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够不够份量 (四)

    第九十五章够不够份量(4)

    枪尖尚未及身,枪芒与空气摩擦所产生的风力已经将黑袍人的衣服吹得紧紧贴在身上。,访问:79x 。

    "很不错的枪法斗技!想不到,小小的萧族竟然会有这么好的斗技。"黑袍人眼神中闪过一丝惊愕,但很快就变成了冷笑,"只可惜,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再厉害的斗技也不过是‘花’拳绣‘腿’。小妞,看你长得蛮标致的份上,本座不杀你,本座要废了你,送给伊魔教的兄弟们乐乐。”

    黑袍人的话,让伊魔教众发出一阵‘淫’‘荡’的笑声,蠢蠢‘欲’动的眼光肆无忌惮地在萧琪那曼妙的身躯上扫视着。

    萧琪气得七窍冒烟,娇躯狂抖,贝齿紧咬中全力催动银枪,枪尖撕裂了空气,发出尖锐的刺耳声,瞬间掩盖了喧哗的起哄。

    这些年来,在魔皇赠予的世阶中级斗技帮助下,萧琪的实力晋升速度令人咂舌,如今已经是三星斗帝,一旦彻底爆发,凭借世阶中级斗技的威力,其战力绝对是目前帝州中最强的。

    只可惜,对手太强了。

    黑袍人脸‘色’平静地望着疾袭而来的枪尖,在萧琪的银枪距离他喉咙仅有半米之时才不急不缓地抬起手掌,右爪划起一条刁钻的弧线,略微曲卷的手掌稳稳抓住了枪身。

    银枪在黑袍人手掌中‘激’烈颤抖,却始终挣脱不出那方寸之地,萧族这边的所有人盯着这一幕,刚升腾起的一点希望一下又沉到了谷底。

    兵器受控,萧琪脸‘色’一变,但却没有惊慌,她提起膝盖,以修长的‘玉’‘腿’为枪身,秀美的足尖为枪尖,反攻黑袍人上中下三路,斗气在近距离内弹出,黑袍人反应不及,黑袍被划开三道长长的口子,‘露’出里面干枯的皮肤。

    "好泼辣的小妞。"黑袍人在众目睽睽下颜面受损,怒喝出声,抓住枪身的手掌猛地撑开,强横的推力暴冲而出。

    萧琪在这股毫无预兆的巨大推力下,身形如被重锤击中一般,在半空中倒飞了十几丈才重重摔落在地面上,砸起一片烟尘。

    "你要找死,我就成全你。"黑袍人‘唇’角飘起‘阴’冷的弧度,一手甩开那紧握在手中的银枪,衣袖中四条锁链呼啸着飞向地下的萧琪,锁链的尖端反‘射’着阳光,透着‘阴’森森的幽光,以比萧琪银枪更为迅捷的速度,一下就到了萧琪的头顶。

    "不!”

    眼看萧琪就要魂断在自己面前,萧立顾不得身受重伤,脸皮微微一抖,牙齿一咬,夹杂着怒气,对着萧琪急冲而去,想以自己的血‘肉’之躯为萧琪挡下这致命一击。

    萧族所有人都眼睁睁看着,却没有任何办法,只能不忍地别过头去。而萧琪也绝望地闭上了眼睛,两滴清泪无力地从眼角滑落,嘴中喃喃着萧炎的名字

    这一幕,似乎就连苍天都不忍再看,太阳悄悄躲到厚厚的云层后面,天地一片压抑。

    萧琪之后,萧族、天明谷、幻妖族将再无可战之人,接下来该是伊魔教和灭族对萧族、天明谷和幻妖族的大屠杀了吧。绝望,在众人的心里弥漫着。

    灭族族长的额头冷汗一点点渗出,这种绝望一样也渲染了他的心情,仿佛看到了灭族如同眼前的一幕,他眸子中的毅然之‘色’越来越坚定。

    "咣"的一声,灭族族长不再犹豫,利剑出鞘,剑光遥指那高速旋转的锁链,一如灭族那即将豁出去的决心。

    只可惜,剑光才离鞘几尺,他就发现自己还是慢了一拍。

    尚未有人判断出这一剑是斩向萧琪还是挥向锁链,一片厚重的‘阴’影已经挟带着震耳‘欲’聋的破空声挡在了萧琪面前,震起一地的烟雾弥漫。

    烟雾散尽,呈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一柄闪现着五彩斑斓光芒的重尺。重尺之下,一个巨大的土炕正冒着腾腾的热气,而那四条虚幻的锁链,则在重尺之下寸寸断裂,化为丝丝黑雾消失不见。

    "好强的威力!"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为这横空出世的兵器而震撼,反而忽略了灭族族长那一抹亮起的剑光。

