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旧校舍的恶魔 Life.3 交到朋友。

    「唉……出人头地之路好漫长啊。」

    我望着自己房间的天花板自言自语。

    士兵(pawn)——

    我的特性与角色。

    士兵不就是最低阶的兵种吗?

    要从最底层往上爬啊……而且从起点就遭逢挫折,看来我的恶魔之路真是波折不断。

    对了,社长的「主教」好像另有其人。在我知道自己是什么棋子那天,社长接着说明:

    「我有别的『主教』了,不过不在这里。我下达其他命令,到别的地方为我工作了。有机会再介绍给你认识。」

    就是这么回事。不知道是怎样的家伙?应该不久就能见到了吧。如果是女生就好了。

    所以我是剩下来的「士兵」。真是前途多舛。

    我不禁心想——

    这样真的好吗?

    因为身上有个叫神器(sacred gear)的神龙气功产生装置就被堕天使盯上、杀死,还欺骗我的感情。

    之后出现恶魔。

    被美少女恶魔拯救、被她宣告「你是我的仆人!」又被一句「出人头地就有后宫」骗得服服贴贴。

    之后成为社长的仆人,每天挥汗工作。

    发传单。接着是签订契约。

    但是因为魔力太低,无法从魔方阵跳跃到委托人所在地。

    史无前例的差劲恶魔。这就是我。

    呼——

    我忍不住叹气。

    仔细想想,我在变成恶魔之前本来就没有什么特色。

    为了受女生欢迎付出各种努力,到头来还是赢不了型男。

    在变成恶魔之前也没什么特别的梦想。呃——从这点来说变成恶魔或许也有好事吧。

    不对,最根本的问题是变成恶魔真的好吗?

    当然,那个时候如果社长没救我,我的人生早就结束了。也不会像这样,有这个闲工夫烦恼青春。

    要说开心……也挺开心的。职场美女如云,大家都对我很好。虽然是恶魔。

    莉雅丝社长很正,朱乃学姐只要别惹她生气就没问题……应该。

    小猫也是,目前相处起来没有什么问题。

    木场虽然惹人厌,明明是个型男却和我有话聊……意外是个好人。明明是型男。

    果然人不可貌相。感觉我心中对型男的认知快要有所改变了。

    我突然想到那个金发美少女修女。

    爱西亚,真是个漂亮的女孩。如果要交女朋友……想到这里,我双手掩面。

    明明才经历那么惨痛的失恋。

    竟然玩弄我的感情……夕麻,我真的好喜欢你。

    该死。为什么我的人生老是被他人的力量左右。

    不,或许人生就是这样吧。可是实在是因为我身边发生太多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才会更让我觉得一直被要得团团转吧。

    爱西亚……修女啊。和我的立场恰好相反。

    我们不会再有交集了吧。

    她走她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一个是神的仆人,一个是恶魔的仆人。

    两人只是偶然在那种情况相遇。

    我们还是不要再见面比较好吧。一定只会让彼此不幸而已。

    真是的,我何必在心里装模作样。

    「啊——我是最弱的士兵(pawn)。一点长处都没有,还有办法受封爵位吗……呃、应该是叫魔王陛下?不对,找魔王陛下商量也没用吧。」

    我忍不住苦笑。

    还是先订个目标吧。没错。这样就对了。

    首先要能用魔方阵跳跃!

    就是这个。只有这个了。嗯!感觉比较有干劲了。

    闷闷不乐的时间结束了。如今的我已经是恶魔。这点无法改变。

    既然如此,也只能以恶魔的身分活下去。然后还要实现身为恶魔的梦想。

    即使无法实现,只要以此为目标而努力,自然就会成为生命的意义。

    好!我要加油!我要努力!

    就是这样,时间来到晚上,已经是恶魔的活动时间。

    —○●○—

    深夜的我骑着脚踏车冲到一户人家。

    不是大楼也不是公寓,是普通的透天厝。

    这还是第一次。话说回来,这下子该怎么办?

