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阶梯票价(11快乐!)

    一个关于博弈的小游戏拉近了主人与访客的距离,在轻松愉快的氛围里享用过一顿丰盛的晚餐,侍女撤下盘盏换上红茶和牛奶,罗兰知道该谈正事了。

    娜塔莎看了一下座钟,对女儿说:“喝过牛奶就跟保姆去洗澡,早点睡觉。”

    贝拉噘嘴撒娇:“时间还很早,我想多玩一会儿。”

    “那就去花园散散步,大人们要谈正经事,你在这里也听不懂,很无聊的。”

    “可我不想一个人去花园,那样更无聊。”

    “不是还有辛巴陪你?”

    “算了吧,它都不会说话,能有什么意思呢?”小姑娘幽怨的鼓起粉腮,故意慢吞吞的啜饮牛奶,想在客厅里多磨蹭一会儿。

    柳德米拉站了起来,抚摸着贝拉柔软蓬松的金发柔声问她:“其实我也听不太懂罗兰说的那些事,你陪我去花园散步好么?咱俩倒是有很多可聊的话题。”

    “好啊!米拉姐姐你真好!”贝拉兴奋地抱住柳德米拉,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目送大姑娘和小姑娘带着狮子辛巴跑了出去,娜塔莎既欣慰又内疚。

    “其实贝拉很想有人陪她玩,可惜我和她爸爸太忙了,这里也没有别的孩子跟她交往,有时真觉得很对不起她。”

    贝奥武甫握住妻子的手,体贴的安慰她:“忙完比武大会,我会多抽出一些时间陪贝拉。”

    罗兰默默看着夫妻俩,深切感到幸福家庭来之不易。即便贝奥武甫这样的传奇强者也要为此承担巨大压力,远的不说,就说火烧眉毛的财政危机,倘若得不到妥善解决,这夫妻俩还能抽出多少时间陪伴贝拉?

    轻轻叹了口气,罗兰放下茶杯,主动谈起正题。

    “领主大人,娜塔莎夫人,关于我提出的运营方案,两位作何感想。”

    贝奥武甫啜饮一口红茶,正色道:“客套话就不说了,我们完全接纳你的方案,打算尽快执行下去,但是还有一些细节需要你的指点,比如所谓的‘阶梯票价’,具体要怎样设计才合理?”

    罗兰微微一笑,从储物袋中拿出一张图纸,“昨晚时间匆忙,我没有来得及把这个问题解释清楚,今天又补上一张大竞技场的布局图,根据观众席布局列出不同等级的票价,两位一看便知。”

    罗兰将图纸铺在桌上,告诉贝奥武甫夫妇,不同的色块代表不同的区域,距离擂台远近不同,观赛感受也存在明显的差别。

    “拓建之后的大竞技场总共有30000个观众席,可以根据观赛感受划分为四个档次,下面是我列出的定价草案。”

    说着,罗兰从最外围、档次最低的区域指给夫妇俩看。

    “这是第四档坐席,距离赛场最远,不借助望远镜几乎看不清比赛内容,坐在这里的观众收入不高,主要是来感受一下赛场气氛,但这并不等于他们可有可无,事实上这些观众主要是基特兰德本地人,他们对比武大会的期待感最强烈,参与感最热切,加油喝彩最卖力,只有给他们提供充分的参与空间,比武大会才能达到振奋民心、团结大众、激励民族自豪感的目的,所以整个会场至少要有一半坐席为他们而设,这15000个坐席的价格必须在平民百姓的承受能力之内,我建议第一个比赛日票价订为1金币。”

    “第三档有9000个坐席,这是为城内中产阶级和普通外来游客而设,观赛感受明显好过第四档次坐席,第一个比赛日票价10订为金币。”

    “第二档有4500个坐席,这是为城中富裕阶层和阔绰游客而设,不仅观赛感受更好,还要提供遮阳伞、茶水等免费服务,建议第一个比赛日票价订为50金币。”

    “第一档有1500个坐席,是为城中头面人物、富商、高层军官、腰缠万贯的游客而设,相互隔离开来做成简易包厢,提供酒水和餐点服务,第一个比赛日票价订为100金币。”

    “除了上述四类常规席位,还要另外设置若干贵宾包厢,不对外售票,应邀前来观赛的贵宾都是闻人名流,他们出场本身就会增加大会的吸引力。”

    听了罗兰的介绍,娜塔莎有些担心:“这样划分会不会过于复杂了?观众恐怕很难搞清楚不同的坐席具体有多大区别。”

    罗兰哑然失笑:“观众不知道,就主动告诉他们啊,尽快印制一些海报,主题是新建大斗技场的概念图,不同坐席区域打上不同的、对比鲜明的色彩,搭配文字说明价格更贵的坐席为什么更好,必须让观众充分理解他们在门票上花的每一文钱都物有所值。”

    娜塔莎若有所思的点了下头,开始琢磨印海报的具体工作。

    贝奥武甫接着问罗兰:“你在设计票价的时候,特别强调那只是第一个比赛日的票价,难道后续比赛日的票价还有不同?”

    罗兰肯定的点了下头:“阶梯票价的概念不仅适用于位置不同的坐席,同样适用于不同的比赛日。”

    “当我们考虑供需关系的时候,首先应该确认一则基本定律:人们普遍乐意为更优质的商品或服务支付相对更高的代价。”

    “比武大会当然是一种商品,我们要做的就是将它包装起来卖给观众,从票价中获得尽可能多的利润。当然,也不能漫天要价,明智的做法是根据比赛内容进行阶梯定价。”

    “比武大会采用淘汰制,优胜劣汰的结果就是越到后期选手实力越强,比赛也就越精彩,观众理应为更精彩的观赛感受支付更高的票价。”

    简单介绍过比赛日与票价的关系,罗兰拿起钢笔在纸上列出几行算式。

    第二个比赛日:票价为首日2倍。

    第三个比赛日:票价为首日3倍。

    第四个比赛日:票价为首日4倍。

    “这样折算下来,比武大会为期四天的比赛,总共可以获得门票收入480万。”

    “售票工作现在就可以摆开摊子搞起来了,除了单日订票,还应该打包套票加入预售,套票包括全部四天比赛,二等和三等席位的套票给予九折优惠,损失一部分利润不要紧,关键在于可以降低售票成本,提前回笼现金。”

    娜塔莎像小学生听课似的举手提问:“四等席位和一等席位的套票为什么不打折?”

    罗兰轻笑一声,耐心给她解释:“四等席位的售价本身已经很低,在一个很低的价位上再降价,边际效用微乎其微,无法起到刺激购票需求的目的,更何况低价票本来就不愁卖;一等席位则恰恰相反,买得起这种套票的观众非富即贵,哪还会在乎小小的折扣?这些阔佬的消费心理跟平头百姓完全不同,原则是不买最好的只买最贵的,越贵越能显出面子,倘若买打折票,反而怕惹人笑话小家子气,丢了面子。”(未完待续。)

-------------

    -------------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