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战斗校舍的不死鸟 Life.∞ Vs Power ∞ 信守诺言!

    睁开眼睛,看见熟悉的天花板。

    ——这是我的房间。

    ……我怎么会在这里?

    我拚命鞭策自己模糊的记忆。

    ……我原本应该是在游戏。社长和莱萨的「排名游戏」。舞台是我的学校的复制品。

    旧校舍是我们的大本营,我、木场,还有小猫等人在战场奔驰,朝向敌人的大本营新校舍前进。

    小猫倒下了,木场倒下了,朱乃学姐倒下了,然后——

    想到这里,我的意识完全清醒。

    社长怎么了!游戏呢!结果呢!打倒莱萨了吗!我——我怎么会在这里?

    我在床上挺起上半身。

    「你醒啦。」

    床边的女子如此说道。那是银发女仆葛瑞菲雅。

    「葛瑞菲雅!比赛呢?社长怎么了!」

    「比赛由莱萨大人获胜。莉雅丝大小姐投降了。」

    怎、怎么会……我哑口无言,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输了吗?我败给莱萨了吗?

    ——真没用。

    我怎么会这么没用,这么不象样……

    只会说大话,却完全无法还以颜色,还在社长面前落魄倒下吗……

    太弱了……我为什么会这么弱……像爱西亚当时,如果我能再强一点,她说不定可以继续以人类的身分活下去。

    社长也是,如果我在神器(Sacred gear)的运用能再纯熟一点,就不会有这种结果……

    我泪流不止。我完全顾不得葛瑞菲雅就在旁边,任凭眼泪不停流落。我懊恼。我羞愧。我没用。我悲哀……

    「现在正在进行大小姐和莱萨大人的订婚派对。地点是吉蒙里家于冥界准备的会场。」

    「……木场他们呢?」

    「陪大小姐过去了。不在会场的关系人,只有一诚先生和爱西亚小姐。」

    爱西亚?爱西亚也没过去啊。

    「因为莉雅丝大小姐希望爱西亚小姐留在这里,和我一起照顾一诚先生。爱西亚小姐现在去楼下拿更换的毛巾。」

    是吗?社长叫爱西亚陪在我身边啊……

    我让社长担心了。

    社长……订婚……现在大概是派对正热闹的时候吧……

    「……您无法接受吗?」

    葛瑞菲雅如此询问。

    「是啊。即使胜负已分,我还是无法接受。」

    「莉雅丝大小姐已经遵从家里的决定啰?」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但是我——」

    我无法肯定社长那么厌恶的事!我不想看到社长心有不甘,却只能接受双方家长决定的婚事!那种家伙!我不想把社长交给那种家伙!

    我很清楚。这是妒嫉。身为男人的我非常妒嫉那只臭鸟!怎能把社长交给那种家伙!

    「呵呵呵。」

    葛瑞菲雅突然轻笑几声。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个人笑。她给我的感觉总是很冷淡,没有情感起伏……

    「您真的很有意思。长久以来我见过许多恶魔,不过还是第一次见到像您这种把心思全写在睑上,想到什么便埋头猛冲的恶魔。我的主人,瑟杰克斯大人在其他地方观战时看见您的活跃,也说您『很有意思』喔?」

    真的吗?既是社长的哥哥又是恶魔之王的陛下说我「很有意思」,我还真的不知道该做何反应。

    葛瑞菲雅从怀里掏出一张纸,上面画着魔方阵。

    「这个魔方阵,能够让您转移到吉蒙里家和菲尼克斯家的订婚派对会场。」

    为、为什么要给我这种东西!

