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有度中文网>二次元の>恶魔高校DxD> 短篇 公主们的花道

短篇 公主们的花道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扫图: byw(轻国ID)=心月星君(百度ID)

    翻译: byw(轻国ID)=心月星君(百度ID)

    自古以来,日本的新娘修行就是插花之道。

    这次来尝试日本之心是莉雅丝、苍那、丝格维拉3人的挑战。

    轰鸣的剑山(东方花道的插花用具),火热的胜负……

    这,这样的花道,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呢!?

    我——木场佑斗跟随莉雅丝姐姐,来到冥界某个著名的咖啡馆。借用咖啡馆提供的会议室,在那里举行秘密座谈会。

    与会者是莉雅丝姐姐青梅竹马的挚友苍那・西迪前学生会长。还有同样是同期生的大公家继任宗主丝格维拉・阿加雷斯桑。是包括莉雅丝姐姐在内的三方——上级恶魔名家的各继任宗主的女子会。

    可以说是反恐对策小队『D×D』组织建立起来后新诞生的例行座谈会。上级恶魔之间的交流也是继任宗主的重要事项,在和西迪家还有大公阿加雷斯家加强联系的意义方面也很重要。

    ……嘛 ,大体上是年长的大小姐们之间的恋爱和时尚的话题。但是,我觉得年纪相同的继任宗主们聚集起来倾诉烦恼是件好事。

    除了我之外,西迪、阿加雷斯也各有一名『骑士』跟从。西迪那边是巡巴柄桑。阿加雷斯那边是一位穿西装的二十岁出头、有着又长又直的栗色头发的女性『骑士』。

    题外话,阿加雷斯的女性『骑士』是塞拉欧格・巴力桑的『骑士』贝鲁加・弗尔卡斯氏(ベルーガ・フールカス,巴力战中与我一战的骑乘「苍白的马」的那位)的妹妹,名字是巴菲露・弗尔卡斯(バフィール・フールカス,弗尔卡斯是七十二柱第50位)。

    从习惯上说,『骑士』偶尔也会有跟从主人的任务,在这方面的忙碌程度意外地仅次于『皇后』。不过,这也是一种荣誉。

    那么,公主们的会话在邪龙战役后的战后处理报告这些艰辛的话题得到一定程度的解决之后,转入了私人方面的内容。

    莉雅丝姐姐把烦恼告诉了两人。

    「新娘修行……是吗?」

    苍那前会长……苍那前辈对莉雅丝姐姐的烦恼进行了反问。

    莉雅丝姐姐点点头。

    「嗯嗯,在和一诚的母亲大人聊天的时候,婆婆大人关于新娘修行时代的话听在耳中,有了很多想法哦。日本自古以来新娘修行花道、茶道的事例很多。我想逐一进行学习。」

    一诚君和莉雅丝姐姐的关系,周围也已经承认了。莉雅丝姐姐自己已经在一定程度上考虑将来的事情了。其中,出现关于新娘修行的烦恼也是很自然的。既然选择了日本男性为夫婿,就希望成为一位拥有不会让这块土地蒙羞的足够知识和技艺的妻子。

    丝格维拉桑把眼镜往上推高,如此反问:

    「可动?作动?是日本的机械工学还是什么?新娘修行机器人吗?」

    (日语发音)花道=可动,茶道=作动,我觉得她完全误解了吧。机器人动画作品的造诣真是深厚……不,如果是这位超狂热的阿加雷斯继任宗主的话,比起「花道」「茶道」,「可动」「作动」确实是听起来更加熟悉的词组。

    「不对哦,丝格维拉。是花和茶相关之道。」

    苍那前辈这么告诉她。

    「是花和茶吗。我明白了……」

    丝格维拉桑稍微有点遗憾。

    听了莉雅丝姐姐的烦恼后,苍那前辈喝了一口茶,说道:

    「是啊。说到日本的新娘修行,确实经常有所耳闻。你为什么不从朱乃那里学习呢?是她的话,应该很简单就可以掌握吧。」

    正如苍那前辈所说,朱乃桑对日本的习俗和传统艺术基本上有整套学习过。住在兵藤家的朱乃桑偶尔会担任花瓶装饰的角色,把家里用色彩鲜艳的花朵点缀起来。

    莉雅丝姐姐摇摇头。

    「她说自己没有特别的流派,也只是在模仿,还是找个真正的地方学习为好。」

    确实,朱乃桑的话,是为了莉雅丝姐姐着想才这么回答的,她判断对吉蒙里的继任宗主而言,比起有些心得的朋友还是专业的教授更加合适。

    苍那前辈用手支着下巴,一副作着神妙思考的样子:

    「原来如此。……我要不要一起去呢。」

    ——是这么说的。果然,作为女性,作为西迪家的继任宗主,对结婚的关注度是很高的。

    「啊啦,苍那也对新娘修行有兴趣啊。」

    听到莉雅丝姐姐的话,苍那前辈点点头。

    「嗯嗯,既然被日本吸引过来了,就必须得好好地体验、理解文化。最好的方法就是向好的流派的家元(即师父、宗家)学习吧。」

    这时,同为上级恶魔女性的阿加雷斯家继任宗主丝格维拉桑静静地举手。

    「这样的话,我也去体验一下吧。最近,一直在研究室里做模型……」

    说到这里,丝格维拉桑咳嗽了几声,改口说:

    「最近,因为研究一直待在房间里。所以我想正好通过异文化交流,新娘修行来积累有益的经验。」

    莉雅丝姐姐听了两人的意思之后说:

    「这样的话,我们三人……从花道开始,一起学习吧。」

    苍那前辈和丝格维拉桑点点头。看起来两个人都同意莉雅丝姐姐。

    就是这样,同期的三位上级恶魔公主决定去学习新娘修行的一环。

    我们三名骑士视线交会,进行着「显然,又变成那样的事情了」这种无言的沟通交流。

    座谈会后过了几天的休息日——

    作为三名公主大人的例行座谈会延长活动,按惯例由一名眷属骑士跟从的新娘修行——『花道教室体验会』实施了。

    而且,苍那前辈通过自己的渠道,申请到了参加插花教室讲座的机会。

    莉雅丝姐姐和苍那前辈也向眷属中的女生发出邀请。不过,说着「主上的场合,主上去就好了。下次机会再说吧」这样的话,伙伴们客气地请她们珍惜重要的贵族妇女间的交流场合。

    一诚君的话……当然不能叫过来。和未来的夫君大人一起参加新娘修行,怎么想都很违和。

    正因如此,吉蒙里参加的只有我一个。身为骑士,在公主之间进行交流时同行伴随是执行任务。

    莉雅丝姐姐她们都是穿着和服的样子。据说花道也好,新娘修行也好,都要从这样的形式开始切入主题。因为是上流阶级出身,三人与优雅的和服都很相配。

    西迪、阿加雷斯的女性骑士也效仿主人,穿着和服作为同伴。

    相应的,只有我一个男生的话会造成困扰,所以再次使用了变性光线枪变成了女生。……虽然不打算再使用了……不过这也是身为骑士的重要任务……因为是第一次穿和服,感觉很不习惯,差点就摔倒了。

    西迪的骑士巡桑,见到我穿和服的样子的瞬间就非常高兴,说想用智能手机给我拍照。

    「木场君,来一张吧。这个之后要发送给椿姬桑……!」

    虽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不过终于到叩响房门的时刻了。看板上写着『爆闪流总本山』几个苍劲有力的大字。

    正门有着漂亮的门面,附有照相机的门铃声通知对方有来客。穿着和服、看起来像是师父弟子的女性打开了左右两边的门扉。门的前面铺着鹅卵石,一直延伸到玄关。

    走在石板道上,莉雅丝姐姐问苍那前辈。

    「是有传统的花道流派吗?」

    「嗯,听说这里最有名的一点是不管对方是人类也好,恶魔也好,只要有学习的意愿就会不作分隔地加以教导。」

    ……啊,恶魔也可以教啊。不知为何,有种不妙的预感。产生这种感触的时候,对方大概……

    感到有点不安的时候,弟子把玄关也打开了。

    在里面等待着的是——穿着和服的中年女性。但是,在她的头部上戴着的是花瓶!插着色彩鲜艳的花朵的花瓶就这么放在头部上吗!

    头部戴着花瓶的中年女性悠然地低下头.

