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卷 自由上学的路西法 The remaining hopes.

    接下来要告诉各位的,是被视为最高机密的对话。

    距离人称「邪龙战役」的战斗,过了几天之后。在一处沙滩上,有著两道人影。在夜空中照耀著那处沙滩的天体──有两个。这里是阿杰卡•别西卜以「某个地方」为模拟主题而创造出来的空间。

    细碎的波浪奏著令人心旷神怡的乐音,两道人影──妖艳的魔王阿杰卡•别西卜与呈现出天真少年外貌的破坏神湿婆,在这样的环境之中围著桌子坐著。

    两人在夜晚的沙滩上,围著桌子展开密谈。

    湿婆说:

    「牺牲惨重──不过,这样应该就能得到短暂的和平了吧。三大势力的领袖群、奥丁、宙斯祂们的决心,我都见识到了──好吧。在他们回来之前,我也来保护这个世界好了。」

    阿杰卡问湿婆。

    「这样可以吗?你从阿撒塞勒前总督那里接受的请托,应该是在666可能前往异世界的情况之下,阻止它那么做才对……」

    没错,湿婆原本和阿撒塞勒谈好的约定是这个。

    ──但是,对于湿婆而言,阿撒塞勒他们的行动,刺激了他的美学。

    阿撒塞勒等人身为领袖群,这次的行动引发了一些批评、担忧的声浪。有人说那是没有想过后续效应、不负责任的行动,也有人担心在隔离领域无法抑制666的情况,族繁不胜枚举。

    但是,对于湿婆而言,领袖群的行动完全值得赞赏。

    「保护这个世界──如果没有这种决心的话,对祂们也很失礼吧?而且,梵天和毗湿奴也叫我务必要留下来当今后的抑制力──对了,冥界那边现在的状况怎么样?」

    「是的。以目前的状况来说,在首都莉莉丝──」

    从战后处理开始,两人还谈论到人类世界。

    「对人类世界造成的损害也无法忽视,但是在各势力众神行神迹之下,似乎已经恢复到一定程度了。」

    正如阿杰卡所说,遭到666与邪龙们破坏的人类世界自然景观,在神祇的力量之下已经得到了修缮。逝去的生命……这点今后该如何处理,也是各势力即将面临的难题。

    此外还有其他问题。就是这次事件已经透过影像纪录在人类之间扩散了。非人的存在被拍得一清二楚。

    湿婆说:

    「崇拜我的阵营的领域,已经透过人类阵营的统治者安排好,对影像纪录加以删除、假造等处置。这么做或许有其限度……但是这次事件当中有太多人类不应该知道的事情了。其他势力应该也一样吧。一旦人类世界的平衡瓦解,对神话体系也会造成影响。这点绝对要避免才行。」

    阿杰卡也同意了。

    「我们这边的势力也和天界合作,进行和你们那边一样的处置。想要完全删除大概很困难就是了……」

    影像本身,看在一般人类的眼中,就像是电脑动画绘制而成的怪物电影场景。也有很多人如此断定。

    话虽如此,许多人类都察觉到「发生了某种重大事件」。尽管众人误以为是「某国进行的军武试射」或「恐怖攻击」之类的事件,这次的影像纪录今后还是会低调而长久地留在人类世界吧。

    然后,阿杰卡与湿婆谈论彼此阵营今后的计画之余,话题终于进入这次的核心。

    湿婆毫不顾虑,直截了当地说了。

    「到头来,李泽维姆和邪龙……至少阿日•达哈卡与阿佩普是这样,他们对那个地方似乎有某种程度的知识对吧?」

    阿杰卡点头承认了他的说法。

    「是啊,看来他们至少得到了情报。不过,就连我也得到了足够的知识,能够像这样重现那个地方的一部分。」

    「你的情况,是透过神灭具接触了那个地方对吧。应该没有被他们那边发现吧?」

    「至少我接触的时候没有穿帮。为了避免穿帮,不清楚的事情也很多就是了。」

    阿杰卡毫不掩饰地如此宣告。

    「……不过,『他们』很可能迟早会攻过来。在二天龙与洛基交战时与那位神祉的邂逅,再加上这次的事件,『他们』应该已经察觉到这边的存在了。」

    魔王拿出整理好的报告,放在桌上。

    报告的封面上写著「Top Secret」。

    阿杰卡继续说了下去。

    「这是阿撒塞勒前总督在前往隔离领域不久前留给我和能够信赖的少数VIP的报告。报告当中记载的是某个调查结果。」

    湿婆拿起报告,随意翻了起来。他露出前所未见的表情,显得莫名认真。

    阿杰卡对看著报告的破坏神说:

    「──李泽维姆将与这边相关的各势力转移术式传送到那边去了。另外,在我们收回来的阿格雷亚斯之中,也留有他和对方曾经数度交换情报的迹象。」

    「……原来如此,不是物体,而是只将情报送到那边去啊。而且送过去的偏偏还是有关转移的情报。他希望那边的人可以分析那些情报,跳过伟大之红,转移到我们这边来啊。那个恐怖主义的结晶,死前还先散布了各种恶意的可能性啊……能做到这种程度也只好为之惊叹了。」

    李泽维姆和阿日•达哈卡、阿佩普,他们尝试和异世界通讯,而且还成功了。不仅如此,最夸张的是,他们还传送了带有挑战意涵的宣言,以及这个世界的各种转移手段的相关情报到那边去。

    简单的说,就是找个人痛骂了一番之后,还将有办法来到自己家里的各种交通资讯全都传给对方的疯狂举动。想法本身就很不正常,说穿了就和人类世界的年轻人在社群网站上当小白没什么两样。问题在于涉及的范围大到行星规模的程度。

    那个前路西法的儿子,不只是自己想发动战争,更希望能够将其他生物也全都卷入战争当中。

    李泽维姆是不折不扣的恶意结晶,死后仍然留下深刻的伤害──

    阿杰卡带著心情复杂的神情表示。

    「李泽维姆送过去的术式经过那边的解析,直到能够突破次元之壁所需的时间……阿撒塞勒前总督与我们别西卜方面计算出来的结果显示──距今约三十年后,来自『异世界』的使者将抵达我们这边。」

    听了这项情报,湿婆也只能笑了。

    「还真快啊。对我们超自然存在而言,那只是一转眼之间罢了。」

    「是啊,瑟杰克斯和阿撒塞勒前总督直到临行之前也都非常担忧今后的状况。他们都担心,那个世界的邪神,恐怕确实是邪恶的……」

    「与异世界的众神展开战争啊──不过……那件事还要过一阵子才会发生。比那个令我更在意的是──」

    「──因陀罗,也就是帝释天对吧?」

    即使预知了异世界将有敌人来犯,遗留在各势力之间的芥蒂依然尚未化解。

    尤其是思想和希腊神话的黑帝斯一样危险的帝释天──也就是因陀罗。

    湿婆摸著下巴说:

    「各势力的领袖都消失了,现在正是大好机会。那个战争之神应该会这么觉得吧。毕竟,他是个彻头彻尾的『战争』之神。有个三十年的空档,够他出手了。」

    破坏之神在这么说的时候,隐约显露出喜悦。看似少年的这个神祇,同样也是享受战斗的超自然存在。

    像是想要呼吁他自制似的,阿杰卡说:

    「……在这个状况之下爆发大型战争的话,考量到今后的事情,只会带来破灭。」

    湿婆耸著肩说:

    「以梵天与毗湿奴为首,我们这边也送了好几个神出去。要是和因陀罗展开战争的话,对人类世界应该也会造成重大的影响吧。毕竟,因陀罗也设想到会有那样的一天到来,不断在壮大自己的阵营。」

    没错,在各势力当中号称最强的印度神话,也将三大神祇当中的两名派去和666展开长久战斗了。

    印度的主神,现在只剩下湿婆一位。

    正因为如此,那个战争之神更可能认为不会有人从旁妨碍,而对湿婆出手。因为,那个因陀罗,视湿婆为最大的眼中钉──

    「真是伤脑筋啊。」

    湿婆如此表示,但表情看起来一点都没有感到困扰的样子。

    为了转移话题,湿婆对阿杰卡说:

    「你们那边也该加紧准备『世代交替』才对。在皇帝彼列的坦承之后,冥界高层已经够混乱了对吧?这是个好机会,应该藉此改革才对──就导入那个『七大魔王』制度吧。听说你有个构想,要依循七大罪建立制度对吧?」

    「没错,这次我想跳脱恶魔阵营,将处于同盟关系的各势力领袖群的投票也纳入考量,选出魔王人选。名额有路西法、利维坦、阿斯莫德、彼列,再借用番外恶魔的家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