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四章 水畔猎人

    “千草,振作点!?”

    樱花先生正不断大喊。

    如今我们正位于25层迷宫的一个水晶房间中。

    我们遭遇了苔藓巨人的奇袭之后,为了避开多余的战斗便离开正规路线移动到了这个房间。我们一进入房间就立刻破坏了墙面,并派人监视出入口,同时开始治疗千草小姐和瑞维斯先生。

    “【阳光啊,倾听祈愿消退破灭吧】——【魂光】”

    治疗师卡珊德拉小姐对躺在地上的千草小姐发动了魔法。

    横握的法杖上放出了宛如太阳的光辉,这股温暖的光芒包裹了伤患。稀有的治愈魔法修复了所有淌血的伤口……不过威胁两人的“蔓藤”却没有消失。

    不仅如此,蔓藤在沐浴了治愈魔法的光芒以后反而成长——活性化了,蔓藤上的叶子愈发茂盛。

    “唔、唔咕……!”

    “不、不行,无法摘除‘蔓藤’……!我根本治不好这个!”

    看着大汗淋漓不断呻吟的千草小姐卡珊德拉小姐发出悲鸣。

    我们已经把所有回复药和解毒药都试过了。不过根本没用。我们对扎根于伤口的“蔓藤”束手无策。就算我们打算强行扯断“蔓藤”,也会让千草小姐他们发出痛苦的惨叫,就算用武器切断也会立刻重生。

    一筹莫展的卡珊德拉小姐颤抖地说道。

    “恐怕是打入体内的‘种子’扎根以后,把千草小姐他们的体力当作养分……回复药或者回复魔法反而会起到反效果……”

    “你的意思是无法回复!?”

    “准确来说,应该是‘蔓藤’反而会吸收恢复的体力……”

    樱花先生探出身子问道,达芙涅小姐一脸凝重地低喃。

    伤口的话早就已经愈合了。不过现在最糟糕的是体力正在被一点一滴地榨取,现在别说是继续战斗了,搞不好还会有生命危险……

    背对着大家站在出入口使用“八咫黑鸟”放哨的命小姐也非常担心,不断回头观察千草小姐的情况。

    “这恐怕,已经不是治疗能解决的事情了。这看上去就像被怪物寄生了。”

    “难道……是‘寄生木’?”

    “被怪物寄生”。“寄生木”。

    听了韦尔夫和莉莉的对话,樱花先生他们的脸色更加苍白了。

    “千草酱……!”

    站在一旁泪流满面的春姬小姐握紧了青梅竹马的手。

    此时,一言不发的我听着大家的交谈,看着躺在千草小姐身边的瑞维斯先生。

    他和千草小姐一样满头大汗。他缠着绷带的右臂已经接受了治疗,不过失去的手腕恐怕已经无法复原了。被怪物捏烂的手腕已经不成原型了,而且开始渐渐腐烂。现在已经不可能再接上了。

    “呜、咕啊……!”

    意识不清的瑞维斯先生仿佛还在被痛苦的噩梦所困,只见他紧闭的双眼扭曲了。

    这个失去手腕的冒险者估计已经无法继续冒险了。等待他的只有失业,或者他必须背负如此沉重的桎梏度过余生。

    老实说,我和瑞维斯先生交谈的次数屈指可数。我根本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妖精,甚至不知道他探索地下城的理由。即便如此……看到这名熟人陷入无法挽回的惨状,仍让我感到非常冲击。

    在无数功成名就中,现实的地下城仍然会每天出现牺牲者,这就是迷宫的黑暗。

    想到这里,我不禁感到一阵恶寒。如果我刚来欧拉丽的时候就直面这种事,恐怕真的会脸色惨白瑟瑟发抖,说不定我只能愣在原地一事无成。

    (但是,现在……)

    看着断臂的同僚,我静静地握紧了手。

    我抬起了头,只见旁边的卡珊德拉小姐垂着胳膊,她已经彻底陷入悲观了。

    “这种症状,我见都没见过……!光凭我,千草小姐他们会……!”

    这种未知的“症状”既不是“异常状态”也不是“诅咒”,身为治疗师的卡珊德拉小姐因为自己的黔驴技穷而绝望,她真挚的双眼中浮现了泪水。

    看着这样的她,我——

    “有没有拯救千草小姐他们的方法?”

    我强行打断了她。

    我的语气非常强硬,就连笼罩着整个小队的焦躁都被我彻底斩断了。

    “咦……?”