    「欢迎来到我们爆闪流。写作爆发的爆,闪光的闪,读作blast。我是当代的家元,名称是爆散梅子。」

    「我们才是,今天就拜托了。」

    莉雅丝姐姐她们也低下头回礼致意。

    ……头低下来了花瓶也没有掉下来,水也没有倒出来……有点在意这是怎么做到的……

    话说回来,现在说的这个blast流,不是日语吧?不是日文汉字写的爆闪流啊……前所未闻的流派。……从连恶魔也接受了这件事来看,背景应该是包容宽广的流派吧。虽然这么想,但我还是难以摆脱不安感……!

    女性家元确认了我们的身份后,目光马上变得锐利起来。

    「入门之前我们流派要进行考试。……实际上,考试已经开始了。」

    ——是说,考试吗。而且已经开始了……?

    我们都很困惑。莉雅丝姐姐发问:

    「考、考试……?这是怎么回事?」

    家元一边用手掩在嘴上,一边「哦呵呵」地轻笑着。但是,马上就有极具迫力的压力——不,不对,是气焰从全身散发出来!

    一般人是发不出那样的气焰的……但是,家元的气焰之浓密程度开始让我感到不能再简单地以花道教室的老师视之!

    家元说:

    「——请展现一下气焰。对我们流派来说,气焰是必要不可欠缺的。请让我们看一下你们几位的气焰吧!」

    ——!没,没想到,在花道教室的玄关要接受考试,甚至被告知要发挥出自己的气焰。不知道是什么状况,我们三名骑士都很困惑。但是,三位公主是——

    「我明白了,展示气焰就行了吧?」莉雅丝姐姐笑着这么说。苍那前辈和丝格维拉桑互相用视线确认了一下。

    「「「——喝!」」」

    上级恶魔继任宗主的三名女性恶魔同时从全身放出气焰!玄关的门扉坏掉,鞋箱也东倒西歪地溃散了。

    见到莉雅丝姐姐她们发出的气焰,家元欣喜若狂。

    「——噢!……Beautiful……我们流派那很高很高的入门之壁阻挡不了这样的气焰……显然,各位有着十分的资格来叩响我们流派的大门。」

    家元以催促大家进去的语气继续说道:

    「好了,请入内接受花道神髓的教学,多多关照。」

    入门考试似乎是合格了……看起来是这样吧。这、这种花道的入门方式我觉得真是前所未闻……

    带大家来到这里的苍那前辈也露出讶异的表情散发疑问气息,喃喃自语「……情报有问题吗?」

    走过玄关,进入一条长长的走廊时,家元以险峻的表情说:

    「花道已经开始了,请注意。」

    ……之前有过不好的预感,进来以后应该会否极泰来吧。

    「咔!云龙之型!」

    「喝!名峰之阵!」

    勇敢的声音在空中飞来飞去。

    我们所通向的地方——是道场!一个宽敞的木板练习场。穿着和服的女性们拿着剑山(东方花道的插花用具)或花瓶互相对峙,气势十足地将事先准备的五颜六色的花朵交替插进剑山或者花瓶中去。

    在插进去的时候,伴随着勇敢的呼喝声,会用剑山和花瓶摆出一些稀奇古怪的姿势。

    ……这、这是在搞什么……

    一般来说,在花道教室里,应该是在和室里正坐,学习插花之类的吧……?

    像、像这样,在格斗技道场一样的地方围着花器互相插花之类的事情好像也听说过。

    家元对目瞪口呆的我们说:

    「门下的学生们以花器为中心,每日如同实战一样努力锻炼。我们流派主要使用的花器是剑山和花瓶。不过为了鼓励自由发挥想像,在此以外的器物、道具的使用也是认可的。」

    ——花器。顾名思义,花器是花瓶一类的……实战的锻炼什么的……已经完全搞不明白什么意思了。

    在混乱中,家元这样问我们:

    「你们知道花道的起源吗?」

    苍那前辈往上推高眼镜,回答:

    「起源是把高大的树木和大石头作为神的凭依来对待,在室町时代和茶道一起发展起来。是这样吗?」

    家元摇摇头,如此回复:

    「哦呵呵呵,事实并非如此。时值三世纪,塞维鲁王朝时代,罗马帝国第23代皇帝马尔库斯・奥瑞里乌斯・安东尼努斯・奥古斯都通称埃拉伽巴路斯,对宴会中招待的客人洒落大量的蔷薇花瓣让他们窒息死亡,想知道这样看起来让人高兴还是不高兴。没错,塞维鲁王朝时代,罗马帝国第23代皇帝马尔库斯・奥瑞里乌斯・安东尼努斯・奥古斯都通称埃拉伽巴路斯就是花道的起源!可能是这样!」

    ——三、三世纪,塞维鲁王朝……?……蔷薇窒息致死,埃拉伽巴路斯皇帝……还加上「可能」的补充说法……

    虽然充满疑问,但是莉雅丝姐姐却陷入了沉吟。

    「……难道,花道的起源是在塞维鲁王朝时代吗……试着请教一下知道那个时代的隐居中的祖先吧。」

    ……莉雅丝姐姐,只要是日本观相关的事项,根本就是迟钝。我刚来这里的时候,也被教导了关于武士和忍者的错误知识,为此感到很困惑。现在我已经完全明白过来了。但是莉雅线姐姐大人怎么还这样……

    这全部都是我师父的错……师父大人,为什么要把莉雅丝姐姐塑造成持这样一套日本观的人呢……?虽然是伟大而可敬的师父,但在这件事上我只有恨。

    我长叹一口气。家元却以威严的表情概括说:

    「——花道就是死,这是开(山)祖(师)爆闪次郎丸发现并揭示的我们流派的教义!」

    「「哦哦!」」

    听闻此言,莉雅丝姐姐和丝格维拉桑深受触动!包括我在内的其他人却只是歪着头!开祖爆闪次郎丸给人的感觉是程度更加超级可疑的人物啊!

    还、还是跟莉雅丝姐姐说一声,最好尽快离开这个地方,移步去找一个正式的、安心的花道教室为妙。

    打算给建议的我向前迈出一步。

    这时家元向在道场里练习的人员呼喊。

    「那边!——很帅气哦。」

    突然的吆喝声让苍那前辈带着惊讶的表情发问:

    「帅、帅气……?」

    家元「哦呵呵」地微笑着说:

    「嗯嗯,插花在日语写作『生け花』,『生』字的读法就和『帅气(イケてる)』差不多,也就是说优美地插在花器里的意思就是『生』字本来的使用方式。因此,在见到出色的技艺的时候对其称赞帅气,是花道的嗜好。」

    公主们的反应是——

    「竟然还有这样的意思……」

    莉雅丝姐姐又开始碎碎念了。

    「真的是这样吗……总觉得,我会被这奇妙的氛围给吞噬掉。」

    苍那前辈的疑惑又增加了的样子。至于丝格维拉桑——

    「那个剑山,想来可以成为配备给六十分之一原型的『弹钢・村正』的良好武装……」

    看着练习的景象,给出的却是风马牛不相及的感想。

    继续停留在这里的话,好像会得到非常糟糕的记忆……大概!

    有个人影靠近了。

    是位穿着和服,双肩上放着剑山的面容严肃的女性。……我说,剑山真的是用来放置在肩膀上的东西吗?

    「家元。」

    双肩扛剑山的女性呼唤了家元。女性向莉雅丝姐姐她们送出凌厉的视线,全身渗出气焰。不是等闲之辈,希望别出什么事才好。

    「啊啦,特蕾维安(日语トレビアン=法语très bien=英语very good)桑。这气势相当不安稳呢。」

    听到家元的话,双肩扛剑山的女性露出了无畏的笑容。

    「是的。我对这些新面孔有兴趣。释放出了很不错的气焰呢。」

    女性站在莉雅丝姐姐她们面前打招呼。

    「我是爆闪流四天王之一,叫做特蕾维安铃本。红发的小姐,能否较量一下?」

    「「「——!?」」」

    突然下达的挑战书!入门还不到十分钟,莉雅丝姐姐就受到了门下生——而且是高徒的约战吗!

