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有度中文网>二次元の>恶魔高校DxD> 第二十五卷 夏日讲习的Yggdrasil(世界树) Life.1 女老师的相亲!

第二十五卷 夏日讲习的Yggdrasil(世界树) Life.1 女老师的相亲!

    隔天--。

    上课中的时候。

    洛丝维亚瑟所负责的课上正在进行小考试。

    「…………」

    站在讲台上的洛丝维亚瑟正愣愣地望著天花板。

    最近,一直都是这个状态。家里也好学校也好,洛丝维亚瑟都处于心不在焉的状态,只是傻傻的看著前方或天花板。

    「老师、老师,时间到了喔?」

    作为班长的女同学在小考的结束时间到达时向洛丝维亚瑟确认。

    「哈啊!」的注意到这个的洛丝维亚瑟立刻回复了精神,对著大家说。

    「啊!对、对!就此停笔!从后面开始把答案卷收上来!」

    这之后回到了普通的上课但……。

    洛丝维亚瑟的样子在校内变得有名,「是公事或私事上有什么问题吗?」的传言在学生之间流传著。

    「一定是恋人呦!有了恋人呦!」

    「洛丝维亚瑟酱有了男朋友!?骗人!这不可能吧!」

    「那就是钱不够了吗?」

    「善用百元店的节约斗士应该不会因为大额花费而困扰吧?」(译:斗士是我私心翻成的233不过洛丝维亚瑟你看看你的形象2333333)

    「裁员?」

    「可是,她超认真的吧?这也不大可能吧?」

    「那么,果然是男朋友嘛!」

    诸如此类有趣的Girl's talk有如花朵一般四处绽放。

    我、木场、松田、元浜在教室的一角看著这状况。

    松田用吸管喝著铝箔纸包的果汁,同时向我跟木场打听著。

    「--那么,真相是什么啊?不但身为超研的顾问,还跟你们常常在一起对吧?」

    元浜也推了推眼镜说道。

    「而且,还跟一诚同居著。知道些什么也不奇怪。不!不如说,详细也都知道吧!难道学校真的……」

    就像这样向我跟木场打听著的损友二人组。

    我和木场互相看了看,困扰著该怎么说才好。

    「不是可以跟你们讲的事情喔。总之,并不是洛丝维亚瑟老师要离开学校。」

    --除了这样,没办法回答别的。

    嘛,就像这家伙们所说的一样,我们确实知道洛丝维亚瑟最近无精打采的理由……。

    洛丝维亚瑟在前些日子,被故乡--北欧神话的阿斯加特以半强迫的形式安排了相亲。

    而且对象还是阿斯加特的现任主神维达先生!

    跟主神相亲什么的,我们听到的时候可是全傻了!在洛丝维亚瑟不在的地方擅自决定,只是单方面的告知了时间日期以及场所。

    虽然洛丝维亚瑟的奶奶,格恩达尔女士那里也来了说明,但似乎是上层完全无视了格恩达尔女士的意见而决定的,因此似乎无法取消。

    联络用魔法阵中的格恩达尔女士,

    『不好意思呢……过几天,我也会过去那边的』

    似乎真的很抱歉的样子。

    看来,对于这次孙女的相亲,格恩达尔女士似乎持反对意见。

    但是,来自北欧众神强硬的提案折服了洛丝维亚瑟的父母,同时也成了格恩达尔女士无法拒绝的状态。

    是说,对此参与最深的就是我啊!毕竟,洛丝维亚瑟是我的眷属。

    对于阿斯加特在没有向身为上级恶魔并作为主人身分的我事先报告而擅自安排了相亲的行为,蕾维尔虽然透过管道正式提出抗议但……。

    『这是阿斯加特的内务。是已经决定了的事项。』

    只得到了这样的回应。(译:话说你们还真不怕这群一个个都超凡的家伙去阿斯加特闹个诸神黄昏啊,君不见洛基坟头青草三丈高、超越者列宁也凉了呀)

