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月光校园的王者之剑 New Knight&New Rival.

    ——我只想活下去。

    一个人逃离研究设施,一面吐血一面在森林里狂奔时,我心中只有这个想法。

    穿过森林,遇见某名上级恶魔少女时,我的生命已经有如风中残烛。

    「你有什么愿望?」

    搂着即将死去的我,红发少女如此问道。

    在视野逐渐模糊之际,我只说了两个字。

    ——救我。

    拯救我的性命。拯救我的伙伴。拯救我的人生。

    拯救我的心愿。拯救我的力量。拯救我的才能。拯救我——

    我只是抱持这些想法许愿。那是我以人类的身分说出的最后两个字。

    「——以恶魔的身分活下去。这是我的主人所愿,也是我的愿望。我原本也觉得这样就够。但是——唯独对王者之剑的憎恨和同伴的会很,我无法忘怀。不……忘记才是好事。我已经——」

    现在的我,已经有最棒的伙伴。

    一诚同学,小猫。他们帮忙只顾报仇的我。

    当他们和我一起寻找圣剑士时,我不禁这么想。我有愿意帮我的伙伴。我想——「这样不就够了吗?」

    但是如果同伴的灵魂希望复仇,我也不能放下憎恨的魔剑。

    然而这样的想法也在刚才得到解脱。

    ——别管我们。即使只有你也要活下去。

    同伴不想复仇。他们没有如此希望!

    「可是事情尚未完全结束。」

    没错,尚未结束。我必须打倒眼前的邪恶,否则我们这样的悲剧只会一再重演。

    「巴尔帕·伽利略。如果不消灭你,只会出现第二批、第三批像我们一样,生命不被当成一回事的人。」

    「哼。研究必定伴随牺牲,自古以来就是如此。不就只是这么回事吗?」

    果然,你太邪恶了!

    「木场————!!给我狠狠教训弗利德那个混帐和王者之剑——————!」

    ——一诚同学。

    「你是莉雅丝·吉蒙里眷属的『骑士』(knight),也是我的伙伴!更是我的好朋友!战斗吧,木场——————!别白费他们的心意和灵魂——!」

    你愿意帮我。明明没有任何好处,明明可能受到主人惩罚——

    「佑斗!动手吧!由你自己解决一切!超越王者之剑吧!你是我莉雅丝·吉蒙里的眷属!我的『骑士』才不会输给王者之剑那种东西!」

    「佑斗!我相信你!」

    社长、副社长……莉雅丝社长!朱乃学姊!

    「……佑斗学长!」

    小猫。

    「加油!」

    ——大家。

    「哈哈哈!你在哭什么?还和那群幽灵一起在战场正中央唱歌唱得那么开心,烦死了。真倒霉,我最讨厌那首歌了。光是听到就会让我的滑嫩肌肤起疹子!我受够了,忍耐到达极限了!我要把你千刀万剐平复自己的心情!用这把整合四把王者之剑的无敌圣剑!」

    弗利德·瑟然——他身上寄宿我的同伴的灵魂。我不能再让他继续用来作恶!我的泪水是决心之泪!

    「——我要化身为剑。」

    同伴。与我的灵魂融合的同伴。

    我们一起超越吧——那时无法达成的意念、愿望,就是现在!

    「我要化身为社长和伙伴的剑!回应我的意念吧!魔剑创造(sword birth)!」

    我的神器(sacred gear)与同伴的灵魂彼此交融。两者同步,逐渐成形。

    魔之力与圣之力逐渐融合。

    ——没错,就是这种感觉。是我的神器(sacred gear)、我的同伴告诉我的。这就是升华。

    随着神圣的光辉与邪恶的气息,我的手上出现一把剑——

    完成了,各位。

    「——禁手(balance breaker),『双霸的圣魔剑』(sword of betrayer)。同时拥有圣与魔的剑,你就亲身体验它的威力吧。」

    我朝弗利德冲过去。

    身为「骑士」(knight)的我,特性是速度!弗利德用眼睛追踪我的动作,但我做了几个假动作,脱离他的视野。

    锵————!