    委托人应该不是一个人住,不会被他的家人发现吗?

    因为我可是直接杀到家门口耶。平常不会被其他人类发现,但是这种情况又如何?

    尽管担心,我还是打算按电铃。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发现了。

    门是开的。

    ……大半夜的,这样太危险了吧。

    扑通。

    一种难以言喻的不安袭向我。不知为何有种很讨厌的感觉。

    不过我还是向前跨了一步。

    我从门口偷看里面。

    走廊没有灯光。有道楼梯通往二楼,似乎也没开灯。

    只有一楼深处的房间好像有灯光,但是很暗。

    ……果然不太对劲。感觉不到人的气息。

    睡着了?怎么可能。如果是这样,我应该不会感觉到这种异常的气氛。

    我在玄关脱鞋,然后拎着鞋子在走廊上前进。

    我不是小偷喔。我是恶魔。我在心里如此辩解。

    捻手捻脚来到里面的房间。

    我悄悄从开着的门缝探头窥伺,发现光源来自蜡烛。

    「……晚安——我是吉蒙里大人派来的恶魔……请问委托人在吗?」

    我心虚地开口,但是没有人回答。

    无计可施的我只好下定决心,踏进房里。

    这里是客厅。里面摆着沙发、电视、茶几等家具。

    相当寻常的客厅布置——

    我的呼吸停住了。视线盯着一个东西。

    墙壁。客厅的墙上有一具尸体。头上脚下的尸体。

    ……是人类。男人。是这个家的人吗?只是为什么……?

    身体遭到千刀万剐。有东西从伤口流出来,应该是内脏……

    「恶!」

    我当场将肚子里涌上来的东西吐出来。

    之前看见怪物时没有吐,却在看见人类凄惨的模样时有了反应。

    这具遗体实在让人不忍卒睹。

    遗体贴在墙上,呈现倒十字的形状,用钉子加以固定。

    粗大的钉子钉在男子的双手掌心、两个脚掌,以及躯体中心。

    这不正常。太不正常了!

    正常人才不会这样杀人!

    血滴在地板上,积成一大滩。

    钉着男子的墙上还有用血写成的文字。

    「这、这是、什么……」

    「『为恶者将得到惩罚——』这是引用圣人说过的话喔。」

    我的后方传来突然年轻男子的声音。

    转头看见一个白发男子。很年轻,看起来好像是外国人,年纪大概十几岁吧?

    打扮很像神父,而且是个美少年。

    神父一看见我,便咧嘴一笑:

    「嗯~~嗯~~?哎呀呀呀,这不是恶——魔小弟吗——?」

    他笑得很开心。

    就在这时,社长的话从我脑中闪过。

    ——和教堂有关的人也一样,不可以和他们来往。尤其「驱魔师」更是我们的仇敌。那些接受神祝福的人,力量足以消灭我们。

    神父当然是和教堂有关的人。糟了……

    对方还看得出我是恶魔,这下子情况应该很不妙吧?

    「我是神父♪少年神父~~♪诛杀恶魔~~冷酷无情地嘲笑~~♪恶魔们,我要砍下你们的头~~才能混饭吃~~♪」

    神父突然唱起歌来。

    莫、莫名其妙。这家伙是怎么回事!

    「我的名字是弗利德·瑟然。是隶属于某个驱魔师组织的基层成员。啊、你不必因为我报上名号就跟着说。我不想浪费脑容量记忆你的名字,还是免了吧。没关系,反正你马上就会死了。我会让你死的。一开始或许会有点痛,不过马上就会爽到哭出来。让我们一起迈向新天地!」

    我从来没碰过这种人,言行举止乱七八糟。

    他果然是驱魔师,看来相当不妙。

    不过我有话要对这个家伙说。我咽下口水之后开口:

    「喂、这个人是你杀的?」

    「YES,YES。是我干的。谁叫他一天到晚召唤恶魔,不杀他要杀谁。」

    搞、搞什么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