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旧校舍的恶魔 Life.4 拯救朋友!

    「啪!」

    清脆的声音在社办里回响。声音来自我的脸颊。

    我被打了。被社长打耳光。

    社长表情凝重开口:

    「你要我说几次才会懂?不行就是不行。我不会认可你去救那个修女。」

    我没能帮助爱西亚,于是前往学校向社长报告详情。

    报告完毕之后,我提议前往那间教堂。

    目的当然是为了救出爱西亚。

    然而社长表示完全不打算插手管这件事。

    我无法接受,明知道很失礼,还是对着社长咄咄逼人。结果就是被打。

    第一次被打耳光,比我想象中的还要痛,尤其是心。

    毕竟社长那么期待我的表现,我却一直说些忤逆她的话。

    尽管如此,有些事我还是不能让步。

    「那么就算只有我一个人也要去。我还是很担心所谓的仪式。堕天使一定在背地里有什么企图,没人能保证危险不会波及到爱西亚。」

    「你真的是笨蛋吗?你去了肯定会被杀。你已经没有办法再复活啰?你真的懂吗?」

    社长一面表现她的冷静,一面训诫我:

    「你的行动会严重影响我和其他社员!你是吉蒙里的眷属恶魔!你要有所自觉!」

    「那么请让我脱离眷属。我以个人的身分潜入那间教堂。」

    「怎么可能这么做!你为什么就是不懂!」

    这好像是我第一次看见社长这么激动。

    看来我真的给她添了很多麻烦。

    可是社长,我还是不能让步。因为——

    「我和爱西亚·阿基多是朋友。爱西亚是我很重视的朋友,我无法抛弃朋友不管!」

    「……那还真是了不起。能够当着其他人的面说出这种话,我真的觉得你很厉害。不过这两件事不能混为一谈。恶魔和堕天使之间的关系比你想象中还要复杂。我们可是几百、几千年来互看对方不顺眼喔。一个不小心被逮到机会就会被他们杀掉。他们可是敌人。」

    「既然是敌人就该让他们灰飞烟灭,这才是吉蒙里眷属不是吗?」

    「…………」

    我和社长互瞪。

    我没有错开视线,一直从正面凝视。

    「她原本是神那边的人。和我们从最根本的地方便无法并存。即使现在投靠堕天使,依然是我们恶魔的敌人。」

    「爱西亚不是敌人!」

    我强烈否定。那么温柔的女孩怎么可能是敌人!

    「就算不是敌人也是和我们没有关系的人。一诚,忘了她吧。」

    怎么可能叫我忘记就忘记!

    这时朱乃学姐接近社长,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朱乃学姐的表情也很凝重,然而她告诉社长的事似乎和我们的争执没有关系。

    听过朱乃学姐的报告,社长的表情变得更加凝重。

    看来真的出事了。

    社长瞄了我一眼,然后环视社办内的全体社员说道:

    「有件要事进来了。我等一下要和朱乃稍微外出。」

    ——!

    怎、怎么这样!

    「社、社长,我的话还没说完——」

    社长用食指抵住我的嘴巴,打断我的发言。

    「一诚,我有几件事要告诉你。首先是第一件事。你好像认为『士兵』是弱小的棋子是吧?对不对?」

    我默认社长的疑问,点了点头。

    「这种想法是天大的错误。『士兵』拥有其他棋子没有的特殊能力。就是『升变』。」

    升变?

    那是什么?

    「就和真正的西洋棋一样,『士兵』在抵达对方阵地的最深处时,就能够升级,变化为『国王』以外的任何棋子。一诚,当你踏进我所认定的『敌方阵地』最重要的地方时,就能变成『国王』以外的棋子。」

    还有这种事!那、那就是说我可以变成木场的「骑士」、小猫的「城堡」,甚至是朱乃学姐的「皇后」吗!

    「你变成恶魔的时日尚浅,要升变为最强的棋子『皇后』对你的负担太重,目前大概办不到吧。不过『皇后』以外的棋子应该没问题。只要在心中用力想着『升变』,你的能力就会有所变化。」

    太棒了!光是知道这件事就是大收获!

