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传 剑姬神圣谭10 间章 各自的战斗

    剑刃接住木刀的声音。

    弹奏出激烈的剑音,艾丝在小巷中着地了。

    「咕……!」

    从建筑物屋顶落到小巷里,艾丝与袭击者——蒙面冒险者对峙起来。

    长袍附带的兜帽随风摇动,长靴覆盖了一半腿部。拿着木刀的纤细的冒险者侧着身体,进入了临战状态。

    这是在迷宫街东南部的一个小巷中。

    宽有七M,比想象中还要宽广,周围胡乱堆着大量的木箱和酒桶,还有垃圾堆成的小山。追逐着少年与怪物的冒险者们的喧嚣从远处传来。简直像世界只将这里隔离出来了一样,这迷宫街的一角成为了仅有两人的战场。

    「你是……!」

    「很不巧,我无法报上名字。还请谅解我这形似偷袭的行径。」

    蒙面冒险者用一本正经的话语拒绝了艾丝询问身份的问话。

    死板的回答。藏在下面的素颜是妖精吧。

    她边用礼貌的口吻表示歉意,同时却战意全开,宣告着这场战斗不可避免。

    「面对剑姬可没办法先行试探——我从一开始就会拿出全力。」

    下一瞬间,蒙面冒险者突然消失了。

    「!!」

    这是一下子就离开了艾丝视野之外的高速移动。

    慢了一刹那后,金色的目光追逐起疾走在右手方向的斜线,蒙面冒险者以快要碰到地面的前倾姿势逼近过来,从下方挥出了木刀。

    看见从视野角落过来的一击,艾丝成功反应过来,用右手的《Desperate》弹了回去。

    「「!」」

    锐利的冲击贯穿相互的手掌,剑与木刀在虚空中游动。

    在攻防的瞬间,艾丝的金色双眸与空色双眸的视线相交。

    蒙面冒险者仿佛从一开始就看出攻击会被防住一般,掠过艾丝的旁边离开她,就那样再次疾走起来。

    「!?」

    像是一股旋风一样,在艾丝周围来回奔跑。

    最大限度地利用宽广的小巷不断加速。踢击石板的声音不断响起,偶尔会踢碎石板飞舞到空中,同时决不在同一地点待上太久。

    跟字面意思一样纵横无尽地来回奔走。

    「——哈啊!」

    「!」

    间不容发的攻击。剑之一闪防住了斜后方迫近的木刀。

    此时,艾丝有一瞬间因为传到剑上的冲击而皱起眉头。

    蒙面冒险者不允许艾丝进行思考,再次缩短距离,高速接近后进行攻击。

    又是一击,再来一击。

    不断防御着从四面八方袭来的攻击的艾丝感受着持续响起的『冲击程度』,双眼明显地睁大了。

    (威力在……上升!?)

    不会错的。

    跟初击比起来的次击,跟次击比起来的第三次攻击。

    都用极大的冲击穿过防御,殴打着艾丝的身体。

    《Desperate》轻微震动起来,阐述这一刻不停地上升的威力。

    ——和伯特先生一样的疾走系『技能』?

    狼人同僚拥有的【双狼追驱】是会在加速时令『力量』与『敏捷』上升的强力并且稀有的『技能』。对手拥有和疾走行为相关的『技能』的可能性极高。艾丝如此推测到。

    冒险者之间的战斗是以『技巧与策略』作为大前提,但是探查对手的『魔法』和『技能』也是重要的因素。如果不能看穿敌人的能力与必杀,那么在最后的最后也可能被反败为胜。

    尤其是在有实力者之间的战斗中,经常会因手牌的差距而分出胜负。

    再加上,

    「哈啊啊啊啊啊啊啊!!」

    与裂帛之声一起放出的攻击,呼应着那个动作,对方的身体里冒出了金色光粒。

    艾丝见过那个光粒。

    (和【男人杀手】一样……!?)

    在港湾小镇(梅连)交战过的【伊丝塔眷族】。

    那时袭击过来的是第一级冒险者芙里尼·贾米尔。

    本应是Lv. 5却和Lv. 6的艾丝势均力敌,那个时候敌人身上也飞散着大量光粒。眼前的情景唤起了一个月前的记忆。

    对手被施以了跟升华同等级的『超强化』?

    这个蒙面冒险者是原【伊丝塔眷族】?

