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冥界集训的地狱猫 Life.5 社长VS会长 下半场!

    和匙开始互殴了几分钟。

    我和那个家伙至今还在用拳头互殴,无论怎么看都是我比较有利。匙——已经满身是伤。他将龙脉聚集在一起当成盾牌防御,但是无法完全抵销我的拳劲。

    中了我的拳头还是飞得老远,直到撞进后方的店铺。体术几乎对等,但是我的攻击力和防御力已经提升到无法相提并论的程度。虽然还是不及赤龙帝真正的力量……

    我好几次揍到他倒下,尽管如此他还是站起来。明明两脚都已经不听使唤开始发抖!

    同时他的拳是打在铠甲上面,拳头早已伤痕累累。他的手皮开肉绽,血迹斑斑。

    即使匙射出龙脉,赤龙帝的气焰也会将它弹开,无法连接。

    但是只有我们遇见时连接到右手的龙脉,在铠化之后也没有消失,我好几次试着用气焰震开也没办法!这到底连接到什么地方了?

    如果有借给洁诺薇亚的阿斯卡隆或许还有办法,但是现在说这些也无济于事。只能等之后会合时再请她切断了。

    除此之外还有奇怪的现象。我的铠甲明明很坚固,但是每次匙的拳头打过来都会对我的身心造成影响。这种影响逐渐加剧,痛楚更让我知道铠甲底下确实肿起——我同样确实受到伤害!

    「……我要赢……今天,我要打倒你……踏出梦想的第一步……!」

    眼前的那个是什么?大口大口吐血的那个是什么?

    这时坦尼大叔在修炼时对我说过的话在我脑中播放。

    『小子听好了。最可怕的攻击,是「灌注的一击」。』

    『灌注的一击?』

    『没错,你接下来要参加排名游戏,那里有各式各样的人带着各式各样的意念在战斗。为了欲望、为了娱乐、为了家族、为了女人、为了财富,还有为了梦想。各种意念在游戏当中交错,其中更不乏将一生都投注在游戏上的人。在那些像地狱大锅一样龙蛇混杂的参赛者里,有种最需要当心的攻击。那就是「灌注的一击」。』

    『那是必杀技?神器之类的?还是魔法?』

    『——都不是。小子,你试着握起拳头。你的拳头握住什么?』

    『…………我不知道。』

    『你要自己「灌注」进去。像是梦想,或是灵魂。有些人会将一生「灌注」在自己的拳头,再也没有什么比这种攻击更危险了。其他的攻击只要有时间作好心理准备,在某种程度都有办法应对。但是只有「灌注的一击」不行。那桓攻击会传进身体的中心,非常有效。有效到让人害怕。即使是存在着魔力和科学的冥界,也无法明确定义这种攻击的伤害程度。但是被打的人自己会很清楚——啊,这招很危险。能够使出这种攻击的对手实力绝对是货真价实的强敌,千万不能手软。即使对手的等级在你之下,能够使出这种攻击就另当别论。即使只中了一击也会让战况骤变。那招肯定管用。无论怎么防御,那种攻击都会打进身体里。』

    现在我懂了,大叔。匙的攻击对我起了作用,穿透铠甲打在我的身上!

    『这股气魄。沉睡在神器之中的「黑邪龙王」弗栗多的力量回应了匙的意念吗?』

    龙系神器真是可怕,德莱格。根本就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兵藤——————!」

    尽管身心受到严苛的现实折磨,匙的攻击依然没有趋缓。

    我也回应他,和他展开互殴。

    「我问你——!那种感觉是什么!主人的胸部很软吗!听说触感就像棉花糖是真的吗!女人的身体就像不会场的布丁也是真的吗!」

    匙的眼中带着熊熊妒火,挥拳打过来!

    他看准我的破绽,射出龙脉连接后方的长椅使劲甩过来,但是我交叉双臂挡住。长椅化为粉碎,散落在地。

    这点小伤有跟没有一样!

    「揉胸部的感觉是什么!你这个混帐———————!」

    总觉得现在的攻击,好像比他在大谈梦想时还要猛烈?

    接着他朝家具店伸出好几条龙脉,从店内拖出一大堆大型家具,在空中画了一道弧线,移到我的正上方!他打算把那些家具全部砸下来吗!

    呼!

