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章 心灵异能

    魔法与灵能孰强孰弱?这个问题很难回答。

    在瓦雷斯这样的高魔世界,罗兰还是觉得魔法更有价值,应用范围比灵能更广阔,毕竟流传于世的奥术加上神术少说也有上千种,而灵能的数量就少得多。

    但是,如果换做穿越之前,他还是一个地球人的时候,让他选择成为施法者或是显能者,他一定会选择后者!

    道理很简单,学了法术在地球上未必用得出来,但是心灵异能一定管用!

    他不确定地球上是否存在魔网,是否能够获得法术位,如果是像“浩劫残阳阿塔斯”那样不通魔网的世界,就算学了一身魔法也很难用,但是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一定有精神能量,无论在什么样的世界,显能者的力量永远来自自己的内心修为,不受外物影响。

    目光扫过系统提示,罗兰又抬头望向擂台。

    那位名叫英迪拉的女剑士没有料到形象粗野头脑简单的半巨人角斗士竟然拥有灵能天赋,遭到“重踏术”冲击脚下一个踉跄单膝跪地。空中吹来凛冽寒风,杀红眼的半巨人高举战斧朝她头顶猛劈下来!

    就在围观者的惊呼声中,英迪拉单手撑地向后折出一个漂亮的后滚翻,惊险闪开战斧劈斩腾身跃起。灵巧的闪避动作令罗兰不由吹了声口哨,心想这女人的身手比维罗妮卡还要敏捷,半巨人没能把握住这次出其不意的机会击倒对手,接下来恐怕就没有第二次机会了。

    擂台上的半巨人也在为错失良机而懊恼,但是他并不认为这是实力差距,坚信只不过是英迪拉走了好运,如果他的斧头稍微偏右一点,对方那张美艳的脸庞此刻已经被砍成烂西瓜。

    怀着满腔懊恼,这莽汉高举战斧蓦地向前踏出一步,再次使出天赋异能“重踏术”。擂台上轰隆一声巨响,地板大片碎裂,激出的灵能震波比刚才那次更加猛烈。

    然而这次故技重施却没能收到他想要的效果。

    英迪拉早就盯着对手的动作,就在半巨人顿足的刹那,她足尖点地如同一只轻盈的蜻蜓腾空跃起,提前避开贴地传导的震波。

    半巨人的反应也不慢,看到她主动跳了起来,果断挥出战斧横空斩来,一道雪亮弧光挟破风呼啸席卷女郎纤细的腰肢,如同雷霆轰向脆弱的杨柳,这情景使在场的观众全都不由闭上眼睛,不忍目睹香消玉殒的凄惨场面。

    然而英迪拉惨遭巨斧腰斩的景象并未如人们预料那样上演,就在斧刃触及少女的腰肢之前,她的身体已经提前分解成为一团蒸汽,徒有人形而无实质,被巨斧带起的狂风吹散。

    待到斧刃呼啸而过,那团蒸汽又恢复人形飘然落地。英迪拉舔了下丰满红润的嘴唇,唇角那颗美人痣显得很是性感,朝半巨人勾勾手指,示意他继续攻击,挑逗中夹杂着轻蔑,流露出别样的妩媚风情。

    擂台四周再次掀起欢呼与掌声,人们高喊着英迪拉的名字,兴奋的情绪几乎要把屋顶冲破。

    “这位小姐真会玩儿,明明可以轻易击倒对手,非做出险象环生的样子,武技和演技都很出色。”罗兰暗自好笑。

    第一眼看到英迪拉那富有异国情调的容颜、周身盘旋的诡异气流,他就觉得有点古怪,现在目睹对方施展类法术能力“气化形体”躲避战斧,罗兰确定自己没有看错——这位女士并非人类,而是一位来自风元素位面的雌性风巨灵。

    所谓“巨灵(genie)”,在神话传说中也被称为“精怪”,是一种族类繁杂的异界生物,虽然出生于风元素位面却并非纯粹的元素生物,生理构造和习性更接近人类,其中主要有风巨灵、火巨灵、土巨灵、水巨灵和小巨灵这么五个分支,前四支分别源自风、火、土、水四大元素位面,小巨灵则由四大元素均衡构成,与人类没有多大区别,故乡也是在主物质界而非元素位面,所以一般说起巨灵的时候往往忽略他这一支,主要指得就是四大元素巨灵。

    风巨灵(djinni)是四大元素巨灵当中最著名的一类,不是因为她们最强,而是因为她们天性热情开朗,富有正义感,是标准的混乱善良阵营,很喜欢跑到人间游荡,也很擅长跟她们的人类朋友打成一片,所以在人间的名声很好,广受欢迎。自古以来世界各地就流传着关于风巨灵的种种故事,那些勇敢善良的少年英雄身边总会有一位忠诚可靠的风巨灵仆人,为寻找失却的宝藏或者营救美丽的公主,陪同小主人四处冒险,打倒魔王为民除害。

    这些故事罗兰在穿越之前就有所耳闻,其中最著名的当属《天方夜谭》中的阿拉丁神灯。

    没错,故事中那个下半身藏在油灯里,可以施展魔法为人实现愿望的的秃头蓝胖子就是一位风巨灵贵族。

    此刻确认英迪拉的出身,罗兰认真端详她好几眼,倒不是寻找那传说中收纳风巨灵的油灯或是魔戒,而是观察这位姑娘是否贵族出身。

    系统提示:现雄性半巨人角斗士1o,bsp;  系统提示:现雌性风巨灵决斗家9,bsp;  ……

    很遗憾,英迪拉小姐是个平民出身的风巨灵,没有贵族血统,也就不具备那传说中无所不能的“祈愿术”。

    “可惜了,如果她是风巨灵贵族,就可以施展三次祈愿术,使人实现三个愿望。”罗兰摇摇头,对这场实力差距悬殊的比武失去兴趣,转身走向吧台。

    一位衣着考究的半身人坐在吧台背后的高脚凳上,专注于台面上那些五颜六色的饮料,熟练的晃动着调酒器。

    罗兰在半身人对面坐下,微笑着问:“您是洛克先生?”

    半身人点了下头,“先生需要什么酒?”

    “我有些事情向您请教。”

    “不好意思,我开旅馆的,不卖情报。”洛克礼貌而冷淡的回绝了他的请求。

    罗兰不以为意,平静地说:“是埃尔塔兰女士介绍我来的。”

    洛克的手突然抖了一下,不过很快又恢复从容,放下调酒器转身拿起毛巾擦拭被酒浆弄湿的手。

    罗兰的目光扫过吧台,在一个不显眼的角落里看到带有三眼标志的木雕小饰品,正是埃尔塔兰的圣徽。除此之外,他还留意到在更显眼的位置摆放着一支彩绘银盘,盘上绘有抽象的图案:地平线上升起一弯月牙。8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