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课后辅导的英雄们 Satan.

    冥府──

    位于冥界下层,区分死者灵魂的地方。

    我──阿撒塞勒来到这里。

    冥府是奥林帕斯──希腊势力的神,黑帝斯统治的世界。

    这里没有冥界那么辽阔,遍地荒芜,是生物无法栖息的死亡世界。

    冥府深处有座古希腊式神殿。那是住在冥府这里的死神们的居所,也是黑帝斯的根据地「黑帝斯神殿」。

    我和其他几名成员一起踏进这里。

    我们一进来,死神们立刻围了过来,以充满敌意的眼神看著我们。

    这次造访没有事先联络。站在对方的立场,几乎可以说是袭击。

    我们过来的理由很简单。一是为了向黑帝斯那个家伙提出抗议,二是不让那个骷髅老头对目前处于危机的冥界为所欲为。

    那个臭老头那么执著于找恶魔和堕天使的麻烦,想必会趁「魔兽创造」的巨大魔兽大闹冥界时,在绝佳的时机捣乱吧。

    所以这次突然造访,也带有牵制的含意。

    我们来到一处看似祭祀场的地方。宽广的室内空间以黄金等材料加以装饰,金碧辉煌的豪华作工和冥府完全不搭。

    格外巨大的祭坛和奥林帕斯三大神──宙斯、波赛顿、黑帝斯──的壁面雕刻特别华丽,相当引人注目。

    从祭祀场的深处,走出一个身穿司祭礼服配上法冠,身边带著几个死神的臭骷髅──黑帝斯。那个家伙身上还是一样散发讨厌的气焰。

    身边的死神看起来也都是相当高强的高手。从他们身上的气的性质来看,大概都有上级到最上级的程度吧……之前那个最上级死神普路托不在这里,让我有点在意……

    一看见黑帝斯,站在我身旁的男子便向前踏出一步:

    「好久不见了。我是冥界的魔王路西法──瑟杰克斯。冥府之神,黑帝斯大人。对于这次突然造访,我深感抱歉。」

    没错,和我一起过来的成员之一,就是瑟杰克斯。

    从那个拟似空间回来之后,我把所有事情毫无保留地告诉他,包括奥菲斯的状况,还有发生在一诚身上的事。尽管没有资格请求原谅,我还是对瑟杰克斯说声「对不起」。

    他在听我报告时始终面不改色,只是默默聆听。而且完全没有责怪我……害莉雅丝和一诚遇到那么大的麻烦,我原本早已有所觉悟,准备好挨揍了。因为我所犯下的过错就是这么严重──

    先是针对如何因应进击的巨大魔兽群以及在各地作乱的旧魔王派,以保护民众为优先,对部下做出指示之后,瑟杰克斯对我说声:

    「我打算去冥府。希望阿撒塞勒也可以一起来。」──他这么邀请我。

    瑟杰克斯也知道,黑帝斯很有可能趁乱做些什么。

    然而面对黑帝斯这种说了也不会听的对象,又该如何对付?

    答案就是魔王亲自造访。

    然后刚才我也接到有关一诚的最新消息,同时也转告瑟杰克斯。瑟杰克斯似乎也放心许多。看来他也非常担心。

    无论如何,既然有奥菲斯陪著他,德莱格也平安无事,应该会想办法自己回来吧。因为那个家伙是无敌的胸部龙。

    原则上恶魔方面也开始调查次元夹缝,他要回来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之后我再帮那个家伙做个新的身体就没问题了。不过……灵魂也就算了,神器有没有办法顺利固定在新的身体还是个问题……真希望能够以最轻微的损失让他变回原样。

    黑帝斯没有眼球的眼窝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光芒发笑:

    〈没想到你会直接过来这里……哗哗哗,这下子被你们攻其不备了。〉

    嘴巴虽然这么说,他看起来还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这个家伙的实力货真价实。他八成是觉得就算真的和我还有瑟杰克斯开打也能赢吧。

    米迦勒原本也说要过来一趟,但是天使长跑来地狱底层,看在众人眼中总是不太好,所以我阻止他。

    黑帝斯的视线看往我们身后:

    〈那个冒牌天使呢?我感觉他的身上散发非同小可的波动。〉

    我们身后是一名身穿神父服,金发绿瞳的青年。

    ──他的背上还有多达五对的纯白羽翼。

    青年轻轻点头示意:

    「您好您好,我是『神圣使者』的鬼牌,杜利欧•杰苏阿尔多。今天是担任路西法大人和阿撒塞勒大人的护卫。不过我想大概没什么必要,只是奉米迦勒大人之命『姑且』过来一趟。就是工作,天使的工作。」

    态度相当随便……传闻倒是没错,怪人鬼牌,杜利欧。

    「煌天雷狱(zenith tempest)」的持有者,支配天空的「神圣使者」──

    〈……传说中的天界王牌啊。听说寄宿身上的神灭具能够任意操控、支配世界的天候……哗哗哗,米迦勒那个小子,居然打出鬼牌了。〉

    因为必须这么做才能对付你啊。

    原则上,我带来的神灭具持有者「黑刃狗神(canis lykon)」的刃狗(slash dog)也在外面待命,避免发生什么事。

    〈哗哗哗,蝙蝠和乌鸦的首领,加上两个神灭具……这样欺负我这个老人会不会有点太过分啦?〉

    还真敢说,凭你的实力,准备这么多战力搞不好也会被击退。这样啊……他连人在外面的刃狗也掌握住了。不愧是冥府之神。

    〈要和你们喝茶聊天也不是不行……不过还是姑且问问吧。你们过来有什么事?〉

    ……明知故问。他到底想要惹怒我们到什么地步才甘心……!

    瑟杰克斯维持自然的态度回答:

    「不久之前,位于冥界恶魔方面的格喇希亚拉波斯领发生一起重大事件。在举办中级恶魔考试的考试中心附近的某间饭店,舍妹与她的眷属,以及人在这里的阿撒塞勒总督受到『祸之团』的袭击。」

    〈喔,那件事啊。我也接到报告了。〉

    「我听总督他们的说法,同时也遭到死神袭击。」

    〈那是因为我听闻你的妹妹和阿撒塞勒大人串通,和那个无限龙神──奥菲斯进行密谈,所以才拜托他们前去调查。好不容易各个势力都开始准备展开合作体制,在这种状况下出现那种危险至极的背叛行为,会打乱所有势力的步调。而那样的背叛行为还是最为大力提倡和平的阿撒塞勒总督本身所为,那岂不是更加严重吗?我很想知道敬爱的总督在打什么主意,才会委托部下调查。同时也命令他们,要是真的有什么背叛行为,可以进行最低限度的警告,只是如此罢了。〉

    黑帝斯如此说明,话中还不时加入非常刻意的敬称。

    ……他的说法真是让我气到五内俱焚。老实说,我恨不得现在就拿出光之长枪抵在这个家伙的喉咙上……

    不过那个混帐,居然把普路托半开玩笑的推托之词照本宣科!那算是哪门子的最低限度的警告!投入那么多死神,甚至连传说中的死神普路托都来了……!

    黑帝斯摸摸没有肉的下巴,继续说下去:

    〈不过那好像是我太过急躁了。要是对你们造成什么损害,我愿意赔不是。如果你们希望我赎罪,有什么要求都可以尽管说。除了我的性命以外,任何要求我大致上都可以帮你们实现。〉

    ……那种高姿态的话语和态度,或许是故意的吧。对现在的我而言真是效果奇佳。对于当时身在袭击现场的我而言,这样的言行让我无法压抑自己的怒气。

    但是我没有和这个骷髅老头起冲突。

    ……因为身边有个散发沉重压力的家伙……真没想到你冷静的表情可以如此吓人,瑟杰克斯。平常你的气焰从来不会出现任何紊乱,现在就连我也看得出你体内的魔力正在翻腾不止喔?

    听到黑帝斯的报告,瑟杰克斯点了一下头:

    「这样啊。太过急躁……原来如此。还有一件事,因为有个不太好的传闻传进我的耳中,这次来有一部分是为了确认那件事。」

    你打算进入正题了啊,瑟杰克斯。

    瑟杰克斯开始兴师问罪。

    「黑帝斯大人,我接获的报告指出你和『祸之团』暗中有往来。英雄派、旧魔王派都曾经接受你的协助──报告是这么说的。听说他们用了那个萨麦尔喔。如果这件事是真的,就是重大的背叛行为。尽管立场不同,但是不能将那个东西放出来,应该是各势力的共识。我个人没有怀疑您的清白的意思,不过能不能让我们看一下萨麦尔的封印状况,姑且做个确认呢?」

    黑帝斯那个家伙有没有用过萨麦尔,只要调查一下封印术式的旧化状况立刻就知道。如果没用过,就是古老过去施加的封印术式。如果用过,封印术式就是最近施加的。

    只要确认这件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