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教学旅行是万魔殿 Life.2 抵达京都

    新干线从东京站出发之后,过了十分钟左右。

    「其实我是第一次搭新干线——」

    松田带着雀跃不已的表情在面前的座位轻声开口。

    记得我好像搭过一次新干线。话虽如此,那时候我好像也才刚懂事,实在没什么确切的印象……

    我的座位在车厢的最后面,而且是一个人,旁边是空的。前面坐着松田和元滨。隔着走道的另外一边坐着洁诺薇亚和伊莉娜。

    窗外的风景因为列车高速移动而瞬息万变。旁边的洁诺薇亚和伊莉娜一面望着窗外,一面有说有笑。

    搭新干线是很新鲜,不过还是搭通往冥界的列车给我的冲击比较强烈。毕竟当时亲眼目睹转移到异世界的景象,完全是不同次元的感受。

    这时洁诺薇亚走过来,在我身旁的空位坐下,劈头就对我说:

    「一诚,有件事我得先告诉你。」

    「怎么了,洁诺薇亚。」

    「现在杜兰朵不在我手上——如今的我手无寸铁。」

    喔喔,突然就来个这么惊人的消息。真的假的。

    「你没带杜兰朵啊。为什么?」

    「嗯。听说隶属于正教会的链金术师找到某种术法,可以抑制杜兰朵的攻击性气焰,所以我透过天界把剑送到他们那边。」

    正教会。我记得那是基督教会的派系之一。他们在之前的王者之剑抢夺事件当中,好像不是很合作……

    洁诺薇亚露出嘲讽的笑容:

    「没想到正教会居然变得那么合作。我想大概是因为有米迦勒大人以及各位炽天使的斡旋吧,不过既然能够请那边的链金术师重新锻造,我想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由于建立合作体制,基督教各派系之间的嫌隙也缩小了吗?

    洁诺薇亚继续说道:

    「那种术法能够只抑制攻击性气焰而不降低圣剑的能力,相当令人好奇……不过这更是突显身为持有者的我有多么没用,至今仍无法抑制气焰……亏我还是『骑士』,真是窝囊……我还是死了算了……喔,主啊。」

    啊——她开始自虐了。真是的,这个家伙动不动就这样。

    「我知道了。你的意思是万一出了什么事,要我把阿斯卡隆借给你吧?」

    「嗯。不好意思,老是跟你借那把剑。」

    「没关系啦。我虽然也很仰赖那把剑,但是在菜些场面,还是借给你比较有效率。」

    「不过一诚还是锻链一下剑术比较好。空有宝剑却无用武之地,太浪费了。」

    「我知道。在和你或是木场对练时,我也会学点剑术的。」

    「嗯。」

    彼此交谈之后,洁诺薇亚回到原本的座位。

    接着我望着窗外看了半晌,前面的座位传来女生的惊呼声。我顺着看去——好像是木场从前面的车厢走过来了。他确认我的所在位置,便朝我这边走来。

    「咦……?他、他要去兵藤那里?」

    「不、不会吧……木场同学要踏进情色领域……」

    「兵藤X木场同学果然是无法撼动的配对!」

    女生近乎哀号的声音!把我的座位当成隔离区啊!混帐!我的朋友是型男不行吗!

    由于女生对待我的态度太差,让我有过一段时间很怨恨木场,不过现在他已经是我重要的朋友兼伙伴。对他的怨恨……其实并没有完全消失!我还是有点无法原谅型男!

