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有度中文网>二次元の>恶魔高校DxD> 第十八卷 圣诞节的搞笑天使 Life.2 禁忌之事

第十八卷 圣诞节的搞笑天使 Life.2 禁忌之事

    出了远门却在那个城镇遭到袭击的我们,带着负伤的伊莉娜的爸爸,透过魔法阵一口气跳跃到位于驹王町的,教会阵营所属的医疗设施。

    伊莉娜的爸爸立刻被送去做身体检查。外伤本身已经藉由爱西亚的能力治好了——但是,问题在于受伤的时候侵入体内的邪龙之毒。

    「D×D」的相关人员都聚集在医疗设施当中。

    伊莉娜……则是低着头坐在走廊的椅子上。看样子不只是因为遭到袭击所受到的冲击而已,没能保护自己的父亲,让伊莉娜的内心受到严重创伤。

    「……我没能保护爸爸……变成天使之后,爸爸也为我感到高兴,但是我却没办法……保护爸爸……」

    「伊莉娜同学……」

    爱西亚坐在伊莉娜身边陪伴着她。

    洁诺薇亚……反而没有靠近伊莉娜。

    「面对现在的伊莉娜,我应该会厉声斥责她吧。但这一定会让现在的她非常难受,既然如此,现在还是让爱西亚陪着她比较好。」

    她这么说着——看来是决定交给爱西亚了。洁诺薇亚和伊莉娜之间,有着只属于她们的独特情感。而她认为现在并不适合,所以故意置之不理。我觉得这就是洁诺薇亚自己表现体贴的方式吧。

    ……竟然瞄准离开驹王町的时候发动袭击啊。真是的,还真难以预测那些家伙会从哪里攻过来……!

    我们聚集在伊莉娜的爸爸的病房前,这时,有两道人影靠了过来——是莉雅丝和阿撒塞勒老师。

    「抱歉,在这么重要的时刻我却不在。」

    「事情的经过我都听说了。我会去找教会阵营进行协商,看要怎么对付邪恶之树,以及该如何帮紫藤局长解毒。」

    老师就这样直接朝着走廊深处而去。

    在我们告诉莉雅丝现场发生的事情原委时,葛利赛达修女和医生便从病房走了出来。大家的视线都集中到他们两人身上。医生点头致意之后,便离开了现场。接着,葛利赛达修女对我们说:

    「……现在,疑似来自邪龙的毒素,已经侵入局长的身体了。」

    听到这个结论,德莱格以大家都听得到的声音说:

    『八岐大蛇的毒啊……真是伤脑筋了。虽然不及萨麦尔的毒,却也很凶恶。置之不理的话,不出数日就会连灵魂都遭受污染,并且断气。而且想必能够解毒的术士、设施,也是相当有限吧。』

    葛利赛达修女也同意了德莱格笃定的这一番话。

    「是的,所以我打算等一下就带局长到天界去。如果是天界的解毒法,即使是八岐大蛇的毒应该也能够治好,只是——」

    「只是?」

    我如此反问,葛利赛达修女便打开病房的门说:

    「在那之前,局长有话要对各位说。」

    我们彼此对看了一眼之后,便接连走进病房里——

    「爸爸!」

    看见躺在病床上的父亲,伊莉娜立刻扑了过去。

    「……对不起,我明明被米迦勒大人选上……明明变成天使了,却没能保护爸爸……」

    看着流泪忏悔的女儿,父亲怜惜地抱着她。

    「哈哈哈,伊莉娜并没有错喔。而且别把气氛弄成好像爸爸死定了好吗?爸爸等一下就会上天界接受治疗了,放心放心。」

    伊莉娜的爸爸像在鼓励她,又像在哄她一样……或许是因为毒素已经传遍全身了,满布冷汗的脸庞表现出了他有多么痛苦……身上也出现了有些肌肤已经变黑的地方。从打在手臂上的点滴流进体内的,想必是抑制毒素扩散的药吧,但照这个样子看来也只是杯水车薪。

    伊莉娜的爸爸以视线扫过我们之后,以沉重的语气开了口:

    「……在前往天界之前,关于刚才袭击我们的那个人,我有件事想告诉大家。」

    ……持有寄宿着八岐大蛇的天丛云剑的那名男子。

    「……他名叫八重垣正臣。在教会里是有名的战士,在世时也曾是我的部下。」

    「……你说『在世时』,那就表示他现在已经……?」

    莉雅丝这么一问,伊莉娜的爸爸如此回答:

    「他已经死了……遭到教会阵营的肃清而身亡。」

    『——!』

    惊人的事实让我们吓了一跳!那个人已经死了……?那为什么他会出现在那里?我在心中自问,但立刻就思及了解答——是圣杯。只要使用圣杯,情况就不一样了。那个男的透过圣杯复活了,而那把圣剑也是。或许是在强行夺取了之后,再利用圣杯让邪龙附身在上头,藉此进行改良了吧。

    伊莉娜的爸爸接着说:

    「教会干部……也就是就任司教等职务的人们接连遭到袭击,这件事各位也知道吧?」

    我们都点了点头。在天界的时候,有听米迦勒先生报告过这件事。

    「那些事件大概都是他干的好事吧。他有足以做出那些行动的动机。而且遭到杀害的那些人,全都是我以前的同事。」

    …………

    听见的事实全都如此惊人,令大家都惊讶失声……但是,还有一件事也让我很在意。听那个叫做八重垣的男人的口吻,似乎对驹王町很熟悉……伊莉娜的爸爸过去也待在驹王町,我想,这其中必定有什么关联吧。

    伊莉娜的爸爸一时之间没有再多说什么。接着莉雅丝叹了口气,如此表示:

    「其实,现在巴力家的关系人也遭受到了袭击。」

    『——!』

    这消息让我们更加惊讶!恶魔阵营这边也发生了重大事件啊!包括我在内,大家都因为这个情报而吓了一大跳!

