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卷 球技大会的鬼牌 Life.3 决战之前

    当天,结束了恶魔的工作,接著和蕾维儿开会讨论了许多事情之后,我为了洗个澡,前往地下的大浴场。爱西亚她们好像在我开会的时候,先去冲过澡了。

    莉雅丝她们似乎提早结束工作,已经回到家里来,而且明天还要早起,所以先睡了。

    正当我在浴室里洗身体的时候,忽然感觉到别人的气息!

    我看向一旁,发现朱乃学姊不知不觉间已经出现在我身边了──────!

    「呵呵呵,我可以一起洗吗?」

    朱乃学姊!她偶尔会完全掩藏气息突然现身,我每次都会吓到!莉雅丝也学会了这门技术,不时用这招偷偷接近我,我也经常因为这样吓一跳!

    朱乃学姊──当然是全裸!我完全可以确认她那充满弹性的特大胸部,连尖端的乳头都看得一清二楚!

    我以色眯眯的视线不断瞄过去,同时问:

    「那、那个,这是怎么回事?这个时间你应该已经睡了吧……?」

    朱乃学姊把沐浴乳挤在毛巾上,一面搓出泡泡,一面说:

    「呵呵呵,因为我偶尔也想帮老公洗背嘛。亲爱的,可以让我帮你搓搓背吗?」

    朱乃学姊殷勤地这么说!

    在那次求婚之后,朱乃学姊不时就会像老婆一样称呼我为「老公」、「亲爱的」之类,对待我的方式也像是古早的日本女性一样,表现出为丈夫尽心尽力的态度。

    「那、那么,就拜托你了!」

    我也没有理由拒绝,所以就大声拜托她了。朱乃学姊轻声咯咯娇笑,以「是,亲爱的」回答我。

    ……听她叫我「亲爱的」的时候不知道该说是很害羞,还是该说让人心痒痒的……我是非常开心没错,但是又觉得好像还有点太快了!

    ──这时,绕到我背后的朱乃学姊开始拿毛巾搓洗我的背。

    「……一想到可以像这样一──直帮一诚洗背,我就觉得好幸福好幸福……」

    声音显得雀跃不已的朱乃学姊对我说「一诚,把手举起来」,我照做之后,她便开始搓洗我的身体侧面,也搓洗我的手臂……

    紧贴著我的朱乃学姊一有动作,她丰满的胸部、极致柔嫩的女体就会碰到我────!我都快要受不了了!

    从后面洗得到的地方全都帮我搓洗过之后,朱乃学姊又说:

    「接下来要洗前面吗?」

    ──!这、这样不太好吧!那就不是有点害羞可以形容的了!

    「那、那里我自己洗!」

    我这么表示,但朱乃学姊只是露出伤脑筋的表情。

    「可是,我得洗过老公的每一个部位,否则无法成为一个好老婆。」

    朱乃学姊占领了我的前方!她拿著毛巾──从胸口开始搓洗起来啊啊啊啊啊啊!

    巨大的胸部就在我的眼前节奏感十足地弹来弹去!

    「哎呀,没问题的。老公的裸体我经常有机会看,没关系喔。」

    这么说来,我们很常在浴室碰见呢!所以我当然也会被看到!可是,被年纪比我大的大姊姊像这样拿出来说还是很不好意思!

    「好了,接下来──呵呵呵,请做好心理准备喔。」

    朱乃学姊的手──继续往下面伸!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太不好意思了!虽然很不好意思,却又觉得其中好像有什么未知的体验在等著我──

    我做好心理准备,事情也即将一发不可收拾,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哗啦!」「哗啦啦!」

    后方传出水声。我和朱乃学姊一时好奇,看了过去,只见奥菲斯(萝莉版)和莉莉丝从浴池里现身。

    「吾赢了。」

    「莉莉丝赢了。」

    接著又是「哗啦」一声,连九重也从浴池里探出头来。

    九重用力喘著气说:

    「呼咿──!我还是比不过菲斯和莉丝!」

    看来她们三个是在比谁可以在浴池里潜水比较久。

    ──这时,奥菲斯和莉莉丝开始哼起歌来。旋律相当独特,我也不曾听过……却又隐约让人觉得很开心,很引人入胜。是她们自创的歌吗?

