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卷 向阳处的黑暗骑士 Life.2 朱与红

    ──我到底是什么。

    小时候的我──姬岛朱乃不断问自己这个问题。

    在憎恨堕天使的人使我失去母亲之后,我排斥父亲巴拉基勒,过著颠沛流离的日子。

    十岁的我。这个年纪想要一个人活下去,终究是不可能的。

    尽管如此,我还是得一个人过活。我还记得自己的幼小心灵有强烈的想法。我绝对不会依靠父亲。如果我依靠他……就会因为失去母亲的悲伤,以及畏惧其他人对父亲的憎恶,使得我的心灵崩溃。这是我的感觉。

    我有的只是从家里拿出来的──自己存的微薄零用钱……这原本是想在母亲的生日时,买礼物送给她。

    我一直极力克制自己使用那笔钱,但还是抵挡不了到达极限的饥饿感,于是在心里向母亲一再道歉,用了那笔钱。这件事我到现在还是记得很清楚。

    钱是有限的,并非无限。父亲和母亲都不在。我一个小孩子必须自己设法赚钱。

    然而怎么可能有地方愿意雇用十岁的小孩。

    ……我唯一的长处,只有来自父亲遗传的操控雷电的能力,以及母亲教我的除灵式。

    那是某一天的事。在一次因缘际会之下,我救了一个被恶灵附身的小孩。于是他的家长给我一些点心。

    我心想,就是这个。我能做的事,就只有这个──

    在那之后,我开始寻找身上带著不良波动的人搭话,替他们驱除,换取些许金钱和食物,过著这样的生活。

    没办法过得太奢侈。也没有住的地方。但是我还是活了下来。

    ──朱乃,妈妈教你怎么赶走可怕的鬼怪。

    ……是母亲教我的咒术,让我活了下来。一个人睡虽然很寂寞……但是我不想死。

    我走遍日本各地,慢慢学会如何和非人者来往,也开始知道和人类保持一定的距离。

    真要说来,我算是非人那一边。虽然外型是人类,却继承堕天使的血统。被分类为非人也不足为奇。

    年仅十岁的我已经牢牢记住这件事。如此区分清楚,在和其他人接触时才不会受伤。

    因为我驱除恶灵而得救的人当中,也有人说想要领养我。有的是出自真心,也有的居心不良。我也慢慢分辨得出来这种细微之处。

    也有人追赶过我。像是不小心闯进讨厌堕天使的教会相关人士的管辖范围时,还有把我当成竞争同业,对我眼红的修行僧,好几次想要对我不利。

    过著像这样的生活,经过一年半──

    在习惯行走各地、到处除灵的生活之后,我和旅行途中遇见的小鬼们成了好朋友,也能够使役他们。

    就在我来到位于T县的某个城镇时,遇见一个和恶魔缔结契约,因此暂时能够和幽灵对话的人类。偏偏那个人找了一个恶灵说话,结果遭到附身,差点就要没命。是我救了他。

    或许是我运气不好吧,原本应该假装没看见,却听见他轻轻说声「救我。」回过神来,我已经帮他摆脱恶灵。

    后来我才知道和那个人类缔结契约的恶魔,是吉蒙里现任宗主的眷属恶魔。当时我只觉得自己闯进恶魔的地盘,是一大失策。

    恶魔和堕天使之间是敌对关系,这是我在旅行途中得到的知识。我是带有堕天使血统的人,进入恶魔们的地盘即使遭到消灭也不为奇。

    我干涉他们的人类缔约者,这件事很可能已经被恶魔方面得知。

    ……恶魔多半都很重视自尊。区区一个堕天使小女孩胆敢对他们的缔约者动手……这么一来,他们可能会为了清除自己的污点而来消灭我。

    我决定暂时静观其变,逃到那个城镇里的废弃寺院中。卷进这种纷争时,尽可能避免接触才是最适当的做法。

    我还是个小孩,面对成熟的恶魔──毫无胜算。

    躲进寺院之后过了几天。

    感觉到有股气息接近寺院。于是我战战兢兢地从寺院坏掉的门扇后面望出去,寻找那股气息。映入我眼中的──是一抹鲜红。

    一头漂亮的鲜红色头发。对方是个年纪和我相仿的女孩子。那个女孩子也和我一样,散发非人者的气焰,同时四处张望。

    我消除气息,悄悄溜出寺院,躲在附近的树木后面。

    继续待在寺院里面太危险了。遭到锁定的建筑物就只是个标靶,要是被先发制人的话我根本撑不住。

    红发少女稍微提高音量开口:

    「如果你在这里的话,请你出来。如果你愿意针对闯进我们的领域这件事好好说明的话,我也不会怪罪你。」

    ……恶魔说的话不能信。看来他们知道我除灵的事了。

    就算长得那么可爱,她还是个恶魔。而且从我感觉到的气焰来看,她应该是个出身高贵的恶魔小孩……要是反抗她,我肯定没命。

    后来她继续提出说词,设法说服我,但是我坚决不现身。只是一直屏住气息等待她离去。而且既然他们已经找到这个地方,我也应该立刻离开。必须找一个新的藏身之处。

    正当我百般思量自身安危时,我好像听见红发少女对一直不肯现身的我叹气。

    接著开口说道:

    「……其实是这样的,有一群修验者正在找你。那些人类找我们交涉。他们说──『能不能把堕天使女孩交给我们处理?』」

    ──

    听她这么说,我浑身颤抖。恐怕就是那些人吧。

    大概在一年前,有一群修验者不断出现在我抵达的每一个地方。他们并非想要对我不利的同业,而是──

    红发少女最后留下一句话。

    「……在那些人出现在你面前之前,先来找我吧。我不会对你不利。只要你愿意说明原委,我也会以最妥善的方式处理。」

    她的话语是那么温柔……声音甚至让我觉得有点像死去的母亲。

    没错,那就是莉雅丝──

    ─☆★☆─

    ──我作了一个梦。梦见怀念的往日,平淡无奇的日常……

    「吶,母亲大人。朱乃也交得到朋友吗?」

    「当然,一定可以。朱乃交到朋友之后想要玩什么呢?」

    「这个嘛……我想跟朋友一起去看很多地方,还想到学校加入一样的『社团』。」

    「……朱乃,你想上学吗?」

    「没关系。朱乃有母亲大人和父亲大人就够了。」

    「……真希望你可以交到心地善良的朋友。」

    「嗯!然后啊,朱乃的新郎要像父亲大人一样又厉害又温柔!」

    「呵呵呵,父亲大人如果听见你这么说,一定很伤脑筋吧。」

    「为什么?」

    「因为你在父亲大人的心里──」

    「……母亲大人。」

    我悠然转醒,发现自己在流泪。

    在清醒的同时,我准备离开这个地方。我迅速整理行李,和小鬼们一起走出这个充当寝处的废墟。

    时间是日出时分。在朝雾弥漫之中,我快步在大马路旁的林中穿梭。

    之所以没有在深夜行动,是因为那是恶魔还在活动的时段。在太阳升起的这个时间,应该可以安全离开这个城镇──我是这么想的。

    现在的我才知道,小时候的自己有多么自作聪明。

    就在我即将走出森林时──

    有某种东西从旁盖了过来,缠绕我整个人。

    我随即感觉到气焰从全身上下急速消失──仔细一看,束缚我的是一张网子。

    ……这不是普通的网子。我越是挣扎,就越是觉得力量遭到网子吸取。大概是施加特殊术法的网子吧。

    ……我太大意了。附近冒出好几个人的气息。我落入陷阱。

    锵、锵……锡杖独特的声音在森林里回响。

    「──找到了。」

    随著低沉的男声。

    「──出自我们姬岛血脉的诅咒之女。」

    从林木后面。

    「──继承那个黑天使之血的孩子。」

    出现几个头戴斗笠、手持锡杖的修验者。

    「──久违了,朱乃。」

    一个极具威严的声音向我说话。我记得这个声音。

    修验者们让出一条路,从中走到我面前的──是一名刚步入老年的男子。他摘下斗笠,看著网中的我。他的眼神充满悲哀之色。

    我以颤抖的声音开口:

    「……舅公。」

    没错,那个老男人──是姬岛家的人。对我而言,他是妈妈那边的舅公。

    自古以来,姬岛家族就是日本神道教世家。母亲的老家也负责历史悠久的神社。

    而目前姬岛家的根基,就是这名舅公。其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