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校庆的狮子心 Life.3 新生代最强决定战开始!

    游戏当天——

    「太壮观了,岛真的浮在空中耶。」

    我在连接空中都市的缆车里,望着浮在上空的岛。爱西亚、伊莉娜、洁诺薇亚、小猫、加斯帕也在我身旁,和我一样从窗户望着天空。

    飘浮在空中的岛,那里有个都市——阿格雷亚斯。据说让那座岛浮起来的动力,是旧魔王时代所制造的东西,详情只有阿杰卡·别西卜陛下知道。因此相关调整都是由现任的别西卜眷属,在这里的最深处进行。

    浮在空中的岛也太罕见了。从都市朝地面流泻而下的水流彷佛瀑布。而且不止一、两道,有好几道瀑布一般的水向下流泻,看起来相当梦幻。

    这也难怪我们会看得目不转睛。不愧是恶魔居住的世界,冥界。完全就是奇幻世界!

    位于阿加雷斯领的空中都市。他们好像在那座浮空岛上建造都市。那个都市是附近一带的空运流通枢纽,也是观光胜地。

    前往空中都市的方法大致上有三种。一种的魔法阵跳跃。这只有在VIP等级,或是特殊活动需要往来事才可使用。因为那里是重要的地点,也是世界遗产,所以尽量不开放使用魔力的移动方式。

    说得也是,难保不会有心怀不轨的恶魔上去做坏事。

    第二种方法是飞行船之类的空中交通工具。这种方法比魔法阵跳跃常见多了。笫三种就是像我们一样,从下方的车站搭乘缆车,顺着从都市延伸而出的缆绳向上移动。

    我们选择第三种手段。因为见过缆车景色的社长发表感想,所以大家都说想要搭搭看。

    因此我们搭乘缆车一面向上移动,一面欣赏壮阔的风景。

    哎呀——是个大晴天!真是适合比赛的好日子!话说我们要在那座空中都市战斗啊……我得小心别掉下去才行。因为掉到场外而被淘汰,实在太丢脸了。

    「其实你们的高层,好像为了这次游戏的会场设定发生争执。」

    ——这时阿撒塞勒老师望着天空开口。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到老师身上。

    「发生争执?为了……决定会场吗?」

    老师点头回应我的问题:

    「现任魔王派的高层想要在吉蒙里领或魔王领举办。然而这时特别看重血统传承的巴力派也表示应该在巴力领举行,听说他们吵得不可开交。」

    有、有这种事啊……老师接着说下去:

    「因为现任魔王不是世袭的。对于重视家世、血统的上级恶魔而言,巴力大王家是比魔王还要有名的重要角色。毕竟巴力家是前七十二柱的首席。」

    「协助旧魔王的恶魔过去也曾经说过类似的话,引发恶魔内部的争执吧?为什么又要做同样的事呢……」

    听到我的问题,老师一边做着手势,一边叹气:

    「这是两回事。所谓的大人,无论在人类世界或是冥界都是很难搞的生物。要顾虑体面、行事作风等等。总之就是至今仍是贵族社会挂帅的恶魔业界很复杂就对了。」

    「……所以最后决定办在阿加雷斯领……」

    小猫轻声开口。老师点了点头:

    「是啊,阿加雷斯大公居中调停,才让这场魔王和大王的纷争平息。中间管理阶层、魔王代理,这就是阿加雷斯大公。不管时代再怎么变化,他们家一直都很辛苦。」

    我想起那位戴着眼镜的继任宗主。我们是同一个世代,所以未来会有往来的对象应该是她吧……感觉好像只要发生什么事,她就会碎碎念。

    「……我们的游戏会变成路西法魔王和巴力大公的代理战争吗?」

    木场眯起眼睛发问。

    老师摸摸下巴回答:

    「该怎么说,是有很多人这样看待没错。胸部龙与开关公主对上新生代最强的塞拉欧格只是表面,只是吸引一般民众关注的宣传文弃。背后的那些政治家,应该一边高谈阔论一边等着看好戏吧。」

    政治啊……这场游戏后面还有政治角力吗?

