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卷 向阳处的黑暗骑士 Life.5 狼之纹章

    我是噬神狼,名叫芬里尔。

    现在的我陷入稍嫌棘手的状态。

    造成这个状态的原因,是袭击我们的敌人在战斗开始不久之后便封印两名同伴。

    「哈哈哈!好窝囊的孙悟空啊!是吧,兄弟?」

    「嘻嘻嘻!没错没错!没想到还一起钓到另外一只呢,兄弟!」

    身穿古代中国武将甲冑的两个人型妖怪──发出令我不悦的笑声。

    受到他们的袭击,两个没用的同伴被抓起来。真是令我只能大叹无奈。

    「我们该怎么办呢,小芬里尔?」

    盟友勒菲小姐也有点困惑。

    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这就要回到稍早之前开始说明。

    我们的行动之一,是为了和强者对战,或是挑战未知、尚未解开的现象。

    这天我们来到中国一处偏僻的山中。

    飘著雾气、遍地石柱的溪谷风景,酝酿独特的气氛,感觉即使有仙人住在里面也不足为奇。如此绝景也是这个国家的特色。

    而且我们这次追寻的东西,就在这片景色之中。

    「唉──都是山喵。雾又这么浓。吶──吶──不能坐美猴的斤斗云『咻──』一下飞过去吗──?」

    表示不满的女人──名叫黑歌,是一只猫又。一头黑发,身穿黑色和服。

    她精通魔力、仙术、妖术等等,在术法方面相当擅长,能力颇为强大。转生为恶魔之后杀害主人,因此开始逃亡,流浪了一阵子才在这群人之中落脚。

    在我的心目中,对于这只猫又的评价颇为微妙。

    我承认她的能力相当不错,然而她的思想总是著重享乐而短视近利,而且随时都在发情,低贱到了极点。

    这只猫在我心中的组织层级构造(hierarchy)里位于下层。我实在无法视她为同一层级,更别说是放到上层。

    这种层级构造是我依循强烈的本能订定的。身为狼的骄傲凌驾于我的知性之上,成为一切的基准。

    这也表示即使出身特异又具备智慧,我依然是只野兽吧。我对此没有任何怨言,而是选择接受这样的生活方式。

    听到猫的抱怨,一只看起来头脑不太好(实际上也不太好)的猴子妖怪叹气:

    「吵死了。是队长说要步行到现场的,我也没办法啊。话说这阵雾气也是仙人之类的所设下,要是用了多余的术法,马上会被不知道在哪里的仙人逮到。」

    身穿古代中国铠甲的是──美猴。乍看之下只是个人类男子,却继承负有盛名的孙悟空血统,是个妖怪──但是怎么看都不像。

    他随时都在傻笑,容易受到世俗文化的影响,并且喜爱那些文化。饮食和生活都杂乱至极,毫无品格可言。看著那只低俗的猴子,就不想被当成他的同伴。

    当然在我的心中,这只猴子是下下层。他的评价比猫还低。我不想把他当成同一层级,就连被他碰到也会感到嫌恶。

    「算了,偶尔看著这样的风景散步也不错。」

    这个看起来很有绅士风范的男子是亚瑟•潘德拉冈。他是有名的英雄亚瑟王的子孙,也是圣王剑柯尔布兰的持有者。即使来到这种深山依然穿西装戴眼镜,活像走错地方。

    他总是很温和,完全感觉不到亚瑟王的气氛……但是毫无破绽。和他有所接触时,我总是强烈感觉到盘据在他体内的「无」。

    这个男人对于自己没有兴趣的东西不抱持任何感情,然而一旦进入战斗,就会发挥无与伦比的冷酷与细腻,置身于任何局面都能冷静以对。这点让人特别感到毛骨悚然,但是一起行动时相当可靠。

