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冥界集训的地狱猫 Life.4 社长VS会长 上半场!

    对抗西迪眷属的排名游戏决战前一天晚上。

    我们在老师的房间集合,举行最后的作战会议。

    虽然美猴和小猫的姊姊来袭引发轩然大波,不过最后当成社长带着眷属加上坦尼大叔将他们赶跑作结,如今这起事件差不多告一段落。

    听说社长因为那次战斗,评价又提高了。击退瓦利眷属,还有让我达到禁手。这两件事的分数好像很高。

    不、不过她好像不敢向高层报告说达到禁手的方法是让仆人戳自己的胸部就是了。确实说不出口……

    我们现在正在开会。阿撒塞勒老师首先询问达到禁手的我。

    「一诚,禁手的状况如何?」

    「是的。我现在可以变身了,不过有几个条件。」

    我向伙伴报告那些条件。

    我好不容易可以使用禁手「赤龙帝的铠甲」,但是有几个条件,还没有办法随意使用。

    「首先,如果要禁手化的话,必须花上一段时间才能变身。手甲的宝玉会显示变身所需的时间。而且一旦进入准备变身的状态,就无法使用神器。倍增和转让都不行。也无法取消。还有一天只能变身一次,一旦变身,解除之后神器也会几乎失去所有的力量。」

    听到我的话,老师点点头:

    「很好,和过去的资料一样。过去的赤龙帝几乎都是这样。虽然也有过解除铠甲之后还能使用神器的特例就是了。那么以你来说,变身需要多少时间?」

    「两分钟。」

    「可以靠着锻链,或是提升熟练度缩短时间。不过这两分钟的时间可以说是攸关生死。坦白说,这样在实战当中几乎派不上用场。最大的缺点就是在等待变身的期间,无法使用赤龙帝的手甲。毕竟能在两分钟内打倒你的家伙太多了。你好好思考要如何撑过变身之前的时间吧。这两分钟就是你最大的弱点。」

    ……就这样当面否定我的禁手。真不愧是老师。正因为这样,我更容易看见自己的目标。变身所需的两分钟,该怎么办才好呢?大概也只能闪躲逃跑了。

    「赤龙帝的手甲在一般状态的倍增和转让能力,在各个方面都相当重要。然而如果对上强敌,禁手也是不可或缺。正常状态和禁手状态实属一长一短。那么,禁手的使用时间有多长?」

    「是的,最长三十分钟。如果使用过能力,时间还会减少。」

    「对初期的你来说已经很不错了。这也是修炼的成果。不过如果是正式比赛,就完全没用了。三十分钟,而且考虑到要使用能力的话,这点时间简直短到不像话。游戏有时候会拖得很久。今后必须延长一诚的时间限制才行。」

    看来我还是修炼不足。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赶上瓦利。

    不过禁手也得视时间和情况使用。虽然是想要更强的力量才达到,但是随着战斗的内容不同,有时候不用禁手,活用一般的倍增和转让会更好。

    禁手状态虽然也能使用转让,但是气力耗尽的机率大增。当然在气力耗尽之前打倒敌人就行了,不过也不见得真能如愿。嗯——好难抉择。

    正当我用自己不大的脑袋思考这些事时,老师以猥亵的眼神比出用手指戳东西的手势。我报以笑容,也同样用手指戳空气。

    老师看见我的反应找我握手。我也加以回应!

    是的,老师!我就是戳了社长的胸部达到禁手的境界!

    即使我什么都没说,老师也感受到了!就在我们彼此交心之后,话题又回到会议上。

    「莉雅丝,苍那·西迪对吉蒙里眷属应该有相当程度的认识吧?」

    社长点头回应老师的问题:

    「是啊,大致上她都知道。例如一诚、佑斗、朱乃、爱西亚、洁诺薇亚等人的主力武器她都很清楚——毕竟对抗菲尼克斯家之战的影像有对部分人士开放。还有她也很了解加斯帕的神器和小猫的真实身分。」

    「所以就是几乎完全曝光。那么你掌握了多少有关他们的资讯?」

    「我知道苍那的部分,副会长兼『皇后』的部分,还有几个成员的能力。有部分成员的能力还不明朗。」

    「就是说还有一些不利的因素。也罢,在游戏或是真正的战斗里,经常会有这种情形。甚至还有神器在战斗中进化、变化的前例。只要小心一点就行了。对方有八个人吧?」

    「没错,『国王』一名、『皇后』一名、『城堡』一名、『骑士』一名、『主教』两名、『士兵』两名,总共八名。她的棋子还没有全部凑齐,不过人数和我们一样。」

    哎呀——果然有老师在场,话题就很有进展!社长也很认真聆听老师的意见。

    话说回来,对手也是八个啊。我们有社长、朱乃学姊、木场、小猫、爱西亚、洁诺薇亚、加斯帕、我,总共八个。双方人数一样……

    接着老师在他准备的白板写了起来:

    「排名游戏将参赛者细分成几种类型。力量、技巧、法术、支援。以你们来说,莉雅丝属于法术型,也就是在魔力整体表现都很优秀的类型。朱乃也一样。木场是技巧型,运用速度与招式战斗。洁诺薇亚是在速度方面很杰出的力量型,能够一刀毙命。爱西亚和加斯帕是支援型。如果要再细分的话,爱西亚比较接近法术型,加斯帕比较接近技巧型。小猫是力量型。最后是一诚,你也是力量型。不过因为有赠礼的能力,你也可以是支援型。」

    突然冒出一堆东西要记,害我有点困惑。总而言之,参加游戏的眷属分成好几个类型就对了。然后我是可以支援的力量型。

    老师画了一个大十字,在上下左右的末端写上各种类型的名称,画起图表。

    接着老师在图表写上我们的名字,显示我们是处于哪个位置的类型。我落在偏支援的力量型,木场在技巧型,洁诺薇亚在力量型。像这样画成图表,一眼就能看出各个社员在哪个位置。

    从图表看来,我们眷属其实挺均衡的?不过没有偏力量的法术型就是了。我们当中没有魔法战士啊。

    老师画了一个大圈,把力量型的我、洁诺薇亚、小猫圈起来:

    「力量型最需要注意的——就是反击。在技巧型当中最棘手的,就是反击系的能力。神器也有反击型,当你们碰上配有这种装备的对手时,一诚、小猫、洁诺薇亚,你们这些力量型很有可能因为一次反击遭对手逆转形势。因为反击会将你们的力量加上对方的力量,打在你们自己身上。你们越强,受到的伤害越是非同小可。」

    原、原来如此,要是攻击被反弹回来的确是很可怕。尤其是禁手状态的我,如果那股力量原封不动地反弹,不只是我,连伙伴们也有可能受害。

    「若要对付反击,我可以靠蛮力压倒对手。」

    洁诺薇亚勇敢地说道。然而老师摇摇头:

    「确实可以这样应付没错,不过如果对手是这方面的天才,那就另当别论。应该尽可能避免攻击这种对手。善用反击的对手就靠善用法术的朱乃以及善用招式的木场,或是用有吸血鬼特殊能力的加斯帕来对付。凡事都讲求相性。力量型拥有单纯的强势,但是和技巧型对战的风险太大了。」

    听到老师的说明,洁诺薇亚也无话可说。洁诺薇亚的战斗经验那么丰富,想必心里有底吧。老师转头看向我说道:

    「一诚,你现在可以变成禁手,你觉得自己有办法赢过木场吗?」

    「……老实说,我应该会被他的速度玩弄于股掌之间,完全攻击不到他。」

    这是真心话。的确,我达到威力强大的禁手,但是要问我赢不赢得了木场,答案是否定的。刚达到禁手的我,怎么可能赢得了达到之后过了一个月以上的木场。更何况我们的战斗经验差距原本就很大。

    我对付瓦利时的力量只是暂时的。那是因为我一时暴怒才能发挥那样的力量,平常的我力量还是不够。

    「就是这样。真要说来,木场也能够使用反击。一诚,不想个办法对付反击,你一辈子也打不赢木场。这就是战斗的相性。」

    唔,首先要面对的是木场啊。无法跨越这道阻碍,我就追不上瓦利吗?

    老师对社长说道:

    「莉雅丝,如果苍那·西迪的眷属当中有人会用反击,可能会被派来对付一诚喔?以这个家伙极强的力量,中了反击肯定是一次出局。你可要好好研拟战术。」

    「不过如果对方是女性……这个可能性就很低。」

    社长,这是什么意思?我心生疑问,但是立刻知道答案。

    「……洋服崩坏。我想应该不可能有女生想和女性公敌对战吧。」

    小猫尖锐的发言!呜!简直是一刀毙命!对了,我是女性公敌!社长也默默点头!原来是这么回事!

    说得也是,谁想和会破坏自己衣服的对手战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