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卷 总选举的杜兰朵 Life.3 拳与剑(carnival)

    终于来到和教会武装政变派决战的这天。

    神秘学研究社成员、西迪眷属、葛莉赛达修女、杜利欧都聚集到集合地点,也就是兵藤家的地下。地点是有转移型魔法阵的房间。

    阿撒塞勒老师和天界工作人员、几濑鸢雄负责后方支援。

    阿撒塞勒老师上前一步,再次为我们说明概要:

    「听好了,这次战斗是和教会的武装政变派打架。地点在这个转移魔法阵的另外一头,是个临时设置的排名游戏用的战斗领域。对方也已经答应了这件事,你们在那里可以打得比在这边还夸张也不成问题。」

    游戏用的领域啊。这样一来就比在镇上开打要安全多了。

    苍那前会长说:

    「战斗将在深夜零时整开始。对方也将使用我们准备好的转移型魔法阵前往该领域。」

    匙也接著说:

    「不过,他们竟然会答应这样的方式啊。无论是在我们设置的领域战斗,还是以我们的转移型魔法阵移动。要是转移的目的地其实是监牢或是结界,又或者战斗领域本身就是个陷阱之类的,他们没想过这些吗?」

    匙说的也有道理。这样的条件显然对我们比较有利,乍看之下确实会让人觉得他们竟然全部接受了。

    阿撒塞勒老师苦笑著说:

    「不然我反过来问你们,你们如果想得到办法可以设计他们的话,真的会这么做吗?不,原则上我有想过,但没有实际执行。总之就是这么回事。对方想必也认为我们不会准备那些花招吧。毕竟,要是事情没在这里彻底解决的话,只会留下更深的祸根。打架就是该直来直往才对。武装政变派已经没有退路了,两大阵营也都非常清楚这一点。」

    所以他们是信任我们才采取行动的意思啊。我们是他们发泄不满的对象、心中不满的元凶……但是,以战士而言、以战斗的对手而言,他们却认为我们可以信赖啊?或许,一方面也是因为史特拉达、克里斯托迪他们两位信任我们,所以跟随他们两位的战士们也相信他们的判断吧。

    老师接著说:

    「……一直让你们负责这种苦差事,真的很不好意思。但是,我不觉得史特拉达、克里斯托迪他们两个会没来由地带著那些心怀不满的战士们到这里来。战士们想对我们发泄心中的愤恨或许是真心话,但官拜枢机的那三位恐怕另有意图……梵蒂冈本部给了我们不少情资。从中可以看出,那些家伙……真的是三个大傻瓜。」

    老师苦笑。笑中隐约带著些傻眼,同时眼神当中又反映出悲哀之色……我想,老师应该已经知道,那个老人和那个大叔这次挑战我们的真正意图了吧。

    听老师那么说,大家一脸顺从地点头。看来,大家都已经下定决心了。

    苍那前会长以眼神示意要真罗学姊进入下一个阶段。真罗学姊以魔力在半空中变出一面大镜子,开始说明。镜子映照出这次的战斗领域的整体构造。

    「领域的原型是驹王町。以驹王学园为中心,这次用作战场的领域重现了半径十公里内的周边地区。这次还请了罗丝薇瑟老师协助建构领域的工作。」

    罗丝薇瑟也参与了战斗领域的建构?正当我感到奇怪时,罗丝薇瑟对大家说:

    「我在这次的战斗领域当中应用了还在研究中的那个对付666用的封印术……希望可以得到好结果……」

    原来如此,用了她正在研究的那个应对666的封印术啊。罗丝薇瑟以独特的理论建构著专门对付666的封印术,就连年底年初的假期都没有休息,不停思索著。阿撒塞勒老师和其他研究员们好像也在协助她……而这次他们还用了战斗领域来做测试是吧。

    ……未知的对手、任何人都不曾见过的野兽……为了对付那种家伙,罗丝薇瑟日以继夜地建构著封印术式,著实令人佩服。这也是因为她是出类拔萃的魔法才女才办得到吧。

    真罗学姊继续报告:

    「对方表示会将中队规模的部队分成两个。主要是分别由伊瓦德•克里斯托迪以及瓦斯科•史特拉达为队长的两个部队。」

    真是简单明瞭。战斗领域仿造驹王町!然后对方会以王者之剑的前任持有者和杜兰朵的前任持有者为中心,分别组成两支部队

    真罗学姊说完,苍那前会长接著说:

