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三章 龙血强化仪式(Ⅲ)

    “瓦留莎,如果你真的很在意年龄和种族的差异,我有一个建议。”银龙长老走到她身旁,挽着她的手柔声低语:“带罗兰去巴哈姆特神殿,用你的血为他举行龙血转化提纯仪式,当仪式完成,他体内邪恶的红龙血脉将转化为高等金龙血脉,这样可以削减你们之间的种族差异,大大延长他的寿命,哪怕当你到了我这把年纪,也不必承受情人逝去的痛苦。”

    瓦莲京娜抬起头,吃惊地望着银龙长老:“龙血转化提纯仪式?您是认真的吗?这需要巴哈姆特降下神恩方能实行,别说罗兰,连我自己都不是白金龙神的信徒,这恐怕太勉强了”

    “不用担心,当初你父亲写信给你,让你邀请罗兰来天堂群岛就是为了这个目的,帮罗兰提纯龙血是吾主与命运女士达成的协议之一,上面两位真神点了头,你们是不是吾主的信徒又有什么关系?规矩是神定的,束缚不了神祇自己。”

    瓦莲京娜听得暗自叹气,无论人间还是神界,天大地大大不过政治。

    “对了,龙血转化提纯仪式需要用处子之血作为祭品,你没问题吧?”银龙长老似笑非笑。

    瓦莲京娜脸一红,点头不是,曳也不是,别提多尴尬。

    沉默多时的金龙长老再次开口,语气还是那样淡然,说出来的话却令瓦莲京娜为之动容。

    “瓦留莎,还有几句话我要对你说,至于在不在理,你自己琢磨。你的人类朋友获得了神性,这固然是通往不朽的敲门砖,然而同时也是招惹祸端的诱因,不知有多少邪恶的传奇强者渴望获得神性,他们惹不起真神,惹不起黑袍那样的神性传奇人物,难道还不敢觊觎一个毛头杏的神性?”

    “我不知道罗兰寇拉斯要经历多少磨难才能成神,但是他若接受龙血强化仪式,即便封神失败,至少可以像真正的巨龙那样长寿,瓦留莎我的女儿,你不想他多陪伴你几个世纪?”

    “如今乱世将至,我们天堂联邦需要与理念相近的强力神祇建立友好关系,辛德拉女士与北风之王最近有所接触,结盟的意向已经很清楚了,我们在外交政策上必须紧跟上头的节奏,向辛德拉女士表达恰当的敬意,罗兰寇拉斯是辛德拉的选民,为了联邦的利益,我们有必要与他建立一种更亲密的联系,我亲爱的女儿,你要好好把握这个机会。”

    最后,金龙长老总结道:“我想说的就是这些,你有没有意见?有意见可以大胆的提出来,我们再研究,也不是非你不可,天堂群岛的漂亮母龙要多少有多少,银龙长老的酗女英格丽就是一个很好的候选人,她与罗兰年龄相近,大概更有共同语言。”

    “一头六十多岁的母龙和一位还不满二十岁的人类少年,这到底哪里年龄相近了!”瓦莲京娜忍不状驳。

    金龙长老怜悯的看着女儿:“那么你呢,我可怜的瓦留莎,你多大了?你的兄弟姐妹都结婚了,为什么只有你还单着?”

    “我拒绝回答这种不礼貌的问题!”

    “的确很讨厌啊!”银龙长老笑着打圆场,“惹怒一位女士的最佳方式就是问她有多老,然后问她为什么还是老处女。”

    金龙长老不耐烦地摆摆手:“行了瓦留莎,该说的我都说了,究竟怎么做你自己考虑,这是通往神殿祭坛的传送钥匙,你拿着,如果今晚不用,明天一早就还给我。”

    瓦莲京娜默默从父亲手中接过钥匙,心里沉甸甸的,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罗兰在议院柱廊下来回踱步,无意间嗅到身后飘来淡淡香风,连忙转身迎了上去。

    “瓦留莎,长老们的态度有变化吗?”

    “他们明天一早会在巴哈姆特神殿举行祈祷仪式,运用‘通神术’请求天堂山上的‘北风之王’解答疑问,只要你今天所言没有太过夸张,我想会得到一个好的结果。”瓦莲京娜尽量保持平常的态度,但是每当罗兰的目光与她接触,心里就禁不注烫,有意无意的避开他的视线。

    罗兰发觉她面色泛红,以为是刚才与诸位长老争执、情绪太过激动所致,也没有太在意,半开玩笑地说:“其实我刚才说的那些事,都是道听途说的传闻,如果被巴哈姆特判定为谎言,对我个人而言是一次打击,对红梅联盟和天堂联邦却是一件好事,至少不用再担心伴随鳞甲天出现大群半炼狱魔龙,瓦留莎姐姐,我这算不算牺牲自己幸福大家?”

    瓦莲京娜怔忡地嗯了一声,显得心不在焉。

    罗兰皱了皱眉,对她这态度有点不满意,只好厚着脸皮把话说透:“瓦留莎,既然我发过誓言,男子汉大丈夫就得说到做到,万一明天五位长老要求我履行誓言,你看能不能通融一下?”

    瓦莲京娜抬头看了他一眼,罗兰惴惴不安的神态使她心头涌出一股复杂到难以言说的情绪。

    这种奇妙的情绪使她无法冷静思考,时而觉得面前这位高大英俊的青年可爱无比,恨不得立刻扑到他怀里,永远合为一体;时而又觉得他可恶极了,如同一头貌的公牛闯进她自给自足的温馨小窝,把她自甘寂寞的生活搅和的一团糟,过后又无法收拾残局,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就这么可怜巴巴的瞅着她,唯恐她大发雷霆。

    “罗兰你怕我真的把你一口吞了?”

    “瓦留莎姐姐,我都已经当众发了誓,不得不做出最坏的打算。”罗兰看了看左右,确认没有第三人在场才低声对她说,“我真没有反悔的意思!但是我当时说的是‘吞掉’而非被你‘吃掉’,事后你再把我吐出来也不算违背誓言吧?不好意思,这听起来有点恶心,今晚我会把自己洗干净。”

    瓦莲京娜抬起头,忽然对他露出一个诡秘的微笑:“我吞下去的东西绝不会再吐出来。”

    罗兰顿时一怔,猜不透她这是在开玩笑,抑或另有所指。

    [记住网址]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