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传 剑姬神圣谭10 三章 勇者的忧郁 剑姬的苦恼

    「神伊刻罗斯,再说一次,没有时间了。回答我们的问题。」

    冲着对面的神物,芬恩要求到。

    场所是快要倒塌的废屋。茜色的光辉从破了洞的墙壁处照了进来,照亮了散乱在地面上的瓦砾。

    与『武装怪物』的战斗刚结束不久的黄昏时刻。

    因敌方的灵机一动而放跑了包括『黑色猛牛』在内的怪物的【洛基眷族】,忙于进行事后处理。修补遭到破坏的道路,以及警戒怪物,引导居民们也包括在内。

    『龙女』被冒险者们讨伐了。

    似乎是在『秘密地下道路』中发现了代表着尸骸的黑灰。关于这个也在同时进行详细的调查。

    团员们各自都在执行自己的任务,而芬恩由洛基陪同,前来从跟这次事件有关的『当事人』处听取情况。而且是秘密地。

    「即使你这么说啊—。你们知道人造迷宫的事情对吧?根本没有我能说的事情了啊~」

    男神的笑声回响在废屋之中。

    绯色的头发和褐色的肌肤,以黑色为基调的衣服。足以证明是神的端正的面容上刻着轻薄的笑容。这是爱好娱乐,享乐主义的,破灭性的,最难以应付那类的神明的笑容。

    男神伊刻罗斯。

    按照芬恩的指示,张开了『网』的加雷斯捉到的,【伊刻罗斯眷族】的主神。

    「公会那帮人来了以后马上就会给你绑起来了。你也没办法再搅和啥子了,所以快给我在这全吐出来。」

    「别这么瞪着我嘛,洛基~。而且说我搅和什么的,可真是意外啊~」

    被站着的洛基俯视,坐在硌人的瓦砾上的伊刻罗斯敷衍地回答道。

    然后将视线移回前方,与坐在老旧椅子上的芬恩目光重合了。

    「你拿着人造迷宫的『钥匙』吗?」

    「没有。是真的。因为有美神(伊丝塔)那件事,所以暗派阀的那帮人说‘你如果要离开人造迷宫的话’什么的,然后就把钥匙收上去了。」

    作为这次事件的重要参考人,伊刻罗斯会被『公会』带走。

    然后十有八九会受到『处分』吧。是送还天界呢,还是从都市中永久放逐呢。无论如何,如果放过了现在的机会,那么就再也无法与他接触了。

    在交给『公会』之前,芬恩打算揪出他们自己想知道的情报。

    「暗派阀残党的规模呢?有几个【眷族】?」

    「不知道。毕竟都聚集在死神(塔纳托斯)那边去了啊。我只是把人造迷宫当成睡床用的,对他们的兴趣也只是擦身而过的程度。只是,要是以【眷族】为单位考虑的话,应该只有塔纳托斯这一个派阀吧。」

    「『埃尼奥』……你对如此自称的神有印象咩?」

    「啊啊,都市破坏者(埃尼奥)?我可没印象,叫这种扯淡名号的神什么的。」

    虽然他交替回答着芬恩与洛基的询问,但伊刻罗斯的回答大部分都是『不知道』。他似乎只是在注视着自己滑稽可笑的【眷族】——虽然为了好玩的『娱乐』也为他们干过活——但跟『迷宫都市崩坏计划』一点关系都没有。至少他没有说谎,同是神明的洛基如此保证。

