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卷 自由上学的路西法 Life.Ba’al 狮子大王─Great King─

    不记得是从何时开始──

    这座巴力城开始让自己感到喘不过气来──

    在一次又一次剧烈地摇晃的城内,与卫兵一起走在通道上的,是巴力家现任宗主的次子──麦格达兰•巴力。

    二十几分钟以前,这座巴力城遭受反叛者的袭击。当时,他正在和己方的政治家讨论大王阵营为了对付666该如何调度战力。

    领主的城堡多半位于各领土的中心,而巴力城在其中也算是数一数二坚固的城堡。理由是有超过五十层的防御结界包围著城堡。

    直到目前为止,这座城堡未曾遭到侵略。即使是在与旧政府交战的时候,这座城堡也从未受到侵略。

    ──然而,这座城堡现在面临了危机。

    城堡遭受了穿透结界而来的攻击。从通道的窗户,可以看见正在庭院里对抗贼人的卫兵。

    卫兵们一一遭到戴著面具的贼人们屠杀,毫无抵抗之力。既然连巴力的精兵也完全无法对付对方,可见袭击而至的敌人是相当强大的高手。

    同时,种植在庭院里的种种美丽的花卉也随之飞散。

    ……巴力被盯上的理由是什么?

    ……理由这种东西,越想只会找到越多。不过,说到最近的一件遭人怨恨的事情……恐怕,是有关「国王(king)」棋子的事由,以及排名游戏的弊端吧。

    前面那件事姑且不论,麦格达兰自己或多或少也有察觉后面那件事。只是,他并没有参加游戏,就算真的有弊端好了,游戏本身也营运得相当顺利,所以他并不觉得那是个问题。既然平民都被蒙在鼓里,他认为这就不会产生任何不利情事。

    ──只不过,他完全没想到冠军居然会主动告发这件事。

    就在他们走过走廊,转弯的时候。一个散发出异样气焰,身穿漆黑全身铠的人出现在他们眼前。

    围著麦格达兰•巴力的卫兵们全都举起武器……但麦格达兰知道那个穿铠甲的人是谁。麦格达兰伸手制止卫兵们。

    「……你是苍那大人的眷属对吧。」

    没错,麦格达兰是从相关资讯当中得知,苍那•西迪的眷属当中有个原本是人类的「士兵(pawn)」,得到了装备漆黑铠甲的能力。

    苍那•西迪的「士兵」──匙元士郎收起头盔,露出原本的面貌。

    「你是塞拉欧格老……继任宗主的弟弟对吧?我是苍那•西迪眷属当中的『士兵』。我来替你助阵了。」

    看来,是和哥哥──和塞拉欧格一起战斗的「D×D」成员,赶来拯救巴力的危机了。

    「……是『D×D』啊。没想到会是你们来救我啊。」

    从立场来说的话,这怎么想都是一种讽刺。

    不过,听见这番话的匙只是歪头不解,像是头上冒出了一个大问号似的……

    麦格达兰只说了一声「不过,感谢救援」,便在匙的带领之下,准备和卫兵们一起离开这座城堡。

    麦格达兰的眷属为了镇压心有不满的平民在城镇引发的骚动,正好全都出动了,留在这座城堡里的就只剩下「皇后(queen)」。而那位皇后也为了确保逃生处的安全,离开了城堡。

    父亲为了商讨如何对付666,前往第一代宗主杰克拉姆•巴力的隐居地,母亲则是在两天前便已到疏散地去避难了。

    同父异母的继任宗主──哥哥塞拉欧格,则是以反恐小队的身分巡回各地。

    也就是说,这座巴力城里,只剩下不是城主也不是继任宗主的次子而已。

    被认为比现任魔王还要崇高的大王家现任宗主居然放任城堡无人管理……麦格达兰露出嘲讽的笑。

    没错,父亲总是这样。必须做出决定的时候,一定会到第一代或是上一代宗主的隐居地去请示他们的意见。不仅政事如此,就连家中的大小事,父亲都不曾自己决定过。

    明明行事作风如此,在需要保住尊严和面子的时候,却又毫不留情地拋弃妻儿。

    过去,同父异母的哥哥因为没有遗传到毁灭之力,就被放逐到巴力领的边境去了。

    身为次子的麦格达兰,由于是天生具备毁灭魔力的男儿,在塞拉欧格遭到放逐之后,很快就被推举为继任宗主。

    以继任宗主的立场接受养育的麦格达兰,在年幼时就被灌输了身为巴力的教育。尽管他的战斗力称不上高,既然得到了毁灭魔力,就必须学习如何运用到炉火纯青才行。或许是因为大王家以外的地方诞生了具备强大毁灭魔力的恶魔,他没事就会被拿来和吉蒙里兄妹比较。生活在严苛的教育环境之中,麦格达兰曾经真心憎恨瑟杰克斯与莉雅丝。当他知道就连这些也是宗主们的诡计时,已经是很久之后的事情了。

