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月光校园的王者之剑 Life.1 燃烧吧,神秘学研究社!

    锵——

    金属敲击声在晴朗的天空回响。

    「我来——我来——」

    我用手套接住飞来的棒球。

    「接得好,一诚。」

    社长带着笑容对我伸出大拇指。

    旧校舍后面有一小块没有草皮的空地,我们神秘学研究社成员就在这里练习棒球。

    不,这不是恶魔的工作。

    「下个礼拜就是驹王学园球技大会。社团对抗赛可是输不得。」

    活力充沛的社长坚定地如此说道。

    没错,学校例行活动之一,球技大会快到了。

    棒球、足球、篮球、网球,花上一整天进行有球字的比赛,就是这项活动的内容。

    比赛组别分成班级对抗赛、男女分组对抗赛等等,其中一项就是社团对抗赛。

    当然,神秘学研究社也不例外,社团不分文化类型和运动类型,都必须参加。

    社团对抗赛的比赛项目直到当天才会公布,所以事先不知道要比什么。如果人数上有所差距,则配合人数少的一方决定参加人数。

    如果是需要比较多人的项目,则是加入学生会认可的辅助人员补足数量。

    总之就是这样,我们先挑几项比较主要的球类运动来练习。今天是棒球。

    时间将近傍晚,天空大概再过不久就会变红。平常我们总是在旧校舍的社办喝茶聊天,等待晚上的活动时间到来,不过最近都是换上体育服练球。

    我不讨厌活动身体,所以说开心是很开心,但是我打徒一大早就在训练,这几天对我来说根本就是整天都很操劳。

    晨练、学校的课程、在社团活动时间练球、晚上的恶魔工作……

    老实说,即使因此累死也不奇怪……多亏我是恶魔才撑得住。

    「打击练习大概就是这样吧。要是比棒球,第四棒就决定是小猫。」

    「……了解。」

    那还用说,当然是不断轰出全垒打的怪力少女小猫最适合。没有人会有意见。话说她的打击率,就算参加职棒选秀也不奇怪。

    「再来是守备练习!大家听好!戴上手套在球场散开!」

    社长非常有干劲。看起来十分神清气爽,充满活力。看起来斗志正在熊熊燃烧。

    「社长最喜欢这种活动了。」

    朱乃学姊一面呵呵笑一面开口。

    「我能体会。我们家的大姊姊十分好胜。」

    「就是这样。不过我认为只要没出什么差错,我们应该不会输。」

    没错。原则上我们是比人类还要健壮、还要强大的恶魔。

    基本上当天好像要放水,不过也不至于陷入苦战吧。

    只是社长认为我们应该用身体记住竞技的规则和特性,才会像这样催促我们练习。

    「即使脑袋知道要怎么做,还是要用身体记住才行。」

    社长是这么说的。她果然不是普通强韧,不会只靠脑内模拟虚应了事,很有社长的风格。明明我们的体能一定比较强,但是没有人知道实战中会发生什么事,所以才要练习。

    「呐,爱西亚!球过去罗!」

    铿——!

    社长用球棒击出的球朝爱西亚飞去。

    「啊呜!啊呜啊呜啊呜……啊!」

    球穿过爱西亚的胯下,滚到后面去了。毕竟爱西亚的运动神经比普通人差了一点,偶尔还会在什么都没有的地方自己跌倒。

    「爱西亚!没接到的球要自己捡回来喔!」

    「是、是的!」

    自从之前莱萨·菲尼克斯那件事之后,社长对于胜负变得比以前更好强。

    我想她一定打从心底对输给莱萨感到懊悔吧。

    似当时的状况来说,我们显然不如对手。尽管如此,吃了败仗还是对社长的自尊心造成严重的打击。

    毕竟她说过绝对要赢……如果我能多派上点用场……

    「下一个,佑斗!球要过去罗!」

    铿——!

    这次社长把球击往木场的方向。

    这对木场来说应该很轻松吧。他是我们之中速度最快的跑者,做什么事都很灵巧。

    就在我如此心想之时——

    「…………」

    叩。

    木场傻儍地低着头,球就这么砸在头上。

    等等,喂喂喂喂!

