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有度中文网>二次元の>恶魔高校DxD> 第二十五卷 夏日讲习的Yggdrasil(世界树) Life.2 乳海与魔王的『Game』

第二十五卷 夏日讲习的Yggdrasil(世界树) Life.2 乳海与魔王的『Game』

    「--所以,虽然理智线就这样断了,但作战得怎么办好呢……」

    相亲日的隔天,我们「燚诚的赤龙帝」小队的成员,为了对「群王的儿戏」战进行会议而聚集到了兵藤家里的我房间中。

    --然后,是抱著头苦恼著的我。

    马上就要开始比赛了。虽然竭尽极限的累积了大量的训练、特训,但那也是有极限的,更别说这次的对手是……。

    成员们在房间的地上围成一个圆圈坐下,正中间放著「群王的儿戏」队的成员表。

    王堤丰

    女王 阿波罗

    战车 维达

    骑士 布伦希尔德

    僧侣 阿堤米斯

    士兵 密特迦欧姆 5枚

    士兵 欧鲁特洛斯 (译注:希腊神话的双头犬,堤丰跟艾基多娜所生)

    士兵 斯芬克斯

    士兵 海德拉 (译注:九头蛇,就是那个一把三千五G的(误))

    --的,这样的布阵。

    ……以魔物之王堤丰为『王』,聚集了神明等级……而且还是连我都知道的神明大人们。

    『士兵』的位置除了密特迦欧姆以外,都会随著比赛而频繁的替换。

    没错,『士兵』中有著五大龙王之一的密特迦欧姆。虽然是洛基袭击事件之后的再会但……只不过是参加了比赛,当中一直在睡觉。完全不打算起来战斗不是吗……。

    密特基欧姆总是中途才参战。怠惰龙王的战法也就是,突然在比赛场地中现出自己的巨体,然后就继续睡觉。本来就不是很大的比赛场地在这样的妨碍下,让「群王的儿戏」队与对手队伍的对战都变得辛苦了。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维达先生他们要叫来密特迦欧姆,但密特迦欧姆也是为什么接受了请托呢。因为同为北欧神话出身,说不定有著什么样的契约。

    虽然龙王的参战也很麻烦,但问题果然还是堤丰与神明大人这边。

    这次电视正在拨放著纪录影像。

    在那之中,映照出了富有余裕的轰飞对战队伍的堤丰、维达先生、阿波罗先生、女神阿堤米斯小姐的身影。

    堤丰是成为了Typhoon(台风)的语源的魔物之王。据说有与全力的芬里尔同等以上的那股力量,即使在大会中也威猛无比,以若只是普通的神明等级都完全无法成为对手的强悍为傲。

    每次攻击对手时都会震荡大气,在场地内卷起异常的气象,支配著雷雨。控制天候的这部分跟迪奥里欧一样但……堤丰这边不管哪方面都更加强悍。特别是谁都不会放过的堤丰这边更加难缠。

    嘴里吐出的火焰虽然没有像克隆·库瓦赫那样的等级但,依然相当凶恶的威力将对战队伍的选手们一网打尽。

    阿波罗先生是太阳神。基本能力不但不逊于最上级恶魔等级,在那之上压倒性的光力更能是将魔物一类的存在一扫而空。对恶魔或吸血鬼来说,说是天敌也不为过。就算只是吃下一发也无法回避退场的命运……。

