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卷 总选举的杜兰朵 New Life.

    一切都已告终的战斗领域──

    和我们交战过的武装政变派教会战士们,都放下武器乖乖投降了。

    同时,身为主谋的伊瓦德•克里斯托迪、瓦斯科•史特拉达以及戴多禄•冽冷齐也都答应投降。

    「是我们输了。我们不会反抗。」

    史特拉达老爷爷这么说之后,为了接受审问,他走向专用的转移魔法阵。

    至于华波加……她中了我的真红爆击炮依然活了下来。看来,她似乎是在千钧一发之际展开了新的防御魔法阵。不过她昏了过去,所以当场被我们逮住,现在已经被送往冥界的专职单位了。

    ……打倒华波加之后,我发现了一件事……她的身边,有一小撮紫色的火苗。几濑鸢雄似乎知道那是什么,拿出一个专用的油灯,将火苗装了进去。几濑表示:

    「照理来说,神灭具会自动传承到下一代的持有者身上,不过这个神灭具有时候会凭著自己的意志寻找主人。这次是那个魔女的神器,有时候又会变成别的持有者的神器。听说,这个神器本身有著某个人的意志,具有能够不断换主人的特性。所以要像这样回收,否则它又会到处仿徨地寻找主人吧。」

    据说是这样。

    ……原来还有这种神灭具啊。所谓的独立具现型就是这样吗?也、也罢,像塞拉欧格的狮子也是从斧头变来的……我的和瓦利的也都还在变化。神灭具这种东西就是比一般的神器多了许多隐藏的特殊能力吧。

    话说回来,我的伙伴们真是越来越强了呢……木场的圣魔剑,刀身上已经完全没有一丝阴霾,荡漾在剑上的圣与魔的波动也变得更加华丽。洁诺薇亚在吸收各种经验之后回到最原本的战斗风格,让杜兰朵和王者之剑的力量更成长了一大截。匙的禁手也变得越来越可怕,真罗学姊的禁手听说也很不得了……早早离开这里的亚瑟,也是个相当厉害的剑士。

    再加上杜利欧、瓦利、塞拉欧格的话……要说我们是在紧要关头的时候足以对抗「神」级存在的队伍,好像也不是玩笑话了呢。

    就在我想著这些的时候,经过我们身边的史特拉达老爷爷停下脚步,手伸进怀里掏了掏。

    「我得先把那些东西交给你们才行。」

    他拿出来的──是一叠信封。

    「圣女爱西亚,你还记得我吗?」

    听史特拉达这么问,爱西亚点头以对。

    「记得,我曾经问候过您一次。」

    「嗯,你真的是非常虔诚的信徒,也是非常善良的少女──你收下这个吧。」

    史特拉达递出那叠信封。收下信封的同时,爱西亚仍然显得有些疑惑。

    「这是……?」

    「是你的力量治好的人们写的感谢函。」

    「──!」

    爱西亚顿时语塞……那些是圣女时代的爱西亚治好的人写给她的信啊。

    史特拉达老爷爷继续说:

    「你离开教会之后,依然一直不断有人写信过来。」

    「……为什么要把这些留下来?您大可以把这些丢掉吧……?」

    史特拉达拉起爱西亚的手,露出温柔的微笑。

    「……我在听说你被逐出教会之后,便千方百计想设法找到你的藏身之处……只可惜为时已晚──我深表遗憾。」

    听他这么说──爱西亚的泪水不禁夺眶而出。这个老爷爷──原本是想救爱西亚的吗……!

    「……我……我……!」

    「希望你可以回信给那些寄信的人,或者是直接去见他们一面也不错──这件事我已经交代下去了。你想见他们的话,只要向教会的人说一声即可。」

    看著感动落泪的爱西亚,史特拉达摸了摸她的头。爱西亚嚎啕大哭,哽咽到说不出话来。

    这样啊,爱西亚在教会时代治疗人们的善行──并没有白费!光是知道这件事,就让我也感到很开心!