    “直觉也行。我想听一听身为治疗师的卡珊德拉小姐的意见。”

    我跪在地上平视着卡珊德拉小姐,用右手握住了她的左手。

    为了鼓舞她,我握紧了她的左手,眼角噙泪的她呆住了,我慢慢地说道。

    “他们,都还活着!”

    “!”

    “我们也都在,你只要把我们纳入考量,就肯定还有救!”

    卡珊德拉小姐睁大了双眼。

    我毅然地直视着她,卡珊德拉小姐一下子脸红了。

    我刚一松手,她慌乱了片刻,用左手紧紧捂住胸口,仿佛在按压自己的心脏。我感到莉莉从旁边射来的视线中好像有话要说,不过希望她现在能放过我……卡珊德拉小姐甩了甩头,吞吞吐吐地回答。

    “必、必须立刻返回地面,去找比我更强的治疗师……最好直接去‘迪安凯希特眷族’找‘战场圣女’……”

    “恩。”

    “或者……杀掉植入‘种子’的‘本体’……”

    听到局促不安的卡珊德拉小姐清晰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我点了点头。

    我感激地笑了笑。

    “其他人,还有什么办法吗?如果有的话,尽管说。”

    “贝尔大人……”

    “贝尔,你……”

    “我是个笨蛋,我只会战斗。我对现状束手无策……为了拯救千草小姐他们,我希望大家能帮帮我。”

    我回头看着大家,莉莉和韦尔夫都大吃一惊。

    用道具和“魔法”无法回复。这在地城探索中是相当致命的。冒险者对这种状况的恐怖心知肚明。面对在迷宫中能够封印所有回复手段的“未知”,大家都非常狼狈。

    而我,打算吹散小队的动摇。

    这并不是表面功夫,也不是我的虚荣心作祟。

    这只是身为领队的风范。这才是,我现在的“职责”。

    我决定按照卡珊德拉小姐的想法解决难题,而且,这么说虽然很不负责……我还有伙伴可以依靠。

    力所能及的事情自己做,力所不及的事情就毫无顾忌地依赖他们。这没什么好羞耻的。因为,这样才是伙伴啊。

    听到我坦白自己的无力,听到我向同伴们发出求救,莉莉他们感慨颇深——又有些欣喜地笑了。

    “交给我们吧,贝尔大人。莉莉会拼尽全力弥补贝尔大人的不足的!”

    “就像贝尔他们说的,我们也提些建议吧。只要大家集思广益,肯定能克服的。”

    “是啊,而且时间宝贵。”

    莉莉、韦尔夫和樱花先生相继说道,达芙涅小姐也点了点头。

    “……真是的,我这不是彻底成摆设了吗?”

    沉默至今的阿伊莎小姐一脸不甘。不过,她也立刻笑了出来,同时顶了顶我的后背。“这不是很能说嘛,看来你真的成长了啊。”闻言,我苦笑着再次审视自己。

    神大人也经常说我“成长”了,我的变化肯定是因为“觉悟”而起的吧。

    想要变强的“觉悟”。

    想要成为伪善者的“觉悟”。

    或者,还有像眼前的瑞维斯先生那样,断手断脚的“觉悟”。

    不过,如今我的“觉悟”恐怕还很渺小。我也不认为爷爷让我在地下城寻求邂逅的约定不值一提。或许,我只是在憧憬英雄谭中那份耀眼的浮华。或许,我只是想成为那些耀眼童话中的主角。

    不过,现实并没有那么简单。无论是英雄,还是别人,都肯定经历过跌落谷底的瞬间,都肯定经历过丧失信赖和名誉的绝望。

    就算是现在,肯定还有很多人都在经历挫折。比如说像卡珊德拉小姐这样的治疗师,比如说为了守护同伴的战士,比如说为了同伴高歌的魔导士。

    所有誓约肯定会经历无数挫败。世上没有一帆风顺的誓约。

    所以肯定存在那种不断奋进,坚持不懈的人。

    而这些坚持不懈的人——这些坚定“觉悟”擦干泪水不断前进的人,肯定就是“冒险者”。

    因此。

    每当经历挫折,信念就会更加强大,更加坚定。

    就像现在的我。

    因为我心中的“觉悟”让我不断前进。

    “确实,小女也觉得现在最实用的手段也只有卡珊德拉大人刚才提到的两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