    维达先生也不愧是以擅长魔法闻名的奥丁老爷子的儿子,相当巧妙的使用著魔法。从攻击到辅助,甚至是控制类的都包含在内。不过,维达先生主要的攻击手段是--。

    映像中拨放著维达先生轻松的用连续踢击把巨大的魔物打倒的身姿。其他的影像则是拨放著,出身名家的恶魔被维达先生的上段踢浩大的踢飞出去,撞破了身后远方的墙壁的样子。

    没错,维达先生擅长以踢击为主的肉搏战。

    ……维达先生穿著的甲靴,放出了魔法的光辉。

    洛丝维亚瑟说。

    「像以前说过的一样,维达大人非常擅长足技。脚上穿著的甲靴则是,以众神的魔法锻造出来之物。据称轻松地踢碎了芬里尔。」

    据说,古老的时代里,洛基生下芬里尔的时候,作为对策的一环,奥丁老爷子准备了那双鞋子--甲靴,分给了维达先生。

    「那双甲靴与足技集齐的话,维达大人的实力据说可以与雷神索尔大人匹敌。」

    洛丝维亚瑟这样追加了。

    ……传说中众神的名字一个接一个地冒出来,得与他们为敌,露出爪牙什么的,对于这种一年之前的我绝对想不出来的事态,已经只能笑了。

    但是,是下个对手。不战的话不行。不战的话--。

    把视线移向洛丝维亚瑟。

    ……要赢。不管是谁,绝对不会把这个人让出去。

    ……虽然这么说,但对手全都是有名的强大的神明大人啊……。

    洛丝维亚瑟则是被女武神前辈的布伦希尔德小姐在比赛中的活跃夺去了视线。

    攻防、辅助,驱使著各种应有尽有的魔法,有时候火力全开,有时候提高同伴的体能,有时候在场地布置陷阱。

    虽然洛丝维亚瑟也能做到这些但,对方用毫无多余行动的洗练的行动来发动术式,完全找不到破绽。

    洛丝维亚瑟每次在记录映像看到前辈的魔法时,

    「这个术式也,那个术式也、那些术式也,发动的比我快上许多啊。真不愧是前辈」

    的叨念著。

    同样的术式,但熟练度、速度、精度都是不同水平。

    碧娜氏说。

    「即使魔法威力相同,但如果发动的速度与精度都是那边占上风的话,是一定赢不过的呢」

    碧娜氏的话让洛丝维亚瑟握紧了手上的东西--银槲之杖。

    拥有强大的魔法力的传说魔法武具。如果有了这个的话,威力方面就能超越布伦希尔德小姐,洛丝维亚瑟跟蕾维尔也能踏实些吧。

    但是,单单只看了术式发动速度的话……。

    「……还没办法熟练地使用,希望在比赛前至少能有点样子呢」

    洛丝维亚瑟有些赌气的这样开口。

    嘛,对手是上位队伍。说真的,别人看来输了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但是,受到了许多人的帮助,包含洛丝维亚瑟的银槲之杖,也有许多方面被强化了。

    蕾维尔对成员们说。

    「正常思考的话,对手那边比较强。毕竟,是以谁都知道的众神们为对手。但是,有一诚大人的龙神化以及碧娜氏在的状况下,这边也有足以与那边一战的力量也是事实。虽然胜利的可能性确实不能说很高但……直到当天为止要尽可能提高胜率」

    『喔!』

    大家都大声地回应了!

    做之前要先拿出干劲嘛!

    但是,还是有担心的事情。关于特训的。

    杰诺瓦困扰的搔著头。

    「有了干劲是很好但,说到最重要的特训嘛……」

    没错,目前我们能训练的场所被限制了。原因是,前些日子,发生了我们专用的训练空间被冥府的死神们突袭的事件,因此警戒面被收紧了许多。

    现状依然不能说是完全安全,也无法肯定抱有恶念的家伙们不会再度来袭。为此,我们变得无法安心地练习了。

    这问题并不只是「燚诚的赤龙帝」队所面临,莉亚丝的队伍也一样。

    也就是说,吉蒙里的有关人士在前些日子的达那托斯派袭击事件后,都为训练场所的事情伤透脑筋。

    比赛的日子,就在暑假一开始的时候。已经没什么时间了。

    就在大家抱著头苦恼不知该怎么办的时候。

    房门被敲了敲,莉亚丝走了进来。

    「有打扰到你们吗?」

    我「唔嗯,怎么了吗?」的问了之后,她如此继续道。

    「阿邱卡大人发来了联络喔。有关人士请聚集到VIP室」

    还真是伟大的人发来的联络啊。

    这对我们来说可是救命索啊。(译注:原文助け船,有苦海救命舟那种感觉,我觉得翻救命索好像不错)

    聚集在VIP室的有我的队伍跟莉亚丝的队伍。嘛,大致上就是住在这个家里的全员呢。

    VIP室里的桌子上展开了通信用魔方阵,阿邱卡·别西卜大人的脸就从那里被投射到了空中。

    『虽然是暂定的,但准备了你们用的训练场地。是安全的场所,能够安心的使用』

    别西卜大人的联络是好消息啊!

    两边队伍的成员们都欢呼了起来。

    呀-,感激不尽啊!别西卜大人准备的场地的话,很安全吧!

    这样我们就可以在比赛前特训了!

    真是,虽然不知道那个骸骨神大人一派到底在企求著什么,但那些家伙们的计画可是破坏了我们的生活不是吗。

    别西卜大人向百鬼送去了视线。

    『黄龙,把大家带到老地方去』

    百鬼似乎这样就明白了什么的样子。

    「啊-那什么,原来是这么回事吗」

    『唔姆。就是那样。带路就麻烦你了』

    啊拉拉,百鬼似乎知道别西卜大人准备的训练场地的样子。

    接著别西卜大人像我送来了视线。

    『这边也有不能不传达的大事吶。实际上,印度神话对兵藤一诚君有发来了"要不要接受印度神话记载著的事像啊"的询问』

    ……印、印度神话发来的询问……?

