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卷 课外教学的昼行者 Life.3 伴日而行

    我们在客房张设临时结界,并在结界当中进行密谈。

    既然都已经那么明目张胆地展开魔法阵了,可见这座城堡的内部和外部都已经进入备战状态了吧。也就是说,武装政变派的人要是攻击这间客房也不奇怪。

    「不过,和卡蜜拉派串连起来的政府阵营成员应该会从外面进攻,所以他们的主要人员应该会分配到那边去才对。原则上还是得保持警戒就是了。」

    老师这么说。

    的确就像老师说的那样,完全感觉不到士兵过来这边的气息。

    不过外面已经开始响起爆炸声和士兵们的吶喊……可见战斗已经开始了。

    老师从怀中取出一张构造图,并在地板上摊开。是城堡的平面图。

    「这是我暗自偷来的平面图。你们看这边,城堡的地下深处有个广大的空间。地下虽然很深,不过主要可以分成四层。据说,采佩什派进行和吸血鬼有关的主要仪式时,都是在最深处──最下层的祭仪场。既然那个魔法阵是以城堡为中心展开,可见他们八成也是在最下层进行取出圣杯的仪式。」

    「然后,『祸之团』也会在这里对吧。」

    洁诺薇亚这么说,老师也点头认同。

    「参与武装政变的高官和他们身边的近卫队,现在应该也都在这里吧。然后,我们要去的也是这里。」

    木场在平面图上做了记号。

    「这两天,我大致上掌握住了在城里待命的士兵们的活动范围。原则上,我应该可以带大家走一条尽可能不会撞见士兵的路线到地下去。之所以只是『原则上』,是因为在这种非常时期,士兵的守备范围也可能会有所更动。」

    喔喔,待在这里的时候,木场偶尔会从客房当中消失一阵子,原来是在调查城内的状况啊。正因为是具备神速的木场,才不会被士兵发现吧。

    「无论如何,会在地下碰上强敌的,必定就是我们了。」

    木场无所畏惧地笑了。

    确实如此。既然取出圣杯这么重要的仪式是在这个地方进行,马流士和他身边的那些重臣……还有那只邪龙,也都会集合在这里吧。

    总之我们要去的地方有一票强敌就对了。好吧,或许该说很像吉蒙里的战斗吧。

    我深深叹了口气,抓了抓头。

    「我们真的老是碰上这种事情呢。」

    老师把手放在我的头上。

    「不过,也是因为这样,才让你们有那么显著的成长,并且得到了同等的火力、突破力,不是吗?」

    老师放眼望著我们所有人说:

    「我们的目的是阻止他们抽离圣杯。这样说来或许有点残酷,但要是发生了最糟糕的状况,他们已经取出了圣杯,我们还是得抓住马流士。至于马流士以外的高官……也要尽可能留他们一命──然后,恐怖分子们都可以解决掉。不需要讲任何情面,我准许你们这么做。要是遭到邪龙攻击,陷入危机的话,就抢回瓦雷莉和圣杯之后走为上策。不需要勉强设法打倒他们,我不会要你们打倒邪龙。」

    简单明快的好计画。对上邪龙的话……要是感觉到危机就是逃跑啰。

    那个克隆•库瓦赫,可以的话我真不想和他打,因为连德莱格也这么劝我。

    「我、我要抢回瓦雷莉!」

    加斯帕站起来,奋力吶喊。

    大家见状,都笑得非常灿烂。

    『那当然啰!』

    所有人异口同声地表达了同样的意见!就是这么回事!

    我们一起站了起来,冲出了客房──

    我们顺著通往地下的楼梯走著。

    多亏木场先找好了路线,目前为止还没有受到什么大规模的袭击,虽然士兵们的待命位置还是有所变动就是了。尽管如此,目前为止也只碰上两次小规模的战斗而已。

    外面剧烈的战斗声响也传到里面来了。外面的攻防战的流弹也飞进城里,我们刚才经过的地方有多处遭到破坏。不过,那些流弹应该不至于影响到地下,只有外面的战斗所引发的、类似地鸣的震动在这里轰隆作响。