    尽管如此,弗利德还是挡下我的攻击。真是了不起的「离群驱魔师(exorcist)」。

    不过他的王者之剑上的气焰被我的剑消除了。

    「嗯!那种烂剑,竟然凌驾真正的圣剑!」

    他忍不住感到惊讶。

    「如果那是真正的王者之剑,或许赢不了吧——但是凭那把王者之剑,绝对斩不断我和同伴的意念!」

    「啧!」

    忍不住咋舌的弗利德推开我,往后一退:

    「伸长吧——————!」

    他的王者之剑像是有自己的意识一般开始扭转,在半空中剧烈舞动,无迹可寻,朝我直逼而来!

    ——是「拟态的圣剑」(excalibur mimic)的能力!

    原来那把剑拥有四把圣剑的能力。接着剑从前端分岔,神速朝我落下。

    这是「天闪的圣剑」(excalibur rapidly)吧。记得它的武器就是速度。

    剑尖从四面八方,自由自在施展锐利的刺击,但是全部被我挡下。

    你的杀气太明显了。只要知道杀气来自何处,轻轻松松就能挡住。

    「为什么!为什么砍不到——————!你是无敌的圣剑吧——!你的最强传说不是从古代一直流传至今吗————!」

    弗利德不禁大叫。他的身上除了快乐,显然也伴随焦躁的阴影。

    「不然!不然再追加这一招试试吧——!」

    圣剑的尖端突然消失。

    穿透现象?这是「透明的圣剑」(excalibur transparency)的力量。使剑身变成透明的能力。

    但是只要杀气的散发方式不变,即使看不见剑身——

    锵——!锵!锵!锵————!

    透明的刀身和我的剑撞出火花。我完全架开他的攻击。

    「——!」

    弗利德眼角抽搐,一脸惊讶。

    「就是这样。继续和他僵持下去。」

    洁诺薇亚从旁介入。她的左手拿着圣剑,右手高举向天:

    「圣彼得、圣巴西流、圣狄尼修,还有圣母马利亚啊。倾听我的声音吧。」

    她说的这段话似乎含有某种力量。她想做什么?

    正当我感到怀疑时,眼前出现空间的扭曲现象。洁诺维亚将手伸进扭曲之中。

    她随手摸索,好像抓到什么东西,便一口气从次元的缝隙里抽了出来。

    ——她的手中握了一把散发神圣气焰的剑。

    「以寄宿在这把剑的圣人之名,我在此解放——杜兰朵!」

    杜兰朵!

    那是与王者之剑齐名的传说圣剑。而且听说只论锋利程度,杜兰朵堪称是最强的。为什么她有这把剑?

    「你说杜兰朵!」

    「你这个家伙不是王者之剑的使用者吗!」

    不只巴尔帕,就连可卡比勒也难掩惊讶之色。

    「真可惜。我本来就是圣剑杜兰朵的使用者,只不过是兼任王者之剑使用者。」

    洁诺薇亚举起杜兰朵,摆出架式。

    杜兰朵与王者之剑的二刀流——

    「怎么可能!我的研究还没有到达能够掌控杜兰朵的领域啊?」

    「我想也是。梵蒂冈也无法以人工方式培育杜兰朵的使用者。」

    「那是为什么!」

    「我和伊莉娜他们那些现存的人工圣剑士不同,是少数的天生圣剑士。」

    洁诺薇亚的话令巴尔帕哑口无言。看来洁诺薇亚和我们不同,原本就受到圣剑祝福。

    「杜兰朵是远超乎想像的暴君,会将任何碰触的东西粉碎,连我的话也不太听。所以必须关在异空间当中,否则危险至极。就连我这个使用者也拿它没办法。好了——弗利德·瑟然,多亏了你的帮忙,才能实现王者之剑与杜兰朵的顶尖决战。我现在因为欢喜不住颤抖,可别死在我的第一刀之下喔?尽管发挥王者之剑的力量吧!」

    杜兰朵的刀身散发神圣的气焰,更胜弗利德手上的王者之剑。

    那股气焰,能够发挥比我的圣魔剑更强的力量!

    「哪有这样的————!都到了这个地步才冒出那种东西!你这个混帐王八臭婊子!谁需要这种设定啊————!」

    弗利德一边大叫,一边将杀气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