    这个力量再加上我的神器,说不定至少可以揍飞那个神父!

    「还有一件事是关于神器。一诚,你在使用神器时,一定要牢牢记住这件事。」

    社长伸手抚摸我的脸颊:

    「——意念要坚定。神器是以意念为动力,力量强弱也是依意念而定。即使你现在是恶魔,仍然拥有意念的力量。只要你的意念力量够强烈,神器自然就会响应你。」

    ——意念。

    神器是以意念为动力……

    这样啊,也就是说我心里想得够用力,就可以发动啰。

    「最后还有一件事绝对不可以忘记,一诚。『士兵』也能吃掉『国王』。这是西洋棋的基本,套用到恶魔棋子依然是不变的事实。你可以变强的。」

    社长最后留下这句话,就和朱乃学姐一起从魔方阵跳跃到别的地方。

    我重重呼出一口气,下定决心准备离开现场。

    「兵藤同学。」

    木场叫住我。

    「你要去吗?」

    「是啊,我要去。不去不行。因为爱西亚是我的朋友,我不去救她怎么行。」

    「……你会被杀喔?就算你拥有神器、就算你使用升变,一个人还是无法对抗一群驱魔师和堕天使。」

    没错。

    这种事我早就知道了。我很清楚。

    「尽管如此还是要去,就算会死也要让爱西亚逃出来。」

    「虽然我很想说欣赏你的决心,不过这样还是太鲁莽了。」

    「不然你说我该怎么办!」

    木场坚定地对大呼小叫的我说道:

    「我跟你去。」

    「啥……」

    出乎预料的这句话,让我瞬间为之语塞。

    也难怪我会吓到。我完全没料到他会这么说。

    「我不太清楚爱西亚是个怎么样的人,可是你是我的伙伴。虽然社长那么说,找还是想尊重你的个人意志,而且我也不太喜欢堕天使和神父。甚至可以说是憎恨。」

    ……看来这家伙过去似乎也有什么遭遇。

    只是没想到我会从这个家伙口中听到「伙伴」两个字……

    「社长不是说了吗?『当你踏进我所认定的<敌方阵地>最重要的地方时,就能变成<国王>以外的棋子。』。这句话其实是绕圈子在说『承认那问教堂是莉雅丝·吉蒙里的敌人所在的敌对阵地』了。」

    「啊。」

    我终于发现了。

    是喔,原来是这么回事。

    这样一来就符合我的升变发动条件了。

    「社长的言下之意是准许你去,那其实是间接认可。当然,其中应该也包含要我协助你的意味吧。看来社长也有她的打算,否则我想她应该会不惜把你关在这里也要阻止你吧。」

    木场露出苦笑。

    ……社长,谢谢你!

    我再次为社长宽大的心胸而感动,不禁由衷地感谢她。如果我能平安归来,一定会超级卖命工作!

    正当我对不在这里的社长心怀感谢时,娇小的少女也向我走近一步。

    「……我也去。」

    「啥、小猫?」

    「……只有你们两个去我会担心。」

    小猫————————!虽然你面无表情让人看不出来在想什么,但是我可以感觉得到深藏在你心中的温柔!

    「我好感动!我现在猛烈地觉得感动啊,小猫!」

    少女的意见令我感动万分。

    「啊、咦?我、我也有说要跟你一起去啊……?」

    被我扔到一旁的木场显得非常落寞,笑容也变得僵硬。

    我知道,木场。我也很感谢你。

    看到他这种反应,害我觉得困惑的型男有点可爱。

    好!这下子没问题!一定可以成功!

    「那么就由我们三人展开抢救作战吧!等我们喔,爱西亚!」

    就是这样,我们三人动身前往教堂。

    —○●○—

    天色已晚,街上的路灯照亮马路。

    我、木场、小猫,三个人待在看得见教堂的位置探查情况。

    没有人员出入。

    不过越靠近我就越是感到恶寒。浑身都在冒冷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