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卷 球技大会的鬼牌 The Return of the King.

    迪豪瑟.彼列,在单人牢房里静静睁开眼睛。现在收容他的地方,是用来拘留政治犯的冥界监狱。

    在单人牢房里醒过来的他,重重叹了口气。

    ──他作了一个梦。梦见的是儿时的回忆。

    彼列家,简而言之就是贫穷贵族。他在深山里一栋并不算大的宅邸里长大。

    他的父亲的能力算是上级恶魔的平均水准,但是几代以前的祖先似乎是个非常不得要领的宗主,在之前的三大势力战争和新旧政府的内战当中接连做出了严重的失态之举,导致彼列家的兵力几乎完全遭到撤除,声势也明显下滑。

    祖父、父亲两代,乃至于迪豪瑟年幼的时候,彼列家都为财政吃紧所苦,只能在勉强不至于家道中落的状态下维系著这个家的存续。

    在家族分崩离析也不足为奇的状况之下,彼列家的宗主们依然秉持著一个理念。

    「我们要以家族和领民为重。必须强化族人之间的联系,保障领民的生活,彼列家和彼列领才能够赖以成立。」

    这是祖父和父亲打出的中心思想。

    或许是因为这样吧,彼列一族并没有分散到领土的各个角落,而是聚在一起,共同巩固这个家。即使生活不如其他贵族,只要族人聚在一起、同心协力,就能够保护领土和领民。秉持著这个想法,祖父、父亲、叔父、远近亲戚们,全都致力于死守彼列家以及领土。