    「……遭到袭击的,是塞拉欧格身边的人吗?」

    听我这么一问,莉雅丝也点了点头说道:

    「……巴力家本身目前还没有人遇害,但听说是现任宗主的友人——大王派的政治家遭到袭击,而且已经有人因此丧命了。」

    ……竟有此事,他们家竟然发生了这么严重的事情。

    「教会阵营遭到袭击,恶魔这边也出现了牺牲者……」

    木场喃喃地这么说着,伊莉娜的爸爸便望着天花板说:

    「那也不是偶然吧。他方才会找上我们,就等于是在自曝这件事和他有关。刚才我也说过,他有足以做出这些事情的理由。」

    莉雅丝问道:

    「……这个城镇发生过什么事吗?在我管理这里之前的恶魔,是巴力大王家的亲戚——也就是我母亲那边的亲人。我只听说是因为和教会发生了一些摩擦而被开除的。」

    伊莉娜的爸爸闻言,露出了在惊讶之余似乎又觉得可以理解的神情。

    「……原来如此,恶魔那边的状况是这样啊……教会这边,表面上的说法也是类似……令尊及令兄都没提过发生在驹王町的事情吗?」

    「……我认为家父应该不知情,他不是一个会瞒着我那种事的人……至于家兄……以他的立场来讲,想必有许多事情要顾虑,所以很难说。只是,等一下巴力大王家将会派遣使者到吉蒙里家来进行说明……感觉就像是想在纸包不住火之前,先行表明保密已久的事情。我也是为了要带眷属们一起过去,才会暂时回到这边来。」

    「……这样啊,看来他们也打算说出来了。既然如此,你们听大王家说明一切比较好。不过,也让我先提一些吧。他……八重垣,是和以驹王町为地盘的女性上级恶魔……坠入了情网。」

    尽管受到毒素侵袭、痛苦难耐,伊莉娜的爸爸依然捣着嘴,落下斗大的泪珠说:

    「那位女性上级恶魔算是彼列家的分家,名叫克蕾莉亚,彼列……我们在驹王町……拆散了他们……!我……即使被他砍杀,也不该有任何怨言吧……!因为他就是有足以杀害我的理由啊……!……八重垣,对不起……!我对不起你……!」

    伊莉娜的爸爸泣不成声。看来埋藏在他心中的真相,似乎是超乎了我们的想像——

    —○●○—

    确认伊莉娜的爸爸被送上天界之后,我们从兵藤家地下的转移型魔法阵进行跳跃,抵达了吉蒙里城。

    来到这里的有全体吉蒙里眷属和伊莉娜。我请蕾维儿在家里等我们。因为我认为,这次的事情应该尽可能排除非当事人会比较好。毕竟感觉好像就会听到一些和巴力家——吉蒙里家的秘密有关的事情。

    巴力家的使者已经在会客室等我们了。前往会客室的途中,我在走廊上轻声问莉雅丝:

    「……莉雅丝,我可以问你一件事吗?」

    她点了点头。

    「莉雅丝听过那个名叫克蕾莉亚·彼列的女恶魔吗?」

    「……不,我听说之前的负责人,是巴力大王家分家的人啊。我收到的资料上面所记载的也是如此,而我们也实际见过面,还听对方说了在驹王町的一些经验谈……看来,那些全都是设计好的呢。」

    也就是说,莉雅丝事前接收到的情报,全都是捏造的啊。唯一无误的,就只有在那个地方确实发生过某件很不得了的事情。而且姓彼列啊……所以那个恶魔应该和排名游戏冠军,迪豪瑟·比列有血缘关系吧?真是的……到了这个时候才要向我们揭露发生在驹王町的事件的真相,真不知道这个时机该算是最好还是最坏。

    ……那个名叫八重垣的人,称呼莉雅丝为「继承巴力之血的恶魔」。看来对方也知道我们的来头。李泽维姆他们用圣杯让他复活之后,大概也将在他死后发生的事情……关于那个地盘的新主人——莉雅丝的情报。都告诉他了吧。

    沿着走廊前进,我们终于来到会客室的门前。

    莉雅丝敲了敲门,说了声「父亲大人,我们到了」之后,房间里便传出莉雅丝的爸爸的声音,说着「进来吧」。

    莉雅丝打开门,鞠了个躬,走进里面。

    我们也随伺在后,跟着走了进去。只见会客室里有着装饰华美的沙发、茶几及暖炉。

    「欢迎你们。」

    莉雅丝的爸爸站起来迎接我们。而坐在沙发上的——是一位初老的男士。身上穿着贵族服,有着一双紫色的双眸以及一头黑发。眼神看起来沉稳,却又让人觉得强到毫无破绽……浑身上下散发出充满威严的气息。

    ……看着莉雅丝的爸爸对待那位男士的举动,我就明白了。想必他是个阶级比莉雅丝的爸爸还要高的人士。

    男士稍微扬起嘴角说道:

    「幸会,莉雅丝公主。」

    莉雅丝的爸爸对自己的女儿说:

    「莉雅丝,快点请安。这位是巴力家的——第一代宗主大人。」

    『——!』

    此言一出,不只是莉雅丝,大家都同样吃了一惊!巴力家的……第一代宗主?不是现任宗主……而是第一代!也就是名为「巴力」的恶魔的起源!

    据称是巴力家第一代宗主的初老男士,正式对莉雅丝说道:

    「你好,莉雅丝公主。我是捷克拉姆·巴力。我想,不必多做介绍,只要看过圣经和相关书籍,就足以知道我这个人了吧。」

    「……幸会。关于您的事迹……我也都在书上看过了。」

    再怎么说也是第一代巴力,他的现身让莉雅丝显得有些畏缩。看来,这应该完全出乎她的意料吧。听说巴力家派使者过来,原本我也以为来的会是现任宗主的部下或是眷属。然而现身的却是超级大人物,第一代巴力!会吓到也是理所当然!就连我都吓到说不出话来了!

    第一代巴力的视线对上了我们眷属。

    「各位吉蒙里眷属。关于你们的活跃表现,我也略有耳闻。而且各位似乎相当照顾我们家的塞拉欧格……我在此表达谢意。」

    第一代巴力简短打过招呼之后,立刻谈起正题。

    「莉雅丝公主,你想问的是关于原本在那个城镇的……在你之前的负责人,对吧?」

    惊讶不已的莉雅丝顺了顺呼吸之后,肯定了对方的提问。

    「是的。敌人……协助『邪恶之树』的人之一说过——要对天界以及巴力家复仇。」

    第一代巴力听了,眯起眼睛说:

    「嗯,这件事该从何说起好呢……」

    伊莉娜站上前去,对第一代巴力说:

    「求求你,请告诉我们吧。听说我的爸爸……家父也牵涉其中。现在恐怖分子想要夺取家父的性命……请告诉我们,在那个城镇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第一代巴力似乎察觉到了伊莉娜的真实身分——是天使。

    「……你是天使啊。既然会牵涉其中,就表示他是教会当时派遣到那里的探员。难不成是姓紫藤的人类的……?」

    「是的,我叫紫藤伊莉娜。紫藤冬二是我的父亲。」

    听见这个名字,第一代巴力沉沉地叹了口气:

    「……这也是某种缘份吧。真是的,自从进入塞拉欧格这个世代之后,许多事情都爆发出来了啊……我先问清楚,你知道那块土地和我们之间的关系吗?」

    莉雅丝点了点头说道:

    「是的。那里现在是由吉蒙里家负责统筹,但以前——听说自古以来都是巴力家和吉蒙里家共同管辖的地区。」

    这件事情我也是第一次听到。也就是说,在莉雅丝之前……不,从更久远以前开始,那里都是巴力和吉蒙里共同的地盘吗?

