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卷 球技大会的鬼牌 Life.2 龙以类聚

    隔天,我因为到冥界办事,顺便来到了阿杰卡陛下的研究设施,以专用的通讯器材和人在隔离结界领域当中的阿撒塞勒老师联络。

    ……结果,昨天晚上除了爱西亚、洁诺薇亚、伊莉娜、蕾维儿之外,莉雅丝和朱乃学姊也加入战局,最后是七个人一起睡……一如以往,我又被洁诺薇亚踢飞,到头来早上还是在床下醒来。

    好了,由于这次通讯隔了很久,我把这段时间内发生过的事情都一一向待在隔离结界领域当中的大人物们报告。

    「大概就像这样,目前为止我们还保持连胜。」

    听了我的报告,出现在巨大萤幕上的瑟杰克斯陛下开朗地表示:

    『真是可喜可贺!莉雅丝好像也都打赢,真是太令我高兴了!这样我讨伐666起来也比较带劲呢!』

    ──陛下一边这么说,一边随手发出超夸张的毁灭魔力……而挨了那么强力的攻击还是不会倒下,更让人深切感受到666果然是超乎寻常的怪物。

    这次换利维坦陛下出现在影像当中,对我如此要求:

    『多讲一点小苍那的事情给我听!不然我搞不好会被666吃掉喔!』

    嘴上这么说,利维坦陛下却接连射出巨型冰块……这样看来暂时是不需要担心陛下被吃掉了,我连想像那一幕都有困难。

    而阿撒塞勒老师在一旁一边叹气一边说:

    『真是的,这两个家伙有够吵的……』

    面对这个状况,我也只能苦笑……

    忽然,阿撒塞勒隔著萤幕看见我的表情,似乎察觉到什么。

    『瞧你一脸非常烦恼的样子。是在想游戏的事情吗?还是「国王」的工作不太顺利?』

    ──!

    ……老师果然厉害,一眼就看穿了我的心事。

    「……两者皆是。」

    我老实地这么回答。

    老师说了声「原来如此」,点了点头,同时又这么问我。

    『吶,一诚──你在变成恶魔之后,有没有打从心底享受过战斗啊?』

    …………

    ……………………

    ……我没有办法立刻回答这个问题。不如说,我心中几乎不曾有过这样的想法,这甚至让我的思绪瞬间停止,脑袋一片空白。

    ……享受……战斗?……我是经历过令我感动的战斗。也体会过足以改变生存之道,令人高兴的胜战。

    可是,那种经验并不多,一路走来,我觉得自己一直都是抱持著「非赢不可」的急切心情在战斗。

    毕竟我所遇到的状况,大部分都是我或是伙伴们陷入危机,为此而和前来破坏我们日常生活的袭击者战斗。

    那应该是瓦利的守备范围才对吧。我的宿敌最喜欢享受战斗了。

    「……好像没有。每次我都很紧绷,应该说对手全都比我厉害,光是要活到最后就已经很拚命了。之前又都是在莉雅丝面前战斗,想让她获胜的心情也很强烈。」

    听见我最直接的心情,阿撒塞勒老师像是在肯定我的发言似的点了好几次头,然后对我这么说:

    『不过,你现在参加的虽然是认真的战斗──却也是竞赛。或许也要和许多比你强的对手战斗,但始终是「游戏」。而且,那个「游戏」的名称是排名游戏,对于恶魔──乃至于冥界的一分子而言,都是相当重要的因素。既然你也已经成为上级恶魔了,就无法忽略这个因素,你自己今后想必也得逐步正式加入其中。』

    没错,参加排名游戏职业赛的目标原本在无限遥远之处,现在因为升格为上级恶魔,通往目标的道路也开始清晰可见,渐渐不再是痴人说梦了。

    一路战斗至今的结果,让我站上了一个想对排名游戏视若无睹也办不到的立场……不过,我打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视若无睹就是了。

    老师接著又这么说:

    『之前通话的时候我应该也这么告诉过你,要你尽情享受,尽情烦恼。无论是恋爱还是学校﹑日常生活,都会有享乐的时候,也会有烦恼的时候。排名游戏──比赛也是一样的道理。』

    阿撒塞勒老师指著自己的头表示:

    『恶魔的肉体不会老化,但是精神另当别论。虽然你是转生恶魔,也不保证心灵就可以一直常保年轻喔。既然如此,就该趁还年轻的时候尽情烦恼,享受青春。有些事情只有小屁孩才能够体验。你们还年轻,或许不太懂,但是上了年纪之后,就会觉得年轻时候的经验虽然想来苦涩,却又给人崇高之感。』

    ──!