    「我坐你旁边罗。」

    想着想着,木场已经在我身旁的空位坐下。

    「……怎么了?」

    我的手肘靠着窗框拄住脸,眯着眼睛发问。

    「我想问你们到达目的地之后的行动。为了方便在出事时因应,总是要先知道一下。」

    「也对,我们不同班。你明天要去哪里?」

    「我们打算去三十三间堂。你们呢?」

    「先从清水寺开始吧。之后是银阁寺和金阁寺。这三个地方之间有点远,但是我们想一口气先逛完最有名的景点,所以第二天比较累。然后第三天会从天龙寺开始慢慢逛。」

    「天龙寺啊。我们这组第三天也会过去那里。如果时间对得上的话,或许会在渡月桥附近碰面喔。最后一天呢?」

    「在京都车站附近到处乱逛,买点纪念品就结束了。这么说来,伊莉娜好像说她想去京都塔看看。」

    各组的行程都已经事先安排妥当,向老师报告过了。老师还要我们各组制作自己专用的旅行简介。

    之后我和木场交换彼此的行程资讯,话题转到别的方面。

    「听说一诚同学和几位魔王陛下交流了一下?」

    「是啊,那个事件让我对冥界的印象完全改观。」

    不久之前,我和社长一起奉命参加吉蒙里家的神秘仪式。在仪式之后的派对上,社长的双亲非常开心,大力称赞我。

    浓对会场还挂了一条布幕,上面写着「恭喜小姐!贺喜少爷!」什么的……

    ……感觉好像有什么事在我不知情的状况下确实进展。不、不过对我来说应该不是什么坏事,所以我也不太担心。

    「其实在事情结束之后,别西卜陛下给了我一点个人建议。」

    我改变话题,如此对木场说道。

    「建议?」

    「是啊,关于使用者是我的情况下,『士兵』的特性和赤龙帝的力量两者之间的配合度。在使用赤龙帝的力量时,我好像无法完全掌控『皇后』的样子。」

    升变为「皇后」确实可以提升力量,但是若再加上赤龙帝之力,似乎会超出目前的我的运用能力,反而无法灵活运用龙之力。这就是陛下给我的忠告。

    直言不讳的陛下表示,简单来说就是能做的事突然变多了,反而让我无法顺利调整力量的流动。塞拉欧格好像也是只和我过了几招就知道我的状况。

    的确是这样没错。力气大增、速度变快、神龙弹的威力也变强。但是说到我是否能够完全运用这些能力,却又不是这么回事。

    「城堡」也就算了,「骑士」和「主教」的能力我运用得都还不纯熟。速度和魔力虽然提升,但是有很多部分都是凭气势硬撑,至今仍有许多时侯表现得相当糟糕。

    话虽如此,升变是「士兵」的一大特色,还是应该升变才对。

    「——陛下说过,如果想将赤龙帝的力量活用到极限,我应该先试着从纯熟运用『骑士』和『城堡』开始着手。他还说这两者分别是力量、速度的特化型,将赤龙帝的力量贯注在这两方面,我应该会比较容易明白力量的流动和该做的事。」

    「这样啊,所以你才会在和塞拉欧格战斗的时候升变『城堡』?」

    「是啊,那确实比变成『皇后』时简单易懂多了。我清楚认知力量只有流向攻击和防御两方面——我觉得自己应该试着练习活用各种棋子的特性来运用赤龙帝的力量。」

    听见我这么说,木场笑了:

    「在和塞拉欧格过招时突然尝试,的确很像你的作风。看来一诚同学又要变得更强了。你真的很热衷在探索自己的力量呢。」

    「拥有的力量再怎么强大,无法纯熟运用的话可是赢不了塞拉欧格和瓦利。对了,看到我和塞拉欧格的比赛,你有什么感想?」

    听到我的问题,木场把手放在下巴回答:

    「老实说,和社长同世代的恶魔正面对上你,还可以在力量对决时压制你,我只能说他是一大威胁。而且还是赤手空拳。能够赤手空拳破坏你的铠甲的人,在新生代当中——不,在上级恶魔当中也只有他吧。说真的,我的防御力对上他的攻击力,就和纸没什么两样。他的速度也很快。而且一眼就看得出来那还不是极速。如果和他正面对战直接挨了他一拳,不只是我,几乎所有眷属都会受到致命伤吧。」

    这个家伙依然是有话直说。不过就是因为这样才值得信赖。

    「旅行回来之后要重新开始应付塞拉欧格的训练了。」

    「是啊。对了,你要买纪念品时可以联络我一下吗?」

    「为什么?」

    「要是买了重复的东西就不好了。」

    「啊,说得也是。我知道了,最后一天我会联络你。」

    确认这件事之后,木场便离开座位,回到自己班的车厢。

    好了,洁诺薇亚、木场的谈话都告一段落。爱西亚她们有说有笑,好像聊得很开心。

    松田和元滨那两个家伙……都睡到冒出「……ZZZZZ……」来了。

    我也伸个懒腰,闭上眼睛。

    ……距离抵达京都之前还有时间。我想潜入神器里面。总计下来,这是第几次啊。我已经潜入好几次了。结束恶魔的工作,洗完澡之后的睡前我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