    这是因为莉雅丝姐姐她们的气场远非寻常人可比吧。

    莉雅丝姐姐先是吃了一惊,然后很快理解了状况并露出强势的笑容。

    「嗯嗯,如果我可以的话,请前辈务必指教。」

    啊啊,莉雅丝姐姐一直以来对这样的挑战都是兴致勃勃地照单全收的。

    「家元,这样没问题吗?」

    莉雅丝姐姐问家元。

    家元爽朗地笑了起来,仿佛对弟子们的嬉戏乐在其中。

    「呵呵呵,真是个让人头痛的弟子呢。——请多关照,插花的一切事务中新鲜度都很重要。有些事只能通过花器来理解吧。」

    莉雅丝姐姐和女性高徒彼此互瞪,空气中擦出火花。

    这种情况下莉雅丝姐姐是绝不会退让的……嘛,反正不是互相杀戮,就在这里看一看事态发展好了。

    就在我想着这些事的时候,莉雅丝姐姐和女性高徒的插花……对、对决(?)的舞台已经整理好了。两位在花器——尺寸巨大的剑山前对峙。

    一畳(日本长176CM,宽88CM的面积计量单位)大小的剑山。到底会发展成什么样的插花大战呢?

    周围的弟子们一片骚动喧闹,都进入了观战模式。——此外,丝格维拉桑也要和另一位弟子较量,那边的人也聚集起来了。

    家元向莉雅丝姐姐和女性高徒进行确认:

    「使用的花器是剑山。这个剑山是有名的灵媒师用刀锻冶打造特别制成的,每一片剑刃上都寄宿着灵气,交互通过『帅气(イケる)』的各种各样的操作就能发挥其效力。因为是初学者,所以请吉蒙里桑先手。」

    灵媒师……灵气……?事到如今,我觉得花道已不仅仅是由两个单字连起来的简单词汇了。

    不安感持续增大之际,莉雅丝姐姐她们插花使用的花朵用桌子装载过来了。

    准备好的花……虽然这么想,但是除了花之外还放置着蔬菜和水果……

    剑山准备好了,花准备好了,对阵双方都跃跃欲试。经过确认后,家元叫道:

    「作法开始!」

    一接到开始的信号,莉雅丝姐姐马上行动。看着桌上装载的花朵……水果、野菜,视线盯住其中某处。

    「决定好了!看我的!」

    把选中的插在剑山上。

    那个瞬间,弟子们掀起了声浪,家元念叨:

    「——竹笋!」

    没错,莉雅丝姐姐的首选是——竹笋!剑山突刺入竹笋的一幕真是个超现实场景啊!

    突然就上竹笋!……这,这还算是插花吗?

    但是,莉雅丝姐姐的一手(?)使女性高徒——脸上浮现了汗珠。看起来是出乎预想之外的尖锐手段。

    家元一副感动的样子。

    「……起手是竹笋。前所未见,真是大胆的一插……很帅气哦!莉雅丝桑40分!」

    不知道什么时候准备好的记分牌翻动了!

    ——这个,是积分制吗!?

    ……实在令人惊讶。花道的设定我越来越摸不着头脑了……

    女性高徒懊悔之余,也英勇地伸手拉动桌子。使用准备好的工具铗子,以眼睛捕捉不到的手势进行着某种操作。

    「感谢这锐利的一插!但是,反正是初学者所谓的生手中头彩!单纯是运气而已!见识一下真正的花道吧!轮到我了——!」

    气势十足的女性高徒双手抱起某物往剑山上一放!

    那是水果中的——圆圆的大西瓜!西瓜被剑山插中的瞬间,“啪”地一声如鲜花般盛开成了八等份!

    『哦哦!』

    欢呼声上扬了。高徒的一手让家元、周围的弟子叹服不已的样子。

    「——西瓜!而且,插入剑山的瞬间割开的造型处理得非常漂亮!就像夏天中午过后母亲给我们的桌子送上的切好的西瓜!预先在西瓜里做好了切口,所以才分割得如此美妙……!很帅气哦!特蕾维安桑也是40分!」

    和莉雅丝姐姐同分了!先前女性高徒使用铗子,是为了插入剑山的瞬间达到那个效果啊!

    ……啊,想不到这个流派还挺深奥的?不不,冷静下来!不要被这个地方的空气吞噬掉!用竹笋和西瓜来插花什么的怎么想都很奇怪!

    ……这个时候如果是一诚君的话肯定会大声发出质疑了吧……!现在真是怀念他尖锐的吐嘈!

    ——在竹笋和西瓜的插花对决旁边!

    丝格维拉桑参加的插花对决也诞生了奇手!

    「怎,怎么回事!剑山上居然插玩具!」

    困惑的弟子们发出这样的声音!把视线移过去——剑山上放置了机器人模型!

