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卷 出路咨询的彼列 To be infuriated.

    「D×D」成员聚集在兵藤家楼上的贵宾室。

    从奥菲斯的房间来到这个地方来的我──木场佑斗与伙伴们,利用设置在贵宾室的许多萤幕,确认某段纪录影片。

    ──映照在画面上的是那个地下空间。

    既然保管的是前龙王坦尼先生托付给我们的贵重龙蛋,为了防范不测的事态发生自然必须监视,一方面也因为是稀少种,希望能够以影片记录孵化的瞬间,所以才会在那个地下空间设置了好几台摄影机。

    大家同时看著每一台摄影机拍摄下来的所有纪录影片。

    ……出现在画面上的,是一只邪龙突然出现在地下空间当中,而奥菲斯与之对峙,然后……遭到无情蹂躏的一幕。

    ……由于画面实在过于暴力,甚至有些成员无法直视,别开视线。邪龙的行为就是如此残暴。

    ……黑色的鳞片与土黄色的蛇身,是一只细长的蛇形邪龙。光从画面研判,巨大的身躯约莫有二十公尺。尽管是蛇形,它却长著四肢,就连翅膀也有两对。不知道是唾液还是毒液的不明液体不断从张开的大嘴里滴流,再加上那抹令人毛骨悚然的笑,简直丑恶至极。

    看见这一幕,大概是有了什么头绪,罗丝薇瑟小姐一脸嫌恶地摀著嘴说:

    「『外法死龙(Abyss Rage Dragon)』──尼德霍格,是栖息在北欧的传奇邪龙。讨伐了它之后还是会一再复活,是一只非常棘手的龙。由于它的执念之深,相传即使诸神的黄昏──世界末日来临,它也能够活下来……在纪录上,最后一次讨伐它是数百年前的事情。不知道它是自行复活,还是靠圣杯的力量。」

    尼德霍格啊。我也在传说书中读过它。相传栖息在北欧世界的冰之国──尼福尔海姆的邪龙。是一只贪得无厌的龙,总是饿著肚子,饥不择食到会吞下任何东西。

    这样的尼德霍格,不断对毫不抵抗的奥菲斯施加暴力。它以巨大的前脚一次又一次打飞她、踩踏她,也用那张大嘴啃咬她。

    为什么奥菲斯会完全不抵抗呢?理由就是尼德霍格的左前脚抓著的东西。

    ──看似已经昏厥的一诚同学的双亲,就在尼德霍格的魔爪之中。

    阿撒塞勒老师一脸苦涩地说:

    「……看来,他们是先掳走一诚的双亲,才到奥菲斯那里去的。不知道他们在那里说了什么,不过最后一诚的双亲还是被当成人质……」

    没错,影片中突然出现在地下空间的邪龙与奥菲斯对峙,双方不知道说了什么。接著,尼德霍格给奥菲斯看了它握在前脚里的一诚同学的双亲。于是──奥菲斯便松懈了架势,甘于接受邪龙的暴行。

    「……看来它也故意瞄准了龙蛋。真是卑鄙至极……!」

    愤怒到浑身颤抖的莉雅丝前社长一边看著萤幕,一边这么说。

    影片中,尼德霍格好几次都将矛头对准了龙蛋,而每次都引得奥菲斯站到龙蛋前面,保护龙蛋。此时──那只邪龙便毫不留情地反覆施加暴力。看著龙神坚强的表现,大家无不流下不甘心的泪水。

    她是一诚同学的朋友。一定是因为朋友的双亲被抓去当人质,让她心想「要是双亲死了,朋友会伤心」吧。而且,她一直兴致勃勃地守护著「虹龙」的蛋,想必也对那颗蛋有了亲昵之情。

    ──然而这些都遭到敌人利用。邪龙的行动再怎么恶劣也该有个限度吧。

    即使拥有强大的力量,现在的奥菲斯已沦为有限,只要毫不抵抗地持续遭受攻击,势必落到现在的下场。

    「……不过,它是怎么闯进那里的呢?」

    葛莉赛达修女冷静地这么问。

    驹王町附近张设著坚固的结界。那个地下空间也在结界的领域之中,结界的结构并不会那么轻易容许外敌入侵……话虽如此,过去也是有敌人突破结界过,也曾经有对我们怀有敌意的人在结界之外埋伏。这次,恐怕是两者兼具吧。这里的结界遭到突破,离开到结界之外的一诚同学的双亲也被逮到了。