    「瑟杰克斯大人有话要我转告您。」

    葛瑞菲雅停了一会儿,然后一脸认真地说道:

    「『如果想救我妹妹,就到会场靠实力夺取吧』。这张纸的背面也有魔方阵,请在抢回大小姐之后使用。我想一定能够帮上您的忙。」

    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葛瑞菲雅将画有魔方阵的纸放在我的手边,起身准备离开房间:

    「您睡觉的这段时间,我感受到您体内有股强大的力量。龙,是唯一末与神、恶魔、堕天使任何一方连手的存在。如果有那股不祥的力量,或许……」

    葛瑞菲雅留下这番话,便定出我的房间。

    房间里只剩下我一个人……根本没什么好考虑的。

    我从床上起身寻找衣服。就在这时,我看见桌上放着全新的制服。

    ……制服分明在战斗时变得破破烂烂了。有人帮我准备新的吗?是葛瑞菲雅?还是社长?总之多谢了。

    我套上新的制服,拿起画有魔方阵的纸。然而房门就在这时打开,爱西亚走了进来。

    「——!一诚先生!」

    爱西亚一看见我,手里放有毛巾的水盆掉在地上,然后扑进我的怀中。

    喔哇。爱西亚是怎么了……突然这样抱住我,我有点不好意思。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我治好你的伤之后,这两天来你一直长睡不起……我还以为你是不是不会再睁开眼睛了……一诚先生……」

    爱西亚在我怀里哭了。啊——我又害她哭了。

    我摸摸她的头,让她镇定下来。

    这么说来,原来我整整睡了两天啊……距离我们的败战,已经过了两天。

    真是的,我到底在干什么?竟然睡了两天觉,真是够了。

    「爱西亚,听我说。我等一下要去找社长。」

    「!」

    爱西亚听我说的话,看起来相当惊讶。她已经知道我想做什么了吧。

    「……应该……不是要去恭喜他们吧……」

    「是啊,我要去把社长抢回来。没问题的,我有办法到会场。」

    「我也要去!」

    爱西亚毫不犹豫地开口,表情极为认真。真伤脑筋……

    「不行。爱西亚留在这里。」

    「不要!我也要和一诚先生一起战斗!我已经能够使用魔力!我不想再当一个只能被保护的人!」

    爱西亚握住我的手。

    戚觉像是在表示她不想离开我。不,根本就是这个意思。

    「不行。爱西亚要留下来,社长由我负责抢回来。毕竟Boosted gear最适合用来做这种事。没事的,我只要轻轻松松打倒莱萨——」

    「怎么可能没事!」

    爱西亚放声大叫,声音仿佛快哭了。

    绿色的眼眸落下一颗又一颗的泪珠,表情也变得很难过:

    「……又耍弄得自己浑身是血、体无完肤、一塌糊涂……让自己承受那么多痛苦吗……?我已经不想再看见一诚先生变成那样……」

    在把爱西亚从堕天使与驱魔师集团手中抢回来的事件里,我受过重伤。在和莱萨的战斗,我也是遍体鳞伤。

    如果没有爱西亚帮我治疗,我可能已经死了吧。

    我不禁回想她一面流泪一面治疗我的情景。

    往后的我一定还会让她难过吧。

    我忍不住稍微想象那样的未来。

    接着我露出满面的笑容,回握爱西亚的手:

    「我不会死的,绝对不会。我答应你。我去救你时也是活得好好的吧?所以不会有事。我不会死,我会活着回来,往后也要和爱西亚一起活下去。」

    爱西亚擦干眼泪,同时轻轻点头:

    「……既然如此,请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

    「一定,要和社长一起回来。」

    她笑着开口。

    「好,那当然。」

    听到我的回答,爱西亚露出开心的微笑。

    这让我想起来有件事要对爱西亚说:

    「爱西亚,其实……」

    我向爱西亚说明原委,她立刻同意,回房间拿东西。

    好,这下子只剩……我闭上眼睛,在心中喊话。

    (喂,要是听到就快出来。你在吧?赭红色的龙之帝王德莱格!你在的话我有事要跟你说。快出来!)

    我才刚说完没多久,一个诡异的笑声在我心中回响。

    『喔喔,什么事啊,小子。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

    我从葛瑞菲雅给我的魔方阵,转移到陌生的地方。原本还以为我的魔力不足无法转移,不过这或许是特殊的魔方阵,总算是转移成功了。

    我环顾周围,发现是条无际的宽广走廊。墙上挂着类似烛台的照明,不停向前延伸。

    喔喔,走廊的墙上还挂着巨的肖像画。画里是一名红发男子,大概是社长的亲人吧?

    啊,没时间让我东张西望了。我隐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