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战斗校舍的不死鸟 Life.2 吵架挑衅。

    「好了,快点上床。我也要做准备。」

    社长一面催促我,一面在房间里脱下制服

    等、等等!这是怎么了?这是怎么了?我的思考跟不上社长的行动,完全无法理解!

    啪!

    社长脱掉裙子,露出内衣!唔!纯白的内裤好耀眼!腿部曲线还是一样美!大腿依然让人想摸!

    社长终于把手伸向上衣!

    「社、社长!这、这是!」

    我显得惊慌失措。那还用说!这是理所当然的事!社长突然出现还说出「我们来做爱吧」之类的话,又不由分说脱起衣服,就连我这个好色的学生也会困惑!

    唰。

    终于连上衣都脱了!胸、胸罩!还有下面的胸部!白皙丰满的隆起让我看得目不转睛!

    身上只剩下内衣的社长先是调整呼吸,这才走向我:

    「一诚,你不要我吗?」

    「不、不是!没那回事!」

    「我左思右想,结果只有这个办法。」

    什么办法!我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只要生米煮成熟饭他们就不会有意见。我身边能和我做这件事的人,只有你了。」

    我?虽然搞不太懂,这表示社长挑我作为初体验的对象吗?

    太光荣了!我虽然很想这么说,但是现在紧张得说不出口!

    「……佑斗不行。他是个彻头彻尾的骑士,绝对会拒绝。因此我只能靠一诚。」

    我赢过木场?哇哈哈哈!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这确实让我很高兴!我赢过你了,讨厌的型男!

    「……虽然还是有所不足,素质倒是不错。」

    社长的指尖滑过我的脸颊。我忍不住浑身发抖,一阵神秘的感觉窜过我的全身!

    「听到我的要求,能在几分钟之内与我发生关系的人也只有你了。」

    「社、社长……」

    社长朝我逼近。我等于是被推倒在床上,社长骑在我身上。臀部和大腿正好压在我的重要部位上!

    鲜红发丝纷纷滑落在我身上。红发的香气钻进我的鼻孔。

    啪。

    胸罩钩子松开的声音。社长的胸部获得解放,摇晃了几下再次毫无遮掩地呈现在我眼前!粉红色的美丽尖端立了起来。

    只要社长一有动作,充满弹性的乳房就会跟着晃动。这个破坏力太惊人了!

    这是我和这对胸部的第二次接触!没想到会在同一张床上再见!

    「一诚是第一次吧?还是已经有经验了?」

    「是、是第一次!」

    「这样啊。我也是第一次,所以我想彼此都会有些不足的地方,不过还是要设法做到最后。放心,很简单的,只要把你的这里放进我的这里就可以了。」

    社长用手指抵着自己的下腹部。刺激过度,我的脑浆快要喷发了!

    接着社长拉起我的右手……!

    柔软。

    社长将我的右手放在她的胸部上!五指陷了进去,感受到极致的柔软!这时将全部精神集中到右手是男人的天性!

    噗哗!

    我知道自己的鼻子猛然喷出血液。

    这、这就是我朝思暮想的胸部触感!事情来得太过震撼,我的脑袋好像要爆炸了!不过真要打比方,胸部揉起来就像不会崩塌的布丁!或是最高级的棉花糖!不不不,用这些东西比喻根本无法形容!无法形容这种触感啊啊啊啊!

    「感觉得到吗?」

    社长的声音好诱人。

    「我也很紧张。你也知道我的心脏跳得有多快吧?」

    这么说来,透过柔软的胸部。我的右手确实感受到社长的心脏「扑通扑通!」跳得很用力。仔细一看,社长白皙柔滑的肌肤开始泛红。

    ……社、社长也会心跳加速吗?举止总是高贵优雅的社长,初体验时一样会紧张。

    接着社长主动脱起我的衣服!哇啊啊啊啊啊!有女生在脱我的衣服啊啊啊啊啊啊!

    「不、不过!我、我有点,没有信心!」

    我不安地发出充满紧张的声音!可是这也很正常吧!因为我真的是处男啊啊啊啊!