    觉得『这到底什么意思啊』的我和蕾维尔也无数次的要求了事情的说明以及足以令人信服的回应,但……。

    「到最后,还是成了得去相亲的情况了啊……」

    我看向了走廊的天花板,烦恼的嘟嚷著。

    我与木场以要去买饮料为由离开了松田和元浜,就站在学校里设置的自动贩卖机旁边喝著果汁并交谈著。

    木场说。

    「虽然莉亚丝姐姐大人也透过吉蒙里家族的管道对此事要求了说明呢」

    如同木场所说莉亚丝也对阿斯加特提出了抗议。洛丝维亚瑟虽说已经不是莉亚丝的眷属,但说到底存在于吉蒙里系谱的事实不会改变,因此也透过家族正式要求了回答。

    那边的回应是,

    『因为奥丁大人的血脉已经濒危的缘故,似乎能产下优秀继承人的北欧神话出身者的女性是必要的。』

    做出了这样的回答。

    继承人问题! 的样子吗……。那边的话,陪同著主神的奥丁老爷子,嫡男的叫做巴德尔的神大人也为了退治666而一同前往了隔离结界领域。

    阿斯加特已经在仍留在这边的老爷子的孩子们之中推举了下任主神,也就是维达先生。

    但是,维达先生虽然有许多的情人,但尚未结婚。

    正是在已经成为主神的现在,阿斯加特的众神们紧接著开始对维达先生介绍新娘候补,著急著希望快点产下孩子。(译:前略,北欧的逼婚大妈)

    跟阿斯加特交涉之后那边的对策也缓和了下来,最后以「不结下婚约也罢,总之形式上先来个相亲」的回应了。

    "即使众神已经敲定了,还是有不接受的可能对吧"莉亚丝虽然这么说了但……。还是觉得,神明大人傲慢的地方还真多啊。

    结果,这一边也决定以洛丝维亚瑟本人的意思为最终裁决但,本人在无比的惊愕、狼狈之后,"先不论婚约本身的答应与否,只是相亲本身的话出席也没问题"的提出了回答。

    虽说强硬而突然,但毕竟是受过照顾的故乡的众神的请托,而且那边也把条件缓和了,似乎觉得很难拒绝呢。

    就这样,成了正式确定洛丝维亚瑟后天在日本这里与维达大人相亲的事态。

    ……神的结婚问题吗。那啥,虽然神话代表的婚事确实很重要……。更别说,被盯上的对象是咱们的眷属洛丝维亚瑟呢。

    虽说被奥丁老爷子给落下了,但她是一名优秀战女神这点绝对没错。魔法的实力也好,学会强力的结界术也罢,即使在周围的女性阵容中也是有实力的一员这点无庸置疑。

    正因如此,再一次的聚集了阿斯加特的注目了啊……。洛丝维亚瑟也在邪龙战争时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了的关系吶……。在北欧神话中的评价上升也是当然的吧……。

    但是啊。"不要给我擅自决定啊"的想法可是很强啊,我的心里!

    是我的伙伴的同时,也成了我的眷属。大会也一起参加了,也一起做了恶魔的工作。

    战斗方面也好,工作方面也好,洛丝维亚瑟非常重要。是直到如今都在一起的重要的……。(译注:这边就只到大事な而已,猜测是呼应一诚还没意识到洛丝维亚瑟对他来说是什么)

    突然就这样擅自进行到婚约的地步,「继续当眷属也可以啦,所以来当维达大人的夫人也没问题吧?」被那边这样说了的那天,就算是我也……咕!

    「一诚君,冷静地推进这件事情比较好喔?虽然我知道你很愤怒,但对手毕竟是北欧的众神,随便顶撞而招来恶感的话说不定会成为此后合作的心结喔?」

    木场这样对我说了。

    被说到这分上的我"哈"的叹了口气,问了木场。

    「……我,看起来有这么不爽吗?」

    木场苦笑著点了点头。

    「一说到洛丝维亚瑟小姐的话题,脸色就变得相当难看喔。不只是一诚君而已,莉亚丝姐姐大人一系的成员大家都是呢。虽说这心情我也明白。特别是一诚君是主人,想必更是如此。」