    或许是这种方式奏效了,领土然不特别繁荣,但也几乎没有为了日常生活烦恼的领民,彼列领的税制大抵可说是良好。

    相对的,领主们的生活比起其他贵族还要落魄许多,甚至因此遭受部分上流阶级的恶魔们侮辱……

    有必要为了领民而不惜牺牲自己的生活水准吗──贵族们都这么说。

    迪豪瑟──以祖父和父亲为荣。以恶魔而言,祖父和父亲的魔力都不是特别高,论战斗也算是比较不擅长。尽管如此,他们依然受领民所爱戴,更重视家族。

    迪豪瑟极为喜爱彼列家和彼列领。

    从年幼的时候,迪豪瑟自己也经常和堂亲、表亲见面,他和克蕾莉雅更是有如亲兄妹一样一起生活、一起成长。

    同世代的其他前七十二柱──上级恶魔的小孩那种奢侈的生活,迪豪瑟无福享受,但他从来不曾感到匮乏。

    就在这种状况下,迪豪瑟发现到寄宿在自己身上的特异能力,周遭的人也逐渐认知到他的力量有多么强大。

    ──迪豪瑟是千年才有一个的人才,是魔王级的怪物。

    在迪豪瑟开始参加排名游戏,并且打出成绩来之后,彼列家的财政一口气好转。也因为迪豪瑟亲自参与宣传活动奏效,彼列领的特产的销售范围也扩大到冥界全境。

    其间,他的堂妹克蕾莉雅也自己独立,带著眷属成功进军人类世界。自己的活跃成为族人的未来、将来的一大助力,对迪豪瑟而言是无上的荣誉。

    以家族为重。这个观念同样存在于迪豪瑟的心中。

    能够送克蕾莉雅去人类世界,他开心得像是自己的事情一样。

    就在那之后不久。彼列家收到了克蕾莉雅的死讯──

    他追查原因,心想即使被任何人怨恨、面临生命危险,只要有人夺走了重要的家人的性命,他就要揪出那个人。因为他相信,克蕾莉雅不可能做出会遭到肃清的失态之举。

    于是,他的执念让他找到了原因。克蕾莉雅是因为追查有关「国王」棋子的情报,而被处理掉的──

    ……然而,同时他也发现了一件事──克蕾莉雅之所以开始追查「国王」棋子的情报,是因为加诸在他身上的嫌疑。

    ……他原本想以得天独厚的这份能力,救助整个家族。他只想让家族里的所有人过体面的生活,不再被其他贵族揶揄。

    ……以结果而论,自己为了彼列家好的所作所为,却导致了她的死亡,这让迪豪瑟不断责备自己──

    ……在阿格雷亚斯交手的时候,听赤龙帝──兵藤一诚说到克蕾莉雅的灵魂的去向,让他觉得宽慰了一些。

    但是,他的罪行并不会消失。

    ……他原本想用这身能力让他所珍视的人们得到幸福。这是命运为了让他达到这个目的而赐予他的力量,他对此深信不疑。

    ──结果,他却给民众和其他势力带来困扰,还造成了牺牲。

    ……为了赎罪,迪豪瑟决定余生都要在此平静地度过。

    即使他回到外面,一定也只会造成别人的困扰。拥有强大力量的人,一旦在使用力量的时候出了差错,只会造成一连串的不幸。

    单人牢房的角落随便放著摊开的报纸……这是看守为了让他得知外界消息的善意……现在在外界,排名游戏的国际大会已经开始了。

    他回想起在接受侦讯的时候,一名刑警忽然对他提到的事情。

    『我儿子今年九岁。他说他很喜欢你……世间的小孩普遍崇拜的,都是现在正流行的胸部龙赤龙帝,或是人称狮子王的塞拉欧格王子。小犬毫不理睬胸部龙和狮子王,而是为你著迷。』

    刑警露出复杂的表情,但还是以自豪的语气继续谈论他的小孩。

    『身为父亲的说这种话有点像是在自夸,不过他是个很聪明的孩子。在学校的成绩也很优秀,在家里也不忘复习预习。学校的老师也说「他是其他学生的楷模」,如此称赞他……这样的小犬,空闲时间总是用来看之前录下来的你的比赛。每一场比赛他都看过好几次,即使我问他「你都看不腻吗?」,他的回答也是「才不会,冠军(champion)这么帅」。房间也全都是你的海报和周边商品。』

    刑警毫不掩饰地对迪豪瑟说:

    『小犬对身为警官的我说了。「原谅冠军好不好」、「冠军又没有做什么坏事」……我是站在公家立场的人,不得不像这样逼迫违法犯纪的你。站在那个孩子的立场,我大概完全是个坏人吧。』

    迪豪瑟这么说:

    『……请告诉那个孩子。还有其他比我更了不起的英雄。别的不说,你的父亲就比我更了不起了。』

    刑警默默摇了摇头。

    『……冠军,对那个孩子说这种话也没用的──对于男生而言,即使小时候崇拜的英雄有好几个,只有最崇拜的一个绝对无可撼动……一位原本是人类的转生恶魔朋友这么对我说过。』

    『…………』

    『说了这么多……但其实我也是你的支持者。所以,我心中非常遗憾。我很想看到你在即将开始的国际大会当中大显身手。很想看到一场让我能够挺起胸膛自豪地说,这就是冥界最强选手的比赛。』

    ──国际大会。

    ……如果自己没有犯罪,能够以一介选手的身分参加比赛的话──想到这里,迪豪瑟摇了摇头。

    ……不可以想。身为罪人的自己,不应该有这种想法。

    ……再也不该接触排名游戏了。犯下那么重大的罪行,不可能有人等著自己复出……

    在单人牢房里,心中千头万绪的冠军伸手掩面。

    就在这个时候,看守现身了。

    「迪豪瑟大人,有人想探望您。」

    走进会客室,在里面等著他的──是一名初老的男子。长得和他很像。

    ……是彼列家的现任宗主──也就是他的父亲。

    在会客室里看到的许久未见的父亲──看起来有点憔悴。

    隔著会客室的玻璃,父亲露出爽朗的微笑。

    「迪豪瑟,抱歉,这么晚才来看你。」

    「……父亲大人。」

    父亲像是在闲聊似的提起了那个话题。

    「你有在看比赛吗?」

    「……我没有在电视上看到……不过听说过不少消息。」

    「……恶魔的职业选手个个都不断连败。就连众所指望的新人赤龙帝,不久之前也在经过一阵缠斗之后,以些微之差败给了天使的队伍。恶魔是排名游戏的本家,却一直输给其他势力。」

    「……有神级选手参赛,也有排名在上位的职业选手去协助其他势力,所以原则上也不能说是恶魔太弱……只是……」

    「……只是?」

    父亲如此反问,但迪豪瑟摇了摇头。

    「……不,没什么。」

    迪豪瑟把「如果是我的话」的部分吞了回去。那是不被允许的言词。犯下罪行的自己没有资格说出这种话──

    他再次感觉到,自己心中仍留有依恋。而且在刚才的短暂对谈当中父亲也隐约察觉到这件事了,迪豪瑟也很清楚。

    「……母亲大人还好吗?」

    对于迪瑟的问题,彼列家现任宗主点了点头。

    「她很好。我今天原本也想带她来这里……只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