    「你们正在使用的事物多半都是自古以来由我们经营的,不过主要都是由吉蒙里家准备的就是了。驹王学园也是。不过——有一段时间,为了让贵族子女学习经验,我们将那块土地作为短期出借之用,而那个女孩也是出借对象之一。」

    第一代大王以相当有威严的低沉嗓音娓娓道来。

    ——驹王町曾经借给上级恶魔彼列家的分家出身的女恶魔当作地盘。

    那就是莉雅丝的上一代负责人。打从这一点开始,就已经和莉雅丝知道的说法不同了。听说,那个女恶魔还是排名游戏冠军迪豪瑟·彼列的堂姊妹。

    第一代巴力继续说了下去。

    「克蕾莉亚经营得相当顺利,就和其他上级恶魔负责的城镇常见的状况没什么两样。然而,因为一次又一次的巧合,克蕾莉亚开始和人类男性暗通款曲。不,这件事本身并没什么好究责的。恶魔和人类暂时维持着男女关系,自古以来都不是什么太稀奇的事例。」

    第一代还如此补充。

    ——毕竟,他们不过是比我们短命的生物。对于足以永生的恶魔而书,想要逢场作戏时,他们是非常适合的对象。

    然而,第一代的脸色稍微严肃了起来。

    「……但是,对象如果是教会阵营的人类,就另当别论了。」

    第一代的视线对准了伊莉娜。

    「天使能够列席于此,也是现在才有可能发生的事情。当时,恶魔和教会出身的人别说是恋爱了,就连会面部是难以想像的事情。若是勾引神职人员,并诱使对方堕落,当成傀儡来使唤的话,那也就算了。真心相爱这种事,可说是禁忌……直到半年前,眼前这些成员大概也不可能像这样齐聚一堂吧……真是的,今年还发生了真多颠覆价值观的事情啊。」

    第一代巴力苦笑。这时,伊莉娜问:

    「……彼列家的女恶魔,和教会的战士之间……」

    「自然是不该发生的关系。我们双方分别从各自的立场,试着说服他们——但是,他们的情感已经陷得很深了。克蕾莉亚……她玩火自焚,陷入了错误之中。再这样下去,等于就是坐视特例产生。于是我们决定强行拆散他们,而教会那边也做出了相同决定。讽刺的是,彼此敌对的我们,唯独在那种时候携手合作……就因为双方都有面子要顾啊。呵呵呵,你们不觉得我们和他们的罪孽都一样深重吗?」

    ……我们无言以对。真的假的……在我居住的城镇,在我曾经度过的时光中,竟然暗地里发生过这种事情……

    莉雅丝问:

    「他们两位……都过世了……是你们肃清了他们吧。」

    第一代巴力淡然地说:

    「只是到头来变成那样了。我们一直到最后关头都试着想说服他们——但教会方面在忍无可忍之下……不,是我们先出手的也说不定,总之我们双方都修正了彼此的错误。」

    最后,那个城镇一时成了无主的地盘。试图保护主人的眷属恶魔也同样被收拾掉,活下来的则是在收下足够的「奖赏」之后,被赶到冥界的穷乡僻壤去了。

    教会方面也是,尽管肃清了内部的差错,却还是进行了人事异动——也就是清理门户。待在驹王町教会的相关成员当中和事件有所牵连的,以伊莉娜的爸爸为首,全都被调到海外去了。有些人因为教会施恩而得到干部的职位;有些人则因为自己亲手肃清了同伴,夹在自己内心的正义和对上帝的信仰之间,痛苦不堪。

    据第一代巴力表示,米迦勒先生恐怕不知情,就连教会内知道这起事件的人,大概也是屈指可数吧——原本是教会战士的弗利德和那个巴尔帕·伽利略,似乎也都不知道那里发生过这种事情,所以第一代巴力所言应该属实。

    ……但因为那起事件,让驹王町的教会阵营相关人士都不复在,结果就成了堕天使进到这个城镇的可趁之机啊……

    ……不过,这还真是个残酷到让人内心不禁涌上浓烈负面情感的故事啊。只因为人类和恶魔相恋……虽然我不禁这么想,但我也明白上流阶级的世界超乎我的想像。尤其是缔结和议之前的冥界……对于重视尊严和血缘关系的贵族而言,那肯定是他们极欲湮灭的污点吧。

    ……听了这个故事,让我打从心底冒出一股无名火……但我又想到了别的事情……如果没有那起事件,莉雅丝就不会来到那个城镇,我也不会遇见爱西亚。就结论来说我们是相遇了,但要是没有那个男子和彼列家女恶魔之间的事……想到这里……我的心情就非常复杂。

    「…………」

    从爱西亚的神情看来,她也是既难过又困惑。她大概……不,是肯定和我产生了相同的想法吧。彼列家的女恶魔和那位男剑士之间的悲恋,是那么令人哀伤,更是种下了延至今日的祸根,让人很想向巴力家和教会的始作俑者好好抗议一番。但是,我们之所以能够在那个城镇度过那些开心的日子,却也是因为曾经发生过那起事件……

    ——你们所在的名为驹王町的乐园,是建立在许多牺牲之上的世界。

    ……男子离去时所说的话,重重压在我们的心头。

    听了第一代巴力的话,莉雅丝的爸爸——吉蒙里家现任宗主摸着下巴,低吟了一声:

    「……这件事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啊。没想到小女的地盘竟然发生过这样的事件……尽管在莉雅丝这一代之前,我们都将那块土地交给巴力家处置,但在名义上我们也是共同治理的人。至少也该告诉我们一声吧。」

    他的语气听起来略嫌不满,但第一代巴力毫不介意地继续说:

    「对于捏造过去,并将那块土地介绍给莉雅丝公主这件事,我感到抱歉。但是,那地方发生过那种事件,如果不趁早决定后续人选,就会有人去多做不必要的揣测。」

    莉雅丝的爸爸闭起眼睛说:

    「前途有望的新生代,是最适合的后续人选……就是这么回事吧。小女是魔王路西法的妹妹,也继承了巴力家的血统,是个足以盖过那个地方不名誉记录的人才,对吗?」

    第一代巴力轻轻笑了一下。

    「即使像现在这样浮上了台面,只要是前途有望的新生代,就能够在曝光之前建立起足以抵销过去的事件的成就——我原本是这么打算的,但令媛实在太过能干,竟让那个地方变成了三大势力和平的代表之地。以结果而言,要抵销那起事件已经充分过头了。」

    ……的确,他的如意算盘打对了。不,甚至是对过头了。莉雅丝至今持续在那块土地上建立耀眼的成就,甚至成了新生代的代表人物之一。或许不该这么说,但即使过去的事件曝光,也不可能足以打倒莉雅丝建立趄来的功绩。因为那个城镇已经在三大势力的合作关系上,占有特殊的地位。就算过去的丑闻浮上台面,而最后得到的结论只是「事到如今不需要追究」这么一句话,大概也不足为奇。

