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停止教室的吸血鬼 Life.3 学弟,出现。

    「『停止世界的邪眼』(forbidden balor view)? 」

    听我的疑问,社长点点头:

    「没错。加斯帕的神器(sacred gear)就叫这个名字,非常厉害。」

    「可以暂停时间,这不是强到近乎犯规的能力吗?」

    社长回应我的发言:

    「嗯,是啊。可是你的倍化能力,还有白龙皇的减半能力也都是犯规等级喔?」

    是、是这样没错……不过即使是这样,暂停时间依然是个足以无视规则的能力。

    「问题在于加斯帕无法掌控这项能力,因此才会被封印至今。高层认为秋脏会在他无意之中发动,是个大问题。」

    如我所料啊。

    「不过社长真厉害,能够将拥有这等强大神器的家伙收为仆人,而且只用了一颗棋子。」

    听我这么一说,社长在手边凭空变出一本书,翻了几页,将翻开的书递过来。

    我看了过去,是有关「恶魔棋子」(evil piece)的说明页面。

    「——因为是『突变棋子』(mutation piece)。」

    「……突变棋子(mutation piece)?」

    木场接着回答我的疑问:

    「这种棋子与一般的『恶魔棋子』(evil piece)不同,能够引发特异现象,在转生对象显然需要多颗棋子时,也只需要一颗就能搞定。」

    「社长拥有这种棋子。」

    朱乃学姊说了一句,木场又继续说明:

    「差不多每十位上位恶魔就会有一值拥有一颗。听说这算是建立『恶魔棋子』(evil piece)的系统时产生的异常现象、BUG之类的情况,因为高层认为这样也挺有趣的,就这么保留下来。加斯帕就是和用这种棋子的转生恶魔。」

    喔喔,也就是说社长把稀有的棋子用在加斯帕身上罗。

    「问题在于加斯帕的才能。」

    「社长,这番话是什么意思?」

    「他拥有罕见的才能,秋氍的能力会在他无意识之中渐渐提升。大概就是因为这样,他的能力日渐增强——据高层所说,未来甚至有可能达到『禁手』(balance breaker)的境界。」

    禁、禁手!那很危险吧?如果让无法控制能力的家伙达到那种境界……而且还是暂停时间的神器(sacred gear)!

    社长看见我惊讶的模样,大概是猜到我在想什么,也露出困惑的表情,扶着额头说道:

    「没错,照这个状态下去很危险。但是高层给了我相当不错的评价,认为我现在或许可能控制得住加斯帕。他们大概是因为一诚和佑斗在我手下达到『禁手』(balance breaker)的境界才做出这种评价吧。」

    木场也就算了,我的还有条件限制,而且是未完成状态耶?啊啊,可是我教训了莱萨那个家伙,听说这让我得到相当不错的评价。既然如此,社长身为我的主人,身价应该上升得更多吧。

    虽然是因为有「白龙」(Vanishing Dragon)介入,但是在可卡比勒的事件里,我们也防止了严重的破坏。

    正因为如此,高层的大人物才会认为现在的社长足以掌控加斯帕吧。

    「……呜呜,我、我、我明明不想成为话题……」

    我身旁放着一个大纸箱,刚才的声音就是从里面传来。我默默踢了纸箱一脚。

    纸箱里传出尖叫。里面是谁?当然是加斯帕。

    他好像很害怕外面的世界,所以窝在这个大纸箱里。这个家伙真是……就这么讨厌那个房间以外的地方吗?

    「以能力来说应该仅次于朱乃吧?尽管是混血,他的出身依然是家世渊源的吸血鬼家族,身为人类的部分也让他得到强大的硝题。他拥有吸血鬼的能力,也擅长人类魔法师使用的魔法。虽然不是完全不可能,不过照理来说只用一颗『主教』(bishop)棋子实在无法让他转生。」

    社长如此说道。喔,原来这个茧居族吸血鬼那么厉害啊。

    啊,可是面对阳光没问题吗?

