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月光校园的王者之剑 Life.2 圣剑,来了。

    「圣剑计划?」

    听见我的反问,社长点点头:

    「没错,佑斗是那项计划的幸存者。」

    之后结束平常的活动,我、爱西亚、社长回到我家。

    社长和爱西亚来到我的房间,社长郑重地说出木场的事:

    「直到几年前,基督教内部都有计划,试图培育能够使用圣剑王者之剑的人。」

    「……我现在才知道。」

    爱西亚不知道这项计划。看来这种疑似最高机密的计划不会传到被奉为圣女的她耳中。

    「圣剑是对付恶魔最强的武器。我们恶魔只要碰到圣剑,身体就会立刻烧焦。被斩杀之后肯定会消灭,回天乏术。对于信仰神明,视恶魔为敌的使徒来说,可以说是终极武器。」

    圣刽……电玩和小说里也会出现。我也是恶魔,所以最现实的问题,就是圣剑对我来说是最危险的武器。

    「说到圣剑的起源很多,其中最有名的就是王者之剑。在日本也有很多书籍提过王者之剑。到达神之领域者运用魔术、链金术等创造出来的神圣武器——圣剑。但是圣剑会挑选使用者,听说数十年才会出现一个运用自如的人类。」

    「木场是拥有创造魔剑的神器(sacred gear)的能力者吧?那么有没有类似的神器(sacred gear)能够创造圣剑?」

    这是我的问题。我只是单纯觉得既然有魔剑的神器(sacred gear),那么必定也会有神圣一方的神器(sacred gear)。

    「也不是没有。但是与现存的圣剑相比,目前的神圣神器(sacred gear)只能算是差强人意。这当然不表示弱喔?其中也有和你的神器(sacred gear)同属『神灭具』(longinus)的圣具。杀害耶稣基督的人持有的神器(sacred gear)——『黄昏圣枪』(true longinus)应该是最有名的吧。也有人说那是『神灭具』(longinus)的代名词。」

    ——「神灭具」(longinus)。

    拥有的力量足以打倒神的神器(sacred gear)。我的左手就有一个。原来属于神圣武器的神器(sacred gear)之中也有「神灭具」(longinus)啊。话说没想到杀死耶稣的长枪也是「神灭具」(longinus)……就是因为历史谜团会像这样突然解开,和上级恶魔聊天才会那么深奥。

    「只是王者之剑、杜兰朵、日本的天丛云剑,这些圣剑的力量实在太过强大,能够与之匹敌的神圣袱顬目前并不存在。至于魔剑的情况也是一样。」

    喔——不过都是些我不太了解的事。其实这些我应该都要知道,只是最近要记的事实在太多,有点力不从心……

    「佑斗是为了适应圣剑——特别是王者之剑,接受人为培育的人之一。」

    「那么木场能够使用圣剑吗?」

    社长摇头回答我的问题:

    「佑斗没能适应圣剑。不仅如此,和佑斗同一时间培育的人,似乎全部无法适应……」

    这样啊……

    那么精通剑术,能够使用那么多魔剑的木场,也无法使用圣剑啊。

    「教会人士知道佑斗他们无法适应,便擅自将参与实验的人当成『不良品』处理。」

    ——处理。

    听起来很不愉快的字眼,内容也很容易想像。

    社长大概也觉得不太舒服,忍不住眯起眼睛:

    「包括木场在内,那些参与实验的人多半遭到杀害。仅仅只是因为『无法适应圣剑』这个理由——」

    「……怎、怎么会,侍奉神的人怎么可以做出这种事。」

    这番话似乎对爱西亚造成很大的冲击。她的眼角湿了。

    不断被自己曾经相信的东西背叛,的确会想哭吧。

    「教会那些人说我们恶魔是邪恶的,但是我认为,人类的恶意才是这个世界上最邪恶的东西。」社长的眼中带着忧虑。

    社长是恶魔,但是她非常善良。社长说过,那是因为她在人类世界待得太久,产生近似人类的感情,但是我觉得原因不只这样。

    我认为社长天生就是善良的女生。要不然就无法解释社长的笑容为什么那么温柔。恶魔也是有善良的!这就是我的观点。

    「我让佑斗转生为恶魔时,他在濒死之际仍然强烈发誓说要报仇。正因为他有才能,才会打从出生以来便受圣剑影响,我更希望他能将自己身为恶魔的生命用在更有意义的地方。佑斗拥有的剑术才能如果只是执着于圣剑,那就太浪费了。」