    然而,莉雅丝摇了摇头,对第一代说:

    「这整件事想必和当时的政治有关,对此我没有任何意见。但是,为什么——」

    莉雅丝极力抑制愤怒的情绪,想要继续说下去,但第一代巴力已经替她说出接下来准备脱口的话:

    「为什么要捏造事实?为什么不说出真相?为什么要把吉蒙里爵士也蒙在鼓里——你是想这么问吧?」

    「…………」

    想说的话被对方说了出来,莉雅丝只能不满地闭上嘴。

    第一代毫不在意地说:

    「我告诉过瑟杰克斯大人。如果他没告诉你的话,那就是他的『情感』表现。这是不容否定的。他不想让可爱的妹妹知道多余的情报,多操烦不必要的担心,你不这么觉得吗?害他在我们巴力家的意思和对妹妹的爱护之间陷入两难,我感到很抱歉。但是,他的决定在两者之间取得很棒的平衡点,为此我给予正面的评价。」

    这句话似乎点燃了莉雅丝的怒火,她加强了语气说:

    「但是……即使如此!现在那件往事已经爆发出来,还成为恐怖分子的目标了!要是我们事先多少知道相关的情报,或许……或许能够做出某些预防措施。冥界阵营和教会阵营或许都不会有任何人牺牲……」

    听她这么说,第一代豪迈地笑了。

    「哈哈哈哈,年轻人就是年轻人。我们家塞拉欧格也好,前路西法陛下家的李泽维姆少爷也罢,行动的理由简直都像人类一样。」

    忽然,第一代巴力的视线——转到我身上。

    「赤龙帝大人。」

    「是、是的。」

    第一代巴力突然叫了我。他扬起嘴角说:

    「——将来,你要不要当当看魔王啊?」

    ……听见意想不到的话语,我不知该如何回答。第一代继续说了下去:

    「以你的人气来说,当上魔王或许也很有意思呢。」

    「我、我这种人怎么可能当魔王……」

    我对魔王的印象就是瑟杰克斯陛下。要我成为符合那种形象的存在,那是——

    ——但是,第一代毫不矫饰地宣言:

    「——你可以。毕竟就连我们家的塞拉欧格,都有可能爬得到那个位置了。」

    「就连」我们家塞拉欧格……是吧。

    「……塞拉欧格应该是继任宗主吧?」

    第一代巴力以点头回应我的问题。

    「没错,塞拉欧格是继任宗主。他很优秀,也受到领民的爱戴——但是,在他继位之后,我打算立他的弟弟为继任宗主。塞拉欧格在身为宗主的期间,必须先建立起几项成就,随后就要转任魔王,或是等而次之的职位才行。」

    第一代对着在场的所有人斩钉截铁地说:

    「——因为,无论古今,巴力大王家都是由具备毁灭魔力的恶魔继承宗家。」

    ……塞拉欧格凭实力抢下了继任宗主的宝座。但是,那竟然只是「暂时」的吗……!大王的位子只能让具备毁灭之力的人继承——

    这时,和塞拉欧格之间发生过的种种,在我心头浮现。他是个曾经和我拚上性命互殴的男人;是个为了保护奥罗斯学园,为了死守孩子们的梦想,而挺身与邪龙奋战的男人;是个没有魔力却靠其他能力补足,并藉此向前迈进的男人啊……

    「……听起来像是在说大王比魔王还了不起一样。」

    我以挖苦意味十足的口吻对第一代这么说。

    「一诚。」

    莉雅丝也训诫了我——但第一代只是带着满面笑容说:

    「莉雅丝公主,无妨无妨——因为他说得没错。」

    ……竟然还不否认啊。

    第一代依然淡然地说道:

    「自从前任魔王陛下过世之后,暗中撑起冥界恶魔们的并非魔王一族,而是大王家。魔王不过是个『象征』罢了。」

    这下就放话说魔王只是「象征」啦。对于从远古时代活到现在的他而言,现任魔王大概也就跟小孩子没两样吧。

    「当然,太普通的『象征』并没有意义,那必须是兼具力量和领袖特性的恶魔才行。以这层意义而言,瑟杰克斯大人和阿杰卡大人都很适合。他们在接下这个职位之前,也都充分了解我们的看法,和我们大王家阵营谈事情的方式也很杰出。站在我们的立场,他们可以说是理想的魔王典范。」

    看着如此滔滔不绝的第一代,让我想到一件事情。经历过漫长岁月的古代恶魔,总是很容易对于活下去这件事变得毫不在意,精神方面也朝向「无」的境界靠拢。至少我是这么听说的。就连李泽维姆也是,他自己也说过,在欧几里得找上他之前,自己就像无机物一样。因为活得太久了,对于活下去这件事也就变得没那么执着。

    但是,也有些例外。比方说,担任魔法师协会理事的梅菲斯托·费勒斯先生,以及这位第一代巴力,都是丝毫没有「无」的感觉。他们完全展露出自己的野心……或许,可以做的事情,与要做的事情很多的恶魔,无论活到几岁都会让人觉得还在第一线活跃吧。

    正如同我的这种感觉,第一代巴力轻轻笑了一下,这么说了下去:

    「李泽维姆少爷和路基弗古斯的遗孤好像阐述了他们心目中的『恶魔』是吧——必须是邪恶的存在啊……呵呵呵呵,真是太年轻了。」

    望着我们,第一代巴力——带着宛如塞拉欧格的锐利眼神,说出自己的想法:

    「你们未来会是年轻世代的中心,我希望你们也牢记在心。真正的恶魔,指的是继承自古代的上级恶魔血脉。除此之外的都是『眷属』——是仆人,不是真正的恶魔,是『平民』和『转生者』。恶魔是否邪恶,端看人类和其他势力的价值观之变化而定,但我认为邪恶并非必要条件。让这个贵族社会存续直到永恒,才是『恶魔』该做的事情。」

    ……他这番话确实很像重视旧有传统的大王派领袖会有的发言。这样啊,这样啊……所谓的恶魔,只限纯血的贵族是吧。对于我们和住在冥界的恶魔平民则是全盘否定。但是,对于邪恶并非必要条件这点……我倒是同意。

    ……而且我还了解到另外一件事情。

    阐述自己的思想时,第一代的神情——就和塞拉欧格一模一样。刚才诉说这段话的时候,让我深切感受到,这个人果然是塞拉欧格的祖先。尽管想法不同,他们也同样都是巴力……不,不只塞拉欧格,这个人还很像我身边的某个人——

    第一代叹了口气,站起来说:

    「……嗯,年纪一大把了还如此大放厥词,看来我也被年轻人影响啦。不好意思,我原本只想针对驹王町的事情,说出一切的原委而已……却让你们听了老人家的絮叨。」

    第一代巴力苦笑,然后这么说:

    「关于巴力派的人遇害的问题,照理来说我们是应该要派人处理,不过这次就交给你们『D×D』好了。因为好像有人在观察巴力方面的动向,我认为胡乱行动不是个好方法。」

    ……他们好像相当警戒呢。

    第一代巴力如此表示:

    「……没把发生在那个城镇的事情告诉各位,真的非常抱歉——那么,我先告辞了。」

    「捷克拉姆大人,我送您出去。」

    莉雅丝的爸爸表现出善意,但第一代巴力说着「不要紧」,便拒绝了他的随行。

    走过莉雅丝身边时,她对第一代巴力说:

    「我……爱着列席于此的兵藤一诚。」

    ——!

