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九章 大时代(Ⅰ)

    尽管希望渺茫,罗兰却没有放弃争取和平解决基特兰德与龙之眼争端的尝试,而就在他写信邀请安德莉雅面谈的时候,来自帕尔尼亚、灯塔山与暮光谷地的视线也在密切关注着北地的风云变幻。

    远东行省辽阔的大地占据帝国领土总面积四分之一(不包括海外殖民地),疆域向北延伸至露西亚群山脚下,向南直抵灯塔山,向东则与古老的半吸血鬼领地帕尔尼亚接壤。

    帝国政府曾经认真考虑过征服富饶的帕尔尼亚,特别是在帕尔尼亚西部与天方大沙漠毗邻的暮光谷地发现储量丰富的魔晶矿藏之后,也曾不只一次派遣远征军试图控制当地。但是帝国当局很快意识到远征计划困难重重,来自帕尔尼亚人的抵抗只是明面上的障碍,背后还牵扯到迦南与海蓝这两大侯国的利益。

    暮光谷地位于帕尔尼亚沃野与天方大沙漠之间狭长的走廊地带,而众所周知天方大沙漠是迦南王室锡安家族的龙兴之地。迦南是一个自然资源分布极不均衡的国家,境内多山地戈壁,唯一拿的出手的两样特产是锡安飞马与宝石矿,农业主要集中在首都伯利恒附近的绿洲地带,且不说与帝国相比,就算在诸公侯国当中也是以“穷山恶水出刁民”而广受挖苦。

    “穷山恶水”只要看看迦南侯国的疆域图就一目了然,“刁民”则比较微妙。锡安王室崛起于大漠,是天方大漠诸多“灵能部落”中的一支。在奥术帝国末年,锡安家族还是信奉原始神魔、举行残忍血祭、甚至以猎头为乐的所谓“食人蛮族”,不被文明世界接纳,直到锡安家族的一位祖先获得培罗神启之后这种局面才发生急剧转变。

    锡安一世曾在沙漠深处迷失方向,失踪多年后家人都以为他已经死了,而他却在一天清晨奇迹般重返部落,手持黄道神器“圣枪”宣称自己已经皈依伟大的太阳之神培罗,并将引导家族改变野蛮的生活方式,走出沙漠为信仰而战。迦南部落就这样离开了祖辈生活的土地向着未知的西方世界游牧迁徙,锡安一世也由此开始了革命者的生涯,以培罗选民的身份投入到反抗奥术领主统治的战争当中,并且在推翻旧帝国之后崛起为新帝国最具权势的封建领主之一。

    培罗的五位选民订立神圣同盟,由此产生神圣亚珊帝国与四个受其保护的公侯国:保世华大公国,斐真侯国,海蓝侯国和迦南侯国。四大公侯尊帝国为宗主,只在名义上维系君臣隶属关系,实际上经常发生利益冲突。

    在暮光谷地的问题上,帝国与迦南就存在严重的利益冲突。锡安家族虽然已经迁出沙漠,但是一直试图将祖先生活的天方地区重新纳入行政统治,然而沙漠中那些剽悍的游牧部落并不情愿皈依培罗教会,更何况沙漠深处还存在着神秘的古代灵能文明遗迹,无数莫可名状的异怪和魔物。锡安家族一直无法下定决心向沙漠地区拓展势力,而暮光谷地发现魔晶矿藏这一大新闻无异于一针强心剂,给支持扩张的贵族们提供了一个掠夺财富的理由。

    老谋深算的迦南侯爵阿尔伯特六世知道皇帝陛下也有意将自己的权力延伸到远东大地尽头,对暮光谷地用兵已成定局。侯爵殿下不想公开与帝国撕破脸皮,于是就暗中资助帕尔尼亚人抵抗帝国铁骑,并且与帕尔尼亚人达成协议——以魔晶矿石偿还战争贷款。

    阿尔伯特的投资获得了丰厚的回报,而与帕尔尼亚隔海相望的海蓝侯国也认为有必要遏制帝国过度膨胀的野心,卡奥斯侯爵效仿锡安家族的手段,暗中派遣海军伪装成商队,横渡珊瑚海将一船船军用物资送往帕尔尼亚,换回压在舱底的魔晶矿石。

    两大侯国背后拆台导致帝国军在帕尔尼亚地区的作战陷入困境,激增的军费支出令皇帝陛下忍无可忍,最终撤换力主对帕尔尼亚用兵的时任首相,而新上台的首相立刻宣布结束远东战事,改为采用流放异端与刑事犯的温和方式逐步加强对远东边疆的控制。于是一批批异端从宗教审判所的牢房迁往远东行省开荒采矿,以繁重的体力劳动为其堕落的灵魂赎罪。

    迦南人最初对此乐见其成,可惜好景不长。在战争中壮大起来的帕尔尼亚人很快就表现出不安分的一面,半吸血鬼贵族们认真权衡了两位幕后资助者开出的条件,认为海蓝人是更有利可图的合作者,迦南人则过于苛刻,如果后者还想从暮光谷地获得魔晶,那就应该免除一笔即将到期的债务。

    阿尔伯特对半吸血鬼贵族的背信弃义极为愤慨, 决定扶植一个新的傀儡取代帕尔尼亚人。当时被迫在暮光谷地采矿的流放者普遍对帝国心怀怨恨,奈落信仰就在这样的土壤中迅速生根发芽,影响力日益扩大。迦南侯爵认为奈落信仰是“绝望之树结出的毒苹果”,但是这颗毒苹果对他有用,那就值得扶植。

    “黑袍”奥特洛由此成为锡安王室的代理人,并且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合作愉快。奈落教团的崛起也如阿尔伯特所愿给帕尔尼亚人带来无穷无尽的烦恼与痛苦,这使侯爵殿下体会到报复的快感。

    迦南与奈落教团的合作一直持续到阿尔伯特六世亡故。这位侯爵在临终前不知是出于对死亡的恐惧抑或受到“黑袍”的蛊惑,竟然将奥特洛请到自己的病榻跟前,问对方“如果现在改信奈落,那位主宰死亡的至尊可不可以为我延长寿命”……这件事被有心人曝光后立刻引发满城风雨,教廷上下为之震惊,以至于皇帝陛下也不得不亲笔写信质问锡安侯爵意图叛教的传闻是否属实。

    为了维持锡安家族在迦南地区的统治根基,在那风雨飘摇的时刻,迦南王室不得不设法让老侯爵遵照公众的期望放弃治疗并且提前逝世。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