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会大作战 > 安可短篇集2 哥哥疑云(Brother Unidentified)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安可短篇集2 哥哥疑云(Brother Unidentified)

    「呼啊……」

    早晨,五河琴里一边打著大呵欠一边走下自家的楼梯。

    她摇晃著用黑色缎带绑成双马尾的长发,搓揉有如橡实般圆滚滚的眼睛,走向盥洗室。

    然后──

    「啊,早安啊,琴里。」

    当琴里一踏进盥洗室时,比她先到的人向她打了声招呼。

    「嗯……早安……」

    琴里露出一脸想睡的表情如此回答──下一瞬间,她突然停止全身的动作。

    理由很单纯。因为那名比她先到的人的面孔十分陌生。

    不对,正确来说,十分陌生……这个形容词也有些错误。

    中性的五官,以及看似温柔的双眸。站在那里的无庸置疑是琴里的哥哥,五河士道。

    除了他的头发莫名地长,言行举止特别温柔,身上穿著纯白的胸罩和内裤之外。

    「什……什什什什什什什么……!」

    这景象太具冲击性,琴里将眼睛瞪得圆滚滚的僵在原地。士道不知是如何解读琴里的反应,呵呵一声对她莞尔一笑。

    「怎么啦?啊,该不会是睡糊涂了吧?琴里真爱睡、懒、觉呢!」

    士道说完,用指尖戳了戳琴里的鼻子。于是,以鼻子为起点,琴里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你……你怎么打扮成这样……」

    琴里狠狠瞪视著士道的全身,发出颤抖的声音──接著立刻顿住了呼吸。

    没错。因为士道异常的不只是他的装扮。

    他正穿著女性的内衣裤。也就是说,他身体的曲线展露无遗。

    士道是男生。应该是这样才对。然而……支配琴里意识的,是异样的不协调感。

    不知为何,映照在琴里眼中的士道的身体,带有莫名的圆润感,看起来很柔软,而且胸罩十分合身──

    「……」

    可能是感受到琴里的视线,士道发出「呜呼!」一声,扭动了一下身体。

    「琴里,你怎么啦?」

    「……!」

    琴里受到青天霹雳的冲击,吓得眼珠子不停地转动。

    「士……士道,你……该不会……」

    「嗯~~讨厌!不要叫人家士道啦~~叫、人、家姊姊❤」

    士道以可爱的姿势如此说道。

    插图009

    琴里将充满肺腑的绝望转换成声音,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呜……呜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琴里发出惊声尖叫后,坐在周围的十香、四糸乃、耶俱矢、夕弦以及士道,都同时抖动了一下肩膀。只有唯一坐在斜对面的令音,以一副沉著的态度歪了歪头。

    「琴里,你……你怎么了啊?突然大叫。」

    坐在隔壁的十香,双眼圆睁地询问琴里。她是个美少女,一头漆黑的长发和水晶眼瞳是她最大的特徵。现在她身上穿著宽松的浴衣和紫色的外褂。

    「!没……没事,什么事都没有……」

    琴里像是随便敷衍过去地挥了挥手后,咳了一声,再次开始用餐。

    没错。琴里等人利用暑假,来到〈拉塔托斯克〉所有的海边民宿旅游。现在大伙儿已经泡完澡,正在大快朵颐海鲜大餐。

    多么平和又开心的旅行啊。然而琴里的精神状态,却有如冬天的日本海一般惊涛骇浪。

    理由可分成两大因素。

    第一个因素是,AST鸢一折纸似乎潜藏在这间旅馆内。

    话虽如此,〈佛拉克西纳斯〉正在搜寻她的所在位置,应该马上就会找到吧。

    问题在于,另一个悬而未决的事项。没错,那就是──

    「……」

    琴里不发一语地望向士道。

    没错。刚才她和其他人去接还没泡完澡的士道时,不小心看见了。

    ──疑似从士道的衣篮掉出的女用内衣裤。

    如果士道是偷了某人的内衣裤,还算有救(倘若事实真是如此的话,大家会毫不留情地围殴他就是了)。但是,士道原本穿的内裤却不见了,也就是说……是这么一回事吧。

    琴里确实再三提醒士道,要他理解女生的心情。

    然而,那终究只是要他做好跟精灵对话的心理准备,绝对不是YOU给我变成女孩子YO☆的意思。

    话虽如此,士道并没有向琴里坦诚他的变装癖,也并没有开始显露男大姊的个性。虽然在偷穿女性内衣裤的这个时间点,病灶似乎就已经根深柢固,但也有可能当成男性的嗜好,纯粹只是穿上女性内衣裤会感到兴奋罢了……虽然,这好像也是一种问题啦。

    总之,在士道完全脱离常轨之前,必须想办法解决才行。琴里紧握拳头,用力地点了点头。

    「……」

    折纸躲在海边民宿的阁楼,稍微活动了一下身体。

    她为了拯救被精灵十香强制(这一点很重要)拐走的士道而入侵这间旅馆,只差一步就能抢回士道时,她却错失了这个机会。

    折纸刚才突破了各式各样的陷阱,来到了应是士道正在入浴的露天浴池。不过,在打开澡堂的门之前,她发现了某样东西。

    没错──就是士道正在使用的衣篮。

    那种东西摆在眼前,却还不采取行动,根本是亵渎神明的行为。于是折纸依照正式的顺序,好好「享受」了一番。

    不过,在享受的过程中,十香等人来到了更衣处──折纸便落得光著身子躲起来的下场。

    而且,折纸还犯下了严重的失误。

    她当然没有忘记拿走自己脱下的衣服,不过当时只有内衣裤搞错,拿成士道的了。

    士道不可能穿女性的内衣裤。一旦被发现,折纸躲在附近一事就会露出马脚吧。

    不过……不知为何,士道的妹妹琴里发现内衣裤,颤抖了一下肩膀后,便把内衣裤扔进衣篮里,不让其他人看见,然后离开了更衣处。

    她搞不清楚琴里有何意图。不过,她死里逃生是不争的事实。折纸迅速地将自己的内衣裤和士道的调换回来后(虽然依依不舍,但为了两人能一起脱离这个魔窟,她现在不能被抓到),折纸躲进阁楼,转而寻找抢回士道后的逃脱路线。