    (——不,不对。这个人不是什么美神的眷族(伊丝塔眷族)。)

    艾丝否定了脑海中的推测,舍弃了它。

    要说为什么的话,是因为这唤醒了比一个月前的记忆更深的,数年前的景象。

    我知道。我(艾丝)知道这个。

    (我——和这个人战斗过一次!)

    记忆中,当时她也隐藏了真身。

    蒙面。木刀。外套。锐利的剑术。既像蓝色又像绿色的强烈目光。

    曾经一心想着变强的艾丝只记得这些记号。

    连战斗因何而起,为什么会死斗到那个程度都忘了。

    那个时候,到底是哪边赢了呢——

    「——呼!」

    「!」

    边进行回想,同时艾丝挥出炽烈的剑舞。

    堂堂正正地接受了不断攻来的蒙面冒险者的挑战。

    战斗不断激化。对手的高速移动从不停下,奏起激烈的疾走之歌。本以为她会以踩碎石板的速度逼近过来,她又瞬间放慢速度,紧接着用最高速度斩向艾丝。利用绝妙的速度起伏,在高速战斗中交织起成十成百的波动——『策略』。那是仅有一丝,却精密到看不出类型的动作。这『策略』足以弥补等级之差,迫使【剑姬】的判断产生了短短一瞬间的延迟,真是值得惊叹。

    当处于被动的艾丝打算自身也用高速移动去追逐蒙面冒险者时,

    「……!?」

    敌人的木刀破坏了周围的木箱和酒桶,使其迸出无数的碎片。

    遮挡视野的散弹。被迫迎击。散成碎片的木片之雨不允许艾丝进行追击。

    拒绝【剑姬】接近的蒙面冒险者最大限度地利用了地形。

    战况激烈的此地是个垃圾场。堆叠起来的木箱和排在一起的酒桶变成了障碍物,阻挡艾丝的视野。本以为蒙面冒险者会从左边穿过,结果她在进入死角的瞬间又切到右侧,出乎自己的意料。这尽数打破自己想法的动作实在令艾丝无法忍受。

    酒桶爆散,木箱飞舞,本以为会有大量的垃圾从前方飞来,不料她又从侧面挥来木刀的一击。

    「咕!?」

    即使勉强防住,蒙面冒险者又立刻离开艾丝。

    决不贪心,在交错而过时仅仅挥出一击,然后跑到视野之外。艾丝的反击也被她用技巧化解,从未放缓疾走的速度。

    精密的超高速战斗。神明附体一般的一击脱离。

    打碎酒桶和木箱使其飞出大量碎片,用猛烈的速度在周围来回奔跑产生的轨迹,正所谓是『疾风』。

    伴随着连续产生的激烈声音,碎片子弹从四面八方袭来,不禁让人错以为『被困在了暴风之中』。

    (真的是,全力……将能用的东西全部灌注进去,向我袭来。)

    自身能力(技能),光芒增幅,地形效果。对手毫不吝啬地将手牌打出来这一姿态中,感受到了信念。将艾丝定在此地的意志。

    边弹开敌人的攻击,艾丝同时想到。

    这份全力维持不了多久。可以等着她体力下降,或是花时间习惯了对手的速度后也能应对。

    然而,这是下策。

    如果蒙面冒险者与贝尔有联系的话,对手的目的就是『争取时间』。

    跟丢少年的时间不断增加,意味着艾丝的『败北』。

    「……」

    艾丝很后悔。

    如果不是在这种情况下,她就能让这剑斗剧多持续一阵,多享受一阵了吧。

    如果互相都没有束缚的话,就能堂堂正正地斩向对方,直至心满意足为止了吧。

    如果她与自己等级相同的话——就会更加『势均力敌』了吧。

    最终,艾丝从剑带处拔出了《Desperate》的剑鞘。

    「!!」

    看见【剑姬】右手持剑,左手持鞘的姿态,持续着高速移动的蒙面冒险者瞪大了眼睛。

    (两手拿着剑与鞘……【剑姬】是二刀流?怎么可能,从来没听说过。)

    即使感到疑问与困惑也没有停下脚步。蒙面冒险者充分发挥自己的能力(技能),继续着疾走,谨慎地窥视起金发金眼少女的架势。

    在小巷中心,被困在疾风牢笼中的艾丝,闭上了眼。

    拿着剑与鞘的两手垂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