    社长看到我的模样,把脸凑近轻声说道:

    「你是要让我丢脸吗?」

    这句话让我的脑袋完全爆炸。我能够理解,这就是理智飞到九霄云外的声音。

    我使劲捉住社长的肩膀,反过来推倒她。

    这是我的床。一个接近全裸的女生在我下方。还说我可以和她做爱。作好觉悟吧,兵藤一诚!虽然搞不清楚状况,但是那个时刻已经来临!只能上了!

    不过这样真的好吗?可是我崇拜的美少女学姐都对我说那种话,我怎么可能保持理智!

    我咽下口水,做了一次深呼吸,然后将身体朝向社长——

    铮!

    房间的地板再次发光。怎、怎么了?

    见状的社长叹了口气:

    「……还是晚了一步啊……」

    她不悦地看着地板上的魔方阵。这个魔方阵的图样——是吉蒙里眷属?

    是谁?木场?朱乃?小猫?

    话说回来,无论是谁见到这种场面都很糟糕啊啊啊啊啊!

    但是事情出乎我的预料,从魔方阵当中现身的是一名陌生的银发年轻女子,穿着打扮很像女仆。话说那就是女仆吧?

    银发的漂亮女仆看见我和社长,轻声说道:

    「为了让事情谈不成,您不惜这么做吗?」

    女仆以受不了的语气淡淡开口。听到她的话,社长挑眉回应:

    「要是不这么做,父亲和兄长怎么可能听从我的意见?」

    「如果老爷和瑟杰克斯大人知道您将贞操献给这种下贱之徒,一定会很伤心的。」

    老爷?瑟、瑟杰克斯?谁啊?从她们的对话来推测,大概是社长的爸爸和哥哥吧?原来社长有哥哥啊。

    不过,下贱之徒啊……这是在说我吧。听初次见面的人劈头就是这么批评,不禁有点受到打击。

    听见女仆的发言,社长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很难看:

    「我的贞操是属于我的,献给我认同的人有什么不对?还有我不准你用下贱形容我可爱的仆人。即便是你我也会生气的,葛瑞菲雅。」

    社、社长——!竟然会因为别人说我坏话而生气,我真是太感动了!

    被社长称为葛瑞菲雅的女子一面叹气,一面捡起社长扔在地上的上衣:

    「无论如何,您是吉蒙里家的继任宗主,请不要随意在男士面前袒胸露背。事已至今,请别再引发争端。」

    如此说道的她,将上衣披在社长身上。

    接着她将视线移到我身上,同时低头说道:

    「幸会。我侍奉于吉蒙里家,名叫葛瑞菲雅。今后还请多多指教。」

    客气地对我打招呼。虽然刚见面就骂人下贱让我觉得有点不舒服,但是仔细端详,她也是个美女。以人类的角度来看差不多是二十出头吧。

    虽然她给人冷酷的戚觉,不过闪闪发亮,绑成麻花辫的银发很美,连眼珠都是银色。葛瑞菲雅小姐啊,成熟的大姐姐好像也不错……

    拧——

    见到我盯着葛瑞菲雅看得出神,社长捏了我的脸颊一把。会痛耶,社长。

    「葛瑞菲雅,你会过来这里是你自己的意思?还是家族全体的意思?或者……是兄长的意思?」

    社长瞇着眼睛,噘着嘴巴。这个反应很像同年纪的女孩子,感觉挺新鲜的。

    「全部都是。」

    葛瑞菲雅小姐立刻回答。听见她的答案,社长深深叹口气,像是死心了。

    「这样啊。身为兄长的『皇后』的你都亲自来到人类世界,我想也是这么回事。我知道了。」

    她抓起刚脱下的衣物套上。美妙的裸体被遮住了……

    「抱歉,一诚。刚刚的事情就当没发生吧。我也有点不够冷静,我们把今天的事都给忘了吧。」

    ……啊——结、结束了吗?不、不是,其实我也搞不清楚是什么状况,所以……不过我可以肯定自己之后绝对会后悔。

    「一诚?难道就是这位?」

    嗯?葛瑞菲雅小姐一脸惊讶地看着我。没想到这名冷酷的大姐会这么惊讶。

    「没错,他就是兵藤一诚,我的『士兵』(pawn)。也是『赤龙帝的手甲』(Boosted gear)的所有者。」

    「……『赤龙帝的手甲』(Boosted gear),龙之帝王附身者……」

    怎么了怎么了?葛瑞菲雅小姐一直盯着我,像是在看什么怪东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