    「士道……等我。我马上救你出去。」

    折纸压低声音如此呢喃道,并且开始扣上胸口的扣子。

    「各位,听我说一下。」

    吃完晚餐,士道回到男生房间,其他人回到女生房间后,琴里便立刻看准这个时机发言。

    「琴里,有什么……事情吗?」

    「什么、什么~~那么郑重其事的样子~~」

    绑起美丽蓝发的少女四糸乃,和她左手戴著的兔子手偶「四糸奈」如此询问。

    与此同时,马上就从包包里拿出扑克牌打算开始玩,长相一模一样的双胞胎八舞姊妹摆出左右对称的姿势歪著头。

    「呵呵,琴里,汝有何事?莫非不擅长玩刻著四宝纹章的魔符(扑克牌)吗?本宫兼具天运与智谋,汝害怕本宫的心情,吾也不是不了解。」

    「密告。别担心。耶俱矢拿到什么牌,马上就会表现在脸上,根本不会输给她。」

    表情好胜的少女耶俱矢挺起胸膛,而与她对照,半眯著眼睛的少女夕弦则窃窃私语地说道。

    「汝……汝说什么,夕弦!本飓风皇女八舞耶俱矢……咦,等一下,真的假的?」

    「首肯。你忘记第三十五回合比赛的抽鬼牌对决,输得有多凄惨了吗?」

    「咦!不会吧,咦!」

    看来,她自己并没有发现。耶俱矢摸著自己的脸颊,露出困惑的表情。

    不过,琴里摇了摇头,冷静地说道:

    「虽然跟扑克牌不一样──但大家要不要玩个小游戏?」

    「……游戏?」

    原本在房间角落发呆的令音,纳闷地问道。琴里缓缓地点了点头,摊开刚才准备好的卡片。

    「规则很简单。首先,我会发给你们一人一张角色扮演卡。然后按照顺序去找士道,『扮演』卡片上面写的角色。最后──能唤醒他男性本能的人就获胜!」

    「啥……?」

    听见琴里的提议,除了令音以外,房间里的所有人都一齐露出傻眼的表情。

    「唤醒男性本能……?」

    「呃……这是什么意思呢?」

    「呵,讲到决胜负之事,本宫将不遗余力,但获胜的条件有些难以理解吶。」

    「赞同。希望有更明确的基准。」

    大家都露出百思不得其解的表情。

    「那……那个嘛……呃……」

    琴里吞吞吐吐,说不出话来。她也明白自己说的话毫无道理可言。但现在的琴里欠缺冷静,无法轻易地想出好藉口。她胡乱搔了搔头,猛然抬起头。

    「呜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喔喔……!」

    听见琴里发出不像她平常会发出的吼叫声,大家吓得颤抖了一下肩膀。

    「总之……!我需要你们的力量!如……如果作战失败的话,士道……士道可能会迷失他的本性……!」

    「……!」

    听见琴里说的话,所有人一齐屏住了呼吸。

    「这……这是什么意思?士道会迷失他的本性……?」

    「……没错。详细情形我不方便说。不过,现在的状况很危险。我知道我说这种话很自私。不过,我需要大家的帮忙……!」

    过了一会儿后,有人砰的一声,把手放在琴里的肩膀。是十香。

    「抬起头吧,琴里。我知道了,我会帮忙。」

    「!谢谢你,十香……!」

    琴里以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握住十香的手。十香「嗯」地点了点头。

    「别在意。士道,还有琴里,你们两个拯救了我。士道陷入危机、琴里出声请求,光是这两个理由,就足够说服我帮忙了。」

    「十香……」

    紧接著,四糸乃和八舞姊妹也望向琴里。

    「我也……要帮忙……」

    「可是,没有任何奖励就太无趣了吧~~对了、对了,像之前的泳装比赛时那样,得到第一名的人可以得到独占士道一整天的权利如何?」

    「呵呵,真有意思。好吧,虽然还有无法理解的地方,但那不重要。」

    「同意。把士道玩弄在股掌之中的是夕弦两人。」

    说完精灵们聚集到琴里的周围。琴里擦拭感动得差点流出的泪水,用力地点了点头。

    「好。谁最能让士道感受到身为男人的幸福,就让她独占士道一整天。」

    听见琴里的宣言,精灵们发出「喔喔!」的声音,燃起了干劲。

    「不过!这个任务不好达成喔。所以需要这个。」

    琴里说完,将自己做的角色扮演卡摊开在大家的面前。

    这些卡片上面写著只要身为男人都想体验一次的梦幻活动。目的在于透过体验这些奇迹,让士道产生「啊啊……我还是想当男人……!」的想法。

    「各位,请各抽一张卡片吧。」

    琴里说完后,所有人一齐抽了一张卡片。然后,阅读写在上面的文字,有人点头表示理解、有人皱起眉头,也有人有些困惑地歪著头。

    「琴里,我抽到的是这张卡片……」

    十香出示卡片说道。

    「──喔喔,你抽到的是『因为从小一起长大,没有意识到男女授受不亲、毫无防备的青梅竹马,邀约自己而感到小鹿乱撞!』这张卡片啊。」

    「嗯。这到底要做些什么事情才好啊?」

    「也就是说……」

    琴里正经八百地开始说明。

    「呼……温泉泡得很舒服,料理也很好吃,简直无可挑剔。」

    士道回到房间后,从窗户望著夜晚的海,轻声呢喃。月光洒在碧蓝的水平线,呈现出非常梦幻的风景。

    「好了……接下来要干嘛呢?」

    士道轻轻伸了懒腰并看向房内。房间已经铺好了床,但要上床睡觉,时间还有点太早。

    要去商店随便逛逛呢,还是约十香她们去打桌球呢──正当士道思考著这种事情的时候,突然有人敲了敲他的房门,接著身穿浴衣的十香走进房间。

    「士道,你在吗?」

    「嗯……?喔喔,原来是十香啊。我正想去找你呢。我记得琴里好像有说过,别馆那里有桌球桌吧。要不要一起去打──」

    不过,十香并没有回答。她脱下鞋子、,大摇大摆地走向士道后,坐到坐在窗边的士道旁边。

    然后依偎著士道,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

    「吶,士道。」

    「什……什么事?」

    士道对十香突如其来的举动感到困惑地回答她。于是,十香望著窗外,继续说道:

    「我们好久没有像这样独处了呢。」

    「咦?喔喔……是吗?」

    「嗯。十年前我们经常一起玩呢。」

    「……嗯?」

    士道歪了歪头感到疑惑。十香和士道是在今年的四月相遇的。别说十年了,照理说连半年都不到。

    不过,十香丝毫没察觉到士道困惑的心情,继续说道:

    「可是,升上国中后,你觉得跟青梅竹马玩很丢脸,就开始躲我。但我们到高中二年级时,察觉彼此的心意,才瞒著大家溜出来,重温以前独处的时光。」

    「……啥?咦?你在说什么?」

    士道头脑一片混乱,接著十香猛然起身,「咚!」的一声伸手压住窗户,围著士道整个人。

    「事情就是这样,士道。」

    「喔……喔……」

    事出突然,士道瞪大双眼看著十香的脸。于是看见十香的脸颊像酸浆一样红通通的。

    十香深呼吸好让心情冷静下来,下定决心般点了点头之后开启双唇:

    「要不要跟我一起去洗……洗澡……!」

    「什……什么!」

    听见十香说出的话,士道不由自主地皱起了眉头。

    「你干嘛突然说出这种话啊……!」

    「你才是在说什么鬼话呢。我们以前不是常常一起洗澡吗!」

    「不是啊,我们哪有什么以前啊!」

    结果,十香不知道是如何解读士道的回答,像是不甘心地发出「唔……」的一声呻吟后,额头流下汗水,继续说道:

    「……我知道了。不围浴巾也可以!」

    「情况好像愈来愈糟糕了嘛!」

    士道大声吶喊后,十香便露出「这样也不行啊」的表情,紧紧闭上眼睛,硬挤出声音说道:

    「既……既然如此……!如果你愿意遮住眼睛,要我帮你洗身体也行……!」

    「不是啊,为什么你提出的要求愈来愈猛啊!」

    总觉得已经完全无法理解十香的意图,士道语带哀号地说道。结果十香惊讶得瞪大双眼。

    「唔……!你……你该不会以为我在说谎吧!我……我是说真的喔!我说到做到!」

    十香说完后,慢慢地解开浴衣的带子。浴衣的衣襟随著重力垂下,露出十香白皙的肌肤。

    「什么……!」

    「怎……怎么样啊,这下你明白我是认真的了吧!所以士道,跟我一起洗澡……」

    「求求你,听我说话啦啊啊啊啊啊啊啊!」

    士道像是要喊破喉咙一般,发出惨叫。

    「……」

    在十香前往士道的房间之后,约过了十五分钟。琴里一副静不下心的样子,不停地转动嘴里含著的加倍佳糖果棒。

    「……琴里。你抖脚抖得很夸张喔。」

    「咦?啊,喔……」

    受到令音的指摘,琴里发现她以和转动加倍佳糖果棒相同的节奏在抖动她的膝盖。她将手搁在膝盖,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好不容易让心跳冷静下来。

    此时,配合这个时间点,女生的房门发出微小的声音打开来。看样子,十香好像回来了。

    「!十香!你怎么那么快就回来了。结果如何?」

    琴里快速回过头,高声询问后,十香便露出阴沉的表情,摇了摇头。

    「……失败了。我照你说的,试著邀他一起洗澡,但他不愿意……」

    「什么……」

    听见十香沮丧的声音,琴里全身颤抖。

    「他……他拒绝和你一起洗澡……?怎……怎么会……」

    琴里颤抖著双手,整张脸冒出冷汗。

    顺带一提,琴里的脑袋里──

    十香邀约共同入浴→如果是普通男人会开心得要命→可是他却拒绝了→因为士道的女性荷尔蒙作祟,地球即将陷入危机。

    正展开上述的恐怖方程式。

    「不会吧……竟……竟然这样……士道……」

    「……还好吧,有必要那么吃惊吗?我觉得这是他平常的反应啊……」

    令音好像说了什么话,但现在的琴里根本听不进去。绝望的心情令她当场颓倒在地,手扶著额头。

    「琴……琴里!你没事吧?」

    「唔……嗯……我没事。我还没有……放弃……!」

    琴里藉由十香的帮忙站起身来后,转动脖子环顾整个房间。

    「总之,换下一个人!下一个是谁!」

    琴里大声吶喊后,四糸乃战战兢兢地举起手。

    「是四糸乃啊……我记得四糸乃抽到的情况是……」

    「呃……我看看……是『平常十分疼爱、像纯真妹妹一般的存在,找自己商量难以启齿的事情,熊熊燃烧起悖德的火焰』……」

    「很好,加油!也不要忘记带我刚才给你的小道具喔!」

    琴里说完,指向放在四糸乃手边、套上不透明书套的书。为了方便翻开页面,中间页数的部分还夹了书签。

    「好……好的。不过,这到底是什么书呢……?」

    「不用在意。你千万不要看里面的内容喔。」

    「呃……呃……」

    「只要照计画执行就没问题,士道会妹萌喔!」

    「萌……萌……?」

    四糸乃一脸困惑地回答。琴里也觉得自己好像说了什么奇怪的话,但现在不是在意那种事情的时候。琴里猛力指向房门,大声呐喊:

    「好了,上吧,四糸乃!用你那可爱萝莉的魅力,让士道重振雄风吧!啊!不过,终究只是『像妹妹一般的存在』喔!不是『妹妹』喔!妹妹是我喔!」

    「呃……呃……」

    「回答呢!」

    「我……我知道了……!」

    四糸乃颤抖了一下肩膀后回答,接著立刻踏著拖鞋啪躂啪躂地前往士道的房间。

    「十香那家伙……到……到底在想什么啊……」

    好不容易把十香赶回去后,士道慢慢调整心跳的节奏,重重吐了一口气。

    很显然地跟平常的十香不同,是琴里又灌输她什么奇怪的观念吗……?如果真是这样,待会儿得去警告她一下才行。

    正当士道皱著眉头时,再次有人敲了敲房门。

    「!是……是谁……?」

    「那……那个……」

    士道望向房门后,房门便慢慢打开,探出四糸乃的头。

    「什么嘛……原来是四糸乃啊。怎么啦?不要站在门口,进来吧。」

    「不好意思,那我就打……打扰了。」

    「哎呀~~已经铺好棉被啦,士道真是猴急~~」

    「……!四……四糸奈……!」

    「喂、喂……」

    士道苦笑著回应「四糸奈」。四糸乃羞红了脸,微微低下头后,战战兢兢地走向士道。

    「那……那个……」

    「喔,怎么啦,四糸──」

    「哥……哥哥……!」

    听见四糸乃突然发出的声音,士道中断了话语。

    「咦……?你叫我哥……哥哥……?」

    士道提高声调回答后,四糸乃便点了点头,继续说道:

    「那个,我有事情要拜托哥哥……」

    「什……什么事?应该说,你干嘛叫我哥哥啊……」

    不过,四糸乃并没有回答,将抱在手边的书摊开在士道的面前。

    「那……那个啊,哥哥。他们正在做什么啊……?告诉我好吗?」

    「咦?这是……」

    士道看向四糸乃拿到他面前的书页──立刻屏住了呼吸。

    因为上面画著男女一丝不挂抱在一起的画面。

    「四……四糸乃……?你到底是在哪里拿到这本书的……」

    士道冒了一脸冷汗,颤抖著手指指向书本。

    「咦……?」

    可能是觉得士道的反应不对劲,四糸乃从上面探头看向自己递上前的书本──满脸通红。

    「啊!那个……呃……这是……!」

    书本当场掉在地上,四糸乃慌慌张张地挥舞著双手。

    「不……不是的。这是……那个,我……我只是想让士道体会到男人的好处……!」

    「男……男人的好处……?」

    听见四糸乃的发言,士道不禁皱起眉头。结果四糸乃似乎更加仓皇,眼珠子不停地打转。

    「那……那个,不是这样,呃……我……我觉得士道比较适合男人……!士……士道也觉得男人……比较好吧……?」

    「不……不不不……这我实在无法接受……」

    脑海掠过恶心的想像,士道抖动了一下脸颊。

    「……!」

    结果,四糸乃不知为何露出惊愕的表情,把书忘在原地,就这么离开了房间。

    「到……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士道听著四糸乃啪躂啪躂跑走的脚步声,发出呆愣的声音。

    派出第二刺客后,约过了十分钟。四糸乃回到了女生房间。

    「呼!呼……!」

    不知为何,她一副莫名焦急的样子,满脸通红。应该是用跑的回到这里,呼吸也很急促看见四糸乃的模样,琴里用力握紧拳头。

    「四糸乃,你怎么了?士道该不会顺从本能,差点侵犯你吧!」

    「……你为什么看起来那么高兴啊?」

    令音从房间深处对琴里如此说道。琴里赫然惊觉,赶紧调整表情,面向四糸乃。

    不过,呼吸平静下来的四糸乃却猛力摇了摇头。

    「不是的……那个……」

    四糸乃说完,一脸愧疚地低下头。

    「我中途慌了起来……所以,就跟士道说,他比较适合男人……」

    「!是……是吗……然后呢?士道怎么说?」

    「那个……他说他讨厌男人……」

    「……!」

    听见四糸乃说的话,琴里无力地跪倒在地。

    讨厌男人→我已经受够当男人了→我不想被天生的性别给束缚→叫我姊姊。

    恶梦般的公式,蹂躏琴里的脑海。

    ──没想到,没想到他竟然会说得那么明白……!

    「……不是吧,听起来他好像误解成别的意思了……」

    令音又再次发表意见,但是根本就传不到头脑受到冲击的琴里耳里。

    「下一个!耶俱矢!夕弦!你们两人一组,去教教士道身为男人的喜悦!」

    琴里好像快要哭出来似的大声吶喊,猛力指向房门。于是,夕弦便慢悠悠地,而耶俱矢则是悻悻然地站起身。

    「接受。交给我吧。只要夕弦出马,士道马上就会臣服在我的脚下。」

    「……哼,本宫没什么干劲呢。这张卡片是什么啊……」

    刚才为止还兴致勃勃的耶俱矢,一脸不悦地嘟起嘴唇说道。

    这也难怪,因为夕弦的卡片上写著「绝对无敌的女王大人,教、导、他服从的喜悦」,而耶俱矢的卡片上则是写著「绝对从属的女奴隶,只要是主人的愿望,什么事都帮忙完成」。

    没错。十香、四糸乃这种酸酸甜甜的情境攻击都动摇不了士道,为了让他重振雄风,只能直接刺激他身为男人的本能了!

    「好了,你们两人出发吧!要用S跟M的同时攻击,让士道的理性崩溃喔!」

    「……不对吧,怎么能让他崩溃呢。」

    琴里发出高亢的声音后,令音冷静地吐槽。

    「唉……她们两个到底是怎么了啊?琴里在吃饭的时候,样子也怪怪的……」

    就在士道烦恼要怎么处理四糸乃遗落的书时,这次房门毫不客气地「砰!」的一声,被完全打了开来。

    「怎……怎么了啊?」

    士道吃惊地望向房门,便看见奇妙的二人组走进房间。

    他马上就认出那是八舞姊妹……不过,问题出在她们的装扮。

    因为夕弦穿著非常裸露的黑色紧色衣,手里拿著皮鞭,至于耶俱矢,则是穿著浴衣被绳子用龟甲缚绑法绑住,还戴上项圈,四肢著地趴在地上。

    「你……你们两个,这是在做什么啊……?」

    士道露出呆滞的神情后,八舞姊妹便以一副像是饲主和家犬的态度走到士道身边。顺带一提,夕弦感觉非常开心,而耶俱矢则是非常不甘心的模样。

    「命令。士道,你还坐著干什么?快点趴下。夕弦要教你被人支配的喜悦。」

    夕弦说完,用力挥鞭,甩了榻榻米地板一下。

    接著,趴在夕弦脚边的耶俱矢发出「唔……」的一声,面红耳赤地靠近士道后,立刻结结巴巴地开口:

    「唔……吾……吾是主人的……奴隶。汝有任何愿望,都请尽管吩咐……!」

    语气是很顺从,但她的双眼宛如某种猛禽般锐利。不过,这幅情景彷佛身分高贵的人被迫跪趴在地一样,产生出一种反差感,令看在眼里的人内心莫名一阵骚动。

    「你……你们在干嘛……」

    话虽如此,士道现在的感受比较接近吓得目瞪口呆。他不清楚两人突然打扮成奇妙的模样有什么意图,不由自主地向后退。

    不过,夕弦毫不害羞地走到士道眼前,抓住他浴衣的衣领,将他按趴在榻榻米上。

    「咕呃……!」

    「强制。夕弦应该有命令你趴下吧。然后,耶俱矢仰躺在地上。」

    「咦……?这是什么意思,夕弦?我可没听说……」

    耶俱矢打算说些什么话的时候,夕弦甩了一下鞭子。

    「噫……!」

    「确认。你没听见吗?夕弦叫你躺下。叫你不检点地露出肚子,做出服从的姿势。」

    夕弦如此说道后,耶俱矢便立刻原地躺下,拉开浴衣的衣襟,露出她白皙的肚子。

    「喂……夕弦!」

    「气愤。夕弦应该有叫你闭上嘴,耶俱矢。好了,士道。维持跪趴的姿势,舔耶俱矢的肚脐,直到夕弦说停止才能停。」

    「什么……!」

    士道和耶俱矢异口同声地说道。

    然而,夕弦却像没听见一般,红著脸颊,发出急促的呼吸。

    「陶醉。呼、呼……士道对夕弦言听计从,要舔耶俱矢的肚脐……呵呵,耶俱矢躺在地上摆出屈辱的姿势被士道舔肚脐,露出悔恨的表情,也很令人痴迷呢。好,快点开始吧……!」

    夕弦语带兴奋地说道,并且打算把士道的头压向耶俱矢的肚子。

    「等……等一下!你恶作剧过头了,夕弦!」

    「喂、喂,夕弦!再怎么样,这也太过分了──」

    「无视。好了,不要紧的,士道。耶俱矢的肚脐很甜。快点舔吧。」

    然而,夕弦完全不理会两人的抗议,更加用力地将士道的头往下压。

    士道的脸渐渐逼近耶俱矢的肚子,他的呼吸轻抚过耶俱矢的肚脐。于是,耶俱矢发出「呀……」的甜蜜声音。

    「愉悦。看吧,嘴巴上说不要,其实耶俱矢你不也很开心吗?你们两只猪玩得开心一点吧。好了,快点──」

    「闹、够、了、没──啊啊啊啊!」

    到达极限的耶俱矢和士道,同时大声怒吼。

    二十分钟后,耶俱矢和夕弦回到了女生房间,角色互换了过来。

    两人还是穿著同样的服装,不过耶俱矢不知为何怒气冲冲地握著皮鞭,将项圈套在夕弦的脖子上。

    「……发……发生什么事了啊?」

    「哼,其实是如此这般啦。」

    耶俱矢不悦地交抱双臂,简单地说明事情的来龙去脉。

    「反省。过大的权力令人疯狂。」

    夕弦以听不出到底有没有在反省的口吻说道。琴里叹了一大口气,将手扶在额头上。

    「真是的……你们在搞什么啊……然后呢,士道还有没有说些什么?」

    就算得不到期望的结果,但如果士道对八舞姊妹挑逗人心的对话有表现出一丝反应的话……琴里抱持著些许的希望追问道。

    结果,耶俱矢和夕弦沉思般微微低吟了一下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事一样,同时点了点头。

    「说了什么……吗?听汝这么一问,好像有说。」

    「首肯。夕弦记得他好像说了:『被女孩子凌虐跟凌虐女孩子,我都不会感到开心啦!』这句话。」

    「你……你说什么……!」

    听见两人的证言,琴里惊愕地瞪大双眼。

    被女孩子凌虐跟凌虐女孩子,都不会感到开心→想被男生凌虐,想凌虐男生。

    也就是代表这个意思吧。

    琴里的脑海里,浮现出士道被身穿皮制紧身衣的肌肉男们玩弄身体的画面。

    「怎……怎么会……没想到他竟然堕落到这种地步……」

    虽然琴里也觉得方向有些偏掉了,但那种问题根本不值一提。已经确定的是,士道正打算走上歪路。

    「……虽然我不知道你在想像些什么,但我觉得你应该是想错了。」

    令音以冷静至极的语气说道。不过,想当然耳,琴里并没有听进去。

    琴里胡乱搔了搔头,手里拿著十香、四糸乃、八舞姊妹抽出的卡片,紧咬牙根。

    既然如此……只好使出最后的手段。

    「看来……只好由我出马了。」

    琴里原地站起来之后,伸手触碰绑在头发上的缎带,一边走向房门。

    「让我来告诉你……『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才是全属性当中最强的。」

    「受不了……到底是怎样啊……」

    把八舞姊妹赶出去后,士道终于松了一口气。

    大家今天到底是发什么神经啊?样子明显不对劲。等一下或许应该跟琴里或令音确认一下比较好。

    正当士道思考著这种事情的时候,房门又再次开启,这次进来的人是琴里。

    「喝啊!」

    劈头就冒出这句话,精神百倍地钻进士道的棉被。

    「啊哈哈哈哈哈哈!好软喔!」

    「琴里?」

    看见琴里的态度跟之前截然不同,士道一时之间觉得很纳闷……但他马上就知道了原因。

    因为琴里头上绑著的缎带颜色,从黑色换成了白色。

    琴里对自己施加强力的思维模式,根据缎带颜色的不同,个性会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虽然不知道琴里为何会在这个时间点更换缎带……但士道更在意其他的事情。他面向琴里,开口说道:

    「琴里,我问你喔。刚才十香她们一个个轮流到我房间来,说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话……你知道为什么吗?」

    「嗯~~不知道耶。我也是因为那边的房间太吵闹了,才跑到这里来的~~」

    「?是这样吗?」

    「就是这样呀。所以,希望你让我在这里休息一下,可以吗?」

    「嗯……是没关系啦……」

    「太好了!哥哥,谢谢你~~」

    琴里天真无邪地如此说道后,就直接躺在棉被上,玩起自己带来的手机。

    大概过了三分钟,琴里看著手机萤幕,以若无其事的语气说:

    「话说回来,哥哥。这里的露天温泉很棒对吧?」

    「嗯?是啊。温泉水的温度也恰到好处,一望无际的海景……」

    「咦!」

    琴里大声吶喊,从棉被上跳起来,抓住士道的手臂。

    「那是怎样,好~~奸~~诈喔!女浴池有一半被树篱挡住了,根本看不见风景!」

    「咦?你之前不是说过,女浴池也看得到海景吗?」

    「人家才没说过呢!好奸诈、好奸诈!只有哥哥那么享受,太奸诈了!」

    「就……就算你这么说,我也没辙啊……」

    士道一脸困扰地搔了搔头后,琴里便拉了拉士道的手。

    「我要再去泡一次澡!我要请旅馆的人把男浴池改成混浴,哥哥也一起去泡吧!」

    「好、好……等等,你……你在说什么啊!」

    由于琴里邀约得太过自然,士道差一点就答应了,所幸在千钧一发之际踩下剎车。

    不过,琴里还是不死心,再次拉著士道的手。

    「没关系啦!这里全被我们包下了,我们以前不是经常一起洗澡的吗!」

    「以前是到小学低年级为止吧!」

    士道边说边皱起眉头。总觉得这个对话,数十分钟前也说过的样子。

    不过,这个想法被琴里接下来的发言完全抹消。

    「少假了啦!我们这个月还一起洗过澡呢!」

    听见琴里的话,士道赫然惊觉。话说回来,这个月初琴里生日的时候,家里突然停电,怕黑的琴里要求自己跟她一起洗澡。

    士道想起当时的事……更加用力地甩了甩头。没错。因为琴里身体发育的情况超乎他的想像,当时还不自觉地心跳加速。

    「不行、不行、不行!绝对不可以!要泡的话,你自己一个人去!」

    「……!哥哥你不想跟女生一起泡澡吗……?」

    「对!我不想!」

    「……!」

    士道斩钉截铁地说道后,琴里惊愕得瞪大双眼。

    「……?琴……琴里……?」

    士道觉得琴里似乎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呼唤她的名字后,琴里便像是重振起精神般,甩了甩再次倒在棉被上。

    然后,伸手拿起四糸乃刚才忘记带走的书,快速翻阅。

    「啊,那是……!」

    士道咒骂自己的粗心大意,为什么放著那本书不管。

    不过,为时已晚。琴里翻到先前四糸乃翻给他看的那一页,以澄澈的眼神望向士道。

    「吶、吶,哥哥。他们两个在做什么啊?」

    「没……没有啦,那是……」

    「看起来……好像很开心呢。吶,哥哥。我也想做做看……这是你的书,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做这个动作吧……?」

    琴里如此说完后,便将身体挨近士道。

    「噫……!」

    士道好不容易让剧烈跳动的心跳和缓下来后,抓住琴里的肩膀推开她。

    「……喂,你玩笑开得太过火啰。」

    「……!这一招……也行不通吗……?」

    士道以有些严厉的口吻说道后,琴里便露出充满绝望的表情。

    不过,琴里马上甩了甩头,当场丢掉书本,以飞快的动作将绑头发的缎带从白色换成黑色。

    接著从浴衣的袖子里拿出皮鞭──「啪!」的一声,甩向榻榻米。

    「琴……琴里……?」

    「哎呀,谁准你说话啦?猪说人话,未免太奇怪了吧……?你应该噗噗叫才对吧?」

    琴里以刚才的个性一百八十度大转变的口气蛮横地说道。

    「喂,我……我说啊,你从刚才开始是怎么了啊?很奇──」

    「你真是头蠢猪耶。」

    琴里说完后,抓住士道的后颈项,当场拉倒他,让他跪趴在地。然后抬起单脚,用力踩向士道的头。

    「啊哈哈!这姿势真不错呢。好了,可怜的小猪。我准许你舔我的脚。」

    「我……说!你……啊……」

    士道咬紧牙齿,面对琴里突然大变的态度。绑上黑色缎带时,琴里傲慢的言行确实很显著,但这也太不讲理了吧。

    「闹够了没……啊!」

    士道大声怒吼,猛然抬起被琴里踩著的头。

    「呜……哇啊!」

    于是琴里失去平衡,当场跌了一大跤。不过──

    「啊,痛死人了。呜……呜哇,这是怎么回事啊~~」

    琴里假惺惺地说道。士道看见她的姿态,吓得目瞪口呆。

    因为琴里不知是怎么跌的,竟然将屁股高高翘起,对著士道。而且浴衣的衣襬大开,露出了内裤。再加上跌倒时鞭子缠绕住她的双手,限制住她的行动。这也未免太过不自然了吧。

    插图010

    「琴……琴里……?」

    「呀!支配者跟奴隶的立场对调过来了!姿势这么丢脸,却无法动弹!你……你想做什么!你想对无法行动,没有血缘关系的可怜妹妹做什么!」

    琴里说著不时偷瞄士道的反应。就各种意义而言,士道觉得非常困扰,呆站在原地。

    于是琴里可能是耐不住性子,对士道摇著屁股同时往后退──然后,突然停止动作。

    「嗯……?」

    士道觉得疑惑,看向琴里,发现自己泡澡前穿的衣服,正好丢在琴里的脸部附近。对喔,他还没收进包包里。

    「……!」

    琴里似乎察觉到什么事情,闻了闻衣服的味道,然后──

    「……哥……」

    「哥?」

    「哥哥你这个大笨蛋──────!」

    琴里发出高分贝的喊叫声,瞬间解开束缚,逃跑似的离开了房间。

    ──糟糕透了!糟糕透了!糟糕透了!