    我心中对这个男人的评价满高的。以一起行动的人来说,他具有充分的品格与能力。

    「各位──请等等我……」

    晚了几步才来到我身边的,是善使魔术的女孩──勒菲。她头戴尖帽、身穿斗篷,打扮得像个魔女。

    她也是刚才介绍的亚瑟的妹妹。因为是兄妹,长相看起来有些相似,但是性质上可以说是完全相反。她没有哥哥那种冰冷的气氛,在这群人当中总是一脸柔和的表情。

    这个女孩和其他人不同,身上几乎没有邪气。但是她的身上和哥哥一样带著独特气氛,让人无法看穿内心思绪。不过她应该不打算为恶。

    她专门为我煮的蔬菜炖肉可是极品,也是我置身于这群人之中的贵重乐趣之一。

    因此勒菲小姐在我心中的定位是盟友。我也经常负责保护她,她可以说是这群人当中最常和我接触的人。

    ……不过正如猴子和猫所说,这个溪谷的空气确实不平静,甚至钝化我的感官。微温的感觉随时缠著我,覆盖全身。看来这一带是某人的地盘。

    完全闻不到其他的味道,太不自然了。不过肌肤感觉到的讨厌微温……并非视线,而是种有人察觉到我、监视著我的感觉。

    察觉气息的感应力变得迟钝──在场的所有人在行动时都有这个认知吧。

    如果是平常,我不会傻到现身在这种会被人察觉的地方。因为各个势力都想要我的命。

    日前和英雄派断绝关系,我姑且加入的「祸之团」也开始讨伐我,因此我特别擅长隐藏行踪。

    这次是因为有苦衷,才会踏进这个溪谷。

    「我并不讨厌这个溪谷的感觉。」

    无所畏惧说出这般话的──

    是一个银发当中带有灰暗色泽的青年,从我的身后无声无息现身。

    「山上这种从任何方向都可能遭受袭击的气氛并不坏。雾气当中还有种独特湿气……看来我们已经进入某人的领域了。光是山地和雾气的氛围就可以平静取悦我,看来这个国家的秘境也相当不错。」

    这群人当中,最后介绍的青年名叫瓦利,他继承真魔王路西法的血统,还拥有二天龙之一──白龙皇的力量,是个强力无比的男人。

    笼罩在体外的氛围,从体内散发的压力,在这个有如恶鬼的队伍当中也是特别突出。追求战斗的双眼之中,随时燃烧或大或小的火焰。

    从我的父亲──北欧恶神洛基的支配之中解放我的意识的,就是这个男人。我原本是父亲的獠牙、父亲的利爪。我的牙与爪是能够重创众神的禁术──

    父亲将我化为顺从的小孩──不,是仆人,只是个听命于父亲,撕裂、咬碎对手的仆人。因为我一心相信这就是我的存在理由。

    但是有人以魔法锁链格莱普尼尔与支配的圣剑(excalibur ruler)以及「霸龙」抹销这个理由。就是瓦利。

    这个人对我的要求──是共同行动。瓦利冀望与诸神一战,希望得到我的牙与爪作为抑制力以及谈判的武器。

    这个男人身为本队首领,我对他有一定程度的信赖。至少只有瓦利能够统整这个有吵闹的猫和低俗的猴子作乱的队伍。

    我离开父亲洛基身边,置身于这样的队伍里……

    因为瓦利他们,我失去巨大的身躯及力量的一部分……然而……

    勒菲小姐摸摸我的头:

    「这种雾气太多了,这样没办法召唤阿戈出来。」

    她望著浓雾开口。

    对喔。这个队伍还有另外一个成员。

    戈格玛各,那是古代武器──巨大的魔像。因为体型巨大,能够出现的地点有限,平常都收在共用的专属亚空间里。有必要时瓦利、勒菲小姐、那只猫等人都可以召唤。

    勒菲小姐经常外派、出差,而戈格玛各的作用多半是当她的护卫……不过我也是。

    走在前面的猴子弯下身子叹气:

    「不过这次我们要找的对象,真的在这种地方吗……」

    猫拍拍猴子的头袋:

    「你在说什么喵,这里明明就是你的祖国。我们要找的人确实住在这个溪谷吧?」

    「我也只是听初代臭老头提过,并没有真正见过面啊。」

    正如猴子所说,我们日前见过初代孙悟空,彼此问了几个问题。

    过程当中,我为了这次的某件事请他介绍人选。

    所谓的某件事──

    瓦利有如自言自语一般低语:

    「就快到了,阿尔比恩。你还好吗?」

    这时一个不见身影的声音直接传进我的脑中。

    『……嗯。我感觉到这阵雾里有种令人不舒服的气在流动,但问题不大。』

    声音的来源,是寄宿在瓦利身上的天龙──白龙皇阿尔比恩。有时他会回应瓦利的声音,以我也听得见的方式说话。不过他多半是和瓦利透过意识沟通,进行我们听不见的对话。

    「初代为我们介绍的心理谘询师,就在这阵雾的另一端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