    并不是相当熟悉的神话体系,脑袋里浮现的只有湿婆先生与阿修罗神族的王子马哈巴里先生。

    我向别西卜大人询问道。

    「……湿婆……先生发来的吗?」

    『不,令人惊讶的是这是由因陀罗--帝释天发来的。有对兵藤一诚的强化方案之类的』

    『--!?』

    来自别西卜大人的消息,让在场的大半成员们都震惊不已!

    当然的啊!那个阿啰哈衬衫武神对我提出了邀请什么的啊!的确帝释天就是因陀罗,跟印度神话有关连但!

    ……强、强化方案?说、说不定会被卷进什么不好的事情……。变得非常警戒的我!

    莉亚丝用手摩娑著下巴,思考著的同时说著。

    「给敌人送盐什么的确实很像帝释天会做的事情啊……」

    但是,别西卜大人似乎很愉快的样子。

    『那个战神真的很享受大会啊。似乎还提出了希望能再举办下一次,甚至下下次的意见。如果接受了提案的话,帝释天会对兵藤一诚君准备执行,写作「乳」之「海」的被称作「乳海」的神话之地的仪式。』

    --乳海!?

    什么啊,那个梦想满满的词汇!?而且那也不是现在才做出来的,而是被神话实际记载著的!?

    别西卜大人这样继续著。

    『这之后,会有使者到你那边拜访并带路的样子。就由他继续说明吧。嘛,现在的帝释天的话应该不会有什么恶意吧』

    ……只有我,进入乳海吗。

    向蕾维尔送去视线。姑且进行确认。「去了也行吗?」的。

    「我相信阿邱卡·别西卜大人,希望让一诚大人到帝释天大人那边去喔。来自神明的强化方案,实在很令人在意」

    经纪人也有些不情愿的样子。

    嘛,短期内我的强化即使包含龙神化在内也有极限。这一点我也好蕾维尔也好大家也好都明白。这样的话,接受看看似乎有什么策略的神明的提案也行吧。

    ……毕竟没有与帝释天直接交流过,除了他是个抱持著最喜欢战斗的危险思想的神明大人以外什么都不知道。不过,是那个已经投诚的曹操以及初代孙悟空老爷子交付予生命的神明大人也是事实。

    那么,觉得果然还是赌上仅有的可能性,接受那个提案吧。

    「我知道了。我也对所谓的乳海非常有兴趣。我去看看。其他暂时就拜托大家了。」

    我的话让成员们点了点头。

    接著,话题结束之后,百鬼对大家说了。

    「那么,就到『别西毕尤特』去吧。各位,带著手机吗?持有手机是基本条件的关系,没有的人请马上取来。真的没有的人的话,我想跟阿邱卡先生说一下应该就可以拿到了」(译注:原文ベルゼビュート,适当的音译了一下。)

    ……手机?『别西毕尤特』则是某个听过的片语。

    成员们中也有人歪了歪头,因此百鬼接著说。

    「--『别西毕尤特』是,魔王阿邱卡·别西卜先生制作的游戏。是必须要有手机的游戏,从我或蜜拉卡的角度来看的话就像个庭院一样的东西。各位的训练场所,就在这个游戏中」

    我个人也对『别西毕尤特』非常在意但……这边的目的地是乳海。

    就这样,变成了我是在乳海,其他成员则是在游戏中开始了训练的状况--

    「我来迎接了」

    --这样说著的,被送来兵藤家的来自帝释天的使者是曹操啊!

    我被曹操催促著,就这样到了位于兵藤家地下的大型转移用魔方阵的房间。

    曹操准备起了印度神话式的转移术。

    「是你来了啊。看起来,很忙的样子啊」

    我这样说了之后,曹操耸了耸肩。

    「我基本上是天帝的先锋兵啊。被说了『去做』的话只能去做」

    曹操率领的英雄派队伍也在阿萨谢尔杯中确实的累积著胜场。虽然也有因为相性等等不好而输掉的时候,但毕竟有著两种神灭具以及到达禁手的神器持有者选手们,甚至连关帝都所属于内,基本上胜率很高。

    已经被强烈视为能进入正赛的强力队伍。

    ……在预选已经进入终盘的时候,虽说是帝释天的命令,但还为了我特地跑出来什么的……总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啊。

    那个曹操则是似乎完成了转移术的准备,用单手结起印,「哈!」的发出了中气十足的一声。

    接著,地上的恶魔转移魔方阵,变成了印度神话式的转移术式,『勾勾勾勾』的开始了小小的震动的同时,从地板出现了双开式的石门!

