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停止教室的吸血鬼 New Life.

    「就是这样,从今天起我就是这个神秘学研究社的顾问。叫我阿撒塞勒老师,不然叫我总督也可以喔?」

    随兴穿着西装的阿撒塞勒出现在神秘学研究社的社办。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社长伸手扶着额头,显得相当困惑。

    「哈!我去找赛拉芙露的妹妹,她就安排了这个职位给我!也罢,反正我是个知性派的超级型男。就让我在这里好好玩玩女学生吧!」

    「不行!话说为什么苍那会这么做……」

    「你很古板耶,莉雅丝,吉蒙里。也没有为什么,我去拜托瑟杰克斯让我待在这间学校,他就叫我去找赛拉芙露的妹妹。所以我才会去找她。」

    就因为这样当上我们的顾问?我实在不懂会长在怨什么。

    「还有那只手是怎么回事?你不是少了一只手吗?」

    我指着阿撒塞勒——老师的手臂问道。当时他的确把手砍下来了。

    「喔,这个啊。这是我在研究神器的过程中顺便做的,很像真手的义肢。是种能够装备光力式雷射炮、小型飞弹等武器的万能手臂。我一直很想要这种装备,所以想说装上去当作失去一只手的纪念。」

    啪咻!阿撒塞勒——老师的左手飞出来,转了好几圈。

    喔喔,暗藏机关!

    「他们让我留在这间学园,条件是辅助吉蒙里眷属恶魔当中未成熟的神器(sacred gear)持有者朝正确的方向成长。就是说我这个神器(sacred gear)爱好者的知识可以派上用场啦。我想你们也听说了,现在有个名叫『祸之团』(Khaos Bragade)的讨厌组织。大家认为『红龙』(Welsh Dragon)以及你们这群眷属,可以成为未来的抑制力之一。正确说来,应该算是专门对付『白龙』(Vanishing Dragon)。根据我们取得的情报,瓦利似乎有自己的人马。暂时先称为『白龙皇眷属』好了。目前的已知成员包括瓦利、孙悟空,还有另外几个人。」

    「瓦利等人还会攻击这里吗?」

    听到我的问题,总督摇摇头:

    「应该不会再打来了吧。之前的三大势力高峰会议的刺杀行动也失败了,他们目前的对手应该是天界和冥界。冥界那边因为有我的命令,所有堕天使都会和恶魔并肩作战,没那么容易被攻陷。至于天界,炽天使那些家伙也不会让他们称心如意。而且天界还住有很强的圣兽、魔兽。」

    「战争啊……」

    「不,还只是小规模冲突吧。他们和我们都还在准备期间。放心吧,在你们从这间学园的高中部,甚至大学部毕业之前,战争都不会开打。你们好好享受校园生活吧——但是难得有这段准备期间,可得进行各种准备才行。」

    「嗯……」

    我歪着头,绞尽没有为数不多的脑汁思考要说什么,但是想不出什么特别的话。

    「赤龙帝,不用想得那么复杂。反正你的脑袋不够聪明,多担心那些也是没完没了。你的敌人只有白龙皇瓦利。千万别忘记这件事。」

    这样啊。我的敌人就是那个家伙。能够搞清楚这一点就够了,

    他那么瞧不起我和我周遭的一切,而且还不把我们当一回事……!下次见到他,我一定要强到可以凭自己的力量揍扁他!

    「你能够击退瓦利,是靠米迦勒给你的屠龙剑(dragon slayer)配上赤龙帝的手甲(boosted gear)的力量,还有他的手下留情,否则你还是会输给他。更重要的,这次是因为你能够克制他的特性才打得赢。如果碰上力量与瓦利相当又不是龙族的对手,你早就死了。」

    正如同阿撒塞勒所说,没有这把剑的话我根本没办法应付。屠龙剑(dragon slayer)万岁。

    「对了,你后来还能使用白龙皇的力量吗?」

    阿撒塞勒如此询问。

    「不,完全无法发动。」

    没错,我好不容易得到「使对手减半的力量」,但是在那之后我一直无法让应该装备在右手的手甲现形。只能用一次吗?