    听说有知名特工在暗中保护出外钓鱼的一诚同学的双亲,但他们也在当地被解决掉了。

    老师答道:

    「……是莉莉丝。奥菲斯的分身与奥菲斯之间……或许有什么连结,而敌人恐怕利用了那种连结吧。无论如何,对方拥有另外一个奥菲斯……这或许是在表示,在有必要的时候,他们还有这招可以用吧。目前已经有人在分析遭到突破的结界了……真是的,身为研发者的我好像不该说这种话,但这个结界偏偏在这种时候特别不中用……!」

    老师眯著眼睛,把头发往上一拨,显得相当不甘心。

    「后来,邪龙就察觉到转移而至的克隆•库瓦赫的气息,打到一半就逃走了。克隆和奥菲斯有接触,并经常前往那里。这或许对于敌方而言也是出乎意料的情报吧。」

    正如老师所说,由于克隆•库瓦赫转移而至,影片中的状况为之一变。尼德霍格在看见克隆•库瓦赫的瞬间似乎大惊失色,看起来相当慌张。我想,它大概完全没想到克隆•库瓦赫会出现在那里吧。

    影片中的克隆•库瓦赫察觉到奥菲斯的变化,瞪了尼德霍格一眼,敌对的邪龙便转移消失,逃之夭夭了。

    纪录影片在克隆•库瓦赫走向奥菲斯,杜利欧先生也出现在地下空间的地方停了下来。

    在那之后,杜利欧先生便将受了伤的奥菲斯送回她在兵藤家的房间里。

    这个情报在传到阿撒塞勒老师的耳中之前,阿杰卡•别西卜陛下的情报网似乎就已经先掌握住了……

    这就是奥菲斯遭到袭击的始末。

    「……………………」

    完全明白了状况始末的一诚同学不发一语──赭红色的气焰默默从他身上涌现。

    一诚同学一直面无表情地盯著萤幕,在影片结束之后也只是默默不语,持续散发出前所未见的沉重压力。

    其震撼力之惊人,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不敢跟他搭话,只能紧张地吞口水。

    最重要的双亲遭到敌人囚禁,甚至双双被当成人质,就连一诚同学相当照顾的奥菲斯也被伤害到遍体鳞伤。

    ──有些领域绝对不容侵犯,也就是所谓的圣域。

    看著眼前的一诚同学的状态,我深深这么觉得。

    邪恶之树──李泽维姆•李华恩•路西法毫不客气地踏进了那个领域,捣乱了一切。

    ──不得触碰龙之逆鳞。

    如果,天龙也有逆鳞的话,会变成怎样?对方将会承受什么样的后果?

    一诚同学──带著失焦的眼神轻声说:

    「………………就是这样吧,瓦利。我终于真正了解到你的心情、你的想法了。」

    忽然,一诚同学看向克隆•库瓦赫。

    「……克隆•库瓦赫,你为什么没有早点到……」

    「……我会去那里,只是为了观察奥菲斯罢了。」

    他这番简短的回答,惹得一诚同学逼近他,揪住他的领子。

    「……你不是一直看著奥菲斯吗!你不是想从奥菲斯身上学习龙是何物吗……!为什么……为什么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

    面对一诚同学的控诉,邪龙只是不语。

    这时,莉雅丝前社长介入其中,分开了两人。

    「别这样,一诚。现在对他兴师问罪也改变不了任何事情啊。」

    莉雅丝前社长冷静地劝说,但一诚同学的气焰不减反增,同时吶喊: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可是、可是……!……可恶,老爸、老妈……!混帐……!李泽维姆那个混帐……!」

    一诚同学开始因为愤怒而忘我了。我能体会他的心情。目前在场的人,多半都受到一诚同学的双亲照顾,也和奥菲斯一起生活。他们三位面临这样的危险,大家也都怒火中烧。就像我……我又何尝不是气愤不已!

    ──但是,不能放任他这样下去。

    这样不行。要是就这样进展下去,一诚同学──会变得和我一样。变得和以复仇为动力,无法看清重要的事物、重要的人的心情那个时候的我一样──

    我抓住一诚同学的肩膀,对他说:

    「冷静下来,一诚同学。」

    一诚同学甩开我的手,整个人贴到我面前,怒发冲冠地揪住我的领口。

    「……你这个家伙,事情都变成这样了还要我冷静……?奥菲斯被揍成这样,就连爸妈都遭人掳走了啊……!」

    「就是因为这样更要冷静。这显然是敌人的陷阱。这不只是要抓走人质,也是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