    对于莉雅丝的告白……虽然出乎意料,还是让我相当感动。莉雅丝……莉雅丝……!才刚听地位比自己高的人说过那种话,却选是毫不畏惧地这么说……!

    第一代也扬起嘴角说道:

    「嗯,很好。现在我已经不会否定跨越种族的恋爱了。」

    接着第一代巴力看向我。

    好,我也要跟着呐喊我喜欢莉雅丝!——正当我如此振奋时……

    「兵藤一诚,你好像也有话想对我说。不过,我们还是别在这里继续说下去了。」

    第一代巴力把手放在我的肩上说:

    「——你应该要成为上级恶魔,有话届时再说也不迟。要是你成功升格了,就和莉雅丝公主一起到我的城里来露个脸吧。而且我并没有像我们家的现任宗主那样,那么讨厌你和塞拉欧格,反而还觉得你们做得很好。不过,我是旧时代的恶魔。事到如今,我也不想再追求什么变化了。」

    要离去时,第一代留下这么一句话,才离开了现场。

    「阿格雷亚斯无论如何都要抢回来。如果你想成为上级恶魔,更是非得这么做不可。」

    ……第一代离开之后,现场的气氛变得很微妙……明明是旧时代的恶魔,他有些地方却又像年轻人一样闪闪发亮的。就算活了一万年,只要还有抱负,还有想要实现的想法,那么恶魔也可以活得如此神采奕奕啊。

    发生了这种事情,我本来应该要好好抗议一下才对,但现在整个人却几乎被第一代的存在感给震慑住了。

    「那就是第一代巴力啊。乍看之下很像个老顽固……却在否定我们的同时,认同了某些部分。和旧魔王派又不太一样……那就是大王派的领袖啊。」

    洁诺薇亚好像也心有所感的样子。

    「……虽然有点凶,态度又高高在上,但感觉好像比吸血鬼的贵族好多了。」

    加斯帕似乎也有所领会。他一定是拿祖国的纯血贵族和第一代比较过了吧。

    莉雅丝的爸爸站到我身旁说:

    「或许没能完全传达出去,但一诚心里的想法,那位大人应该都感受到了吧。」

    他这么说着,就像是在劝告自己的儿子一般。

    「一诚,你记好。那位大人才是大王派实际上的领袖。在某种意义上,他在政治方面的影响力恐怕比瑟杰克斯还高。毕竟,他是从恶魔创世的时代起,就看着冥界一路走来的大人物,历练比我们多太多了。如果表面上的代表是瑟杰克斯他们四大魔王,那么背地里的代表就是那位捷克拉姆,巴力大人了。」

    大王派的领袖啊……而且影响力可能比瑟杰克斯陛下还要强。

    莉雅丝喃喃说:

    「……大王家的所作所为,就该由继承大王家血脉的人来解决。之所以会选上我当那个地方的继任人选,就是这么回事吧。」

    这时我终于想通了。啊,对喔。也难怪我看了第一代巴力的神情及态度,除了塞拉欧格以外,还会觉得很像身边的某个人。

    毕竟那位大人,对莉雅丝来说也是先祖啊——

    —○●○—

    听了第一代巴力的说明之后,我们和莉雅丝的爸爸一起讨论今后该如何管理驹王町。最后决定,总之先等进逼而至的危机解除之后,再打听过去的细节。

    明知该起事件却没有公开的彼列家(话虽如此,知道真相的也只有上一代宗主和极少数的人,其他人只知道「分家的克蕾莉亚犯了罪」的样子)。莉雅丝的爸爸将负责去找彼列家交涉,请他们说出详情。巴力大王家似乎也不打算阻止我们这么做。第一代都直接来到吉蒙里家了,现任宗主和跟在他身边的人,也没办法插手吧。

    不过,那个名叫八重垣的家伙大概是不会收手的。既然他在攻击跟巴力家相关的人士,就表示他下一个瞄准的目标也很有可能是莉雅丝。确实是该保持警戒。

    离开吉蒙里城之后,我们暂时回到驹王町,将第一代巴力告诉我们的事情转达给阿撒塞勒老师以及其他伙伴们知道。老师听了也是一脸难以言喻的表情,之后只说了一句:

    「……我固然也觉得他们应该多相信莉雅丝一点,并把事情告诉她才对……但是,缔结和议之前,其实还满常发生这种莫可奈何的事情。」

    虽然没有多说,但老师应该也经历过各种事情吧。

    老师还对莉雅丝这么说:

    「莉雅丝,你可别怨恨瑟杰克斯。那个家伙非常天真,可以说是太疼你了——但是为了和大王派打好关系,除了这个城镇以外,无法给你其他的地盘。不过这个城镇是个好地方。无论是驹王学园,还是其他设备,瑟杰克斯都尽可能为你安排到最好。」

    莉雅丝说:

    「我知道。一直以来,我在这个城镇都过得很快乐,没有任何匮乏之处……我再次深切体认到,那就是兄长大人的爱。即使兄长大人针对过去的事件捏造了事实,并没有告诉我真相……但我也没有丝毫权力去憎恨兄长大人。」

    现在的驹王学园,也是瑟杰克斯陛下为了莉雅丝而预先准备好的吧。为了让她度过安稳且平静地度过高中生活——

    隔天,我们来到伊莉娜的爸爸所在的天界第一天。听了巴力大人的说明,我们也想听当事人之一,伊莉娜的爸爸怎么说。而且他好像也有东西想要交给我们。

    第一天的医疗设施参杂着近代的风貌和奇幻的风格,既有人类世界的电子仪器,也有飘在半空中的睡床,文化混杂的程度和冥界不相上下。大概也是和现代的恶魔一样,尝试从人类世界采纳方便的东西,才会变成这样吧。

