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卷 向阳处的黑暗骑士 Episode Azazel.1

    笼罩在浓雾中的城镇──

    我──阿撒塞勒目前人在吸血鬼卡蜜拉派的领域。这里是卡蜜拉方面的主城周遭的城镇,卡蜜拉派的吸血鬼就住在这里。

    一般人或许会觉得吸血鬼喜欢住在保有中古欧洲风格的建筑物里,有种落伍的感觉,其实并不然。

    这个城镇是以真祖卡蜜拉的城堡为中心,排列成圆形的现代化建筑物所构成。住宅区的民宅都很时尚,不过纯血的高层干部住的好像就是古色古香的大宅。

    当然了,为了隔挡他们最害怕的阳光,每栋建筑物都没什么窗户,即使有窗户也都是紧紧闭上。

    不过这里的雾这么浓,即使是白天,日光也照不进来。

    现在的时间是正午,夜晚的居民吸血鬼都在睡觉。白天还是有人在镇上走动,但是都用厚重的衣物包得紧紧的,严加防备。即使雾气弥漫,他们还是很害怕阳光吧。甚至有人开车移动。镇上的设备和居民的用品都和人类世界没什么太大的差别,大概是因为大多数居民原本都是人类吧。这点和生活在冥界的转生恶魔可以说是相当类似。

    最令人好奇的这阵雾气,其实是吸血鬼的能力。因为吸血鬼可以操纵雾气。如果是位阶比较高的吸血鬼,应该能够制造足以笼罩整个城镇的雾气。

    雾气既是结界,也具备侦察敌人的功用。尽管没有格奥尔克的雾气那种特异性质,规模足以笼罩住这整个城镇的话,制造雾气的吸血鬼想必实力相当坚强。

    和莉雅丝分开之后,我独自进入这里──在与世隔绝的山区张设广大结界,与人类世界完全隔离的领域。这里就是这么一个地方。

    题外话,采佩什派的根据地离这里并不远。双方的领域之间设置境界线──也就是类似国界的地方。

    呼气时会冒出白烟。罗马尼亚这个国家的季节循环和日本差不多,日本进入冬季时,这里也已经是冬天。不过这个国家的气候比日本还要冷。室外气温这么低的话,即使有些地方开始下雪也不足为奇吧。

    好了,要说为什么我会在这里悠闲欣赏风景……

    「好无聊啊……」

    我一个人自言自语。我目前位在一家咖啡店。因为找到了这么一间白天也会营业的奇特咖啡店,所以我在这里的二楼阳台座位区喝茶。

    虽说是茶但并非鲜血,而是吸血鬼也会喝,味道比较浓的红茶。吸血鬼的血统越纯正,味觉和人类的差异越大。如果是纯血种,除了血以外的东西都不太能入口。会喝红茶的,应该是那些原本是人类的家伙吧。

    不过这些事无关紧要。总而言之,我现在非常闲,闲到可以在吸血鬼的城镇喝茶。

    事情是这样的,我提出想和卡蜜拉派的女王卡蜜拉见面的请求──似乎是时机正好不凑巧,女王陛下正在开会。

    而且那个会议拖得很长,我抵达这里已经过了好几天。尽管这里的人以贵宾待遇迎接我进入城内,但是实在闲到发慌,才会来到镇上。

    我明明对一诚他们说了大话,没想到过来这里只能当个闲人,实在是太没用了。

    ……看来采佩什方面似乎有什么动静,而卡蜜拉这边为了因应,正在研拟应对措施。要和我会谈,也是拟出策略之后的事吧。

    他们也不是就这样放著我不管。实际上目前有人坐在离我的位子稍远的地方,大概是负责监视我吧。从他散发的强烈气息就感觉得出来。

    我想卡蜜拉大概想在和我会谈之前决定一切,以便将手上的牌以最佳的顺序打出来吧。

    自己放任特使畅所欲言,在我入境之后却置之不理。吸血鬼的自命清高令人不敢恭维。

    面对如此难以理解的状况,我只能叹气──这时监视者的气息突然中断了。我瞄了一眼,只见那个监视者趴在桌上。

    我叹了口气开口:

    「真是的,你跑来这种地方想做什么──瓦利?」

    走向我的座位的──正是瓦利本人。

    「没事,只是经过附近时,刚好感应到熟悉的气息。」

    他带著美猴和亚瑟、芬里尔一起现身。

    「嗨──嗨──总督♪不对──现在是监督吧?」

    「你还是老样子,美猴……是你让他睡著的?」

    我意有所指地看著负责监视的那个吸血鬼,那只爱恶作剧的猴子开心发笑。

    他大概是用某种仙术让监视者睡著吧。

    他们几个在这阵雾气之中依然能够行动自如,是因为他们擅长潜入。毕竟他们是一群神出鬼没的家伙,也是任何组织都逮不到的强者。

    「所以你们找我有事吗?」

    听到我的问题,他们便在座位坐下开口:

    「是啊,有关邪龙的事。」

    接著瓦利便开始说明他们遇见的那只邪龙。

    ……听完一切之后,我开口问瓦利:

    「阿日•达哈卡强吗?」

    瓦利喝了一口茶,开心说道:

    「……至少比普路托多点乐趣。」

    ……也就是说阿日•达哈卡至少比普路托还要强吧。

    美猴接著说道:

    「话说回来,那只疯龙真的很强。在我对付过的龙当中,也是特别强的。打起来最麻烦的对手就是不会倒下的家伙了。」

    「格伦戴尔看起来也相当难缠。」

    亚瑟也跟著开口。

    这几个家伙为了寻找强者旅行全世界,既然他们都这么说,可见那几只龙的程度肯定非同小可。

    我对他们说道:

    「据说我们这边的新生代恶魔也陷入出乎意料的苦战……就连那些达成史无前例的成长的家伙也会陷入『苦战』表示状况相当不妙。」

    瓦利挑起单边眉毛询问我:

    「看来邪龙复活是因为圣杯吧?那个东西可以操弄生命吧?有办法让死者复活吗?」

    是啊,会这样怀疑很正常。没错,这件事看来和圣杯有关。

    那个圣杯神灭具……用对方法的话确实能够打乱生命常理。

    卡蜜拉派的高层之所以开始骚动,八成也是因为这个吧。

    「灵魂所在、灵魂最终去处,在各个宗教的定义和处理方式各有不同……但是完全依照原样复活,照理来说是不可能的事。」

    就连奇迹似地复活的一诚,也因为原本的身体已经毁灭,不得不创造新的身体。

    一旦灵魂消逝,想回到现世可没那么容易。完成此生的职责与命运,灵魂离开肉体,就是如此尊贵的事。

    如果有能够操作灵魂的方式、能力、存在的话,那又另当别论。

    另外,恶魔、天使的转生系统等等,也是一种复活方式。不过两者都必须是在刚丧命、尸骨未寒的状态才行。

    瓦利眯起眼睛:

    「──邪龙是例外,对吧?」

    ……因为他们非常难缠。

    我一边叠著方糖一边说道:

    「……就连肉体和灵魂被切成好几段的弗栗多,也只要聚集各神器就成功复活。由此推知,如果是『圣经之神』留下的系统错误,神灭具的话……」

    「而且还是亚种禁手的话,问题的层级就更高了。」

    瓦利如此说下去,我也点头认同。

    美猴拄著脸开口:

    「既然如此,就表示拥有圣杯的吸血鬼派系和『祸之团』有关系啰?」

    卡蜜拉派能够抢先得知采佩什方面的这些状况也不足为奇。所以才会认为和拥有圣杯的瓦雷莉•采佩什有关连的加斯帕最适合阻止她吧。他们或许是认定加斯帕能让对方露出可乘之机。

    反过来说,这也表示瓦雷莉──是如此棘手的角色。

    原本拒绝交流的他们之所以和我们交涉,换个角度来想也可以说是因为只靠吸血鬼无法对付瓦雷莉,以及和她有关的「祸之团」──或许也有这种意涵吧。

    他们是因为自视甚高才会采取高姿态,还是打从一开始就打算利用我们,然后从旁获得好处呢?

    搞不清楚的事实在太多,不过……加斯帕啊,老实说,被你当成恩人的女孩瓦雷莉……已经被卷进非常不得了的事件里。

    而且到了现在,卡蜜拉派闹成那样,就表示采佩什那边有某种变化吧。

    ……我开始担心莉雅丝他们了。看来还是把一诚他们找来比较好吧……

    ──这时我突然察觉他们的变化。

    黑歌和勒菲不在。

    「喂,瓦利。恶猫和小魔女呢?」

    听到我的问题,瓦利耸肩回应:

    「在兵藤一诚那边。」

    喔喔。怎么了怎么了?

    「你被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