    ……从莉亚丝开始的眷属系谱(当然也包含我的眷属)的大家,说到这话题都是一脸苦涩呢。我自己似乎也是,在伙伴们看来相当不爽啊。

    嘛,实际上也不是很欢迎。老实说,心情上很想对维达先生或北欧的神明大人们说点什么。

    木场喝完了罐里的最后一滴果汁并说道。

    「这之后要去跟莉亚丝姐姐大人与朱乃小姐谈谈是吧?」

    像木场说的一样,放学后预计要去驹王学园的大学部露个脸。

    想跟那两人再次对洛丝维亚瑟的事情讨论一下。

    要说为什么的话,毕竟那个相亲已经是后天的事情了呢。

    也就因此,放学后我向著驹王学园的大学部踏出了步伐。大学部离高中部非常的近,不会有到不了的问题。

    但是,大学部来往的学生们都穿著便服啊。身著制服的人拜访的话,该说相当引人注目吗,还是突兀呢。高中部的话反过来会对私服的人注目吧。

    等待的地方是大学部的一角设置的咖啡厅。基本都是大学部的学生在使用但,偶尔也会有高中部的学生或来大学部工作的客人在。

    通常都跟莉亚丝与朱乃在阳台区的老位子一起坐但……。

    看了看--这不是在吗,跟复数女性坐在一起的莉亚丝跟朱乃。

    ……大学的朋友吧?该怎么说,似乎正聊得很愉快,我扰乱了气氛的话感觉也很糟糕啊。还是等等再来吗。

    这么考虑著的时候,莉亚丝跟朱乃同时看到了我的样子,莉亚丝挥了挥手。

    总觉得,这种时候,莉亚丝和朱乃总是很擅长感觉到我的气息呢。

    已经成了不去不行的状况,只好往两人在的座位移动。……女性友人们的视线该说是刺痛吗,不如说因为视线中带著满满的兴趣而觉得羞耻啊!

    在莉亚丝和朱乃中间的位子坐下了。

    莉亚丝向同学的大家介绍了我。

    「他是我跟朱乃的男朋友喔。如同说过的一样,已经结下婚约了。」

    --如此这般的,突然做出了冲击性的介绍啊!连跟莉亚丝与……朱乃的男朋友+婚约的事情也!我觉得对一般人来说应该是非常跳跃性的话题啊!

    相对对突然的介绍除了惊愕之外没有别的反应的我,不知怎的朋友们的各位『呀-!』的同时发出了小小的尖叫。

    朋友们的各位开始七嘴八舌。

    「他就是吉蒙里同学跟姬岛同学的男朋友!?虽然听说了年纪比较小可是!」

    「好厉害啊,交了两个美女女朋友什么的!」

    「在莉亚丝同学的国家,新娘可以有复数人、新郎也可以有很多对吧!」

    「反过来说,有很多男朋友是什么感觉呢?说不定有些憧憬呢!」

    啊-,告诉她们的是这样的设定啊。确实莉亚丝的『国家』--冥界的话后宫跟逆后宫都有,所以莉亚丝的话也不是谎言。

    莉亚丝的样子,该怎么说,很自豪啊。能介绍我很满足吗?

    但、但是,话题的对象是我的话,高中部那边也会流传的,听起来好像很伟大但……

    毕竟我和莉亚丝正在交往的事情,基本上是对高中部学生保密的吶。只有告知了一部分人(松田和元浜也知道了,但让他们保持沉默了)。

    说到底,莉亚丝的朋友的话也就是说,从高中部直升上来之前也是朋友,对我的事情主要只知道恶评吧……

    朱乃在耳边细语道。

    (已经藉由魔力让一诚君的基本情报不外泄了喔。她们的认知上单纯只知道是我跟莉亚丝共同的男朋友)

    啊--魔力操作。仔细看看朋友们的各位的话,正处于被附加了术式时特有的虚无眼光的状态啊。应该不知道我的真实身分吧。

    做到这份上都要介绍男朋友到底是……。

    朱乃露出了可爱的笑容说。

    (因为,是大学生嘛。既然有男朋友,不是会想提成话题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被说了这么少女的事情的话,我、会忍不住的啊!请吧请吧,已经藉由魔力操作让我的基本情报不会外流的话,请尽情地炫耀男友的事情吧!

    朋友的其中一位问了朱乃。

    「年下的男朋友,是什么样的感觉?」

    朱乃的脸颊染红,像是很幸福的说著。

    「他虽然年纪比较小,可是非常可靠所以,真要说的话都是我在撒娇喔。」

    「让姊姊大人一样的姬岛同学撒娇!?明明以为是相反的说!」

    「我说不定也变得想要年下的男朋友了!」

    --这样的,朋友们的各位也很愉快地进行著女子谈话。

    莉亚丝和朱乃,看起来非常开心的样子所以,暂时和两人一起参加女子谈话的我。

    能和女子大学生讲话,果然非常有趣呢!