    社长大概是希望人生因为圣剑变得凄惨的木场,能够藉由转生成为恶魔,稍微得到一点救赎吧。

    希望他不要执着在圣剑,以恶魔的身分发挥自己的力量而活——

    但是,木场——

    「他无法忘怀。忘不掉圣剑、忘不掉和圣剑有关的人、忘不掉教会的那些人——」

    木场那么讨厌神父、那么执着于圣剑的情报,可见他终究还是没能走出来。

    不,自己的人生受人随意操弄,最后还惨遭杀害,就算心生怨恨也不奇怪。我被那个堕天使大姊杀死时,同样也是心怀恨意。

    更何况他从小时候便经历这些事,心中的恨意想必非常巨大吧。

    社长重重噗口气:

    「总之,我们再观察他一阵子吧。他对圣剑的情绪死灰复燃,现在大概也是千头万绪。如果他能够变回平常的模样就好了。」

    「啊,说到这个,他会那样好像是因为这张照片。」

    我把上次那张照片递给社长。木场说过,这张照片里的刀剑是「圣剑」,我想应该有某种关联……

    社长一看见照片,便皱起眉头:

    「一诚,你认识和教会有关的人吗?」

    「不,我的身边没有。」

    我的爸妈也是这么说。我还特地问过他们。

    「只是在我小时候,附近好像住着基督徒。」

    「是吗?没想到你身边——不,是超过十年前这里竟然存在圣剑。真是可怕。」

    「那么这把剑真的是圣剑罗?」

    「是啊,这就是圣剑之一。虽然比不上我刚才说明的传说圣剑,但是依然是真货。既然如此,这名男子就是圣剑士……原来如此,我听说过在我之前负责这里的恶魔被人消灭,如果真是这样就说得通了。可是我记得——」

    哎呀,社长开始自言自语了。

    看来她似乎想到什么。

    不过社长沉思了半晌,还是说声:

    「该睡了。无论我们再怎么想,佑斗的心情也不会那么容易平复。」

    如此说道的社长便——开始脱衣服!

    「社、社长!你、你为什么要在这里脱衣服?」

    身上只剩内衣裤的社长愣了一下:

    「问我为什么,一诚也知道我睡觉时要裸体才睡得着吧?」

    「不不不不不!问题不是这个,是为什么要在我的房间脱!」

    即使是在慌乱之中,我依然不忘用眼睛欣赏社长的身材。呜嗯嗯嗯!不管看几次都这么美!她刚才脱上衣时,胸部还抖了几下!

    「当然是因为要和你一起睡啊。」

    社长以理所当然的口气回答!

    噗!

    我的鼻血猛然喷出。

    呜喔喔喔喔喔喔喔!没想到会有女生对我说「想和你一起睡」!

    「那么我也要!我也要和一诚先生一起睡!」

    这次是爱西亚脱起上衣!

    喂喂喂喂喂喂!这、这样我是很高兴,可是不行吧!

    爱西亚,不行这样!不可以学社长!

    「社长!这样会对爱西亚造成不良影响!请你穿上衣服吧!」

    社长闻言挑起眉毛,看起来不太高兴:

    「不良影警?有必要说得这么严重吗,一诚?你也知道我都裸睡吧?因为你已经和我睡过好几次了。」

    这下子是爱西亚对社长的话有所反应:

    「……睡、睡过好几次……?怎、怎么会,一诚先生和社长……?」

    社长的话似乎对爱西亚造成不小的打击,她浑身颤抖,热泪盈眶。

    等、等等,现在是什么情况!

    「爱西亚,今天晚上就让给我吧。」

    「不要……我也有权利向一诚先生撒娇。我也想和一诚先生一起睡!」

    爱西亚!你就这么想和我一起睡吗!虽然心情有点复杂,但是我很高兴!

    我在爱西亚泪湿的眼中感受到强大的意志,像是在说「我绝对不会退让」!

    呜哇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