    我们被带到伊莉娜的爸爸的病房。虽然昨天才被送来这里,但他身上的毒好像已经解了大半,脸色好多了,身上发黑的症状也变淡了。看来解毒进度相当不错,真让人放心。

    我们将在冥界听到的事情告诉了伊莉娜的爸爸。伊莉娜的爸爸只是默默听着我们报告。

    伊莉娜的爸爸坐在床上,对大家说:

    「……我们一直到最后都试着说服八重垣。在当时的概念当中……不,即使是现在,这种观念大概还是很强烈,恶魔和教徒之间的恋爱,终是不被允许的事情。而且尽管是分家,对方也是上级恶魔彼列家的一员……等于是会和彼列为敌。而且说到这一代的彼列……」

    「排名游戏冠军,迪豪瑟·彼列——号称实力与魔王并驾齐驱的恶魔。」

    听莉雅丝这么说,伊莉娜的爸爸也点了点头:

    「……要是失败了,皇帝彼列就会出动。如此一来,事态可能会变成比小规模冲突还要严重……不过,恶魔方面对此的立场似乎也是一样——因为巴力派的恶魔找上了我们。」

    ——我们合作吧,我方也想低调解决此事。

    恶魔阵营也一样不希望事情演变成战争,所以教会阵营——伊莉娜的爸爸他们和巴力派的恶魔,在背地里缔结了短暂的合作关系。而第一代巴力也是这么说。

    最后,在其他人都不知情的状况下,他们成功地暗中解决了「背叛者」。

    伊莉娜的爸爸带着悲痛的神情对伊莉娜说:

    「……伊莉娜,爸爸的双手非常非常肮脏。肮脏到没有资格告诉别人自己是天使伊莉娜的父亲了……抱歉……瞒着你这种事情。都怪爸爸不中用,我们才得举家搬到英国去。要是爸爸能够更懂处世之道,你就不需要和一诚分开了……真的非常抱歉。」

    面对不断道歉的父亲,伊莉娜摇了摇头:

    「……别这样,爸爸。我……也是一名战士。爸爸当时也是别无选择,这件事情我很清楚…………爸爸心里一定也很不好受吧?所以,爸爸不需要道歉……我会保护爸爸。即使爸爸对于过去抱持着罪恶感,我也只能保护爸爸了——因为,我们是一家人啊。」

    「…………伊莉娜。」

    女儿的这番话,让伊莉娜的爸爸捣住眼睛。和伊莉娜同是教会战士出身的洁诺薇亚,也只是闭眼不语。

    ……刚过见爱西亚的时候,莉雅丝也告诫过我「别和教会的人扯上关系」呢。

    莉雅丝对伊莉娜的爸爸说:

    「过去发生的事情……即使当时双方阵营都各有要顾及的层面,依然是悲剧一件。话虽如此,既然他借助邪恶之树的力量进行恐怖攻击,我们就不能置之不理——一定要阻止他。无论最后的结果会是怎样,要是现在不阻止他,就只会徒增悲剧与憎恨而已。」

    面对莉雅丝的强烈决心,我们也都点头回应。

    伊莉娜的爸爸见状,也擦乾眼泪,对伊莉娜说:

    「我的小天使。其实爸爸这趟回来日本的目的,不是只为了圣诞节的企划而已。爸爸这次来,是有一样东西要交给伊莉娜的喔。」

    说着,伊莉娜的爸爸拿起放在病床旁边的一个大盒子,示意要伊莉娜打开。当她打开了之后,只见在那当中的是——

    「这是——」

    伊莉娜拿出里面的东西……那是一把静静散发着神圣波动的剑。

    伊莉娜的爸爸说:

    「杜兰朵原本的持有者是圣骑士罗兰,而这把则是罗兰的密友兼儿时玩伴,圣骑士奥利维耶所持有的剑——奥特克雷尔。」

    ——圣剑奥特克雷尔!

    杜兰朵原本持有者的密友所拥有的剑!对照洁诺薇亚和伊莉娜的关系,这真是有种命中注定的感觉!

    伊莉娜的爸爸继续说:

    「据传,这把剑只有真正高洁的人才能够碰。而且具备的特性,是在砍了敌人之后,还能洗净对方的心灵。适性测验的结果,最适合拿这把剑的人是伊莉娜。当然,似乎是因为你的因子在成为天使之后得到加强的缘故。而且,根据研究人员的说法,可能是长期待在持有杜兰朵的洁诺薇亚身边,并担任她的搭档,这多少也有影响。」

    听他这么说,洁诺薇亚和伊莉娜互看了一眼。既然伊莉娜能够触碰那把剑,就代表她已经得到适性了吧。

    伊莉娜的爸爸说:

    「……伊莉娜,你用这把剑去阻止八重垣吧。」

    收下圣剑,伊莉娜露出坚定的眼神,点了点头说道:

    「爸爸……谢谢!我会阻止那个人的!」

    伊莉娜的爸爸这才总算露出笑容。

    之后,我们又闲聊了几句,报告与探病都结束了,大家便走出病房。

    忽然,伊莉娜的爸爸对我说:

    「……不好意思,能不能请一诚一个人留下来一下呢?我有件事情想对你说。」

    听他这么说,我以眼神和莉雅丝默默达成共识,并独自留在病房里。

    ……只想告诉我一个人的事情?不知道是什么……

    病房里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俨莉娜的爸爸沉默了半晌,然后开口说:

    「……一诚,伊莉娜变成天使之后,因为种种特性,无法像一般的女孩子那样生活。因为天使必须保持洁白、纯净才行。而且她还是天使长米迦勒的A(ace),是再也不可能变回一般的女孩子了。」

    ……虽然从伊莉娜的表现看不出来,但仔细想想,米迦勒先生的A是非常了不起的职位呢。这对年仅十七岁的伊莉娜而言,或许是非常沉重的负担。

    伊莉娜的爸爸语出凝重之后,微笑着说:

    「——可是,现在有了例外。唯有在你面前,她可以当个一般的女孩子。」

    伊莉娜的爸爸牵起我的手,如此恳求道:

    「一诚,拜托你,请你好好照顾伊莉娜。那个孩子……从小就接触我的……教会的思想而成长至今。一个女孩子该知道的事情,她多半都不懂。如果有机会能够让她知道那些,拜托你……拜托你,让她好好见识一下,让她好好感受一下。我相信,伊莉娜和你一定能够超越思想和立场,好好培养感情。」

    「叔叔……」

    伊莉娜的爸爸泪流满面地说:

    「……为什么呢?明明是这么简单的事情,我却没能够对八重垣和她这么说呢……即使他们的关系违反了我们的规矩……为什么我……什么也办不到呢……?」

    我把手叠到伊莉娜的爸爸的手上,对他说:

    「叔叔,我……无论伊莉娜现在是什么身分,她都是我最重要的青梅竹马……最重视的女孩。所以,我会永远和伊莉娜一起欢笑的。」

    伊莉娜的爸爸眼中不断涌出泪水。

    「……谢谢你……谢谢你……」

    没错,即使我是恶魔,即使伊莉娜是天使,今后我也要和她一起欢笑度日。

    「一诚,现在方便吗?」

    离开病房之后,在第一天的休息处小歇时,伊莉娜跑来找我。

    我们来到高耸建筑物的顶楼。放眼望去,第一天的风景尽收眼底。虽说是天使的前线基地,但是跟人类世界还有冥界的都会区真是像极了。处处是高楼大厦,还有漂浮在半辛的建筑物。尽管头上的只是人工制造的光环,却还是让我有种只要待在天使的世界,自己也能够变成天使的幻想。不过,我这个大色狼一点也不适合当天使就是了。

    伊莉娜靠着顶楼的扶手向我问道:

    「一诚,你还记得我不久前对你谗过的话吗?我说,我开始比较了解莉雅丝小姐了。」

    「记得啊,说着我小时候的事迹,让你们的关系就变得越来越好了对吧?」

    「自从回到那个城镇之后,不只和莉雅丝小姐跟前同事洁诺薇亚,还有爱西亚同学、朱乃学姊、小猫、木场同学、加斯帕、罗丝薇瑟小姐、蕾维儿小姐、桐生同学,以及学校里的其他人,都变成了朋友。对了,就连龙砷奥菲斯也都成了我的朋友。」

    嗯,伊莉娜和任何人都能立刻聊开呢。即使面对瓦利队当中看起来最难以亲近的亚瑟,她都可以找他说话。我想这也是一种才能吧。

    「我知道。伊莉娜总是能在不知不觉间就能和各式各样的人打成一片,变成朋友。我也很想学学你那套自然的待人接物方式。」

    然而,伊莉娜的表情却显得有些黯淡。

    「……其实,我内心是一直很担心着『能顺利和这个人成为朋友吗?』而一直感到很不安喔。但是,我是大天使米迦勒大人的A。我必须平等对待任何人,必须与他人毫无隔阂才行。因为……我必须尽可能表现出米迦勒大人的慈悲才行。」

    必须将米迦勒先生的A具体表现出来才行,是吧。

    「可是,我有时候也会这么想……如果那时我也跟洁诺薇亚一起留在那个城镇,变成恶魔的话……会不会变得和现在不一样?是不是可以和神秘学研究社的大家相处得更融洽?」

    ……确实也有这样的可能性,这样的未来吧。

    「一诚是恶魔,而我是天使。明明在不久之前我们都还是人类,现在却已经是不同种族的存在了呢。」

    真的,我在四月之前都还是人类,而伊莉娜一直到夏天也都还是人类。

    ……种族不同了啊……我想,伊莉娜大概是挂念着过去发生在驹王町的那起悲恋事件。发生在不同种族之间的事件——她把那件事套在身为恶魔的我和身为天使的她身上了吧。

    「是啊。可是,即使伊莉娜是天使,我也不会管那么多。我们是青梅竹马的事实依然没有改变,在驹王学园是同班同学的这件事情,今后也不会被推翻。」

    我直截了当地对伊莉娜这么说。在知道了那起事件之后,我一直都很想这么对她说——

    「——我和伊莉娜之间,不存在任何禁忌之事。不,即使被当成禁忌,我和伊莉娜依然是青梅竹马。如果伊莉娜碰上危机,我也一定会去救你。」

    伊莉娜听了脸一红,看起来有点开心,但随即又低下头说:

    「……如果我和莉雅丝小姐都面临危险,你会救谁?」

    「两个人都会救啊,所以我才会拚命想变强。」

    我立刻如此回答。那还用说吗?莉雅丝和伊莉娜我都会救。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她们对我来说都很重要——无论是恶魔还是天使,我都不管。

    伊莉娜以颤抖的声音说:

    「……我真是卑鄙啊……明知道你会这么回答,我还是坏心地问了。可是……可是,尽管如此,现在的我还是想问……!」

    她用泫然欲泣的声音这么说着……我不发一语地将伊莉娜搂到怀中,然后说:

    「伊莉娜刚才说的那件事,我这就回答你。伊莉娜无论是当时变成恶魔,还是现在身为天使,我们的关系都不会改变——今后不管发生任何事,我都会和伊莉娜站在同一阵线。」

    啜泣的伊莉娜紧紧抱住了我,以颤抖的声音说:

    「……看来还是一诚比较卑鄙。你怎么可以……对我说出这种话……这样……我不就离不开你了吗……!」

    「那你就一直待在我身边吧——我们要继续欢笑度日啊。」

    「……嗯……嗯!」

    恶魔和天使一直和乐融融地在一起,又有什么关系?

    因为,我们已经活在一个可以这么做的时代了——

    —○●○—

    听说从人类世界上来的葛莉赛达修女有话要说,莉雅丝、朱乃学姊、伊莉娜都离开了。于是剩下的神秘学研究社成员们待在第一天的某个广场——类似公园的地方,稍事歇息。

    爱西亚也在这里尝试能否透过龙门(dragon gate)召唤出她新缔约的四只龙。她对那四只黑色的龙说:

    「听好罗,安瑟莫先生、济利禄先生、额我略先生、西默盎先生。在天界要守规矩喔。还有,天使们说想要稍微调查一下各位,请各位听从他们的指示。他们不会对各位做什么可怕的事情,所以不需要担心喔。」

    『……了解。』

    『遵命。』

    『OK……』

    『好——』

    几名天使研究员就这样战战兢兢地开始调查爱西亚召唤出来的邪龙。

    看着眼前的光景,洁诺薇亚感叹地说:

    「……尽管只是量产型的,但还真没想到爱西亚能够驯服邪龙啊。」

    没错,万万没想到法夫纳搞的那个小裤裤料理教室,竟然成功让四只量产型的邪龙改邪归正(?)了,

    主要是看着料理过程哭着拍手的那几只邪龙,它们在奥罗斯学国防卫战之后,主动接近爱西亚。最惊人的是,它们的邪气完全消失了。就连阿撒塞勒老师对于这样的结果也是惊呆了,那反应更是让我记忆犹新。

    ……爱西亚就连邪龙都能够驯服……总觉得她越来越厉害了。郛龙们盯着爱西亚看的眼神,是完全的安心……!爱西亚也带着圣母般的微笑,抚摸邪龙们。顺道一提,它们几个的名字都是取自基督教的历代圣人。以圣人之名为邪龙取名!真不知道该说是信仰虔诚,还是该当心遭天谴……

    小猫说:

    「……听说,爱西亚学姊的名字在龙族的世界逐渐传开来了。因为她是和那个法夫纳缔结契约的恶魔少女。」

    真的假的?龙族基本上是出了名的不理会世俗之事才对,能够让这样的龙族关注她,应该是相当不得了的事情吧……?