    石制的门上,有著似乎是以神明们为模板的雕刻。

    曹操把双手放上双开式的门,一口气打开了。

    从被打开的门中满溢出了眩目的光,完全覆盖了视野。但,因为光的关系看不清门的对面。

    「那么,走吧」

    被曹操催促著,我用手掩了掩光,往门的对面走了进去--。

    --的,走进去之后,在那里的是,沙滩。

    可以听到轻轻发出沙沙声响的细浪的声音。

    但是,眼前看到的却不是蓝色的海,而是宏大的延展开来的乳白色的海啊!

    进入了的门的对面有著的,沙滩跟,乳白色的海!从事前情报就有猜到不过,这样就确实的理解了所谓的『乳海』!

    这,这就是乳海吗~!真的一如其名的颜色啊!

    像被吸进去一样的往海的方向踏出步伐的时候--。

    「呦-,赤龙帝」

    --的,从背后被搭话了。回过头时在那里站著的是留著五分头,带著圆片太阳眼镜、脖子上戴著念珠,穿著阿罗哈衬衫的散发出威压的男性。

    --帝释天!

    我瞬间拉开了距离,马上做出了临战体势--之后,哈的解除了警戒。

    ……不管见几次都持续从体内发出战意的关系,自然摆起架式了。

    我姑且打了招呼。

    「帝、帝释天……先生!你、你好」

    帝释天半分觉得有趣半分觉得奇怪的看著诚惶诚恐的低下头的我。

    「可没想到你会来DAZE。嘛,既然来了就慢慢来吧」

    这么说著,帝释天弹了弹手指。接著,附近出现了两张木制的椅子。

    帝释天坐到了其中一张上。

    「欢迎来到乳海啦。来,坐下就好了」

    武神催促著我坐上另一张椅子。

    ……在旁边诚惶诚恐坐著的我。从、从来没有跟这尊神明对话过的关系,与其说是害怕嘛,不如说不知道怎么应对才好呢……。

    一直以来都从阿萨谢尔老师那里听到是位抱著危险思想的存在。

    --如此想的话,如果仅限于大会期间,说不定能跟湿婆先生战斗的关系,目前应该可以说没有那么危险……。

    老实说,全都是大人物的评价的关系,实际到底是什么样的神明呢?我是不知道的。

    这次等同于初次接触。

    我坐上椅子的同时,帝释天向著位于身后的曹操喊道。

    「曹操,快开始准备那个」

    「好好好,爱使唤人的粗暴神明大人」

    遵从帝释天的只是,曹操他……拿起了充气筒,在沙滩那边开始了作业。

    ……在做什么?兴致盎然地看著的时候,旁边的帝释天搭话了。

    「大会怎么样啊?」

    大会的话题,吗。或许是与战神很相衬的问题呢。

    「……嘛,期待著跟苦战著的感觉都有」

    我这样回答之后,帝释天带上笑容开口。

    「毕竟你下个对手是堤丰吶。真是令人羡慕」

    嘛,以喜欢战斗的神明大人的角度来看,我的对战对手可是有著足以令人垂涎三尺的好条件吧。毕竟全都是些有名的超常存在呢。

    但是,这样的帝释天却突然用手撑著脸,同时露出不满的样子。

    「……我对现状感到的是,半分愉快半分无言吧」

    「无言?」

    「目前,神明等级的队伍陆陆续续的辞退了对战对吧?是对那个啊。」

    没错,如同帝释天所说,到了预选赛中盘即将结束的时候,所属著神明等级的队伍们陆陆续续的在比赛中弃权,甚至开始直接弃赛。

    参加大会的队伍本身也迎来的变化,便是这个。

    虽然不可能是所有的神明大人但,司掌著文化·艺能、感情等等的,换句话说非战斗型的众神开始忌讳著对战。

    帝释天对此也这么说了。

    「嘛,除了神明等级以外弃赛的混蛋杂鱼也在增加呦」

    从进入中盘的时期开始,神明等级以外的队伍之中中途弃赛的队伍也渐渐出现,以进行式的状态增加著。

    帝释天自问自答道。

    「明白连神明等级也弃赛了的理由吗?很简单DAZE。跟杂鱼们弃赛的理由是同样的。--那家伙们,害怕了啊,对强的要死的魔物之类与神灭具」

    透过太阳眼镜看到的武神的眼光带著强烈的失望感。

    帝释天继续道。

    「对神明来说,魔物或未知的存在是最大的天敌之一。某种意义上比起善神、恶神的争斗更加麻烦。也就是说,弱小的神明等级对在大会中群魔乱舞著的成员感到害怕起来了。或许你也感觉到了,瓦利·路西法与克隆·库瓦赫的战斗、缠绕著巴罗尔的路西法之妹与芬里尔的战斗,明显到达上位神明等级的领域的魔物们或神灭具级神器的力量,对长久没有争斗的众神给予了冲击了啊」

