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一章 克朗尼少年的事件簿

    “好残忍……。”

    看到这个景象的冒险者们,全都皱了一下眉头。

    对面有着散落在四处的红黑色血迹。

    中间倒着一个类似人偶的残骸。

    那是被残忍地切开,不对是被捅了很多刀的冒险者的尸体。

    看到眼前的光景呆呆站在这里的我,当场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喂,是来真的吗……。”

    听到骚动赶过来的冒险者中,晚了一步到来的韦尔夫他们皱起了眉头,小声嘀咕。

    这里是地下城第18阶层。

    我们在远征中的下层里遭遇了“强化种”这样的“异常事态”,为了治疗伤员,我们历尽千辛返回了安全阶层。中途我们遇到了【莫迪眷族】的瑞维斯和【曼尼眷族】的道尔穆他们,于是我们祈祷着一路平安,一起踏上了回去的道路。其中热闹到甚至想举办宴会庆祝一下这份邂逅呢。

    但是由于眼前出现的尸体,一切都泡汤了。

    “原来如此……确实是被‘杀害’了。但并不是怪物搞的鬼,而是由人做的……啊。”

    “瑞维拉之街”的外围——漂浮于湖沼地带上的巨大的“岛”边,聚集在这里的冒险者持续骚动的时候,瑞维拉的首领波尔斯俯视着尸体,咂了咂舌。

    他说的并没有错,在这个尸体上刻画的尖锐的伤口,对于怪物的爪牙来说是不可能做到的,这是冒险者的武器所造成的刀伤。而其中的致命伤,恐怕就是被血染得赤红的头颅上所留下的捅伤。

    浑身都是伤口的尸体诉说着敌人的袭击多么的猛烈。其中骨头被钝器粉碎,手脚被凶器打断的痕迹历历在目。溅着鲜血的双眸大大地睁开着……简直就像遭遇了什么恐怖的“东西”后,手足无措地被他残忍杀害一样。

    “唔……。“

    “请不要去看,春姬大人。“

    命小姐抱紧用手抵住嘴角的春姬小姐的双肩,用身体遮住了她的视线。

    莉莉和阿依莎由于听闻骚动聚集在尸体旁边的人墙而过不来,所以向他们投来了愤怒的视线。在旁边的樱花先生紧闭嘴巴,而达芙涅小姐皱着眉头。身为医师的卡珊德拉脸色苍白,比谁都要惊讶于眼前的尸体。

    “喂,贝尔。没事吗?“

    “…………。“

    韦尔夫因为担心我,所以向我搭话。

    不过我无法回答他,仅用晃动的瞳孔死死地盯着尸体。

    心脏顺着自己讨厌的节奏跳动着。

    这个毫无疑问就是动摇了吧,被别人发现的冒险者的尸体,即人的“死亡“,给予了我的内心和身体巨大的冲击。

    与此同时,和内心的动摇相同的“畏惧“,令脸庞流下了令人讨厌的汗水。

    “是【疾风】干的!那个家伙出现了!就是她把……!“

    听到这句话,令我大吃一惊。

    即使到了现在,让冒险者们一直讨论的东西,不是别的就是【疾风】这个单词。

    “披着风帽的妖精……把琼,依附在他身上似的,捅了很多刀就跑了,我已经看到整个经过了哦!“

    尸体的第一发现者的瑞维拉街的居民,男性的狼人高声大喊。

    他说着已经去世的熟人的名字,聚集了波尔斯和其他冒险者们的视线,然后紧紧地抱住自己的身体。

    “我在以前,曾经见识过【疾风】。她就像怪物一样强大,她就是在【阿斯特莉亚眷族】的家伙里面,一直隐姓埋名的精灵……我看到她蒙面底下的真面目,那个淡蓝色的眼睛……和如今见到的一模一样!“

    狼人的冒险者回想着当时的记忆的同时,身体却咯哒咯哒不停地颤抖。

    他说的话里,确实地叙说了那个人的特征。

    但是,我还是不敢相信。

    我不想去相信。

    【疾风】——琉小姐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情呢!