    接著,老爷爷对战斗结束之后才来到这里的阿撒塞勒老师说:

    「对了,前总督大人。看来,这次也成功揪出跟著我们的叛教之徒了呢。」

    「是啊,多亏有你的协助。」

    听两人如此对话,我一脸狐疑不解。老师见状,特地为我说明:

    「我们明知是李泽维姆那个家伙在煽动这次武装政变。既然如此,就表示教会里面有和他私下联络的背叛者。所以我利用这次和武装政变派打架的机会,把叛徒揪了出来。毫不意外的,华波加闯进了那个领域对吧?这就表示背叛者将进入那个领域的魔法阵术式告诉了那些家伙。这些都在我们的意料之内,所以我们事先做好准备,故意让那个背叛者自由行动,直到确定是谁为止。」

    听老师这样说,应该是已经抓到那个背叛者了吧。

    史特拉达说:

    「这次之所以将武装政变派带来这里,一方面也是为了揪出那个人。真是劳烦堕天使的前总督大人了。」

    那么,老师之前说的,史特拉达老爷爷他们自愿充当武装政变主谋的真相,其中一个目的就是为了揪出背叛者啰……也对,要是有黑暗面留在内部的话,即使这次武装政变落幕,也难保不会有第二次叛乱发生。即使老师和史特拉达两个人没有当面谈过,对此也有某种不需多说的共识是吧。

    老师也不住点头。

    「这不算什么。我不过是趁年轻人打架的时候乘势为之罢了。而且也让我们藉机测试了罗丝薇瑟的结界和封印术啊。」

    罗丝薇瑟也带著自豪的笑容说:

    「能够将入侵者一网打尽真是好了。不过更重要的是,幸好战斗领域没有遭到破坏。」

    刚才我才听说,那个战斗领域的结构似乎已经坚固到非常离谱的地步,也因此才能在我们大闹特闹之后依然存在,没有崩溃……尽管还在研究途中,罗丝薇瑟的封印和结界术已经让老师也佩服不已了。停止运作的大量量产型邪龙也已经传送到各机构,作为研究、调查之用。

    ──这时,史特拉达再次掏了掏怀里,拿出一个小瓶子。

    「阿撒塞勒前总督大人,我有个东西想交给您。这是本次骚动的代价之一,还请收下。对各位不会有坏处的。」

    老师接过小瓶。瓶子里面……装著看似陶器碎片的东西。老师看见里面的东西,震惊得瞪大了眼睛,然后如此低吟:

    「……啊啊,果然是这个啊。」

    「老师,那是什么?」

    听我这么问,老师说:

    「……是圣杯的碎片。正牌圣杯的。」

    『──!』

    听了老师的报告,全「D×D」都震惊不已!不,这样当然会吃惊啊!真正的圣杯的碎片耶!真的假的?

    老师向史特拉达确认:

    「没错吧,史特拉达?」

    史特拉达默默点了头。接著,史特拉达看向莉雅丝和木场。

    「还有,莉雅丝•吉蒙里的『骑士』啊──以赛亚,我听说你还待在设施里的时候,大家都是这么叫你的啊。」

    听见这个名字,木场显得非常惊讶。

    「──!……你怎么会知道这件事?」

    以赛亚……木场还在设施里的时候,用的是这个名字啊?连我们都没听那个家伙说过这件事耶。

    史特拉达继续说:

    「在反覆进行的实验之中,有好几个孩子再也没有回到设施,但这并不表示所有人都已经丧命──其中,存在著唯一一名例外。托斯卡,这个名字你还记得吗?」

    木场一惊,瞪大了双眼,然后接连点了好几下头。

    史特拉达对部下使了个眼色。然后,一名少女就从战士们之间走了出来。是个将一头白发编成辫子,年约十二三岁的小女孩。

    她一看见木场,便像是要压抑涌上心头的情绪似地摀著嘴。

    「……以赛亚?」

    少女问了这么一句。木场甚为惊讶,泪水也接著滑过他的脸颊。

    「…………!怎、怎么会,这、这怎么可能……!你是……托斯卡吗……?」

    「……嗯。」

    史特拉达对说不出话的木场和我们说:

    「唯一的例外,是个拥有坚固的结界型神器的小女孩。她的神器在实验过程之中觉醒,使得巴尔帕等人也无法对她怎么样。即使持有者陷入了假死状态,能力依然没有解除,研究员们迫于无奈,也只能将她藏在设施的密室深处。我们在放逐巴尔帕之后搜索了整个设施,找到了她,但就连我们也无法解除结界。然而,在同盟之后,运用了来自堕天使阵营的技术,总算是成功将其解除。」

    ……竟然还活著!木场的同志还有一个人活著!而且是被教会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