    「……所以你想怎么样呢?看来不想到此为止呢?」

    被女子大学生围绕的茶会结束之后,直接就这样在咖啡的露天座位被莉亚丝这么说了的我。

    话题是,作为原本目的的与洛丝维亚瑟相关事情的对谈。

    莉亚丝继续著这样说道。

    「我本人也反对这次强求洛丝维亚瑟的相亲呦。但是,她现在的主人是你呦,一诚。虽然尊重她本人的意见是当然的,但你的意思也很重要。」

    ……莉亚丝的话,会怎么办? 向她徵求意见的话,会被无言以对吧。毕竟我是--把洛丝维亚瑟迎为眷属的主人,上级恶魔。

    莉亚丝还这么说了。

    「……也差不多该好好弄清楚了呢。一诚对关于洛丝维亚瑟相亲的事情做何感想呢。--对的,对一诚来说的洛丝维亚瑟到底是什么人。单纯的眷属?还是说……」

    莉亚丝只说到这里便停下了话语。

    对我来说,洛丝维亚瑟是……。

    但是,只有这点非常清楚。洛丝维亚瑟与维达先生的相亲被强行决定的时候,从心底感到不愉快,感到讨厌。

    虽然也有对于重要的眷属被擅自决定相亲而不满的感情在,但在此之上的是浮现在我脑海里的,至今为止与洛丝维亚瑟度过的回忆一幕幕浮现后……。

    强烈地感受到了,『重要的东西被夺走了』的感觉。

    莉亚丝看了看手表,「时间到了呢」的说著,从座位站了起来。

    「我会去结帐的。朱乃,我先走了喔。」

    向朱乃告知了一句,莉亚丝最后带著笑容对我留下这样的话语。

    「我不论何时都是你和洛丝维亚瑟的同伴呦?只有这点是不会改变的喔。所以,至少请好好找出自己的答案吧」

    莉亚丝为了完成个人性质的吉蒙里家的要事而先行离席。

    被留下的我跟朱乃。朱乃微笑著说。

    「吶,一诚君。去年,莉亚丝跟莱萨·菲尼克斯定了婚约的事情还记得吗?」

    「诶诶。」

    这样啊,那件事之后也过了一年以上啊。经过太多事之后已经觉得像是遥远的回忆了。

    朱乃继续著。

    「莉亚丝虽然没把话说出口但,这次的事情,似乎让她和那件事重合了起来的样子」

    --唔。

    ……自己的婚约和,洛丝维亚瑟的相亲……。没错呢,虽然事件不同,但被擅自决定了未来的部分是一样的。莉亚丝把洛丝维亚瑟的事情和那时的事情重合起来也是理所当然的。

    朱乃继续说。

    「那时候,一诚是怎么感觉的、怎么想的、怎么行动的呢。莉亚丝和洛丝维亚瑟是不同的但是,洛丝维亚瑟对于我们来说,更重要的是,对于一诚君来说是重要的眷属没错吧?虽然不知道这次的相亲会变得如何但,维达大人如果满意的话,一诚君怎么想、怎么做,便会成为这边的回答对吧。但是,一诚君,只有这点必须记得喔。」

    朱乃带著认真的表情说道。

    「你做出否决的时候,莉亚丝那时的对手是不死鸟(菲尼克斯)。但,这次是--神明喔。必须要做出从神明手中夺回洛丝维亚瑟的觉悟。」

    从神明的手中夺回洛丝维亚瑟……。

    最后朱乃收起了严肃的表情。

    「虽说如此但,一诚君经过这一年也大幅成长了喔。比起无谋的撞进去的那时已经成熟许多了……。可以像这样表面上冷静地接受了喔。一年前的话,一定会直接冲上阿斯加特然后惹莉亚丝生气呢」

    ……啊哈哈,说不定是这样。莉亚丝的时候就是直接撞进婚约派对了呢。那之后经过太多各种各样的事的缘故,即使发生完全超乎预期的事情,也已经能先好好考虑,向他人询问意见了。

    ……学校也成了最高年级生,也成了上级恶魔,更重要的是知道了自己的力量--天龙与龙神的力量会对世界造成影响。不稍微思考就行动的话,会对许多人造成困扰呢。

    ……虽说如此,若真成了那样的状况,就不得不把我重要的眷属从神明手上夺回了啊。

    并不是半桶水的觉悟就能面对的对手。但,我啊--

    最重要的是,对我来说是将洛丝维亚瑟作为眷属珍惜著吗,还是说--。不做出回答的话是不行的--。

    然后,洛丝维亚瑟和维达先生相亲的当天——。

    我们一群相关人士(新旧超自研成员)集合的地方,是在东京的某间高级料理店。没想到,维达先生那边会把相亲的会席设置在这间日本料理的老字号店里(连超常存在也能够接待的宝贵店铺)。

