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卷 毕业典礼的吉蒙里 Life.5 上吧,赤龙帝队!

    国际大会开始之后过了快要十天——

    「燚诚之赤龙帝」的成员聚集在兵藤家的我——兵藤一诚的房间里。大家都一脸凝重。

    所有人都看著电视上的冥界新闻。

    ——因为新闻正在介绍我们。

    这个单元介绍的是刚开始的国际大会的比赛,现在正好提到了我们。

    『众所期待的冥界的希望之星「燚诚之赤龙帝」队,从预赛开始到目前为止三场比赛都获得了胜利,但意外的在比赛当中可以见到露出破绽被对手攻击的状况,许多人都表示对于如此出乎意料的结果感到失望,一般民众和专家的评价都不太正面——』

    电视上播放著我们的比赛状况。我们目前为止打了三场,全部都获得了胜利,但是……

    影片里的我们,被实力低于我们的队伍出奇招攻击破绽,或是遭受出乎意料的反击,内容无法称得上是完全胜利。原则上,我们对上的是恶魔、人类的异能力者、兽人等队伍,都赢了。

    报导为了哗众取宠,专门剪辑我们表现不佳的片段在电视上播放。

    像是我的攻击落空、洁诺薇亚遭受来自死角的攻击、伊莉娜违反了特殊规则而遭到处罚的场面等等。

    接著,电视上出现的是一般民众。

    他们也带著复杂的神情回答访问。

    『因为他很快就成为上级恶魔了,我原本也很期待他的表现。看来,还是运用他的「国王」莉雅丝公主的运筹帷幄够厉害吧。』

    ……其他也不乏因为犯规而受罚,或是在一面倒的战况下输掉比赛的队伍啊。就只有我的队伍被这样报导。

    再来访问到的是一对母子。小朋友手上还拿著「胸部龙」的人偶。

    『我儿子很喜欢「胸部龙」所以我也和他一起加油,但是总觉得一直看得很胆战心惊……看其他新生代恶魔的比赛还比较能够放心。』

    接下来换那个看似我的支持者的小朋友说话了——

    『我觉得……「胸部龙」的游戏,不太好看耶。因为,他一直到处跑来跑去,轰隆光线也一直没有打中。而且,他也没有一直说胸部胸部。』

    真是批评声浪不断啊。

    ……故意挑众所瞩目的我们出来报导,然后还做到这种地步啊。我都想憎恨媒体了。居然连小朋友的意见都拿出来播……

    镜头回到摄影棚内,主持人询问专家。

    『在使用一般规则,可以硬拚的比赛当中能够大放异彩的他,在采用了任何一点特殊规则的游戏当中动作就会变差。在实战当中屡获殊荣的兵藤一诚,看来对于排名游戏这种不同于实战的竞赛感到相当困惑呢。』

    专家一面叹气,一面说了。

    『你啊,那还用得著说吗,他可是以硬拚著称的莉雅丝•吉蒙里对当中最具代表性的力量型选手耶。这样的他带领的队伍,不擅长应付的规则当会更加显著。而且,同属力量型的洁诺薇——』

    蕾维儿没有听专家把意见全部说完就关掉了电视。

    「看了也无济于事。」

    洁诺薇亚一脸凝重地说:

    「……刚才要提到我了对吧?」

    「嗯,而且一定会是一连串的批评炮火吧。」

    伊莉娜不住点头。

    蕾维儿为刚才的电视报导做了总结。

    「他们说的都是事实。不过,我们把舆论的批评放在心上也没用。还是转换一下心情吧。在开始之前我应该已经说过了,为了进入决胜锦标赛,获得多少胜利并不是绝对的条件。」

    「重要的是等级分有多少,对吧?」

    听我这么说,蕾维儿点了点头。

    「能够进入决胜锦标赛的,只有在预赛结束的时候排名在前十六名的队伍。排名是照等级分的高低排序。等级分赢了会增加,输了会减少。换句话说,高分和打了几场比赛之间不见得会划上等号。如果一直反覆有赢有输的话,分数并不会变高。」

    无论是赢是输,只要最后可以得到高分,进入最后的十六队里面就可以了。这点在大会开始之前和木场他们闲聊就已经谈过了。

    蕾维儿继续说了下去:

    「预赛刚开始的这个时期,所有的比赛都是玉石同匮。因为等级分大致上都是一样的,意义比较偏重在试水温。真正开始出现差距的时候会在中期。到时候上位队伍开始固定下来,那几队就会开始争夺进入决胜锦标赛的席次。」