    “没错了,杀死琼的就是【疾风】!“

    听到这句断言,我本应立刻就会说“请等一下“来制止他们的,但是我却并没有去这么做。

    “说起来……我在大草原上见到一个披着斗篷遮住身体的人在跑。“

    “啊,我也是!她就穿着斗篷潜入到了中央树……底下的阶层。“

    由于一个一个出现的目击证言,我失去了反驳的机会。

    在风景优美的悬崖上建立的瑞维拉的驿站街里,有着复数的冒险者目击到了类似【疾风】的人物。除我以外知晓琉小姐个性的莉莉,韦尔夫,命小姐,春姬小姐表情显得僵硬。

    阿伊莎小姐不清楚为什么,一直保持着沉默。

    “……可是‘疾风利昂‘人士在五年前就阵亡了啊?即便她还幸存了下来,为什么到了现在要引起这么大的骚动呢?“

    沉醉于琉小姐的战斗方式的人之一的命小姐重新确认自己的想法,丢出疑问。

    “……虽然这只是我听到的谣言,‘公会’和【洛基眷族】最近打算发动大规模的作战。他们无论如何也想找到黑暗派阀的余党们一直潜伏的藏身之处。”

    不知何时波尔斯反应过来,认真地回答命小姐的疑问。

    波尔斯说的藏身处,我曾经听说过。

    ‘人造迷宫克诺索斯’。

    逮捕了维涅他们‘异端儿’的暴虐的狩猎者们作为根据地的,‘邪恶’的巢穴,同时也是‘邪恶’的温床。

    五年前曾经蔓延到了欧拉丽的‘邪恶’,对于曾经作为正义的派阀(阿斯特莉亚眷族)一员的琉小姐来说,确实脱不了关系。而这个情报,刚好就是在这个18阶层,由她本人亲口说出来的。

    “如果说幸存下来的她趁着这次‘公会’的作战,再次行动起来的话……就可能说得通了。”

    “……!”

    “【疾风】因为自己的眷族被人摧毁,所以被心中的怨恨冲昏了头脑。她是一个一见到可疑的家伙就毫不犹豫地宰杀的冒险者。一旦被判断为灰色的人都是杀无赦……其中也会包括商人和公会的职员。”

    波尔斯挽着手,望了一下周围的冒险者。

    “在这条维尔街上,做着坏事的坏蛋数不胜数,换句话尽是些狡猾的人。我们由于在管理机关(公会)管制的地盘上实在没有办法生存下去,所以我们就在个地下城的内部建立了‘地痞之街’,正因为如此才会被【疾风】给盯上。”

    ‘公会’难以管理的‘瑞维拉之街’内,冒险者们超出限度的生意四处泛滥,还有的说法认为这个街道拥有黑市的功能。像什么以神仙们的神血为材料制成的‘开锁药’这样的稀少道具,或者用非法的道具进行交易的传闻。不用说,这些都是无限接近黑色的灰色交易。

    为了进入下一个阶层而顺便落脚在这里的像我们一样的冒险者的话就算了,在这个驿站街上的大部分居民却在参与这样危险的恶行。听到波尔斯的发言后,周围有自觉的人——‘瑞维拉之街’的居民们大部分——吓得肩膀抖了一下。

    “【疾风】对这样的我们,有可能……就像倒在地上的琼被她判断为黑色一样。”

    “不,不要开玩笑了,波尔斯!确实我们做的坏事多到数都数不清,但也不能因为可疑就杀掉了啊!?”

    “对啊,即使是这样的我们也不会傻到跟黑暗派阀产生关系!”

    作为兽人的驿站老板,亚马逊的生意人以刺耳的声音表达自己的愤怒。

    以这个为契机,其他的居民们开始骚动起来。

    眨眼的瞬间居民们的情绪,不对,针对【疾风】的怒声越来越多。

    “波尔斯,由这边出手干掉她吧!”

    听到突然蹦出来的这句呼吁之后,我不禁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

    “琼,街上的同胞被人以莫名其妙的理由杀害了!即使这里是‘地痞之街’,她也没有道理做这种事情!”

    “唔……。”

    第一发现者的狼人,因为忍不住同住在一条街上的熟人被人杀害的愤怒,赤红着脸捍卫自己的正义。这份热情逐渐感染到了周围的人的同时,挽着粗壮的手腕的波尔斯感到很为难地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我很清楚你想说的东西……我也非常重视自己的性命的,假如其他的冒险者惹到我了,我才不会管他是何方神圣呢。但是【疾风】是在黑名单上的人,向Lv.4的怪物出手的话……。”

    “说起在黑名单上的人,我想起来了,【疾风】好像被人悬赏了。部分商会给予的赏金,现在还有效吗?”

    “啊,说起来确实有这一回事。我记得赏金好像是……八千万瓦利斯?”

    “——大家!一起讨伐【疾风】吧!!“

    波尔斯听到自己的部下的宣言,猛然举起了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