    那么,为了能够符合场地,洛丝维亚瑟便也穿上了典雅的和服。顺带一提帮忙著装的是朱乃。

    在让相关人士等待用的房间里,大家一起等候著时——。

    「让你们久等了呢。各位,别来无恙。」

    出现的是洛丝维亚瑟桑的祖母,格恩达尔女士!她还是跟以前见面的时候一样,充满严肃的氛围。

    格恩达尔女士瞥了一眼孙女洛丝维亚瑟之后,向我们道了歉。

    「给你们添麻烦了,实在是对不起。尤其是兵藤一诚君,明明我家孙女是你重要的眷属……。实在无法回绝上面提出的要求。」

    还直接这样对我道歉了。

    我也——。

    「不、不会不会,基本上我们是反对的,但总之今天还是先守望著。答覆就那之后再提」

    这样回应。

    洛丝维亚瑟确认了祖母格恩达尔女士的态度后,表露出了不满。

    「这件事情,虽说是故乡提出的要求,但我可是有很多话想说的。」

    格恩达尔女士叹了口气。

    「我知道的,洛瑟。但是呢,这也是因为你没能早早结婚成家的错。让他们有机可乘,变成连我都没法压制住的状况了。」

    「就算要我结婚成家……!」

    对欲言又止的洛丝维亚瑟桑,格恩达尔女士发火了。

    (译注:关于接下来这段,个人好歹是台湾人,方言的理解还是比较偏向台语或者说近似闽南语的方向,还请各位理解)

    「若是认真,就该主动接近难得成为了你主人的赤龙帝,趁早发展到既成事实瞴就啥米代志都瞴了嘛!」

    「就算这样说,伦家,对男生的事情还啥米都木有懂啊!」

    祖孙两人,用方言在争吵著。

    「哩不是说想跟他做羞羞的事的嘛!」(译注:原文的スケベなこと,スケベ基本上是比较隐语的风格,所以选择用羞羞的这种隐诲翻法)

    「就算阿嬷不说,伦、伦、伦家也,想做羞羞羞羞羞,羞羞的代志啊!」

    到底在用方言在说些什么跟什么啊,这两个人!?连洛丝维亚瑟都,满脸通红嘴里大声地喊著这种话!

    听了两人的对话,女性阵营的视线集中到了我身上。

    白音酱,也就是小猫酱向我问道。

    「……为什么,没有跟她做羞羞的事情呢?」

    小、小猫酱!求了婚之后,你倒是会说这种很大胆的话了呢!?

    我挠了挠脸颊,如此说道。

    「不、不是,就是那个啊,大会跟首次成为上级恶魔的工作之类的堆到了一起……。我、我也是,想要做很多羞羞的事情的!」

    能够做羞羞事情的话,当然会想做!但是,身为上级恶魔的工作,和做为乳龙的立场,和参赛国际大会,再加上学校的生活,真是相当忙碌的啊!

    工口工口场面虽然该碰到还是会碰到但,除此之外由于每天都过得很紧密,感觉离欧派都越来越远了。

    杰诺瓦也同意洛丝维亚瑟般的颔首著。

    「嘛,我们也没什么机会可以做羞羞的事情呢。」

    伊莉娜也嗯嗯地点头。

    「因为女孩子很多嘛,就算用那房间,也可能会有人进来呢。」

    ……你们啊,左一句羞羞右一句羞羞,这里可是相亲的地方哦?不对,我也大声说了想做很多羞羞事情但……。

    对此蕾维尔以手扶额吐嘈了我们。

    「……左一句羞羞右一句羞羞的,各位,今天姑且是洛丝维亚瑟大人的相亲会场哦?」

    由于祖孙两人的争吵,室内的气氛变得难以言语,这时店里的人进来,通知了我们一声。

    「要与诸位见面的客人们前来拜会了。」

    相亲的时间不等人,终于到这个时候了。

    接著,到了相亲的席上。

    作为洛丝维亚瑟这边的亲属代表的是,身为祖母的格恩达尔女士。

    同时,因为洛丝维亚瑟现在已经成了「兵藤一诚眷属」,居然作为主人的我也要同席。

    相比穿著正装的洛丝维亚瑟和格恩达尔女士,我则是穿著制服……。嘛,立场上我也的确还是学生嘛……。

    虽说如此,但也只是打个招呼。之后预定就是「后面就交给两个年轻人吧。」这般,让两人独处。嘛,就是一般的日本式相亲吧。既然在日本进行那么,就想效仿那个国家的惯例但……。

    宽敞的和室正中间摆放著桌子,我们洛丝维亚瑟方坐在其中一侧。

    和室里能看到造型风雅的庭园,说到惯例一定会提到的鹿威(就是那个竹筒)「磕咚」地发出轻快的声音。

    顺带一提,这房间里的情况,以格恩达尔女士的魔法实时转播给了在其他房间里待命的伙伴们。毕竟成了偷窥,本来觉得严格的格恩达尔女士是不会做这种事的但……。看来关于这次的事情她有很多考量。

    正座著稍微等了一会,穿著白色西装的维达先生带著三名女性出现了。有著白金色的头发和金色的眼瞳,留著胡渣的型男。外表看上去年龄只在20岁出头。

    跟著来的三名女性都是美女但,全都带著严肃的神情。能感受到神性的灵气,看来全员都是神明大人……。

    带著锐利的眼光向我和洛丝维亚瑟投以视线,评定似的目不转睛地看著我们。话说,这就是在评定吧。对洛丝维亚瑟,和身为她主人的我——。

    维达先生注意到了女性们的视线,叹了口气。

    「芙拉,赫琳,盖娜,别用这么严厉的眼光看著人家啊。对人家很失礼的吧?」(北欧爱神、众神之后弗丽嘉的十四侍女之三,被认为是弗丽嘉部分神性的化身)