    确实我也听说了那个流言。

    莉亚丝队与瓦利队的比赛,对超常存在给予了强烈的冲击。天龙与传说中的邪龙的一战也让我热血沸腾了。但是,见了那样的战斗的话,害怕也是当然的。

    与之同时,被发现持有接近全盛期力量的芬里尔与,缠绕著巴罗尔之力的瑟杰克斯·路西法之妹莉亚丝的一战,也对各势力的伟大存在给予了冲击。

    「在那同时,完~全意料之外的恶魔们出现了。那个阿修罗神族的玛哈巴里被打得落花流水啊。我是笑翻了啦但,看了那个而笑不出来的神明也很多的样子」

    如同帝释天所说的那样,日前突然出现的强大谜之恶魔--巴鲁贝雷特他们击破了阿修罗神族的王子的事情,比我们更让上头的存在感到惊愕的样子也不难想像。

    --从来没想到,如此强大的强者们会出现在这个时代。

    那是,某势力发行的情报刊物中,某位神明等级对采访做出的回应。

    此外还有完全没有料想到的神器持有者们也在这时开始肆虐。

    与大会当初的预想远远不同的结果,如同暴动一般倾巢而出。

    对全势力开放的国际大会现在,开始往至今为止完全没被注目的人才、逸才们尽情肆虐著的未知领域迈进,我是这么想的。

    帝释天说道。

    「当然,寄宿著无限的你的力量也给予了神明等级威胁。像那样的,差一点的神的话可会直接被轰飞了」

    我的∞·Blaster被某些队伍视为危险这事我也知道。

    但是,对这段话,也感到有种言语无法描述的复杂感。

    「……神明大人感到害怕而弃赛了……吗」

    从我口中漏出了这样的低语。

    ……成为恶魔的那个时候,神明大人还是遥远的存在,总觉得以手无法触及的领域。

    帝释天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大半的神明等级啊,毕竟是神、毕竟是超常的存在所以,是打算宣扬伟业才参加了大会。然而,在那里出现的是,新世代的怪物们。神明啊,实际上来说,非战斗的类型可很多。只司掌丰收或商业之类的吶。对这样的神来说,你们这些怪物们的名号除了恐怖以外什么都不是」

    帝释天的眼中--带上了忧郁。

    「……到最后,神明等级留下来的全是包含我在内的战斗系。嘛,虽然变得简单易懂了但是啊。另一面,对其他的神们无言了也是心底话啊。……毕竟为了讨伐Trihexa,各势力的有力的超级强的神几乎都进了隔离结界领域去了啊。」

    这尊神明大人……。感觉至少懂了一点。

    帝释天祂,纯粹的喜欢著战斗吧。与瓦利跟克隆·库瓦赫是相近者的感觉。不对,有同样的情感这点没错。

    ……话说,我周围的男性们,岂不是都是这个样子吗!为什么想要一直欧派欧派下去的我,每次都不得不认真地听浑小子们对战斗的想法啊!

    我抱住了头,但曹操似乎结束了作业的向这边说道。

    「准备大致上完成了」

    曹操视线所及的方向,沙滩的一角出现了充气泳池!原来刚刚的灌气是为了吹起这个啊!

    而且这充气泳池上面的图案……是「乳龙帝欧派龙」的东西啊!绘有动画风的图案的角色周边。

    ……样本说不定有被送到家里过。

    在那边,乳白色的海水啪沙啪沙的被一个个水桶运了过去。运著水桶的东西是,曹操禁手时出现的七宝的球体。七个球体变成了手的形状,飞在空中运送著一个个装著海水的水桶。(译:尼玛,这禁手有点牛,请问哪里可以买一把圣枪)

    ……原来禁手还能这样用啊。嘛,毕竟是很安静的禁手呢,曹操的。

    我看著一波波装入海水的充气泳池,感到有些困惑。

    「话、话说回来,在这个叫乳海的地方要做什么?」

    我这样问了帝释天之后--。

    「--乳海搅拌。」

    得到这样令我怀疑耳朵的回答!

    「……诶?乳海……搅拌!?」

    要搅拌吗!?乳海……把这个海水!?

    天帝看著无法理解的我笑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