚才紧张得很,现在暂时不想看儿子,冲进房间看老婆去了。

看到妻子因生产而累得虚脱,满头的汗,脸色苍白,唐天远默默地在心中给那小坏蛋又记上一笔。

宝宝的小名是谭铃音给取的,叫小黑。谭铃音还跟唐天远抱怨,为什么明明她和他都不黑,生出个小孩是这样黑的。

过了几个月,小黑渐渐不黑了。

他变得白皙米分嫩,一双大眼睛,黑葡萄似的,嘴角天生上翘,不睡的时候喜欢笑。他整个人像一个白嫩嫩的开口笑团子,人见人爱。

谭铃音自然也喜爱他。那种感觉很奇妙,小黑是在她身体里孕育出来的,这样的联系是天生的,任何东西无法斩断。他是她生命的一部分。

一个女人,只有在亲自生过孩子之后,才能真正理解到母爱是怎样一回事。

家和万事兴,现在膝下又添一个大胖小子,在别人看来,唐天远简直就是人生赢家了。

只有他自己知道,他那隐隐约约的、蛋疼到忧伤的郁闷。

——他的音音不爱他了。

嗯,也不是说完全不喜欢他了,就是感觉她对他越来越不上心了。以前,她的眼里只有他一个人,现在,她的精神被小黑抢走了一部分,而且这个部分正在扩大。

比如之前她总和他黏在一起,现在她总是希望能看到小黑,哄小黑逗小黑,至于他在不在,那好像是无关紧要的;再比如以前他出门应酬时,她总是叮嘱他不要喝太多酒、不要和女人眉来眼去、要早点回来,现在,她总是忘了这样提醒他,他回来晚一点,她也不抱怨,反正她有小黑呢……

还有一次,夜里她舍不得奶娘把小黑抱走,执意要和小黑一起睡。一起睡就一起睡呗,这也没什么,但是她怕他睡梦中挤到小黑,就让他去别处睡了……别处睡了……

身为她的丈夫,他在她这里的存在感就是这么薄弱。

要怎样在老婆大人面前刷存在感呢?唐大人陷入了沉思。

过了几天,府里突然传出一个消息:少爷要纳妾了,对方是京城某著名花楼里的某著名红牌,碧玉小姐。

后宅还没什么反应呢,唐阁老听到这个消息先不乐意了,把儿子叫过去好一顿训斥,说他溺于美色,不务正业。

爹骂完了娘骂。在唐夫人眼中,谭铃音是很不错的孩子,漂亮聪明,心思纯粹,还刚给唐家添丁,是大功臣一个,这个时候儿子要纳妾,岂不是在打媳妇的脸?不说谭铃音自己心寒,就说国舅爷、皇上皇后,会怎么看唐家?臭小子,怎么越大越不懂事了!

接受完来自父母的口水,唐天远灰头土脸地回了自己院内。

谭铃音坐在厅内,神色暗淡,看到唐天远进来,她坐着不动,不发一言。

唐天远有点慌了,忙过去解释道,“音音你相信我,我绝没想过要纳妾!”

谭铃音却是不信,她眼圈红红,“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你若从未沾惹她,为什么别人都这样说?”

“是我让他们说的!”

“……”谭铃音白他一眼“你有病吧?”

唐天远有些委屈,“我不就是为了让你吃醋吗,你这些天都对我爱答不理的。”

谭铃音奇道,“我哪有对你爱答不理?”

“不信你问雪梨!”

雪梨被叫进来,听罢问题,笑答,“少夫人,您最近确实有些冷落少爷,连奴婢们都看在眼里呢。”

“你听听你听听,”唐天远有了些底气,“自从有了小黑,你心里眼里都是那臭小子,我这个夫君反要退而在其次,我……气不过才出此下策的。”

谭铃音哭笑不得,“你跟一个小孩儿争宠,羞不羞?”

唐天远坐在她身边,认真地看着她,“音音,你以后疼我在乎我,我一辈子也不会纳妾的,好不好?”

谭铃音反问,“怎样才算疼你?”

“走,去里屋,我来教你。”

谭铃音坐着不动,“够了,这大白天的,你……”

“我怎么了?你想到哪里去了,流氓!”

谭铃音被他说得面容微赤。

这个下午,唐府的少爷和少夫人就如何“疼夫君关爱夫君”进行了亲切友好的交流,双方交谈十分愉快,初步达成几项共识。当然,最后免不了“流氓”一把。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