    听了维达先生的话,女性们严格地说道。

    「维达大人,虽说之后的事情就交给您了但。」

    「这对于现任主神来说,也是重要的任务。」

    「就算对方是原女武神,但这也是为了阿斯加德的未来。」

    女性们的话让维达先生带上了不耐的表情,对她们随意地甩了甩手。

    「啊——,好啦好啦。行了,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女性们不甘愿地就此退场。

    我跟洛丝维亚瑟带著不知道说什么好的表情,格恩达尔女士吊起了一边眉毛,有点不愉快的样子。

    光看这种态度,就能够想像那三位美女跟格恩达尔女士的关系并不友好。

    坐在对面位子的维达大人。立刻放弃跪坐随意了坐姿,苦笑著说道。

    「抱歉啊。那三名女神是我家的……对奥丁的家系而言,自古以来就是侍女般的存在。我也从小时候起就受她们照顾。这场会面也是她们率先敲定的……。嘛,我也没能推掉啦。」

    说到这里,维达先生正式做了问候。

    「我是维达。正当著北欧的主神。今日就多多指教了。」

    接著是洛丝维亚瑟做问候。

    「我是洛丝维亚瑟,到去年为止还担任著奥丁大人的专属女武神。现在是作为兵藤一诚大人的眷属恶魔受其照顾。」

    然后格恩达尔女士以「我是她的祖母格恩达尔。」这样简单地问候。

    我轻咳一声清了清喉咙,摆正姿势说道。

    「我是上级恶魔的兵藤一诚。担任著洛丝维亚瑟的主人,今日还请多多指教。」

    虽然是死板的问候……嘛,这样就可以了吧。

    以如此问候作为起始,格恩达尔女士说。

    「……那么,之后就交给两位年轻人了吧。」

    洛丝维亚瑟的家长方准备要退席——但维达先生用手制止,表示稍等。

    「用不著离开。你们两位都留下无妨。」

    我跟格恩达尔女士对突如其来的提议面面相觑。……维达先生虽然笑著脸,但好像是认真的所以我们就留了下来。

    席间点了些饮料,我们要了乌龙茶,维达先生要了——啤酒。这种场合一来就喝酒精饮料……。真不愧是那个奥丁老爷子的儿子。

    在那之后,洛丝维亚瑟和维达先生淡然自若地进行对话。

    最初是以「今天是个好日子呢。」「在日本当教师的生活怎么样?」诸如此类无伤大雅的话作开场白,渐渐地话题转到了奥丁老爷子的身上。

    「我家老爹可是个跟其他神话的主神相比也毫不逊色的色鬼老爹啊。就在不知道时多个弟弟还妹妹是常有的事。全知全能,伟大兼崇高之神,胜利之父,独眼的英雄,虽然有著很多称号,我觉得还是色鬼老头最适合他的呢。」

    对此洛丝维亚瑟也表示赞同。

    「奥丁大人真的就是位好色的大人呢,在各大势力要互相结为同盟的那个时期,虽然他也赴往了各个地方但,在所到之处心思又花到了女性身上。真是的,一不留神就不见人影,最后还跑到当地人间界的街上,劝诱起了人类的女性。」

    「那个地方的女神如何有魅力,这个地方有这般的人类女人,另外还有,那片土地上有如此工口工口的风俗,之类的。只要是女性就不问种族,所行之处的色情风俗也是他的著重点呢。」

    维达先生的话让她很是受用,「就是说呀,就是说呀!」这般情绪高涨了起来。

    「刚来这个国家的时候,也不晓得他是什么时候得知了关于色情店家的情报,把万般不愿意的我强行带过去……啊啊,光是回忆起来,怒气就直往上冲呢!」

    之后洛丝维亚瑟和维达先生把奥丁老爷子当成梗兴高采烈地交谈著。

    我则……对这状况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苦笑,旁边坐著的格恩达尔女士也是叹息,为这场景感到苦恼。

    亢奋起来的洛丝维亚瑟。维达先生把手放在下巴上,似乎饶有兴味的看著洛丝维亚瑟。

    「总之,关于奥丁大人的话还有许多抱怨不完的事情!」

    这样中断话题的洛丝维亚瑟。

    维达先生对著洛丝维亚瑟说。

    「什么啊,虽然看起来是很坚固的才女形象但,不是很可爱吗,你。」

    这样的一句话--让洛丝维亚瑟啵康的呆住了一会儿,在理解了意思的同时染红了脸颊。

    洛丝维亚瑟慌乱地开口。

    「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然说什么啊!?真、真是的!」

    狼狈的洛丝维亚瑟把才刚一起送来的续杯饮料的玻璃杯拿起,一口气喝乾了。

    维达先生下意识的「啊」了一声。

    「那一杯,是我续杯的啤酒喔?」

    对!我也注意到那个了!洛丝维亚瑟乾掉的那一杯,并不是乌龙茶,而是维达先生用的啤酒啊!是酒精喔!