    琴里奔跑在走廊上,不停在心中重复这句话。

    士道的女性化,已经远远超过琴里担心的程度。不只对十香、四糸乃、八舞姊妹的诱惑丝毫没有动摇,甚至连琴里的必杀妹妹露内裤这招都没有兴趣。

    最严重的是──刚才琴里所闻的士道衣服的味道。

    没错。琴里将脸埋进衣服的瞬间……虽然不想承认,但一股女孩子的味道扑鼻而来。她已经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琴里胡乱一把打开女生房门后,直接钻进自己的棉被,发出类似抽泣的呻吟声。

    「呜……呜呜呜……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是我在作梦……是我在作恶梦……」

    琴里因残酷的现实而意志消沈,这时有人用手温柔地抚摸她的背。是令音。仔细一看,其他人也跟令音一样,一脸担心的神情。

    「唔,你到底怎么了啊,琴里?」

    「从刚刚开始……就怪怪的……」

    「呵呵,有什么烦恼就说出来吧。本宫瞬间就帮汝解决。」

    「首肯。虽然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事,但说出来会轻松一点。」

    「大家……」

    琴里吸著鼻涕,死了心似的唉声叹了一口气。

    本来打算想办法暗中解决,但她已经无法一个人承受。琴里宛如决堤般,滔滔不绝地向大家说出士道的事。

    「……事情就是这样。」

    「竟……竟然……」

    仔细聆听琴里说话的大伙儿,咽了一口口水,露出紧张的表情。

    不过,令音冷静的声音,像是撕裂所有人的紧张一般,响遍整个房间。

    「……我了解整件事情了。不过,没办法马上相信呢。」

    「我之前也是……不敢相信啊。可是──我看到了!而且,一连串的作战失败,不就应证了这件事吗……!」

    「……不,我觉得不应该就这样妄下判断……」

    令音搔了搔脸颊,继续说道:

    「……总之,琴里。你所看见的,终究只是从衣篮撒出来的内衣裤,而不是看到小士正把女性内衣裤穿上的画面吧?那么,等实际确定小士是否有穿女性内衣裤后,再来悲观也不迟吧?」