    在所有大型家具落下之际,我对着空中发射压抑到最小限度的神龙弹!调整威力也太难了!这样发射不了几次!

    隆!

    赭红色的魔力波动一举消灭大型家具——

    叩!

    不过一阵冲击袭向我的背!仔细一看,匙将其中一根龙脉的轨道错开,把橱柜砸过来!伤害本身不大,但是冲击传遍全身!

    这种冲击即使无法造成伤害一对身体也不好!一直中招应该会有不良影响吧!

    「我也想揉!也想揉啊——————!」

    哗啦!匙终于流下悔恨的泪水!

    「我连胸部都没看过!这辈子都更是不知道有没有机会拜见乳头!然而你却可以随心所欲想看就看——!」

    叩!

    我揍飞这样的匙,但是他立刻站起来!可恶!好强的气势!

    「可是兵藤!最重要的不是胸部!是老师!是老师啊!我要当老师!想当老师不行吗?为什么他们要嘲笑我们!」

    匙对我大吼。不,是对观看这场战斗的许多人——

    「我们的梦想可不是为了遭到嘲笑而昭告天下……!」

    「我不会笑你!我怎么可能笑赌上性命的人!」

    面对冲过来的匙——我挥拳揍他!揍到让人不禁怀疑有没有必要这么做!

    匙的脸部肿了起来,牙齿也断了,嘴巴不断滴血。

    尽管如此匙还是站起来,一次又一次迎向我,直率得有些蠢——

    「今天!我要!超越你!」

    匙的呐喊深深传进铠甲里,重重在我的心头敲了一下。

    之后我不知道揍了他几十拳。

    「咻……咻……」

    曾几何时,匙的口中只能发出极为微弱的呼吸声。

    他应该已经到达极限了。他的嘴里有好几道伤口,出血怎么样也止不住。就连像样的话语也说不出口。

    脸肿得连左眼都睁不开。

    身体摇摇欲坠,脚步也虚浮不稳,手指甚至有几根朝不可能的方向弯曲。尽管如此——尽管如此,匙还是以坚强的眼神看着我。

    「来啊,匙。来啊!匙——————!还不到最后吧!你不打算就此结束吧!我们这种笨蛋能做的,只有勇往直前!」

    他一步一步缓缓向前迈进。

    匙没有逃走,而是走向我。他的视线不偏不倚地盯着我,笔直朝我前进。

    他这副模样就好像面对菲尼克斯时的我。我也透过记录影像看过自己的模样,即使遍体鳞伤依然向前迈进,只为了接近对手。

    「你也拚了老命修炼吧?我的修炼也是十分拚命。」

    我在匙身上感受到惊人的压力。我的优势明明如此明显,却有一股恐惧感袭击我。

    无论怎么打都打不倒——

    没想到这种对手会让我觉得如此可怕、如此伟大……

    呐,莱萨·菲尼克斯。你在面对我时,心里也是这种感受吗?现在的我知道了。知道你那时为什么会默不吭声地一次又一次打倒我——

    「匙,我要打倒你。」

    匙用扭曲变形的手,对我发动攻击。攻击从几近慢动作的速度伸来,而我以最小的动作闪过,打出一记反击。

    哒!

    「——」

    我的拳头命中匙的脸部。手感也很扎实,完全是能够中断意识的一拳。

    尽管如此——尽管如此匙还是用双手抓住我的右手,紧握着不放。

    匙已经失去意识。但是他的手还是没有放开我的右手。

    于是他就这样握着我的右手,身体开始发光。

    我——直到匙完全消失那一刻,都没有把视线从匙身上移开。

    因为我总觉得只要移开视线,他又会复活。

    『苍那·西迪大人的一名「七兵」,淘汰。』

    「小猫。」

    我将铠甲的面罩收进头盔,露出脸部:

    「可以握住我的手吗?」

    「……学长?」

    我勉强挤出笑容:

    「这还是我第一次打倒朋友。我早就知道。我早就知道会这样,可是……」

    小猫带着微笑,温柔地握住我颤抖的拳头。隔着手甲也能够感受到她的温柔。

    「学长很帅气。我以学长为荣。」

    只要有她这句话就够了。

    —○●○—

    结束和匙的对决之后,我打破附近的自动贩卖机,拿出里面的宝特瓶一饮而尽。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