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恶魔的工作 Life.4 网球胸部

    大家好。今年夏天好热啊。

    现在的我坐在社办的一角盯着字典。嗯——……好深奥啊。没想到我正在查的东西有这么深奥。

    「一诚先生,你在查什么啊?」

    爱西亚在我身旁跟着看向字典。

    「喔,我在查『欧派』这个词的起源。」

    「……欧、欧派吗……」

    爱西亚不知该如何反应,然而我是认真的。我从很久以前就对这件事非常好奇。

    ——欧派。

    多么美妙的发音。第一个发出这几个音的日本人理应留名青史。能像这样紧紧抓住男人心的词汇不多了。足以震撼身心的词汇,据我所知只有「欧派」和「裸胸」。

    我很想知道日本人为什么称呼女性的胸部为「欧派」,所以查了一下。

    「……说法有很多呢。有一个说法是说从『喔。好吃』转变而来。还有另一个说法是古朝鲜语中称呼『吸食的东西』为『派』,这也有可能是起源。最有力的说法是牵着。爱西亚觉得呢?」

    「我、我觉得吗……我想对婴儿来说,胸部应该是好吃的东西吧?所以还是『喔,好吃』的说法吧。」

    尽管困惑,老实的爱西亚依然可爱地歪着头,如此回答我的问题。咦?这算是性骚扰吗?算、算了,先不管这个。

    ——我觉得不管活到几岁,对男人而言胸部都是好吃的东西!

    我差点脱口说出这种话,但是总算忍住了。好险好险。爱西亚打从心底信任我,我可不能教她一些太奇怪的事。还是换个话题吧!

    「社、社长去学生会办公室也玄太久了——」

    我硬是换个话题。这时——

    「社长大概是和会长聊得很开心吧。对了,一诚、爱西亚,你们要喝茶吗?」

    朱乃学姊帮我和爱西亚泡茶。

    我们神秘学研究社的成员都在等前往学生会办公室的社长回来。

    社长和苍那会长是朋友,大概是聊到忘我了吧……

    「将军。是我赢了。」

    「姆,无路可走。我输了。」

    木场和洁诺薇亚在附近的桌子下将棋。

    「……这样洁诺薇亚学姊就输五局了。」

    小猫在一旁看着他们两个一较高下。

    「加斯帕要不要喝茶?」

    朱乃学姊对着社办角落的大纸箱开口。

    「谢、谢谢学姊~~!」

    纸箱里面传出声音。没错,加斯帕就在那个纸箱里。

    「加斯帕,喝茶时给我离开纸箱。」

    我一边叹气一边开口,但是这样只是让他哭着表示:

    「对、对不起——!我不要!我不要去外面!」

    他就像这样,不擅于与人应对,所以总是待在纸箱里。是个令人伤脑筋的学弟。

    「各位,我回来了。」

    走进社办的人是社长。

    社长进来之后,社员就此到齐。

    —○●○—

    在神秘学研究社的例行会议上,社长一脸困惑地开口:

    「我们得提交社团活动报告才行。」

    「咦?那不是才刚提交吗?」

    这是我的反应。基本上社长之所以离开这里,就是为了将社团活动报告交给苍那会长。社长叹气说道:

    「表面上的活动报告有我刚才交出去的『UFO与恶魔的关联』就OK。问题在于我们身为恶魔的活动报告。最近发生太多事件,害我完全忘记提交期限。今年和去年不同,截止日期稍微早了一点。」

    「恶魔的活动报告……啊。」

    对于第一次听见的事,我歪头表示疑惑。这时木场为我补充说明:

    「照埋来说,身为纯血种的社长必须就读位于冥界的上级恶魔学校。但是社长以特优生的身分来到日本留学。如果不在驹王学园修完原本该在恶魔学校修的学分,就必须强制返回冥界。」

    现代的恶魔面临绝种的危机,甚至严重到必须接纳人类成为转生恶魔的程度。嗯——社长身为两位纯种恶魔的结晶也很辛苦。

    朱乃学姊针对木场的说明进行补充:

    「关于取得学分的方式,以社长来说,除了和人类签订契约之外,还包括研究人类世界的——日本的魔物、妖怪等种族。其实为了协助社长的研究,我们眷属也因此得到相当程度的活动自由。」

    喔——原来如此。所以社长才会成立神秘学研究社啊。我们眷属能够在人类世界生活,也是因为身为社长的仆人,为了从事神秘学研究社的活动而得到许可。要在人类世界生活,必须有所属单位、负责职位,以及实际业务才行。

    社长环视围着桌子坐定的全体社员,郑重其事地开口:

    「就是这么回事,现在开始我要制作提交冥界的活动报告。我想知道住在这个镇上的魔物和妖怪近况如何。依照惯例,先去郊外沼泽找住在那里的博学河童打听一下好了。」

    河童?是指头上顶个圆盘、最喜欢吃小黄瓜、住在水边的那种河童?

