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传 剑姬神圣谭10 尾声 少女的结局

    强力的斩击殴打着少年的身体。

    虽然用的是剑腹,但那也是货真价实的【剑姬】的斩击。每一击都带有大到一击必杀的威力。这是Lv. 3的冒险者不可能扛得住的剑击风暴。

    但是,他没有倒下。

    即使经过无数次的呕吐,无数次瞳孔中的意识差点就要远去,少年仍然站了起来。

    决不从『门』前离开。

    岂止如此,反而果敢地进行攻击。

    「……!?」

    艾丝的瞳孔晃动起来。

    看见直面自己的贝尔·克朗尼,内心害怕地战栗起来。

    最初她不想战斗。

    发现了守护龙女的少年,她悲伤地叹息。

    和少年武器相交这件事令她很难受,很痛苦,无可奈何地感到讨厌。即使无视了他打算去追龙女,少年也并不允许。

    将在城墙上艾丝教给他的一切都返还到艾丝身上,打了过来。

    所以艾丝也放弃了手下留情,甚至无情地殴打着少年。

    边低垂着眼帘,边将无力的少年的意志给打得粉碎。

    (明明应该是这样的——)

    但现在情况正在变化。

    艾丝依然保持着优势。

    但是被压制着的却是——

    (——我?)

    少年使用暗道放跑了龙女。

    只要打开少年的后背所守护的暗门,只要击退了眼前的少年,艾丝就能将『怪物』处分掉。

    明明如此,明明如此,明明如此。

    即使铠甲染上了一片血迹,无论他变得多么遍体鳞伤,少年仍然没有停止。

    挥出紧握的漆黑匕首。

    数次与艾丝挥舞的《Desperate》相交迸出火花,那双深红的眼睛射穿了艾丝的金色双眸。

    凭着卓越的一击将艾丝的剑打得晃动起来。

    (为什么……我会被压制住!?)

    他变强了。正如艾丝曾经称赞过的一样,少年真的变强了。

    但是,这不是艾丝所教导的『强大』。

    而是要将谁,『守护住的强大』。

    「!!」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要做到这种地步!

    我才没有错!

    『怪物』不杀掉不行!

    明明如此,明明如此!

    为什么仿佛是我错了一样——你要用这样的眼神看向我!?

    (——为什么!?)

    她随着心中的叫喊一起放出了凶猛的斜斩,打到少年的肩膀上。

    从大张的嘴里飞散而出的淡红色唾液,猛地弯曲的身体,差点翻起白眼的深红色眼瞳。

    但是,果然,没有倒下。

    站稳脚步,少年用全身发出了咆哮。

    「艾丝小姐……艾丝小姐!!」

    无数次地呼唤艾丝的名字,向她发出叫喊。

    想要将胸中藏着的那份愿望,传达过来。

    (不要!!)

    不行,我不允许。

    若是受到了少年的一击,若是少年的愿望传达到自己身上——就意味着艾丝的败北。

    艾丝不会去听『无力的意志』。

    那么当他证明了这是『带有意志的力量』的瞬间,就不得不去听了。

    去听她不停拒绝着的少年的话语。

    去听艾丝一直无视着的『真相』。

    (绝对,不行!)

    在【剑姬】的面具之下,她像是撒娇的孩子一样摇起脑袋,弹飞匕首。

    气势被压倒了。把它弹回去。不能输。

    这样好吗?伤害着少年(贝尔),也伤害着我(艾丝)。这真的是你想做的事情?

