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一章 重续断肢

    “提督大人,帕尔萨西斯回来了,还受了重伤。天 籁”雷纳德脸色沉重地向马克西米安汇报,“有两处剑伤我已经帮她治愈了,左臂伤得很重,似乎是被炮弹正面击中,肩部以下全被炸断,以我的能力无法接续断肢。”

    马克西米安走到帕尔萨西斯跟前看了看,不动声色地说:“辛苦你了雷纳德,接下来的事交给我来处理。”

    “好的,我出去巡视一下,希望不要再发生什么意外。”雷纳德转身离开大厅。

    马克西米安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张散发出浓烈神能的卷轴,低声念诵赞美深海巨人之神的祈文。

    在归顺克拉肯之前,马克西米安是北海湾地区一位颇有名气的游荡剑客,来到巨妖岛之后受到女主人的影响,转职为深海巨人之神巴洛尔·弗莫尔的牧师并且蒙受神恩,修行进境异常之快,短短十数年已然成为一名高阶弗莫尔牧师,然而以他目前的牧师等级并不能直接施展神术为帕尔萨西斯重塑断肢,不得不为此花费一张克拉肯赏赐的7环“再生术”卷轴。

    卷轴中那些以钻石粉尘书写的神圣文字化作一泓闪光的涓涓细流,注入帕尔萨西斯断臂,白森森的骨茬、断裂的肌腱与血管立刻扭动起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生长,不出一分钟便重塑断肢恢复如初。

    帕尔萨西斯在接受治疗的时候就苏醒过来,活动了一下新生的左手,抬头感激地向马克西米安道谢。

    “我们之间就没有必要客套了,你怎么搞的,伤的这么重,差点丢了小命。”

    “唉!别提了,这次算我走了霉运!”帕尔萨西斯恨恨地讲述来龙去脉,最后还强调了一句,“都怪那个辛德拉的走狗半路杀出来捣乱,要不是他作梗,我早就夺下‘曙光号’的控制权了。”

    马克西米安越听脸色越难看,眉头拧成一个深深的“川”字,说出来的话也带上训斥意味。

    “帕尔萨西斯,夺取飞艇是克拉肯大人亲自交代下来的任务,现在被你搞成这样,你让我怎么向她交代!”

    帕尔萨西斯颤抖了一下,脸上满是羞愤。

    “罗兰·寇拉斯的大名我有所耳闻,这小子的确不简单,帮柳博芙·扬波解决了不少麻烦,难怪连格兰德公子都遭了他的暗算命丧基特兰德,如果我们可以设法除掉此人,即便夺取飞艇的计划发生了一些波折,克拉肯大人也会体谅的。”杜卡特缓缓道。

    帕尔萨西斯感激地看了水手长一眼,顺着他递过来的梯子下台阶:“马克西米安,没能完成任务我很抱歉,但是此行并非全无收获,在被‘曙光号’的机炮打伤之后我仍然坚持着跟踪他们,发现这艘飞艇发生故障被迫降落,后来搁浅在人鱼群岛附近的一处浅滩,我还以法术魅惑一群鲨鱼去袭击那些跳伞的乘客,借机摸清对方的实力,这些情报对我们下一步的行动很有帮助。”

    马克西米安冷峻的脸庞终于浮现一丝笑容,伸手抚摸她的脸颊,柔声道:“辛苦你了,受了重伤还不忘肩负的使命。”

    帕尔萨西斯心头那块石头总算落了地。世间枭雄大抵性情多疑六亲不认,马克西米安就是这样一个男人,没有谁比她更了解自己的情人翻起脸来有多冷酷,而她也不比马克西米安更纯良,转头就把满腔怨气发泄到海伦娜身上。

    “马克西米安,该我承担的责任我绝不推脱,但是有些话我不得不说,这次行动之所以未竟全功,主要是因为受人误导,对飞艇的认知出现严重偏差!”帕尔萨西斯越说越恼火,扭头怒视海伦娜:“你还要装傻到什么时候!”

    海伦娜挑了下眉梢,怒色在她眼中一闪而过,旋即恢复一脸淡漠。

    “帕尔萨西斯,我不懂你在说些什么。”

    “事到如今你还要狡辩吗?”塞壬术士厉声指责,“克拉肯大人让你收集关于飞艇的详尽情报,可你是怎么做的?‘曙光号’装备了最新式的防空魔晶炮,你却对我只字不提,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你是不是存心想害死我!”

    “非常抱歉帕尔萨西斯,事实上我递交那份报告时已经明确指出这只是初步侦查的结果,如果你不是那么心急,向白鸥港当局揭穿我的身份,害得我放弃原定计划被迫逃离,本可以不受这份罪的。”

    海伦娜的还击不带丝毫火气,却如同一记耳光扇在帕尔萨西斯脸上,言外之意无非一句话:你的所作所为纯属咎由自取。

    帕尔萨西斯脸庞涨红,气得牙根发痒却又无可辩驳。

    当初原定计划是由海伦娜登上飞艇,于航行途中施展法术催眠机组人员,帕尔萨西斯则负责策应,防备意外状况,两人联手夺取飞艇控制权,将其运回巨妖岛。

    如果按照这个计划行事,帕尔萨西斯不得不承认,“曙光号”绝无可能逃走,问题在于那样一来海伦娜的功劳最大,完全抢走她的风头。

    换做是其他魔将执行海伦娜的任务,帕尔萨西斯顶多暗自不爽,绝不敢明目张胆的扯后腿,但是对于海伦娜,她根本不需要顾忌什么。

    帕尔萨西斯有充足的理由敌视海伦娜:比如对方比她更美貌,比如对方那孤芳自赏的个性,比如她和海伦娜都从事情报工作,业务上存在竞争。

    更重要的是帕尔萨西斯很清楚克拉肯对海伦娜怀有一种复杂心态:需要借助海伦娜的能力,却又对她不放心。

    克拉肯曾多次暗示她提防海伦娜,留意她是否有不忠的举动,甚至亲手夺走海伦娜的本命纱巾,为的就是防备这位前任海盗王的独生女心生叛念。

    既然大老板都不喜欢海伦娜,帕尔萨西斯还有什么必要给对方好脸色?她越是欺压海伦娜,就越显得忠诚,越能讨得克拉肯欢心,对于人心,她比海伦娜懂得更深。

    既然海伦娜在巨妖岛就是一个受气的角色,她还有什么好忌惮的?所以她擅自改变了预定计划,背后一脚将海伦娜踹了出去,利用她制造混乱趁机登上飞艇,如果接下来一切顺利,她将独揽夺取飞艇的功劳,而海伦娜则沦为丧家犬,灰溜溜的夹着尾巴逃回巨妖岛。

    可惜计划不如变化大,海伦娜固然暴露了卧底身份被迫逃离白鸥港,帕尔萨西斯也没有落到好处,反而比海伦娜更惨,这口怨气她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忍不住提高嗓门向海伦娜发难:

    “‘曙光号’搁浅的位置我已经说过了,你要是真有本事就去把它夺回来,我马上向你道歉,否则少废话!”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