    是酒喔!

    去年校外教学的事情在我脑中苏醒!

    在渡月桥被英雄派袭击的时候,洛丝维亚瑟--正好喝醉了!那之后的洛丝维亚瑟……呜!

    格恩达尔女士当然也注意到这状况,「啊呀……」的以手掩面了。

    至于说到洛丝维亚瑟的话……。

    一口气乾了啤酒之后,气势汹汹的把玻璃杯放回桌上的洛丝维亚瑟。

    「……呜噫-,所以缩啊。奥丁臭老头真的是个混帐色鬼老头的缩呦!」

    --已经,发作了啊!

    就是这样!这个人,喝了酒之后就会变成这样!性格大变的醉酒女武神!

    洛丝维亚瑟变得很有兴致,还「不好意-思!追加五杯啤酒!」的点了单!

    维达先生的表情一脸呆滞。

    对著这样的维达先生,洛丝维亚瑟突然出击了。

    「维达大人!偶知道的缩呦?你也很工口工口的事情!逼竟四那个混帐老头的儿子大人,如果不工口工口的话,就太奇怪了的缩!反正,也是看上了偶的身体所以才接受了相亲的对吧可似!」

    洛丝维亚瑟毫无停顿的拿起送来的装著啤酒的玻璃杯,再次一口气喝乾的同时--竟然,抱住了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洛丝维亚瑟就这样半睁著眼放话了。

    「很抱歉的!偶啊!可四要成为!这位兵藤一诚君的新娘的缩!可四将来有望的乳龙的缩呦?四金龟婿的缩!而且,对偶还很温柔!」

    再次喝乾玻璃杯的洛丝维亚瑟。正在用相当不得了的节奏把酒喝进胃里啊啊啊啊啊啊啊!

    「冥界比起瓦尔哈拉的话,也尽四好条件!周围的人们也全都四温柔的人的缩!」

    似乎是习惯了烂醉的洛丝维亚瑟吗,维达大人充满兴致的询问。

    「是为了福利保障好才成为赤龙帝的新娘吗?」

    洛丝维亚瑟气势汹汹的把玻璃杯放回桌子上。立刻回应了这句话。

    「福利保障啊!对于职场女性来缩,四理所当然的权力的缩!除了这样的好处之外,一诚君他啊……可四个为了偶什么都能做的人的缩!虽然年纪比我小,却四值得信赖的主人大人的缩呦!为了偶……」

    说到一半哭了起来的洛丝维亚瑟。哭成了个泪人儿啊……。

    「赌上性命来帮助偶了!在被叫做什么欧几里德的混蛋姊控掳走的时候马上来帮助偶了喔!我很高兴喔!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就这样抱著我大哭了呦……。