    「因此,我们也将配合对方,分成两支队伍。关于人员编制,伊瓦德•克里斯托迪那边将以『鬼牌』杜利欧•杰苏阿尔多先生为中心,加上葛莉赛达修女、紫藤伊莉娜同学,以及参战的『神圣使者』成员;除了匙以外的我们西迪眷属也将负责后方支援。」

    由天使加上西迪眷属对付王者之剑的克里斯托迪啊。

    「如此一来,就是由吉蒙里眷属和匙同学对付瓦斯科•史特拉达的部队啰。」

    莉雅丝如此表示。

    我们的对手……是杜兰朵的前任持有者,史特拉达老爷爷啊。洁诺薇亚……战意开始在她的眼中翻腾。

    「由黑歌、勒菲、刃狗负责你们的后方支援。」

    ──老师如此补充报告。这样啊,后方支援的人员也相当豪华呢……尽管如此,邪恶之树还很有可能抓住些许的疏漏闯进来捣乱,真教人害怕。

    这时有个人往前站出一步──是木场。

    「苍那前会长,我也加入鬼牌那边可以吗?」

    ──!……听了他的要求,大家都相当惊讶。不过,所有人都立刻想通是怎么回事。

    ……想必是王者之剑再次燃起了木场的心火。

    苍那前会长闭上眼睛问:

    「……因为王者之剑,对吧?」

    木场轻轻点了点头。

    「听说克里斯托迪先生是王者之剑的前任持有者?」

    苍那前会长如此询问葛莉赛达修女。

    「是的,尽管已经从第一线退下,不过他是少数的天生王者之剑适任者。听说,他年轻的时候曾经同时使用三把王者之剑,并运用自如。」

    ……同时使用三把啊。弗利德那个家伙也做过类似的事情,不过克里斯托迪八成是耍起来像吃饭喝水一样轻松吧。木场比起可卡比勒来袭事件的时候已经强上好几个层次,但那个大叔依然轻松摆平了他。

    葛莉赛达修女接著又说:

    「在研制王之杜兰朵的过程当中,我们打造了王者之剑的复制品,而克里斯托迪大人也是唯一荣获教宗陛下颁赠王者之剑复制品的一位。」

    「王者之剑的复制品?」

    听我这么问,莉雅丝摸著下巴说:

    「我也听说因为凑齐了七把,便在经过分析之后打造了重现所有能力的复制品。我记得,复制品的力量好像不到正牌王者之剑的五分之一……」

    那么,那个大叔手上的那把剑就是王者之剑的复制品!看来我当时隐约察觉到的那个感觉也是八九不离十啊。

    「史特拉达大人也一样,他手上应该有教宗陛下颁赠的杜兰朵复制品才对。」

    ──葛莉赛达修女又这么说。

    那个老人家也有复制的圣剑喔!……这下子战况可能会比想像中的还要激烈啊……

    木场听了更是强烈表示:

    「……请让我战斗。我想再次超越王者之剑、超越使用王者之剑的人。这不是复仇,而是挑战!」

    教会的高官原本是著名的王者之剑使用者,这或许让那个家伙心中那把火再次烧起来了吧。在木场眼中燃烧的不是憎恨的火焰,而是复杂的心境……那究竟是对自己的愤怒,还是对对方的愤怒,又或者是──

    正当莉雅丝苦思著该怎么回答的时候,有个人从旁插话:

    「──就让他去打吧?」

    一面表示肯定一面现身的,是亚瑟•潘德拉冈。没想到这个男人会出现在这里……不,这次的对手和圣剑有直接的关系,而且瓦利也建议这个家伙参加这次的战斗。这么一想,我就觉得他出现在这里也不足为奇了。

    成为众人瞩目焦点的俊美眼镜青年堆出笑容,对木场说:

    「剑士的心结,只有剑士才能解。对吧,木场佑斗?」

    木场什么都没说。只是,在注视著彼此的两人之间,似乎有著某种将自己托付给剑的人才懂的情愫正在交流。

    亚瑟将手放在自己的胸前说:

    「不知道能不能胜任,不过就由我代替他参加对抗瓦斯科•史特拉达的战斗吧。长久以来,我就一直对号称最强的杜兰朵剑士的那位老人家的力量相当感兴趣。」

    亚瑟要来吉蒙里这边参战啊。这又是一件出乎意料,或者该说完全没有想到的事情。

    听他这么说,莉雅丝重重叹了口气──然后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