    「我想也是。想驾驭那么强大的力量,没有那么简单。吸收其他龙族的力量是一回事,能否自由使用那股力量又是另外一回事。搞不好那可能会比达到禁手(balance breaker)还要困难。但是,力量一经吸收就会登录在德莱格的灵魂,再来就是得靠你的修炼——而且还必须长期进行有如地狱的严格训练。明明那么弱却硬是逞强,可是会死的。」

    本身太弱我很抱歉,总督大人!可恶,抢到阿尔比恩的力量却无法随意使用就没有意义了。不过光是德莱格的力量我都不够熟练,现在的我应该暂时办不到吧。

    「赤龙帝的力量也过度不稳定。虽然爆发力惊人,那也只是一时的。如果对手的等级不高或许能够瞬间解决,遇到等级更高的对手就会被封杀。如果你之后要以恶魔的身分参加排名游戏,就该学会稳定发挥赤龙帝强大的力量。这些目标都得先从禁手(balance breaker)做起。话虽如此,排名游戏不是那么简单的东西。即使是只用了一颗棋子的『士兵』(pawn),也有可能解决『国王』(king)。一切端看战斗的方法。包括这些在内,我都得一一教导你们。」

    「你对排名游戏很清楚嘛。」

    「喜欢排名游戏的可不是只有恶魔喔?托和平协定的福,未来应该会有很多天使和堕天使大方观战吧。」

    说不定在不久之后,天使和堕天使也会说「我想参加!」吗?

    「总而言之,你先从培养能够长时间战斗的身体开始吧。」

    「……是。」

    没错。我的力量只是一时的。未来如果要参加游戏,应该需要长时间战斗吧。那怕是一分一秒,我都必须尽可能延长维持强大力量的时间。

    不过我真的能正式变成禁手吗?或许是因为之前都是借用其他力量强制变身的关系,我实在无法想像凭藉自己的力量达到那种境界。因为基本上我很弱。

    我原本是人类。瓦利是魔王的血亲。与生具来的素质吗……

    「我有办法变强吗?」

    这是我的问题。这个问题再直接也不过。我真的能变强吗?

    「我会让你变强的。因为我是个闲闲没事做的伟大堕天使。」

    阿撒塞勒露出恶作剧的笑容。看来现在只能相信这位总督大人了。

    总之我的力量端看今后如何修炼。这时我指着加斯帕说道:

    「如果他们下次又打过来,有办法靠加斯帕的时间暂停对付他们吗?」

    「学、学、学、学学学学学学学学学、学长!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到底在说什么啊————————!噫————!」

    听到我的提议,加斯帕又哭又叫。

    「只靠他一个人没什么作为。而且也不知道『祸之团』(Khaos Bragade)那边有什么样的成员。」

    哎呀呀,被否决了。的确,瓦利也说过加斯帕有很多弱点。

    「对不起!派不上用场我很抱歉!反正我就是没用!是垃圾!是猪饲料!我会反省得比大海还要深,找到比圣母峰还要高的目标————!所以请不要抛弃我————————!」

    加斯帕边哭边逃回纸箱里。喂喂,你也该告别纸箱了吧!

    「对了,圣魔剑士,你可以在禁手(balance breaker)状态战斗多久?」

    木场回答阿撒塞勒的问题:

    「现阶段的极限是一个小时。」

    「不行啊。至少也要想办法持续三天。」

    喔喔,好严苛。木场也因为刚才那句话,表情充满斗志。

    「我、我有条件限制还只有十秒怎么办……」

    我战战兢兢地如此说道,总督大人瞄了我一眼:

    「你要从头开始锻链。白龙皇的禁手(balance breaker)可以维持一个月喔。这就是你和他之间的差距。」

    一个月——和我的十秒之间的差距实在太过明显。但是有了具体的目梁,我也比较容易理解。

    接着阿撒塞勒看向朱乃学姊:

    「你还是恨我们——不,恨巴拉基勒吗?」

    ——那个名字,是朱乃学姊的父亲——对了,朱乃学姊的父亲是阿撒塞勒的部下。朱乃学姊带着冰冷的表情回应:

    「我不打算原谅他。因为妈妈是他害死的。」

    「朱乃,你投靠恶魔时,他什么也没说喔。」

    「那当然。那个人根本没资格说什么。」

    「我不是那个意思。算了,我也不应该过问你们父女之间的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