    不理会满心讶异的我,木场举手对社长说道:

    「社长,那个河童回老家了。他说要继承家业种植小黄瓜。」

    「……这样啊,回老家啦。总比在这里梦想当个饶舌歌手踏实多了。」

    社长不住点头,好像在表示赞同。

    「那、那是怎样,什么饶舌歌手河童?」

    我适么询问木场。

    「不想继承小黄瓜农家的河童离家出走,住在这个镇上。它会唱点饶舌歌。我经常听他唱那首『尻子玉狂想曲』。」

    这个歌名也太莫名其妙了……是哪门子的狂想曲啊。

    「……几乎要晒乾圆盘的都会之光,无法传达我的愤怒是为哪桩,拿走你的尻子玉看有什么名堂。」

    喔喔!小猫突然唱起饶舌歌来了!

    「小猫是他的歌迷。」

    木场如此说道。真的假的啊,小猫。她喜欢饶舌歌喔?话说这个歌词也太独特了……因为是河童写的吗?

    「可是因为父亲罹患圆盘缩小症,所以回老家了。他的老家采用现在很少见的传统妖怪式耕种法栽种小黄瓜,这下总算可以维持传统了。」

    妖、妖怪式耕种法和圆盘缩小症又是什么……出现许多我完全没听过的词汇,害我脑袋一团混乱。

    「那么,去找住在四丁目那栋老旧洋房,喜爱八卦的无头骑士好了。」

    「无头骑士?」

    社长又说出我没听过的词汇,害我忍不住复诵。于是洁诺薇亚回答我的疑问:

    「就是没有头的铠甲骑士。骑着巨大的马,拎着自己的头颅,是种会预言死亡的魔物,主要在欧洲活动。我也打倒过好几个。」

    不愧是待过梵蒂冈的驱魔师!驱除魔物是拿手好戏!

    木场在我面前放了一本很厚的书。这是什么?

    「魔物大图监。说出你想看的魔物名称,就会自动打开页面。比方说『无头骑士』。」

    话声一落,书便自行掀开,书页也自动翻动。喔喔,好魔法的方式!接着书页在我的眼前静止。看了一眼,上面是骑着马,没有头的骑士的插图,还写着我看不懂的文字。这是恶魔的文字吧。我还没办法完全看懂。

    我看不懂上面的说明,但是能从插图明白无头骑士的特征。

    坐在我身旁的爱西亚也看着书上的插图和文字,好像很感兴趣。

    「那位无头骑士不久之前因为严重的颈部椎间盘突出,住进专科医院了。」

    朱乃学姊看着手边的资料,向社长报告。

    没有头还会颈部椎间盘突出!莫名其妙嘛!把头拿在手上也会造成椎间盘突出吗!

    听到朱乃学姊的报告,社长也叹了口气。

    「这样啊,无头骑士也很辛苦呢。要好好爱护脖子才行。」

    这样听下来,社长她们的情报来源好像都联络不上。于是我指着装有混血吸血鬼加斯帕的纸箱开口:

    「社长,既然如此,要不要试着把少见的纸箱吸血鬼写成报告交出去啊?睡的不是棺材而是纸箱的罕见吸血鬼,应该没几个。」

    「学、学、学长——————!你、你在说什么啊————!」

    纸箱中传出惨叫。我来到纸箱旁边拍了两下:

    「你已经是社长的眷属了,就应该配合才对。你喜欢怎么样的纸箱?纸箱里面住起来的感觉如何?不同厂商的纸箱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话说干脆就这样把他整箱传送到冥界比较好吧?」

    「呜哇————!一、一诚学长要把我打包出货吗————!」

    「纸箱吸血鬼。还是产地直送的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