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章:贫民窟的年轻人(Ⅰ)

    鲍里斯无法观测出报名者的感知天赋,对罗兰而言这却不是什么难事。

    “命运之瞳”使他可以看清一个人的身体属性,凡是被他用笔圈出来的那些报名者,都是人群中感知较为突出的,从三千多人里总共挑出这么七百多位,其中感知最低的也有11,比普通人强出几乎难以觉察的一线,这微不足道的一线优势意味着此人有机会感应到神启,至少能够掌握1环神术,与普通人相比这就是“质”的飞跃!

    罗兰挑选出的七百多位报名者当中,感知天赋11到13之间的占了一大半,更高的就少了,其中只有一个人的感知天赋高达19,哪怕今后感知不再提升也具备了学习九环神术的资质,这个人就是……彼得。

    “鲍里斯先生,我们打个赌,被我圈出来的那些人选,至少有十分之一可以通过神启测试成为辛德拉牧师,你信不信?”罗兰含笑望着鲍里斯。这老头总甩锅,这回说什么也要给他下个套。

    鲍里斯简单计算了一下,不由吓了一跳。如果罗兰所言属实,仅他挑选出来的那些人中就能产生至少七十位新晋牧师,这已经大大超出前两期培训的水平,实在是不敢相信。

    “殿下,老实说我对此深表怀疑。”

    “那这样吧,如果事后证明我输了,明年教会的培训经费还可以涨一涨,”罗兰觉察到鲍里斯眼中浮现惊喜的光彩,唇角笑意更浓,“可要是事后证明我赢了,你可得替我好好照顾那位彼得小兄弟,别把他吓跑了。”

    鲍里斯愣了一下,点头道:“没问题!”他是不明白罗兰为啥如此看重那个名叫彼得的小家伙,但是王子殿下的赌注对他而言根本无法拒绝,相比增加培训经费的诱惑,就算打赌输了也没什么大不了,反正最多一个月过后那个捣蛋鬼就滚蛋了,忍一忍也就过去了。

    如此想着,鲍里斯牧师与罗兰击掌订立赌约。仿佛命运女神有意嘲弄,就在他们击掌的时候身后传来一声欢呼:“女神保佑,总算是开饭咯!”

    鲍里斯最讨厌别人在公共会堂大喊大叫,回头望去,眼角不由剧烈抽搐。那个名叫彼得的小鬼,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向食堂,飞快的抄起餐盘,以瞬移般的速度排在橱窗最前方。几秒钟后,他的餐盘里多了一长条新出烤炉的黑麦面包,透过纸包散发出热腾腾的发酵香味,此外还有一大碗由蘑菇、洋葱、胡萝卜、西红柿、碎火腿加胡椒和茴香熬制的浓汤,几样简单的食材在这冬日里混合成令人垂涎的美味。

    彼得好像饿了两天两夜,不顾刚出锅的浓汤烫嘴,

    捧起来一口气喝掉半碗,脸上多了几分红润的光彩。接着以无比认真的神态将黑麦面包撕成几乎均等的两份,其中一份撕成小块丢进汤碗,浸饱浓汤之后叉起来塞进嘴里,眯起眼睛缓缓咀嚼,那种幸福的感觉从他脸上满溢出来,若有实质。

    “瞧那小家伙吃饭时的神态,仿佛在吃天下最美味的大餐,看得我都有点饿了。”罗兰微笑着对鲍里斯说,“免费提供给报名者的面包和汤还有剩的吗?”

    “当然有,我也想尝尝。”鲍里斯爽快地端来两份食物,效仿彼得那样撕一块面包沾汤塞进嘴里,咽下之后对罗兰说,“好像也没有多好吃……大概是因为那孩子没吃过什么更好的东西。”

    “说不定还经常忍饥挨饿。”罗兰喝了口汤,目光又回到彼得身上。任何人都看得出来,这个面黄肌瘦的少年具有惊人的食量,一碗汤和半块面包根本不足以填饱他的胃,但是他并没有动另外半块黑面包,小心的用纸包好,塞进怀里,鬼鬼祟祟地四处张望了一番,一溜烟的跑出食堂。

    罗兰想起身喊住彼得,把自己没动的那个黑面包也给他,鲍里斯牧师却突然按住他的肩膀,低声说:“殿下,请给穷人保留一点尊严。”

    罗兰吃惊地望向鲍里斯,对方一如既往的面色如铁,严肃地使人大气都不敢喘。然而不知为何,他隐约从这位铁面老人的眼中看到一丝被刻意隐藏起来的温情。

    ……

    冬日午后,阳光被阻隔在铅灰色的天空背后。寇拉斯堡被漫天纷飞的大雪笼罩,城市的街道与房屋都与白茫茫的背景相混淆,变得模糊不清,如同一座冰冷苍白的迷宫。

    彼得扯了扯短斗篷兜帽,埋头撒腿冲向遍布积雪车马稀疏的街头。刺骨寒风迎面吹来,被神学院食堂壁炉烘烤暖和的身体禁不住打起了寒颤。好在这具身体虽然看上去瘦骨嶙峋,却比寻常少年更习惯吃苦耐寒,刚刚装进肚里的热汤和面包也发挥了抵抗风雪的作用。

    彼得在街头飞奔,熟练地钻进一条胡同,在错综复杂的小巷里绕来绕去。贫民窟是这座人口百万的城市里最脏乱的地方,就像暴露在肌体表面的一片疮疤,连日风雪也无法驱散阴沟里的腐臭,无法掩盖凌乱不堪的建筑。那些生活在整洁街区的富裕市民从不轻易涉足这片禁忌之地,那些关于贫民窟罪犯横行、抢劫频发的夸张传闻是一个因素,另一个原因在于这鬼地方实在太容易使人迷路。

    彼得从不担心迷路,闭着眼睛也能在这蜘蛛网般复杂的巷道里穿梭自如。这或许有感知天赋出众的因素,不过更主要是受生活所迫。

    在寇拉斯堡,名叫“彼得”的男孩少说也有十万八万,这个名字实在太过普通,以至于稍微讲究一点的家庭都不屑于给儿子取这种烂大街的名字。反之,贫民窟里随处可见名叫“彼得”的流浪儿,一方面是父母不负责任或者根本没有能力认真抚养孩子,另一方面也是当地约定俗成的习惯:如果你看见一个在垃圾堆里翻找食物的小孩,叫他“彼得”准没错。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