    一团乱地继续加速的思考,胸中互相交错的声音,生出迷茫的剑闪。

    内心深处,有谁在对着艾丝窃窃私语。

    幼小的另一个少女(艾丝)一脸悲伤地注视着自己。

    她装作没看见这个。

    她想要甩掉迷茫和困惑。

    她打算用斩杀『怪物』的剑来将其挥散。

    高速斜斩。不可能防得住。

    纵斩。被他从侧面偏斜掉。

    横扫。不让他躲掉。

    突刺。被看穿了。

    回旋踢。直接命中。

    打倒。站起来。甩开。纠缠。教给少年的『技术』,被他盗学的『策略』,却在这里发挥了最大的效果。

    至今为止,可有过这样难攻不落的对手吗。

    感受到无论怎样的斩击都无法切开,无法破坏,无法挫败的意志,艾丝的眼瞳摇晃起来。

    他不会停下。

    谁都无法让他停下。

    少年的这份『成长』。

    以愿望为食粮,喊着癫狂的愿望,想要颠覆敌我之间存在的绝望,在这每分每秒每一瞬间,不停重复的加速与停止的境界线上——他正在『成长』。

    要守护一匹『怪物』,仅仅想着这个。

    怀着那种愚蠢至极的『愿望』!

    「——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贝尔发出了怒吼。

    裂帛一般的咆哮震撼了艾丝的手臂。坚定的信念确实地削弱了【剑姬】的剑势。

    绞尽气力不断加速的两把武器,第一次威胁到了艾丝。

    「!?」

    艾丝挥开惊愕放出横扫。看到贝尔失去了红色匕首,她立即挥出第二次斩击。贝尔冲着那个——伸出了左臂的手甲。

    【剑姬】的斩击在超硬金属防具上滑过。

    两者之间迸出的强烈火花与摩擦音。强行冲进艾丝怀里进行的拼尽全力的近身战。

    艾丝呆立在时间的夹缝中。

    仅仅一瞬,却是一瞬。

    这是超越了剑姬(艾丝)的,少年的『技巧』。

    在脸快要贴到一起的至近距离——是他自己的武器的间隔。

    贝尔向上挥出了神之匕首。

    「哈啊啊啊啊啊啊!!」

    青紫色的斩闪朝着上空划出了一条弧线。

    金发翻飞。

    与少年的战斗中第一次选择了后退的艾丝——突然想到什么,用手摸了摸胸口。

    「……!」

    她装备的银色胸甲上有一道某物掠过的痕迹。

    那是某个刃物切削的痕迹。

    这是少年的叫喊传达到了的佐证。

    并且这也令『带有意志的力量』得到了证明。

    瞬间,艾丝哑口无言。

    败北。这是她必须面对自己无视的『真相』之时。

    凝视着遍体鳞伤的贝尔,艾丝苦涩地皱起眉头,再次砍了过去。

    「唔!?」

    用漆黑的匕首防御着从头顶挥下的银剑。

    吱吱吱吱,地维持着武器相交的姿势,同时艾丝开口问道:

    「为什么,要做到这种地步?」

    听到艾丝第一次发问,贝尔吃了一惊,同时直率地喊了出来。

    「我想救那个孩子!」

    「你,是认真的吗?那个不是人,是『怪物』哦?」

    「她不是普通的怪物!她能说话,能笑!能和我牵手——她和我们一样拥有感情!」

    「不对,没有什么不同。大家是做不到这种事的。」

    至少人类(大家)不会与『怪物』牵起手来。

    这是被扭曲的天理,强烈的矛盾。

    威慑性的身躯,象征着流血的爪牙,招来死亡的火炎,带有兽性的声音。

    这一切都是蹂躏人类的记号。这一切都是杀戮人类的负之烙印。这一切都是憎恶的对象。

    究竟要怎样才能握住这种怪物的手呢。为什么能够抱住这样的身体呢。

    艾丝单手握着的细剑将贝尔的匕首和反驳一起压了回去。

    「咕!?」

    「怪物,会杀人。而且会杀很多人……无数人都因此哭泣。」

    各种各样的景象在脑海中交错。

    那里有毁坏的街道。有失去了平和的乐园。有一切归于毁灭的冬之景色。

    还有人在哭喊。有人在流血。有很多人最终无法动弹。

    有的冒险者用尽了力气。有的战士为了守护伙伴化为了尘土。有的珍视的人只留下了虚幻的笑容。

    艾丝将自己见过的景象,还有缠在上面的各种各样的感情都注入到剑里。

    「但是,但是……我们冒险者也一样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