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浴血狂沙(Ⅱ)

    泽希尔洒脱地笑笑:“殿下不用担心,这一路上我们除了睡觉无事可做,早就在飞艇上养足了精神,正想找些事活动一下筋骨,我们这就去给那群不知死活的沙匪送上一份‘见面礼’。”来自冰风谷的三艘飞艇,其中两艘用于运输铠骑士二团,泽希尔所在的“胜利号”则满载着航空炸弹以及两个半联队的巨鹰,已经迫不及待要将满舱炸弹倾泻在沙匪头顶。

    “嘿!我说罗兰老弟,你别光想着空军,我们铠骑士二团也不是来看热闹的啊!”布鲁姆忍不住主动请战。

    “是啊,王子殿下,我们在冰风谷训练了一整年,难得有机会参加实战,就让我们表现一下吧。”基洛夫说。

    罗兰望向布鲁姆身边那位戴眼镜的年轻军官,发觉这位气质与布鲁姆大兄弟完全不同的矮人居然是一位9级法师,好奇地多打量了对方两眼。

    “哦!这小子是我堂弟基洛夫·锻铁,我们冰风谷年轻一代最聪明的家伙,铠骑士二团的参谋长。”布鲁姆拍着老弟的肩膀向罗兰介绍。

    罗兰想起布鲁姆的确向他申请过任命一名参谋长的名额,原来就是这位矮人法师,看起来的确是一位“军师”类型的人物,与布鲁姆的性格恰好互补。

    “你们的机械铠还没有针对沙地环境进行过改装,能在戈壁滩上作战吗?”柳德米拉担心地插了句嘴。

    “没问题啊!我们的机械铠装有滑雪板和魔导浮空器,在松软的雪地上飞奔自如,沙漠里除了比雪山更热,地面环境其实差不多!”布鲁姆自信地说。

    罗兰想了想,松软的沙地的确与雪地环境差不多,既然机械铠能在雪地中从容作战,在沙漠战场上应该问题不大,就点了下头,同意布鲁姆和基洛夫率领铠骑士二团出战——飞艇上的机械铠还没有搬运下来,正好省事了。

    飞艇启航之前,罗兰对泽希尔和布鲁姆提出一个要求,强调不能让沙匪进入新月河谷,避免战火破坏当地的农田。

    “这场战争要按照我们自己的思路来打,在我们选择的战场上进行,”罗兰展开军用地图,用铅笔在新月河谷与迦南边境相接的地带画了一个大大的圈,“这一带是绵延百里的戈壁滩,以飞艇的速度完全来得及抢在沙匪进入新月河谷之前将之拦截,一切顺利的话,这片荒凉的戈壁将在今夜成为埋葬沙匪的坟场!”

    ……

    “大姐头,看到前面那条河了吗?渡过新月河,对面不远就是甜水镇。”“刀锋”塔尔斯骑在马上,为身旁徒步而行的“红寡妇”珍娜指明行军方向。

    半蝎人的体型比甜水镇的半巨人还要高出一截,珍娜徒步站在沙地上,肩膀与骑马的塔尔斯齐平,四对步足在沙地上飞快的移动,轻轻松松就能追上狂奔的战马。

    “斧王”恰克和他手下那群豺狼人体型介于人类与半蝎人之间,清一色骑乘高大的骆驼,行军速度也不慢。

    “狂魔”科泽的“不死团”由两百多名荒漠巨魔组成,虽说巨魔以耐力著称,在沙漠中长途奔波三天三夜也不会累倒,但是速度就没那么出色了,平均每小时最多行军20里。

    巨魔性情古怪且暴躁,无法像其它沙匪那样熟练的骑乘战马或者骆驼,牲畜也对巨魔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畏惧感,一靠近这些残暴的怪物就会受惊失控。所以这支由四大寇组成的联军不得不迁就巨魔一族的行军速度:傍晚六点钟由米底亚出发,八点半到达迦南与远东的国境线,借助飞马哨骑引开在空中巡逻的巨鹰顺利越境,在戈壁滩上跋涉了三个钟头,

    眼瞅着就快到子夜了才看到新月河谷的地标——地平线处那条泛起粼粼波光的河流。

    “塔尔斯,我们怎么过河?”珍娜问螳螂人。

    “河面上设有两座木桥,咱们动作快点,最多半个钟头就能过去。”塔尔斯对这一带的环境很熟悉。

    “万一桥被河对面的半巨人拆了怎么办?”恰克突然插了一句嘴,“我们是不是只能游过去?”

    “我知道有个地方河道比较窄,水深不过五尺,万一木桥被拆除,我们骑着马和骆驼直接泅渡过去就行了,珍娜大姐的族人身材高大,河水顶多没过她们的腰,至于科泽老兄的族人就更不用担心了,那么浅的河水可淹不死巨魔。”塔尔斯耐着性子回答。

    “四大寇”正商议如何渡河,空中突然传来一阵古怪的嗡嗡声。珍娜诧异的抬起头,寻找噪音传来的方向。一阵冷风吹散头顶的月光,眼前呈现出的情景使她禁不住收缩瞳孔!

    月光下,三艘庞大的银灰色船型物体悬浮在千尺高空。这飞天巨鲸般的钢铁怪物身躯两侧以及尾部都装有硕大的螺旋桨,在魔晶蒸汽机的驱动下嗡嗡旋转,飞旋的扇叶带动气流,形成强劲的动力,助推舰体以远超鹰隼的速度朝新月河对面飞来。

    “那就是远东人的空中战舰?比传说中更壮观呢……”珍娜喃喃自语。

    “奇怪,之前我在甜水镇只见到一艘飞艇,怎么突然多出两艘?”塔尔斯脸色阴沉,心中莫名的不安。

    “这不奇怪,那位寇拉斯王子夺取望月城之后就派出大群巨鹰在边境线上空日夜巡逻,可见他也担心遭到麦耶尔大人的报复,调遣两艘飞艇来南疆加强防御也在情理之中。”珍娜思索着说。

    “按照斯蒂格参谋长的作战方案,敌方飞艇应该在我们对甜水镇发动夜袭之后才赶来救援,现在我们还没有渡过新月河,飞艇就出现了,这意味着我们今夜的袭击已经被对方提前探明,诸位,你们觉得还有必要继续执行原定计划吗?”塔尔斯严肃地望着三位搭档。

    珍娜脸色变了变,从储物袋里掏出一块高等通信石:“能否改变作战方案不是我们说了算的,我这就向麦耶尔大人汇报这里发生的变故!”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