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卷 自由上学的路西法 Determination.

    时间回到666复活的两周前──

    瓦利•路西法独自前往欧洲的某个国家。目的地是位于远离城市的山区的某个恬静的乡间小镇。

    瓦利从远离村落的半山腰,透过高倍率望远镜,观察著某个地方。

    他正在看的──是在这个国家的乡间小镇随处可见的独栋房屋。望远镜对准了正在整理庭院的中年女性。年纪大概四十多岁吧。是一位黑发美女。

    瓦利在被阿撒塞勒收养,提升了自己的力量之后,便一直寻找著两位血亲。一位是可恨的祖父,李泽维姆。另外一位则是──

    瓦利认真地看著女子的一举手一投足。

    他所寻找的──是亲生母亲。

    不久之前,神子监视者透过北欧势力联系了他。

    ──他们找到瓦利的母亲了。

    瓦利的母亲,在瓦利投靠神子监视者之后没多久,就被瓦利的父亲消除记忆之后拋弃了。几经辗转之后,现在就像这样,在远离都会的小镇开始新的人生。

    ……瓦利回想起和母亲一起生活的时候。也就是他遭受亲生父亲和祖父严重虐待的那个时候。

    母亲好几次想保护他。可是,母亲是人类之身,父亲只是逢场作戏才生下了他,祖父则是魔王之子,种种因素加在一起,导致母亲完全帮不了瓦利。

    在他被欺凌完之后,母亲偶尔会照料他的伤势……不过他后来才知道,这样会轮到母亲遭受父亲暴力相向。在他的记忆当中留下深刻印象的,只有母亲哭泣的表情。

    年幼的他不再向母亲求救。要是他求救了,母亲又会被父亲殴打。与其让母亲落泪,不如自己承受。所幸,他天生拥有路西法以及白龙皇的力量,比起一般的小孩耐打得多。

    母亲的幸福,就是不要和自己扯上关系。年幼的瓦利想通了这个道理。

    尽管如此,母亲给他的些许温情,他依然记得非常清楚。

    在李泽维姆和父亲不知道的时候,母亲会煮义大利面给他吃。要是调味和香气太重的话会被瓦利的父亲发现,所以只加了胡椒和盐,味道相当清淡。尽管如此,瓦利仍然觉得那种义大利面比任何东西都还要美味。他打从心底觉得那种细长的食物好吃到不行。

    瓦利和母亲不常对话。虽然不常对话,但是如果能够再见一次面的话,他有一句话想告诉母亲。

    他想说的不是爱、不是他们的母子关系、不是想一起生活,都不是这些。自己活得很好──他想说的就只有这件事。

    实际上,随著力量逐渐增强,瓦利也越找越意兴阑珊了。因为他知道,自己变得越强,对于身为正常人类的母亲来说,瓦利•路西法这个存在就越是异常,她根本无法承担。

    而且,要是自己找上了母亲──以李泽维姆为首,有很多闲杂人等会盯上她吧。不如说,目前为止都没被李泽维姆他们发现还比较令人惊讶……或许是他们一心只想著异世界,对普通的人类女子一点兴趣都没有吧。

    忽然间,令人难以置信的景象映入瓦利眼中。

    ──年幼的小男孩与小女孩,奔向母亲身边。

    ……小男孩和小女孩长得和自己有些神似。瓦利马上就明白了。

    ──那是自己的弟弟和妹妹。

    她大概和人类男性结婚,组织了一个家庭吧。她终于得到了平凡的家人。

    母亲和小男孩小女孩一起笑了。笑得开朗、笑得开心,笑容是那么的温柔。

    ──对不起,妈只能准备这种东西。

    无意间复苏的记忆,是自己大口吃著清淡的义大利面时,母亲对自己道歉的脸孔……那个时候,她看著自己的表情是那么悲伤。

    但是,透过望远镜看见的她……看起来非常开心。非常幸福。

    光是这样看著,瓦利心中就涌现一股温暖、柔和的情感。

    瞬间,他把小男孩看成了自己。他不禁想像著,笑著和母亲说话的自己──

    ……如果自己生在一般家庭的话,是不是能像那样和母亲一起笑著生活呢……?

    ……………………

    …………瓦利轻轻放下望远镜。

    ──回去吧。

    瓦利决定不去见母亲,离开这里。自己不能见母亲。更不可能见弟弟妹妹。自己属于非人类那一方。一旦见了他们,只会破坏那幸福的生活。

    转过身去,头也不回,瓦利一步又一步,远离那个小镇。

    瓦利•路西法有个远大的目标。那就是变得比任何人都还要强,成为「真白龙神皇」。

    变得比虐待自己的祖父、比父亲、比任何人都还要强。将自己与生俱来的天赋发挥到最大的极限。

    但是现在,那个目标又多了一项附加条款。

    ──唯有他们母子的平稳,一定要守住。自己要全力保护他们,直到他们顺利安享天年为止。不,就连他们的小孩,还有小孩的小孩们,也要保护。

    自己不像兵藤一诚那样,能够说出要拯救众多居民的那种过于其分的话。自己也不是那种人。

    但是,唯有那仅仅一个家庭,自己一定要守护住。瓦利在心中如此发誓──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