    「真是麻烦。我们可是为了自己的野心参加这场战斗……」

    老师闻言面露苦笑:

    「你们只要顾好自己就好。这样就够了。即使你们输了,也不会让瑟杰克斯在政治上居于不利。只是会让大王家的那些家伙尝到一点甜头。还有跟随塞拉欧格的那些家伙也会得到好处吧。」

    「塞拉欧格先生背后也有政治家吗?」

    「那个男人只靠自己的身体爬到现在的地位,事到如今应该不至于受到政治家的意见左右。我想那个家伙本身只是为了继续向上爬,想要建立一些管道,才会和那些政治家保持关系吧。」

    为了实现远大的梦想、野心,就必须参与政治啊。仔细想想,我们也和瑟杰克斯陛下、利维坦陛下有交情。

    看在塞拉欧格的眼里,我们是不是也和政治有所关联呢?毕竟两位陛下都是魔王……

    不过有个地方我不太能够认同。

    「……塞拉欧格先生因为没有继承家傅特色而吃苦,现在却有上级恶魔利用他啊。」

    我低声念念有词。听说一度舍弃塞拉欧格先生的,应该就是对方的核心人物,也就是巴力家的现任宗主。跟在塞拉欧格先生身边的政要,应该都是和现任宗主有关的人吧。

    事到如今,他们才聚集过来——为了塞拉欧格先生的力量。

    老师叹了口气:

    「情况是很复杂,不过未尝不是好事。你只要想塞拉欧格付出的辛劳终于让他得到关注就可以了。无论理由如何,得到达官显要的认同也是种成果。再来就看结果如何……但是你们不用在意他的状况,要全力以赴。你们必须为了自己的目的使出全力向前冲,否则是赢不了他的。」

    我知道,老师。我们可没那个余裕考虑塞拉欧格先生的状况。这是比赛,我们既然参加就要获得胜利,朝着梦想迈进。

    「可是大王派会承认塞拉欧格·巴力的梦想吗?他的期望是建立一个只要有能力就可以超越身分,实现任何梦想的冥界吧?」

    木场如此询问老师。的确,巴力派是真心接受塞拉欧格现实的梦想,才和他接触吗?

    「……你觉得拘泥前首席、家世这些东西的大王派会承认吗?他们只是表面上表示协助,私底下还是轻视他吧。他们想要的只是能够给现任魔王好看的棋子。对那些家伙而言,塞拉欧格的梦想只是用来聚集为此心醉的人们,当塞拉欧格的后盾就能让那些人转而支持自己,不过是一种政治手段。塞拉欧格也知道这件事吧。尽管如此,他还是为了尽可能向上爬而维持和那些政治家之间的管道。真是个单纯又擅长忍耐的男人。」

    老师如此回答。这真是太过分了……可是塞拉欧格先生为了实现梦想还是忍气吞声……他的内心想必痛苦到难以想像。

    啊,我想到一个问题。于是我把它说出口:

    「现在问这个好像太晚了,不过恐怖分子——英雄派不会针对这次游戏闹事吗?」

    「或许会吧。这是一场众所瞩目的比赛,会场又聚集许多业界的大人物,若要闹事确实是个好机会。对那些家伙而言,在这场盛会当中投入他们引以为傲的禁手持有者,应该会是一次很大的行动吧。原则上,我们已经以最高层级的警备包围会场。不过我想应该只是白操心吧。」

    老师稀松平常地回答。原来还是有可能!可是为什么是白操心?

    「为什么可以这么肯定?」

    朱乃学姊询问老师。老师抓抓脸颊开口:

    「……瓦利私底下联络过我了。」

    「——!」

    包括我在内,所有人都吓了一跳!那当然!谁想得到这种时候会冒出他的名字,

    「瓦利?那个家伙联络你?」

    这是我的问题。

    「是啊,那个混帐只是简短地告诉我『巴力家的那个塞拉欧格和吉蒙里眷属的那场比赛相当重要。我也相当关注。我不会让他们防碍兵藤一诚。』——就是这样。他很喜欢你呢,一诚。」

    「别、别用那种说法!恶心死了!」

    那、那个家伙居然说出那种话!怎么,他是在观察自己的宿敌越变越强吗!那个混帐,还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态度!可是知道瓦利这么说之后,我心里竟然觉得踏实许多,这证明我也承认那个家伙的实力吧。可恶!总觉得这让我莫名不甘心!

    老师没有理会不甘心的我,继续说道:

    「总而言之,既然那个家伙都这么说了,或许他会确实牵制曹操等人。他们如果想破坏这个会场,就得不惜和瓦利队一战,我想他们应该不至于这么做。要对付那支聚集传说级怪物的白龙皇队肯定会有重大牺牲,这么做没有好处,所以发生的机率应该不高吧。」

    这样啊……还有这种解读法。

    「……这就表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