    虽然我刚才说无论是输是赢,但是强队的胜场数自然会变多,分数比起弱队自然会出现差距。而这样的差距会在中期变得更为显著。

    罗丝薇瑟如此补充:

    「到了后半,可能会有强队开始故意不出场吧。」

    蕾维儿也认同她的说法。

    「因为队伍的数量多,根本不知道会对上哪支队伍。要是碰上自己不擅长对付的队伍又输掉的话,反而会让好不容易赚到的分数变少。既然如此,不如维持当时的分数作为队伍的最高点,接下来只需要等待预赛结束就可以了。后半,在进入锦标赛的席次开始底定之后,或许才是最难突破的时候吧。」

    刻意避免出赛也是战略之一喽。也对,进入前十六名之后再做出扣分的举动也没有意义。体力也不是用不完的。

    蕾维儿竖起一根手指。

    「这次大会最重要的,就是这支队伍该在什么时候拚上全力。我们不可能永远保持体力、气力都最为充沛的状态在预赛期间内从头打到尾。既然如此,就应该看准何时该力拚突破预赛,在那个时候一口气赚取分数才对。用不著说,应该避开的战斗当然得避开。」

    最应该避开的就是和各个都比我们强的神级选手战斗,但是以大会的系统而言难免会碰上。到时候就得好好评估队伍的状态再决定怎么办了。

    蕾维儿如此告诫我。

    「一诚先生,不可以想著要赢过所有人喔。情感上,无论是来自任何人的挑战你应该都会想要接受吧,不过队伍有其极限,要是全都接受了只是自取灭亡。只会平白被扣分罢了。既然身为掌握全体队员性命的『国王』,选定应该面对的比赛也是『国王』的职责。应该拒绝的时候,即使扼杀自己的心,也应该要拒绝。首先要以进入决胜锦标赛为目标才行。」

    我们队上的军师连我的心理也瞭若指掌呢。

    我耸了耸肩。

    「是啊,我明白。既然大家的性命都掌握在我手中,我就不会乱来。我也希望自己有足够的器量,在觉得苗头不对的时候退一步。可是——面对明知道有机会的比赛就应该要上前迎战而不能逃避,否则就不像我……不像我们了对吧?」

    我如此询问队员。

    洁诺薇亚举起手,用力点头。

    「不愧是一诚。你说的没错。有机会的时候就应该一举出击。」

    化为迷你龙,我们的「士兵」——爆华,带著感动的泪水说:

    「这样才是我的主人!喔喔,就是要这样,我成为赤龙帝的臣子才有价值啊!」

    无论我说什么、做什么,这个家伙的回应全都会感动到很夸张的地步,害我经常因此乱了套……

    在我成为上级恶魔,开始寻找队员之后,无论前往任何地方,这个家伙都会现身,一次又一次对我低头恳求,说什么无论如何都想在我麾下战斗,不奢求成为正式的眷属,只希望能够以臣子的身分跟著我。

    既然它都说成这样了,我又怎么能够视若无睹呢。而且它还是我的大恩人——坦尼大叔的儿子,总不能断然拒绝吧。所以我并没有收它当眷属,而是让它以臣子的身分入队。

    ——这时,伊莉娜问我:

    「对了,我们队上的『皇后』……维娜小姐好像没来耶,她平常在忙什么工作啊?她是恶魔对吧?」

    洁诺薇亚也跟著附和。

    「我们是在一诚的介绍之后才开始跟她来往的,感觉是个很神秘的人物呢。实力看起来倒是货真价实就是了。」

    没错,我们队上的「皇后」……戴著面具的女子,维娜•雷斯桑,是个恶魔。

    她基于某种理由出现在我身边,在各种因素交互作用之下成了这支队伍的「皇后」。

    她不是我的眷属,纯粹只是这次大会的队员。

    罗丝薇瑟也表示了些许的不安。

    「……和她见过面之后,我也和她聊过几次,但她就是不肯透露自己的真实身分,让我感到有些困惑……不过她好像对排名游戏有点心得呢。」

    这、这个嘛,我见到她的时候是在三月中下旬——正在找队员的时候,眷属和其他队员第一次和她见面已经是进入四月之后的事情了。面具底下的真面目对于队员们还是秘密。目前知道她的底细的人,还只有我——和蕾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