    因为她们三个登场,我和朱乃学姊之间的桃色氛围消失得一乾二净,互看了彼此的脸孔一眼,然后忍不住喷笑起来──

    ─○●○─

    对上「天界的王牌」队的比赛之日越来越近,我们依然加紧训练。清晨,结束了加入百鬼的团队训练之后,我在家里的浴室迅速冲了个澡,然后走向一楼的厨房。

    我从冰箱里拿出果汁牛奶,豪迈地大口灌下去时,才发现客厅里有个稀客。

    将一头黑白相间的头发挽起来的少女──凛特.瑟然坐在沙发上。

    之前我见到她的时候,她身上是教会战士的女性用战斗服,但今天穿的却竟是的驹王学园女学生制服。

    在我们互相都发现到彼此之后,我开口问凛特.瑟然:

    「呃,你是凛特……小姐对吧?」

    「不不不,叫我凛特就可以了,赤龙帝大哥。」

    哈哈哈,语气还真随便啊。长相也让我想起那个臭神父……不过和那个家伙比起来,她可爱多了。

    「你有事找莉雅丝吗?」

    「算是吧。莉雅丝队长要我在这里等她。」

    两队的大部分成员都在一个屋檐下一起生活的话,自然会发生这种事情吧。

    「你这身打扮……」

    我提到凛特身上的驹王学园制服。

    凛特拉了拉制服,同时这么说:

    「队长说白天要在这个城镇到处走动的话,比起战斗服,还是穿成这样比较好。」

    确实是这样没错。莉雅丝的考量很正确……不过,去年的这个时候,某两个人倒是穿著战斗服在这个城镇大摇大摆地走来走去就是了。那时想必醒目到不行。

    我隔了一段间隔在沙发上坐下,又问:

    「我听说你是从梵蒂冈的战士培训机构之一……专门培训白发战士的地方出来的……」

    弗利德和英雄派的齐格飞,还有在对抗教会战士们的那场战斗当中我也看到了几个白头发的人。我听说过战士培训机构有好几个,而且「曾经」有过一个专门培训那种白发战士。不过现在应该已经重新编制过了。

    「是啊是啊。和弗利德大哥还有齐格老师一样。」

    「啊,不是,我原本没有打算提到弗利德他们的意思……」

    她毫不在意地左右挥了挥手。

    「哎呀,请你不要放在心上。我是我,大哥和老师是大哥和老师。啊──他们两个给各位添的麻烦,对此我要代表那个机构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语气依然随便的凛特低头道歉。

    「没关系没关系,你不需要像这样低头……我也认为那些家伙是那些家伙,而你就是你,不需要在意。」

    我这么说,她便摆出敬礼的姿势。

    「收到。」

    接著,时间暂时在默默不语之中流逝……因为我找不到可以对话的点,或者该说不知道该聊什么话题。问她大会的事情总错不了吧?

    正当我这么想的时候,凛特先开了口:

    「我之前待的,是一个名叫『西格鲁德机构』的地方。那个机构的目的,是为了从继承英雄西格鲁德血统的人当中,培育出能够运用魔帝剑格拉墨的『真正的西格鲁德后裔』。」

    「那么,你和弗利德……是兄妹或是亲戚喽?」

    「嗯──我们是根据数种基因结构诞生出来的,所以要说是兄妹也算是兄妹,要说是亲戚也算是亲戚吧……啊──我的基因和弗利德大哥几乎相同,所以要说是同一个人也可以算是同一个人吧──」

    「相同的基因……」

    ……身为信徒,教会、梵蒂冈却违反上帝的教诲,做出操弄基因这种事情来啊──话说回来,都已经有巴尔帕的前例了,现在听到这种事情我也不太惊讶……这就是所谓的教会的黑暗面吧。听说现在已经迈向改善,接连解散了进行可疑研究的机构,也介绍研究员到其他组织去。

    不过,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个孩子会长得像弗利德也是理所当然的了。根据相同基因而诞生的白发小孩们……

    「也就是所谓的试管婴儿啦。那个机构试图以人工方式制造出西格鲁德的后裔。」

    她说得很轻松,但是我怎么想这都是很沉重的话题!

    「……也有巴尔帕那种人嘛。基因改良是吧……」

    我的脸色凝重了起来。既然是同一队的成员,木场应该也已经知道凛特的状况了吧……不知道他有什么感想。

    然而,凛特的反应和我的心情正好相反,她只是豪迈地大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