    「木场!打起精神!」

    我忍不住出声叫他。

    大概是听见我的声音,木场转头看着我。竟然一脸呆样!

    「……啊,不好意思。我在发呆。」

    木场捡起掉到地上的球,机械式地抛给社长。

    社长一边叹气,一边接住球:

    「佑斗怎么了?最近老是在发呆,很不像你喔?」

    「对不起。」

    木场老实道歉。

    不过社长说得没错,这家伙最近总是脸色凝重,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在神秘学研究社的例行会议也一直看着远方,没有参与交谈。

    听说这副模样,在他的班上也引起热烈讨论。

    ——若有所思的王子。

    女同学是这么称呼的。她们一方面担心,一方面又为他忧郁的神情兴奋不已。

    型男去死!我虽然这么想,但是这次就连我也觉得不太对劲。

    因为这个家伙老是满脸笑容,我丝毫没有想过他会变成这样。

    ……如果我猜得没错,木场似乎是在那次社团活动移到我家进行之后,就变得不太对劲吧?所以原因果然是那张照片吗?

    在和莱萨的那场战斗,他和对方的骑士对话时也表现出憎恶之情。

    看来木场和所谓的「圣剑」之间,似乎有什么过往。

    不过这是另外一回事,现在应该为了迫在眉睫的大会,努力练习才对。

    「嗯……」

    啊,社长又开始看起棒球的入门书。社长一遇到什么事就会找书来着,相当热爱读书。她在家里也经常读些看起来很艰涩的书。

    「哎呀哎呀。对了一诚,你知道吗?」

    朱乃学姊如此问道。

    「知道什么?」

    「最近社长也看起恋爱的入门书罗。」

    「恋、恋爱入门!不、不会吧,怎、怎么会……」

    大、大受打击……社长竟然在看恋爱的入门书……这就表示她有喜欢的人罗……?我、我的社长,喜欢某个人……

    呜哇啊啊啊,真不敢想像——!

    看到我抱头苦恼,朱乃学姊面带苦笑说道:

    「呵呵呵。一诚不用担心。没问题的。至少社长绝对不可能在一诚不知情的状况下交男朋友。」

    「是、是吗……?我就姑且相信吧。啊啊,如果社长有男朋友,我一定会死……」

    「如果是社长遇到相反的状况,想必也会受到相当大的打击吧。呵呵呵,毕竟是第一次嘛。一诚也很辛苦呢。」

    「?」

    虽然我完全听不懂朱乃学姊想表达什么,但是只要社长不会喜欢别人就没问题。

    「好~~继续练习!」

    社长举起球棒,我们重新开始练习。

    —○●○—

    隔天午休。

    球技大会快到了。今天的练习应该也会很激烈吧。

    吃过午餐之后,我们要到社办集合。好像说是最后的讨论。社长真是用心。

    「今天也要去社团?」

    松田一边吃咖哩面包,一边询问我。

    「是啊,我们正为了球技大赛练习。」

    「喔——神秘学研究社打球啊。不过你们那个社团,所有社员的体能都很好。」

    「是啊。」

    我们可是恶魔,基本上比人类强。

    「一诚,你还是小心一点,外面有些奇怪的谣言。」

    元滨突然推了推眼镜开口。

    「怎、怎么了,元滨……」

    「玩弄一个又一个美少女的野兽一诚。握有莉雅丝学姊和姬岛学姊的秘密,背地里强迫她们陪你玩些恶劣的性爱游戏,辱骂她们『哼哼哼,平常高贵优雅的大小姐,在我面前还不是一脸卑贱!这头母○!』对她们为所欲为。」

    「喂喂喂喂喂喂喂——!什么跟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个谣言夸张到我忍不住大叫。这种反应很正常吧!怎、怎么会有这种谣言!

    「还有后续喔。就连学园吉祥物兼偶像的塔城小猫也成为你的目标,朝她的萝莉出魔掌。禽兽贪婪渴求未成熟的肉体,幼小的身体几乎无法承受激烈的性行为。『学长………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