    ……只有小屁孩才能体验的事情啊。恶魔的生命号称一万年,甚至永恒,真不知道到几岁为止算是年轻时期。只活了十八年的我根本无法想像。

    ──但是,我也漠然地想著,最能够称为青春期的大概就只有高中时期吧。

    既然如此,我现在正在经历的各种事件、情绪──对于未来的我而言,这一切的一切都将成为宝贵的经验。

    一万年后的我,对于高中时代的这些经验,会有什么感受呢?也有可能会因为年代过于久远而遗忘就是了……

    因为太过遥远,我完全无法想像,只能笑了。

    ──这时,米迦勒先生出现在影像当中,露出最灿烂的笑容说:

    『啊,你是指闪光与暗黑之龙绝剑(blazer shining or darkness blade)吗?哎呀──好怀念啊。那个时候的你,眼睛里面充满了闪亮亮的神采。而且还老是一边摆著奇怪的姿势,一边靠在墙上嘀咕著一些奇怪的事情呢。』

    阿撒塞勒老师顿时暴怒,开口向米迦勒先生抗议道:

    『吵死了米迦勒!你为什么老是喜欢戳我这一点啊!你从古早以前个性就很差耶!』

    然而,利维坦陛下没有理会他们两位的互动,开始回忆往事。

    『没错没错,要把握机会好好青春一下喔!让我回想起小瑟杰克斯和小葛瑞菲雅分处敌我两方,因为爱而陷入两难,苦恼不已的那个时候……真是美好啊!』

    进入少女模式的利维坦陛下如此回想,让瑟杰克斯陛下(毁灭型态)举手摸了摸自己的头,同时不好意思地说:

    『哈哈哈,其实我是一抓到机会就跑去见她。那个时候我的心里只有她呢。』

    ……他们几位聊得也太和平了,一点也不像在打邪龙战役的后续战斗。不过,另一方面,影像当中到处传出爆炸的巨响,而且不时有质量大到我从来不曾见过的攻击到处飞来飞去就是了!

    阿撒塞勒老师顺了顺呼吸,如此总结:

    『总之,这边大概就像这样,时间也差不多了。一诚,不然这样好了,你试试看去找平常不会找的人商量吧。意外的问答说不定可以让你的思绪焕然一新喔。不过也有可能反而增加你的烦恼就是了。』

    ……平常不会找的人?嗯──该找谁啊﹖

    ……让思绪焕然一新啊。

    阿撒塞勒老师的意见一直留在我耳边,所以我决定立刻实践。

    ─○●○─

    如此这般,又隔了一天,我来到位于隔壁县的某个码头。我在堤防上钓鱼,顺便调适心情。

    我不是自己一个人来。我还约了两个人。

    「没想到,你竟然会主动找我啊。」

    在我的左边一边这么说,一边垂钓的──是瓦利。

    没错,第一个人就是这个家伙。

    我一边卷动卷线器一边说:

    「这个嘛──一时兴起啦。木场和塞拉欧格的比赛都快到了,总不能找他们吧。」

    木场──莉雅丝的队伍在今天的不久之后就要开战,塞拉欧格对曹操的精采比赛,也安排在我的队伍和杜利欧的队伍对战之后不久。也就是说,和我合得来的同性友人,这次都没有办法来钓鱼。

    至于我找来的另外一个人──

    在我的右边握著钓竿的是──

    「……就算是这样,我们三个人凑在一起也很奇怪吧,兵藤……二天龙加我是怎样。」

    是匙!他正好有事来我家,于是我就逮住他说「我要去钓鱼,有话到现场再说」,硬是把他拖来。

    看来,他对于和我们一起来的瓦利好像在意到不行的样子。这么说来,我们三个人好像是第一次一起聊天呢。

    「哈哈哈,匙应该也不讨厌瓦利才对吧?」

    我这么一问,匙便斜眼看向瓦利。

    「不讨厌是不讨厌……可是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他相处啊……嘟嘟哝哝……」

    他嘀嘀咕咕的不知道在说什么。

    瓦利钓起一条鱼之后说:

    「既然是五大龙王,又何必妄自菲薄呢,匙元士郎?」

    「哎呀,你知道我的名字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