    丝格维拉桑正了正眼镜,如此述说。

    「不,这不是玩具。这是弹模。弹钢的模型,简称为弹模。拿玩具一词来概括形容这些类似物,太肤浅了——」

    哎呀呀,开始讲解了。……一诚君曾经有次和丝格维拉桑聊天,一直在说机器人动画的相关话题。第二天,他那憔悴的身影在记忆中留下了强烈的印象。

    莉雅丝姐姐、丝格维拉桑插花的情景看在眼里,苍那前辈转过头来叹了口气。

    「……再一次让我觉得我错了……莉雅丝和丝格维拉乐在其中……这也算是花道的现状吧。」

    「是,是啊……」

    我只能这样说。我和另外两位骑士面对这种状况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

    这里、这些毫无疑问是不对的,但是莉雅丝姐姐和丝格维拉桑似乎非常享受——脸上的表情比任何时候都要认真。

    我们还在困惑之时,莉雅丝姐姐的插花对决产生了变化——

    「这是怎么了!」

    「太厉害了!大家都来看一下!」

    这样的声浪上升了!

    看向那边——什么!剑山上生长出了挺拔的竹子!那是莉雅丝姐姐第一手插下去的竹笋!

    家元全身震颤,发出了感叹的声音。

    「……莉雅丝桑插的竹笋,在剑山发出的灵力和莉雅丝桑自身的能量沐浴下茁壮成长了……这是奇迹……简直就像刺向天空的一杆枪……」

    还,还有这种事吗。那个剑山,到底是用什么做的啊……

    家元喊道:

    「再也没有比这更精彩的一战了。——这场比赛,胜者是吉蒙里桑!」

    『漂亮!』

    弟子们中间涌起了欢呼声和拍掌声。看、看起来,莉雅丝姐姐赢了(?)……

    女性高徒懊悔之余,向莉雅丝姐姐鼓掌表示认可。

    「……干得好。不过,我是四天王中最弱的一个。在此之后等待着的将是另外三位的插手……」

    女性高徒说着这样的话!

    ……难,难道,要和四天王全员都比上一场吗……

    「不管谁来挑战我都会接受的!这也是一种修行啊!」

    莉雅丝姐姐好像因为这场胜利而充满干劲。

    苍那前辈忽然微笑起来。

    「看到了吧,木场君。莉雅丝,真的非常高兴,非常开心……比任何时候都认真……那孩子,特别希望新娘修行成功吧。会这么想,就是她正在热恋中的证明。见到她这样,同为女性,稍微有点羡慕呢。」

    没错,莉雅丝姐姐是认真地和一诚君相恋。正因为如此,不管这个花道教室有多么不对劲都认真进行学习,想成为一位不管走到哪里都不会失礼的伴侣。

    ……在背后默默地支持这样的莉雅丝姐姐也是作为『骑士』……不,作为『弟弟』的我努力要去做的。

    「我们也参加吧。」

    我邀请另外两位骑士一起体验这非常规的花道教室。

    就是这样,莉雅丝姐姐她们和我们三名骑士,为了尽可能领会花道的神髓,在花道教室……不,花道道场进行了学习——

    之后某日。

    我在兵藤家叨扰时,一诚君似乎被玄关的花台上放置的插花吓了一跳的样子。

    放置的插花是——剑山上插着竹笋!

    一诚君问莉雅丝姐姐:

    「那、那个,莉雅丝,玄关的花台上放置的是……」

    莉雅丝姐姐微笑着抚摸竹笋。

    「嗯哼哼,很帅气吧?这是花道学的东西。主题是『第一手竹笋』。花道果然是非常深奥。我打算挑战全部流派!」

    莉雅丝姐姐燃起了挑战精神。这样一来,不管走到哪里都会拿出这个劲头吧。

    ……无论如何,作为『骑士』、『弟弟』的任务还在继续着。但是莉雅丝姐姐似乎很开心。这也是和平的一种形式吧。

    尽管如此,苍那前辈下次介绍的看起来是非常普通的地方,应该可以放心了。

    ……但是,我自己陪同着莉雅丝姐姐,把新娘修行的技艺一项项都记住了,那么到底在哪里才有施展机会呢?

    作为男子,这是惟一让我烦恼的事情。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