    然而,有一天,他的世界为之一变。

    同父异母的哥哥塞拉欧格从边境归来,并且表示希望能够将继任宗主之位还给他。

    身为现任宗主的父亲与上一代宗主,都嘲笑塞拉欧格。他们说,不具备毁灭魔力、不够格称作巴力的家伙,说这是什么话。

    宗主将哥哥的发言当成笑话打发掉,却又认为这是正式断绝父子关系的好机会,因此命令麦格达兰对付他。

    争夺继任宗主之位的战斗开始之后过了几分钟──哥哥获得了压倒性的胜利。倒卧在地的,是遗传到毁灭魔力的麦格达兰。

    麦格达兰根本没有发挥的余地。从小锻炼身体能力的哥哥,其速度与力量都远远超越麦格达兰所能想像,他的毁灭魔力根本没有击中对手的可能。

    身为父亲的现任宗主,以看垃圾般的眼神望著倒在地上的麦格达兰。

    在那之后,他们在城内展开了奇妙的生活──

    在城内生活的巴力家成员,有身为父亲的现任宗主,身为第二夫人的麦格达兰之母,身为继任宗主的哥哥塞拉欧格,以及继任宗主之位被抢走的次子麦格达兰这四人。

    无论用餐,还是任何活动,都是由他们四位一起进行。

    即使心中有千百个不愿意,还是将长男立为继任宗主的父亲,仍然为了各种决定而请示第一代与上一代的意见;母亲因为亲生儿子被赶下继任宗主之位,又得和不是她生的长男一起生活,而难掩烦躁的心情。麦格达兰尽管一直接受继任宗主教育,却不得不协助抢走他宝座的哥哥。

    每次用餐的时候,都没有任何对话,四人淡然用完一道道餐点,而且总是母亲先行离席。母亲对丈夫与儿子都感到绝望,并对不是自己亲生的塞拉欧格怀恨在心,却又完全不肯放弃巴力之妻的地位。

    自然而然,除了眷属以外,就没有人会为了政事以外的事情找麦格达兰说话了。他和父亲、母亲也不会在家庭之中对话。不,回想起来,在他以继任宗主的身分接受培育之后,就不曾被父母当成小孩疼爱过。父母完全将他视为「巴力家的继任大王」而重视他。

    ……在贵族孩童们的交流会上,某位公子对麦格达兰这么说过。

    ──母亲大人帮我清理耳朵的时候非常舒服。

    清理耳朵──从出生到现在,都没有女佣以外的人为麦格达兰做过这种事情。

    某位千金表示,她曾经和家人一起去过人类世界的海边玩。

    除了去巴力家拥有的私有地视察之外,麦格达兰不曾出过远门。更别说是和家人一起旅行了──

    家人……家人到底是什么呢?

    这座城堡,是巴力家的城堡。是继承了巴力家血脉的人才能够居住的……家。住在里面的都是巴力家的人……照理来说,那些人应该就是他的「家人」才对。

    自己到底算什么呢?以次子的身分诞生,被拱为继任宗主,然后那个宝座被抢走了,又被众人当成空气……

    喘不过气。不知道自己是为了什么而待在这里──不知道自己该如何自处,开始讨厌待在这座城堡里。

    曾几何时,会找他说话的血亲,只剩下同父异母的塞拉欧格了。

    「最近还好吗?」、「对了,邻近的城镇最近在流行这种事情──」、「『D×D』小队里有个叫做兵藤一诚的男人。那个家伙相当有意思──」……当哥哥像这样对他说话时,麦格达兰只是心不在焉的以「这样啊」、「嗯」、「喔喔」这种单词随口回应。

    麦格达兰承认哥哥很强。因为实在太强了,让他连想要夺回继任宗主之位的气概都提不起来。

    在巴力家长大的他,不知道身为巴力以外的生存方式──

    他唯一比别人优秀的地方,就是对植物懂得很多。从小他就喜欢花草树木。

    巴力城里到处插著一种紫色的美丽花朵。庭院里面也种著那种花。那种花在三大势力的大战所造成的灾祸之中曾经一度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