    「说真的,你为啥就加入了暗派阀那帮子人啊。」 即使洛基如此骂道,「顺势而为吧。」 他也只是厚着脸皮笑着回答。

    主导在港湾小镇进行偷渡的是【伊刻罗斯眷族】,偷渡是为了建造人造迷宫的敛财手段,而说到为什么偷渡的商品是怪物的话,是因为能高价买给有『怪物爱好』的贵族们。

    答应了状况询问的男人带来的情报里大部分都是已知的,未知的部分只有一点点。

    不过——知道了那个异常的人工迷宫的来源。

    『名匠代达罗斯』所梦想,由他的子孙所建造起来的『人的执念』。

    听到经过千年的岁月达到了现在这个规模的『人造迷宫』,洛基露骨地皱起眉头,芬恩在胸中叹了一口气。

    第一次败给人造迷宫的那一天。

    虽然在踏进去的时候就感觉到这是个不寻常的领域,但它似乎和超越想象的『妄执』扯上了关系。

    「那个魔窟的来源我理解了。……那么,那个据说将名匠(代达罗斯)一族尽数魅惑,令他们发狂的『笔记』的下落呢?网罗了人造迷宫的『设计图』在哪里?」

    「嘻嘻……【勇者】,你这家伙,真的打算攻略那个荒唐的迷宫啊。」

    「行了快回答芬恩的问题,你这蠢神。」

    「我手上没有。是真的。拿着它的是我的眷族(迪克斯)。『恩惠』的反应消失了,也就是说他已经死了吧。」

    「……」

    「可能被谁给拿走了,又或者是掉在人造迷宫哪里了吧。」

    在那个诡异又复杂的庞大迷宫中找出一册笔记……想想就让人头晕。

    不带比喻地说,这和在沙漠中找到一粒砂金是一样的。「其他名匠家系的人,好像地图是印在他们脑海里的,把脑袋打开的话说不定也能找到地图哦?」听到伊刻罗斯说出笑不出来的玩笑,洛基终于踹了下去。

    「……神伊刻罗斯,最后的问题。」

    夕阳西沉,废屋之外因许多人的脚步声和喧嚣而变得嘈杂起来。

    察觉到公会职员已经到达的芬恩,眯细了那双碧眼,说了出来。

    「『武装怪物』……那个到底,是什么?」

    「……嘻嘻嘻嘻嘻。是什么,是什么意思啊,【勇者】?你到底想问什么?」

    伊刻罗斯的脸上泛着笑容。

    面对仿佛打心底里感到开心一样窥视着自己的脸的男神,他问道:

    「具有感情吗?不是知性,而是具有『智能』吗?组成了共同体吗?」

    这句话是全部的『核心』。

    若是普通的冒险者,不,若是下界人的话都会一笑带过的数个臆测。

    根本无法安到凶暴的『怪物』身上的属性。

    芬恩非常认真地问出了这些。

    艾丝也感觉到的怪物们的连携。即使所有的种族都不一样,却像人一样互相帮助,不是抱着『杀戮』而是怀着『目的』展开了战术。

    再补充一点的话,那个『龙女』被放跑了。

    只有经过迷宫街那一战,一直在详细观察的他才能接近这个『核心』。

    「那个怪物可以与我们人类『沟通』吗?」

    废屋中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

    洛基闭上嘴注视着,而伊刻罗斯……嘻嘻地。

    其嘴角像新月一般吊了起来。

    「我不知道。」

    「……」

    「我无论是向抓到笼子里的怪物搭话,还是挥手,那帮家伙也根~本不回应我。」

    他没有说谎。

    虽然没有说谎,但也不打算说出真话。

    不如说他是在这么说。

    『用自己的眼睛去确认啊』。

    他眯细了与发色一样的深蓝色眼睛,打心底里感到开心一般贼笑着,看了回去。

    芬恩脸上的表情消失,沉默降临。

    「【赫斯提亚眷族】……贝尔·克朗尼与那些怪物们的关系呢?」

    仿佛从嘴边漏出来的一样。

    回过神来,芬恩已经问出了这个问题。

    「我怎么知道?」

    然后,跟至今为止一样。

    伊刻罗斯只回以装傻般的答案,用大话唬人。

    「没准是和那个龙女,搞好关系了呢?」

    「这个『魔剑』,是你打造的吧?」

    椿使劲将嘴歪成了へ形。

    在【赫菲斯托斯眷族】的北西主干道分店,其附带的锻造工房里。

    来访的是翡翠色头发闪闪发光的里维莉亚。

    她们两人夹着的工作台上面,放着某个东西。

    施以金色装饰,染上血迹的战斧——是『斧头型』的『魔剑』。

    「……这个是,哪里来的?」

    「你也听说了前些日子发生在『代达罗斯街』的事件了吧。是在那里『回收』的。」

    对着慢慢开口的椿,里维莉亚流畅地回答道。

    同时闭着一只眼睛,紧盯着最高级锻造师那想要抑制动摇的脸。

    「缔结了直接契约的加雷斯断言说,这肯定是你的作品。」

    「唔姆,这样啊……那个矮人他怎么了?」

    「现在正在进行突击『工事』。腾不出手来,因此我来了。」

    距离『武装怪物』出现在地面上已经过了一天。都市剧烈地动摇着,质疑公会以及要求他们采取措施的声音不绝于耳。逃跑的怪物也没有捉到。欧拉丽的动乱仍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