    已经不是能继续相亲的状况了啊。格恩达尔女士也进入了收工模式,变得沮丧了。

    维达大人那边,也并没有生气,在桌上撑著脸,用有些奇怪的样子看著这样的状况。

    这位大人是位心胸宽阔的神明大人呢。在这样说是失礼至极也不为过的状况之下也完全没有发怒,依然继续陪著呢。

    实在没办法,我只好「是是。我无论何时都会帮助你的啦。别哭了」的啵啵的拍著背,安慰著洛丝维亚瑟。

    我自己也觉得「到底在干嘛啊……」但,这里不先把洛丝维亚瑟的心情平复下来的话。

    就在洛丝维亚瑟终于停止哭泣的那时。

    从旁边出现了一名女性。

    穿著黑色的套装,有著水色头发的女性--是个超级美人啊!虽然我没直接见过这个人,但影像的话可是看过无数次了。

    美女挽了挽长直发,向洛丝维亚瑟送出了严厉的视线。

    「还是一样对酒很弱呢,洛瑟」

    洛丝维亚瑟吓了一跳的对这句话产生反应,把视线转向发出声音的方向。

    随即,半睁著的眼睛因惊愕而睁开了。

    「--前辈」

    原本醉了的洛丝维亚瑟立刻原地站了起来,端正了姿势。

    直至刚刚都还深处烂醉状态的洛丝维亚瑟板起脸说。

    「……一口气从醉意中醒来了」

    对,似乎真的从醉酒中清醒了的样子。

    让洛丝维亚瑟像这样从醉意中一瞬间清醒过来的美女是--布伦希尔德小姐。

    维达先生所属的『群王的儿戏』队伍的选手。

    蕾维尔以前曾经说明过。

    『是如同女武神的代名词一般的人喔。每一代都是力量最强的女武神继承这个名字。』

    是这样的,这个美女,不但是最强的女武神,而且是维达大人那边的选手,还是洛丝维亚瑟在故乡的前辈。

    每当看到这位的影像,洛丝维亚瑟就会露出害怕的表情。女武神时代似乎被修理得很惨啊。

    洛丝维亚瑟说。

    「……您也来这里了呢」

    「我是陪著现主神维达大人而来的呦。看到你发酒疯的样子什么的,完全没想到会变成这样的状况喔」

    前辈的话洛丝维亚瑟完全无法回话。

    布伦希尔德小姐继续吐出冰冷的言语。

    「因为是你的事情,所以错喝了维达大人的饮料才成了这样吧但……那蠢样到现在都改不过来呢。那就是,与赤龙帝殿下的眷属相衬的行为吗?」

    「呜……」

    前辈的话似乎让洛丝维亚瑟找不到反驳的言语。

    这时维达先生「嘛、嘛」的切入仲裁了。

    「布伦希尔德,好了别这样吧。我也很开心喔?」

    维达先生的话让布伦希尔德小姐叹了口气。

    「……真是的,跟澳丁大人一样喜欢这种场合呢」

    维达先生像奥丁老爷子一样桀桀桀的,像恶作剧一般的笑了。

    接著,把视线投向我和洛丝维亚瑟,这样宣告了。

    「这场相亲,我很中意。跟洛丝维亚瑟订下婚约吧」

    …………。

    ……突然的话语,让我和洛丝维亚瑟一瞬之间呆若木鸡,在理解维达先生所说的话之后--。

    「「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

    两人同时发出很大的声音,从远方的房间也听到了,

    『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

    的似乎很错愕的巨大声音。看来,在别的房间透过魔法观察著状况的关系者们也一样惊愕。

    毕竟啊!看到洛丝维亚瑟那样的醉态之后,维达先生还笑著给出OK了啊!伙伴们无论是谁都以为相亲大失败了而松了口气啊!

    维达先生这样追加了。

    「洛丝维亚瑟这样说了。『为了我什么都做了。为了帮助我赌上性命了』吶。那么,我想见识见识」

    维达先生露出自信满满的桀傲笑容,指著我,做出这样的宣战布告!

    「这次的比赛,就来赌上洛丝维亚瑟而战斗如何。我赢了的话,洛丝维亚瑟就成为我的其中一位新娘。你赢了的话,就将此作废。如何?」

    是来自维达先生的挑战书!

    旁边的布伦希尔德小姐以手扶额,呀勒呀勒的对主神的对应呆然以对……。

    对这边来说--别开玩笑了!本来,洛丝维亚瑟就只不过是姑且先接受了而已,这次的事情原本也是想对其予以抗议的!

    一直都很不爽的事情一并喷出,终于爆发了。

    我对维达先生的话以认真的表情这样回应了。

    「这不是赌不赌上洛丝维亚瑟的问题!我对这次的事情、擅自推进话题的事情感到不快。因为跟你们那边的神话做了交涉,允许了这次相亲但,这也不过只是个形式!」

    我对阿斯加特的主神正面开口!

    「这个人,洛丝维亚瑟是,我重要的伙伴与眷属!即使对方是北欧的主神,也没有言听计从的理由在!即使我不赌也无所谓,如果你盯上了洛丝维亚瑟的话--」

    在维达大人面前的近处,脸与脸触手可及的距离宣言道。

    「就算你是神明大人,我也要揍倒!」

    在闯入莉亚丝的婚约派对之后也过了一年,想说自己稍微也成熟了点,能够冷静下来了啊但……

    果然,这样的实在无法忍耐。

    如果有哪个家伙要夺走我重要的东西,即使对手是神也--没有打倒以外的选项!

    维达先生听到了理智线断裂的我的宣言,带上了一副激昂的表情。

    「就是这个。这就对了!与天龙的战斗。要说没有这样的期待的话是骗人的啊!」

    互相对瞪的我和维达先生。

    迫在眼睫的「燚诚的赤龙帝」队VS「群王的儿戏」队的比赛,在赛前就已经熊熊燃烧了起来--。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