    「社长,吸血鬼不是害怕太阳吗?这个家伙没问题吗?」

    社长点头回答我的问题:

    「他所继承的血脉是来自人称昼行者,在白天也能够行动的特殊吸血鬼,所以没问题。但是他应该还是不喜欢阳光。」

    昼行者?原本还有这种吸血鬼。

    「我讨厌阳光————!太阳最好消失不见——————!」

    这样啊这样啊,太阳对恶魔而言也是天敌。不过我们是这所学园的学生,还是得考虑白天的校园生活才行吧?

    「你都没去上课吧?要赶快克服自己的力量和同班同学打成一片才行喔?」

    我这么说,却只换来他的哭闹。

    「我不要!我只要待在这个纸箱里就很满足!外面的空气和光线对我来说都是敌人————!请原谅我是纸箱少年——!」

    ……这也太严重了。该怎么办才好呢?

    「还有一个问题,这个家伙不用吸血吗?他是吸血鬼耶?」

    社长回答我的问题:

    「因为他是混血,对血的渴望没有那么强烈。只要每十天拿输血用的血液补充一次就可以了。毕竟他原本就不太喜欢喝血。」

    「我讨厌血————!我受不了那种腥臭味————!我也不敢吃肝脏————!」

    吸血鬼还这么挑食是怎么回事!

    「……窝囊吸血鬼。」

    小猫在一旁撂下重话。果然是个手下不留情的孩子。

    「呜哇————!小猫欺负我————!」

    因为加斯帕也是一年级,小猫才会这么不留情面吗?咦?她对于我这个学长好像也是毫不手软吧?

    「总之至少在我回来之前的这段时间,一诚、爱西亚、小猫、洁诺薇亚,由你们负责教导加斯帕。我和朱乃要去处理三方高峰会议的会场事宜。还佑斗,哥哥说他想详细了解你的禁手(balance breaker),你也跟我一起去。」

    「是的,社畏。」

    社长真是忙啊。魔王陛下还找了木场过去,是为了圣魔剑吗?

    啊啊,也对,那是因为原本不可能发生的现象而出现的禁手(balance breaker),以神器(sacred gear)的型态而言似乎极具特异性。这样当然会有很多想要调查的地方。

    「一诚同学,不好意思,加斯帕就拜托你了。」

    「好,交给我吧木场。而且爱西亚和小猫和洁诺薇亚也在,总会有办法的。大概。」

    老实说,我有点不安……茧居吸血鬼。让人非常担心接下来的发展。

    「加斯帕,你也差不多该适应一下外面罗?」

    朱乃学姊隔着纸箱对他说道。

    「朱乃大姊姊————!请不要这样说————!」

    「哎呀哎呀,真伤脑筋。一诚,拜托你罗。」

    「是的,既然朱乃学姊都这么说了,我也会尽力!」

    我不能辜负社长和朱乃学姊的期待!

    「嗯。那么一诚,我们来锻链这个家伙吧。男人可不能太软弱。反正我从小就一直在对付吸血鬼,交给我来处理吧。」

    如此说道的洁诺薇亚,开始拆起绑在加斯帕的纸箱外面的绳子。

    对付……你想消灭加斯帕吗……?

    「噫————!圣、圣、圣、圣剑杜兰朵的使用者好讨厌啊————!我、我要被消灭了————!」

    「吸血鬼别吵。不然我就拿出十字架和圣水,顺便用大蒜丢你喔?」

    「噫————————!不要大蒜————————!」

    遇见洁诺薇亚,或许是这个家伙的不幸吧。我不禁如此心想。

    话说回来,洁诺薇亚小姐。恶魔要是从事驱魔行动,你自己也会受伤喔。

    好担心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

    「喂,快跑。既然是昼行者,在白天应该也能跑。」

    「噫————!不要一边挥舞杜兰朵一边追我——————!」

    目前正值将傍晚时刻,一名圣剑士在旧校舍附近追着吸血鬼。

    从一旁看来完全是在猎杀吸血鬼。杜兰朵也一面发出危险的嗡嗡声响,一面散发神圣的气焰。

    加斯帕拚命逃亡。这也难怪,要是被迫上的话,肯定瞬间就会被消灭。

    洁诺薇亚表示「健全的心灵就从健全的身体开始」,决定从加斯帕的体力开始锻链。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