    木场也接了话:

    「我也听阿撒塞勒老师说,驯服了邪龙之后,可能会让爱西亚同学的名字在龙族之间迅速扩散开来。因为能够使唤好几只邪龙的,过去只有恶砷、邪神之类的存在。」

    ……爱西亚发挥了神一般的才能吗!她已经超越我的骄傲,逐渐迈入神的领域了啊……

    罗丝薇瑟也说:

    「目前行事有如邪神、魔神一般的是李泽维姆就是了……看来爱西亚同学身为驭龙者的才能相当出类拔萃呢。」

    未来可能会成为名留青史的传奇驭龙者吧……不,光就目前的表现而言,也已经是相当不得了。

    阿撒塞勒老师也拜托了爱西亚,并开始着手研究量产型邪龙。

    ……不过,这般称赞爱西亚的罗丝薇瑟也相当不得了就是。关于666(trihexa)的封印,针对罗丝薇瑟过去所写的论文进行的调查已经颇有斩获。目前,她正在和神子监视者共同建构封印术式。听老师说,继续这样研究下去,这将会成为强大的武器之一,在对抗邪恶之树时也会是一大优势……当然,要是封印完全遭到解除,那究竟能够发挥多大的作用还是未知数就是,而今后的研究将会是关键。

    忽然,洁诺薇亚说:

    「……真羡慕爱西亚。」

    她看着邪龙,似乎颇为欣羡。爱西亚红着脸说:

    「快、快别这么说……洁诺薇亚同学也和我一起学习如何与龙先生缔结契约如何?洁诺薇亚同学一定也可以和很棒的龙先生——」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觉得爱西亚受到大家的爱戴。看着被所有人如此敬爱的你,让我也很想变成和你一样。」

    「洁诺薇亚同学比我有魅力多了!」

    听爱西亚这么说,洁诺薇亚露出微笑。

    「谢谢。但我还得继续磨练自己,让自己更上一层楼才行,否则大概赢不了明年的学生会选战吧。」

    对喔,过完年马上就是学生会总选举了!最近发生太多事情,害我时不时就会忘记学校的活动。

    我对洁诺薇亚说:

    「这么说来,现任的学生会成员也会参选对吧……匙好像想选副会长。他说,比起当会长,还是负责辅佐会长的副会长比较适合他的个性。」

    那个家伙果然是如假包换的支援型。不过,他自己也很清楚,那才是他最能够发挥实力的定位吧。

    伊莉娜接着说:

    「报名参选会长的,是『主教』花戒桃同学对吧。她踏实的构想,以及一直以来在内部协助学生会运作的实绩,应该能够得到学生们大力支持。」

    虽然不太抢眼,但花戒同学一直跟在会长身边,看着学生会运作。她应该会是洁诺薇亚在选战当中最大的劲敌吧。

    洁诺薇亚说:

    「一般学生当中也有好几个人参选,对手还真多啊。」

    嘴上虽是这么说,但斗志却在她的眼中熊熊燃烧!

    伊莉娜似乎忽然想到了什么事,便问:

    「……假如是非恶魔的人当选的话,学生会的营运会变成怎样啊?主要的问题当然是我们的真实身分……姑且还是得告诉新会长之类的吗?」

    木场回答:

    「对此,莉雅丝社长和苍那会长好像也在多方思考。包括这些在内,这次的学生会选举似乎会变得很有意思呢。」

    我也和木场一样,相当期待结果会是怎样。当然,我是很希望洁诺薇亚当选,但完全预料不到苍那会长所率领的学生会之后到底将会由谁继承这点,更是激起了我的好奇心!

    爱西亚冲向洁诺薇亚说:

    「我会协助洁诺薇亚同学喔!」

    伊莉娜也挽住她的手!

    「我也是!我绝对会让洁诺薇亚当选!先从政见白皮书和传单的内容开始讨论吧,今年之内要做出结论!」

    洁诺薇亚听了感动落泪。

    「呜呜……你们真是我的好朋友!可靠到我都哭了!』

    「洁诺薇亚同学!」

    「洁诺薇亚!」

    「啊啊,爱西亚、伊莉娜!」

    「「「阿门!」」」

    喔喔,教会三人组又对天祈祷了!

    木场露出温和的笑容说:

    「我们也会声援你喔。毕竟同是社员,同是眷属嘛。」

    「没错。」

    小猫也点头附和。

    ——这时,我忽然想到一件事,便趁这个机会问道:

    「对了,木场、小猫,你们两个的魔法师契约进行得如何啊?」

    我和勒菲缔结了契约,而伙伴们又是如何呢?我是有听说可能会缔结短期契约之类的,但实际上不知道怎样了。因为最近太忙,都没问过这件事,所以想趁现在好好问清楚。

    「我缔结了短期契约。」

    「……我也是,还有朱乃学姊也是。不过社长、爱西亚学姊、洁诺薇亚学姊、小加、罗丝薇瑟小姐应该都还没。」

    木场和小猫这么说。

    啊,木场和小猫都缔结了短期契约啊。朱乃学姊缔结了短期契约我倒是知道——然后,其他人都还没是吧。

    因为好奇,我再次追问:

    「那木场和小猫都和怎样的人缔结了契约啊?」

    「和我缔结契约的魔法师是一个小男生。年纪还是小学生,但好像跳级了。是个非常年轻又优秀的孩子。」

    「……我的则是和我一样大的女生,是个非常有冲劲的人。」

    木场和小猫如此回答。

    木场那个家伙,竟然和男生缔结契约!找个女生好吗!而且还是小学生喔……然后,小猫的对象是个很有冲劲的女生。既然和她一样大,应该也是高中一年级罗。这就让我有点好奇了……顺道一提,朱乃学姊的对象是个文静的小魔女。

    嗯,真想赶快和大家聊聊自己的魔法师。不过,和我缔结契约的勒菲那么优秀,感觉没有我也可以作出很棒的成果来,反而让我有点过意不去。要是蕾维儿在这里,听见我这么说一定会骂我吧。不过蕾维儿目前留在人类世界看家。

    ……莉雅丝她们去好久喔。正当我这么想,并看着手表确认时间的时候。

    ——!天界发生了剧烈的摇晃!

    地震?我原本这么想,但这里可是天上啊!地面根本不可能摇晃!大家也都和我一样觉得奇怪,全都抬头看向四周!调查爱西亚的邪龙的天使们,以及走在路上的天使们都惊讶不已!天竟然会摇晃,看来肯定是发生了什么连天使也没想到的事情!

    随即,整片天空冒出好几道表示警戒的天界文字还不断闪烁!

    「——怎么了?」

    就在我们惊讶之际,天使警卫跑了过来。

    「邪龙……邪恶之树攻进天界来了……!」

    天使的报告令我们不寒而栗——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