    「你说……确定……」

    听见令音说的话,琴里皱起了眉头。

    令音说的话确实也不无道理。不知是幸还是不幸,她们一行人正在旅馆住宿。要在深夜里潜入士道的房间,确认他身上穿的衣服,并非做不到吧。

    不过,要是敞开士道的浴衣──发现他身上穿著胸罩和女用内裤的话,琴里可能会化为火烫的恶鬼,将附近一带沉入火海也说不定。

    然而,琴里甩了甩头。

    「……好吧,就这么做。什么都不做,犹豫不决的,根本不像我的作风。」

    琴里说完后,十香等人也同样点了点头。

    ──深夜三点,旅馆内只听得见轻微的海浪声和虫鸣声,琴里、十香、四糸乃、耶俱矢以及夕弦五人,屏声息气地行走于走廊上。

    她们前往的,当然是士道的房间。目的是趁士道睡觉的时候,拉开他的浴衣,确认他身上穿的内衣裤。

    「呣,总觉得……很刺激吶。」

    「像是在做……坏事……」

    十香和四糸乃从后方轻声说道。于是,八舞姊妹像是回应她们说的话一般,用鼻子哼了哼。

    「呵呵,因为做的事跟半夜偷偷跑去男生房间幽会没两样嘛。」

    「悸动。偷偷潜进房间,脱别人衣服。完全是犯罪行为。」

    「嘘!到了。」

    琴里竖起一根手根,示意大家安静后,从怀里拿出万能钥匙,尽可能不发出声音地打开房间的锁。

    「……好了,要进去了喔。小心一点。」

    琴里如此说道后,慢慢地打开房门,脱下拖鞋,进去士道的房间。十香、四糸乃、耶俱矢和夕弦也紧接著走进房间。

    然后,走在幽暗的房间里──来到了应是士道正在睡觉的棉被旁。虽然棉被整个盖住头部,但棉被偶尔会蠢动,像是有人在翻身一样。士道肯定就在里头吧。

    「……」

    琴里站在他的正前方,咽下一口口水。

    接下来要进行的动作本身并不太难。掀开棉被,拉开浴衣,确认士道的内衣裤。就只是这样而已。

    不过,因为可能看见残酷的现实,令琴里暂时不敢行动。

    但现在这里有一群少女温柔地按住琴里的肩膀和背部。像是要琴里鼓起勇气一样,所有人用力地点了点头。

    「大家……」

    琴里点头首肯后,弯下膝盖,伸手触碰棉被。

    老实说,琴里做的事跟变态没两样,但对这群当事者而言,这项举动无非是既崇高又尊贵无比的决心。

    琴里在手部施加力量,慢慢地掀开棉被。

    一开始看见的是脚。应该是趴著睡觉,脚掌朝上。

    琴里再慢慢将棉被往上掀。可能因为睡相导致浴衣全敞开了,到膝盖、大腿的位置都没看见浴衣。

    「……!」

    然后,琴里下定决心,将棉被继续往上掀。

    她看见的画面是──

    「不会──吧……」

    琴里发出呆愣的声音。

    因为从棉被中出现的下腹部穿著的不是士道爱穿的四角内裤──而是纯白的女用内裤。

    「……………………──」

    肺部发出「噫!噫!」类似痉挛般的呼吸声。

    已经确定了,无法推翻。士道他……想当女生。

    头脑一阵翻腾。视野模糊,逐渐失去平冲感。彷佛要否定刚才看见的画面般,琴里的意识坠入黑暗……

    「……唔?这个味道是……」

    就在这个时候,十香抽动著鼻子。

    「琴里,可以让我看看吗?」

    「咦……?」

    琴里呆立在原地,于是十香拉住琴里握住的棉被,一口气掀了开来。

    结果,眼前出现的是──

    「唔……唔……」

    像是作恶梦般痛苦地发出呻吟的士道──

    「……」

    以及一脸若无其事的表情压在士道身上,只穿著内衣裤的鸢一折纸。

    「鸢……鸢一折纸……!」

    琴里发出高亢的声音说道。话说回来──因为士道女性化的问题,自己完全忘记这个女人目前正潜藏在这间旅馆里。

    这时,琴里突然发现,折纸身上穿著的内衣裤,正是她刚才在更衣处所看到的。

    「咦──」

    在她的脑海里,有种拼图渐渐拼凑完成的感觉。琴里可能误会大了──

    「你这个混帐!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还不离开士道!」

    不过,琴里的思考却被十香的怒吼声给打断。

    没错。现在不是思考事情的时候。有可疑人物钻进士道的棉被里,没时间报警等警察来,是刻不容缓的异常事态。

    不过,折纸本人却满不在乎地回望琴里等人。

    「半夜偷偷跑到男生房间,真不要脸。」

    「你还敢说别人!少废话,先给我离开士道!」

    十香大声吶喊,伸出手打算抓住折纸的手臂。

    于是那一瞬间,折纸从被褥里拿出像手榴弹的东西,拔掉插销,扔向琴里等人。

    「什么……!」

    不一会儿,手榴弹便以惊人的气势喷出烟雾,笼罩整个房间。

    「这──这是……!」

    「什……什么都看不见……!」

    「唔,汝干什么啊!」

    「惊叹。咳!咳!」

    所有人都说出自己内心的慌乱。接著从房间内部响起玻璃破碎的声音,充满房间的烟雾像被吸出一样,渐渐变淡。

    然而──当琴里等人视野清晰时,士道和折纸早已不见踪影。

    「士……士道!」

    「琴里!在那里!」

    十香冲到窗边大声喊叫。琴里朝她指示的方向看去后,发现半棵的折纸抱著士道,乘著小型滑翔翼慢慢地滑翔在空中。逃走的方式宛如动画里出现的怪盗。

    「什么……竟然连那种东西都准备好了……」

    琴里愤恨不平地皱起眉头,轻轻敲了敲耳麦,打算对〈佛拉克西纳斯〉下指示。不过──总不能连折纸也一起传送到〈佛拉克西纳斯〉,也不能在海上击落滑翔翼。

    到底该如何是好……正当琴里陷入烦恼时,她看见隔壁十香的身体发出淡淡的光芒。

    十香穿著的浴衣周围出现了淡淡的光膜。灵装,守护精灵的绝对盔甲,亦是堡垒。看样子,十香似乎因为亲眼看见士道被掳走的这个冲击事态,导致精神状态不安定。

    「把士道……还来啊啊啊啊啊啊!」

    十香大声吶喊的瞬间,房间里出现了巨大的王座,十香握住插在王座椅背上的大剑。

    「〈鏖杀公〉……!」

    「等一下,十香──!」

    十香不听琴里制止,朝夜空释放出天使的一击。

    「……哈……哈啾!」

    隔天早上,大家一起吃早餐时,士道打了个大喷嚏。

    「喂,注意卫生啦。」

    「喔喔……抱歉。」

    琴里说完后,士道一脸抱歉地回答,然后纳闷地皱起眉头。

    「那个,我有几件事想要问你。」

    「什么事?」

    「……为什么我会感冒啊?」

    「我……我哪知道啊。应该是睡觉时不小心著凉了吧?」

    「……那么,为什么我全身都是伤啊?」

    「谁……谁晓得。应该是睡相太差吧?」

    「……话说,我觉得我今天起床时的房间,好像跟我昨天待的房间不一样耶……」

    「才……才没那回事呢。你还没睡醒吗?」

    琴里斩钉截铁地接连回应士道的问题,士道疑惑地歪了歪头后,指向餐桌最旁边。

    「……那么,为什么折纸会在那里?」

    没错。餐桌的角落坐著和士道一样全身缠满绷带、贴满OK绷的折纸。而且,她的双手还被手铐铐住,腰部也被坚韧的绳子绑住。那副模样简直像是护送中的嫌疑犯。

    「别在意。」

    这句话是折纸说的。

    「……这……这样啊。」

    本人都这么说了,士道似乎也无法再追问下去。他神色困惑地继续吃早餐。

    「……」

    看见士道的模样,琴里轻轻叹了一口气,轻得没有任何人发现。

    结果,昨天的事情全是琴里误会了。琴里误以为是士道的内衣裤,其实是折纸的,士道很平常地穿著自己的内裤。

    对十香等人诱惑的反应,后来仔细想想,发现都是非常符合士道个性的回应。看来,琴里因为误会士道想变成女孩子,受到太大的冲击而失去了冷静判断的能力。

    因为这种事情就惊慌失措,实在没资格当司令。琴里转换心情,大口大口地扒起饭。

    ……不过……

    「……干……干嘛啦?」

    或许是察觉到琴里的视线,士道以疑惑的眼神回望琴里。

    「……士道,我还是姑且问你一下。」

    「嗯,什么事?」

    「你应该……没有想要当女生之类的想法吧……?」

    「啥?你突然说这是什么话啊?」

    「你别管,回答我。」

    琴里以认真的语气询问后,士道便露出一副觉得莫名其妙的表情,耸了耸肩。

    「当然啊,我才没有想当女生的想法。」

    「……这样啊。」

    听见士道的回答,琴里松了一口气。

    可能是觉得琴里的样子很奇怪,士道皱起了眉头。

    「话说,你怎么会这样想呢?」

    琴里从鼻间哼了一声后,不自然地移开了视线。

    「没有啊。」

    让人家惊慌失措,被你耍得团团转。当然,琴里十分清楚错不在士道,也没有想要报复他,不过──

    如果下次有机会的话,绝对要让士道穿女装,好好嘲笑他一番。琴里在内心如此决定。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