    "这重尺好眼熟,好像是萧炎的武器!"萧立第一个反应过来,急忙从地上爬了起来,四处张望。他在找,找那个突然带来希望的人,那个人,应该就是萧炎。

    第九十五章够不够份量(5)

    虽然萧炎离去的时候不过只是三星初期斗帝,但就凭着刚才那一手,实力似乎不在黑袍人之下,萧立的脸上顿即绽放出了希望之‘色’。

    "夫君,是你回来了吗?"劫后余生的萧琪惊呼一声,勉强站了起来,盯着那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武器,‘唇’角扬起了‘激’动的笑意。

    牵挂了这么多年,他终于在这关键时刻回来了吗?萧琪的眼眶湿润了。

    "萧琪的夫君?就是传说中萧族的那个天才萧炎?短短几十年时间,他竟可以挡下五星斗帝的一击?"妖世目瞪口呆地望着这一切,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直到萧龙拍了拍他的肩膀,才缓过神来。

    众人的惊愕与‘激’动尚未定魂,一道飘逸的身形已经闪了过来,落在重尺旁边。没有理会半空中虎视眈眈的黑袍人,余光扫了一眼灭族族长那僵在半空持剑的右手,才转身望向了萧族这边。

    那双清澈的眼眸,那张清秀的脸庞,不是萧炎是谁?

    "我回来了。”

    萧炎看了看在之前战斗中倒在血泊中的族人,望着伤痕累累的众人,千言万语只化为四个字。

    是的,他回来了,他终于在最关键的时刻赶到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萧立欣慰地望着他已看不透实力的萧炎,听着萧炎那么有信心的话,心中的希望更盛了。

    "你们受苦了。从今天起,再也没有人能欺负我们萧族,绝对没有!"萧炎爱怜地扶起萧琪,任由她紧紧抱着自己的腰,似乎是对着萧琪,又似乎是对着所有人,宣言道。

    不错,就是宣言,不用顾虑任何势力眼‘色’的宣言。

    "哈哈,就凭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也敢口出狂言。”

    半空中的黑袍人震惊过后,当看清楚只有萧炎一个人时,那份担心马上就化为乌有。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萧炎的兵器一抛之力会有如此威力,但却只有一人而已,而且还只是四星后期。那么,今天的这里,一切将会照旧,没有任何悬念。

    如果黑袍人知道萧炎只不过是因为身法斗技加上骨翅先到一步,后面还有强力部队的话,恐怕就笑不出来了。

    萧炎闻言,只淡淡地瞟了他一眼,没作任何理会,似乎当五个黑袍人不存在一般。

    "来,琪儿,将这些给大家服下,按品阶分配,让大家的伤势快点好起来。"萧炎手中纳戒一闪,一大堆丹‘药’浮现在半空,浓郁的‘药’香立即四散开来。光闻‘药’香,众人就感受身体的伤势竟然有了一丝极为轻微的好转,好变态的疗伤丹‘药’啊!

    "这是?"萧琪呆呆地望着密密麻麻的丹‘药’,发现与爷爷珍藏着舍不得用的丹‘药’是那样相似,身躯有些颤抖地望着萧炎。

    尽管‘女’人的直觉告诉她就是那些‘药’,但是萧琪不敢相信自己的直觉,因为这实在令她不敢相信。

    "清灵液和血气丹。"萧炎理所当然地说道。

    什么?萧立一听,直接蹦了起来,伤势也顾不得了,盯着面前的丹‘药’眼睛一下直了,这么多闻名斗帝大陆的清灵液和血气丹?天哪!我在做梦吗?

    要知道,虽然清灵液和血气丹在帝州商盟也有销售,但这丹‘药’是论龙纹币卖的,平时历练时用的话,对帝州这些微小的势力来说还是太奢侈了,可轻易消费不起,一般只有势力购买一些作为战略储备,或者个别高层才有少量,如珍宝般舍不得用!可现在萧炎竟然一下子就拿出这么多,而且看萧炎的样子,似乎这些丹‘药’对他而言就像‘花’生米一样普通!萧立如何不惊?这一堆可就是一座金山啊。

    萧琪也呆住了,她甩了甩头,发现那些丹‘药’还在,再闭上眼睛拼命地甩了甩头,睁开眼来看到那些丹‘药’还是那么真实地浮在自己面前,萧炎那一张关怀的脸还是那么亲切,萧琪才知道自己没有在发梦。

    "夫君,这些丹‘药’你怎么来的,在商盟买的吗?你哪来那么多钱?"萧琪因为过度‘激’动,连说话都带着颤音。

    "这是我自己炼制的。"萧炎淡淡笑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