    顺著通往地下的楼梯走了一阵子,我们来到第一个楼层。

    这里是个宽敞的空间。地方颇大,感觉稍微打得激烈一点也不会怎样。天花板上的照明让整个空间都有亮光,不过我们是恶魔,即使一片漆黑也看得见就是了。

    ──此外,还有一整队的人影。大群穿著铠甲的吸血鬼士兵们聚集在这里,几乎占据整个空间的一半。所有人手上都拿著兵刃,红色的双眸闪著危险的光芒。

    数量……有百人以上吧。他们是人类变成的吸血鬼,身为吸血鬼的特性比纯血种还要稀薄,但具备著一般人类无法对抗的体能。

    老师在手上制造出光之长枪。

    「好了,谁要上?数量还不少呢。既然底下还有强敌在等著我们,我也不想在这里浪费太多体力。」

    「阿撒塞勒在抵达圣杯那边之后还有工作要做,要是你在这种地方虚耗战力的话,我们可就伤脑筋了。」

    朱乃学姊这么说。确实如此,老师都已经从前线退役了,在团体对抗团体的战斗当中,或许在后方指挥是最适合的也说不定。

    洁诺薇亚将杜兰朵扛在肩上。

    「我有点想发射杜兰朵的气焰当作开战的信号,不过是不是不要比较好啊?」

    莉雅丝点了点头。

    「是啊,那也不是能够随意连续发射的招式吧?既然如此,还是留到对付邪龙等级的对手时再用才对。」

    对嘛,就是说嘛。真是的,洁诺薇亚马上就会把脑筋动到那边去!原本之前还觉得她比较懂得活用王之杜兰朵了,现在又变回这副德性!

    伊莉娜也念了洁诺薇亚几句:

    「洁诺薇亚,稍微思考一下好吗。你之前在战斗中的动作明明还很技巧派的,怎么这又开始想凭蛮力了啊!」

    洁诺薇亚歪著头说:

    「因为,我总觉得,只要有木场在,我应该不需要做什么太细腻的事情吧。」

    木场听她这么说,重重叹了口气。

    「……不,我都已经说过多少次了,你这个逻辑很奇怪好吗?洁诺薇亚……回去之后再来开个会吧……唉──」

    ……同样身为吉蒙里「骑士」的木场有多么无法接受她这样,我也能够体会……

    伊莉娜代替洁诺薇亚向木场道歉:

    「对不起喔,木场。洁诺薇亚从以前就是这样。在人手不足的时候,她会一马当先填补空缺,但是在人手充裕的时候,她就会立刻失去紧张感。」

    木场点了点头,似乎非常感同身受。

    「是啊,一开始分明一脸冷酷的模样,之后放弃思考的状况却一天比一天还要严重,也就变成这样了吧……」

    洁诺薇亚嘟起了嘴,太阳穴还不住抽动。

    「你们很没礼貌耶!别看我这样,我每天都有在思考的好吗!」

    好没说服力的台词啊!刚遇见她的时候姑且不论,现在听她这样说根本唬不到人好吗!

    莉雅丝扶著额头说:

    「……所以,我们该如何应付这个状况呢?还是各个击破是最好的吧。」

    ──这时,有两个人影向前踏出一步。

    「…………没问题。」

    「这里就交给我们两个吧。」

    是路卡尔和班妮雅!

    「班妮雅!路卡尔!只有你们两个对付那么一大票敌人,是不是太吃力了啊?」

    我担心地这么说──但班妮雅随手从亚空间当中,拿出了比自己的身高还要长的镰刀,并说:

    「我不好好工作的话,请你们带我来不就没意义了~~」

    以毫无紧张感的嗓音这么说著──娇小的死神少女无声无息地冲了出去!

    她的移动与其说是冲刺更像是滑行,就这样朝那群吸血鬼士兵砍了过去!在高速四处移动的同时制造出残像,那是死神特有的动作。

    「注意了注意了,死神女孩来也。」

    语气轻佻的她变出好几个分身,玩弄著大群士兵!他们也不知道该将手上的剑指向何方!即使挥了剑也只是消除一个分身,无法直接命中班妮雅。

    木场看见班妮雅的动作,发出赞叹之声:

    「……眼睛虽然看得见她的残像,但那是超高速所产生的结果。凭她那种动作,想要确实掌握住她的位置并没有那么容易。」

    所以那和木场藉由高速所产生出来的分身在性质上十分相似啰。

    眼睛跟得上──但即使发动攻击也无法完全命中,只能消除分身,反而会被她趁机从死角攻击。

    换句话说,她能够使用和木场一样的招数……不知道该说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